第三百一十一章吞噬功法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092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超武升级丑女要翻身:大神,来开黑!

    “去!那个疯子,你也敢惹”。大师姐没好气的回道。

    水寒做了个鬼脸,嘻嘻哈哈的把巫灵山内发生的事说了一遍。

    大师姐侧头看着这个顽皮的小师妹,想不出就这么个活宝怎么能在圣境成为强者,又怎么能混到今天,就是在灵域,没有师祖的庇护,不知道死多少回了。

    “跟我去见师傅”。

    “啊!不了吧”!水寒挖苦着小脸,这事如果被师傅知道,少不了劈头盖脸一顿臭训,她都被骂怕了,可是就是死性子不改,见到事总想捅两下。

    大师姐也不回话,拿出灵珠,轻轻一捏。环形黑光爆起,两位灵女消失在黑环中。

    巍峨宫影悬于群山环抱,四点绿尖拥着一片白色的海洋。一条银光闪烁的光桥从宫影中飞落山域,环绕着绿山曲曲弯弯向远方伸延。

    山前突然亮起一道光门,大师姐、水寒遁出光域。

    “见过大师姐”。守卫弟子急忙拜见。

    “师傅老人家可在”。

    “回大师姐,师傅正在见客,怕是一时无法召见”。

    “去通报一声”。

    守卫弟子应了声,瞄眼水寒。

    水寒站在大师姐身后伸着红舌头,摆摆手,做着鬼脸儿。

    众弟子急忙躲闪,不用说,这个惹事精又惹出了什么事,连大师姐都处理不了了。谁敢和她打招呼,躲还躲不急哪!

    “郭师哥,我求你的事哪”!

    “啊!啊!”郭山眼睛看向别处,生怕有师兄弟看出不妥。侧头与身边师弟谈着话,装作没听见。

    “凤师妹”。

    凤颖躲的更快。“刘师哥,我有事先走了”。

    水寒噘着嘴,看出来所有的师兄弟都躲着她。

    “大师姐,师傅有请”。

    殿域内,数十位灵者载歌载舞,飞舞的纱影里,传出潮水般奔腾地琴声。神妙的旋律回响在场的上空。音符交错落下一幅鲜明美丽的风景,似幽泉流在山涧,又似泓碧玉潭荡起细碎的涟漪,播曳空中明月。舞者就在风景里飘逸,舞着自然的风情。

    大师姐带着水寒绕过舞者,行到悬空宝座一侧。

    空中摆着四张晶案,四位灵祖坐在案间,举杯淡笑风生。

    扫过三位灵祖,都认得,忘情宫飘渺灵尊,玉池宫西海灵尊,中天宫广济灵尊。

    大师姐心神一动,师傅今日请这么多灵祖,不知为了何事,这点小事是不是不应该麻烦师尊。

    “青琼有何事”。凉丰放下酒盏,笑呵呵的看过来。

    青琼一时哑语,不知说还是不说,吱唔两声,脸上现出红光。

    “哈哈哈!说吧!几位挚友都不是外人,天大的事都可以报来”。凉丰摇摇头,没有大事,青琼不会这样,这可是他最得意的弟子之一,已经进入化血境。

    青琼将事情的原委讲了出来,却没讲入峰查看一段。讲过后,转头看向水寒,让水寒自行补上。

    凉丰眼神怪异的看着怯生生的水寒,说不出是喜欢还是生气。水寒讲完许久,也没吱声。

    “水寒,你过来”。飘渺灵尊笑盈盈的摆摆手,打破了尴尬的宁静。

    水寒未敢起身,跪拜着飞近灵尊。

    “凉丰别瞪眼,这个弟子,我喜欢可否割爱,你可以提个条件”。飘渺灵尊满心欢喜的看着水寒,欣喜之色尽显面容。

    凉丰眼珠微转,呵呵的笑了起来。“这么懂事的弟子,我可是舍不得,灵友见谅了”。

    飘渺灵尊叹了口气。“即是如此,我收个记名弟子,你看如何”?

    “当然,当然”。凉丰点头,其它灵尊忙举盏庆贺。

    水寒受宠若惊,吓得连连磕头。

    飘渺灵尊饮过贺酒,起身走出灵案,飘然的来到水寒身前。挑起水寒的下巴细细的看过。笑盈盈的说道:“我送你一技,能帮你滋养花尊,有朝一日到了化血境,修炼定能一日千里”。

    手中灵光一闪,一颗灵珠捻在纤指间。未等水寒反应过来,灵珠已经按在水寒眉心处,激灵就是一个寒战,灵识中闪出一道念光。

    “血魂大法”。水寒一愣,急忙跪拜在空中。作为景寒宫弟子,眼看就要突破化血境,宫内自然有安排。“御血功”这种宫内修炼的功法,师傅早早的已经传授。不过飘渺灵尊的“血魂大法”有所不同。

    灵域修炼以功为主,“御血功”便是传统的功法。在功之上还有法、旨、经三大灵典,更为精绝。得其一者,必然使修炼更为精进,战力和御术都会成倍增长。

    “血魂大法”从其字面就可以知道,是一种覆盖化血境、炼识境、凝魂境的神奇功法。灵域境界共有五境:化身、化血、炼识、凝魂、聚魄。能修炼三境的“血魂大法”,其珍贵程度可见一般。

    水寒受宠若惊,咚咚!连连磕头拜谢。别说磕头了,就让她做狗做马也心甘情愿。可见在灵域能得到法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哎!飘渺尊,你太溺爱她了,这让我以后如何调教”。凉丰嘴上这么说,心里喜欢的不得了,虽然不知飘渺传授是何功法,能得到忘情宫的秘术,是求之不得的事。

    “这孩子,我喜欢,又不能横刀夺爱。这是我从‘血魂谷’得到法术,一直未修炼,传授与她,越许能对她有异用”。飘渺笑笑,也不隐晦,说明了“血魂大法”从何而来。

    三位灵尊听到此话,吓得寒光惊颤,脑信子嗡的一声。

    “血魂谷”是何处,众灵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那可是灵者的“绞肉机”,有宝藏无数,但能得到宝藏活着出来的寥寥无几。飘渺所授是从那里得来,惊得几位灵尊眼里灵光跳豆似的闪着。张张嘴想问是何宝,又怕失了颜面,只好忍了下来,心里却长了毛草,慌乱了起来。

    飘渺当然知道这种效果,心里暗笑。只说了句。“你有机缘”。

    水寒谢了又谢,管他是何机缘,能得到“血魂大法”就是机缘。

    “去吧”!凉丰看眼飘渺,也没听懂话意,可以理解为飘渺熟知此功,认为水寒这丫头更适合修炼。

    水寒又谢过众灵尊,慌忙的退出大殿。

    “青琼,月明宫应该在捕获精灵,那有那么好找的,让他们折腾,派弟子关注即可”。

    “是,师傅”。青琼转身退出。

    三位灵尊互看一眼,被飘渺勾引起的贪虫咬得心神不定。

    “飘渺尊快说说‘血魂谷’的事”。西海灵尊安奈不住,直接了当的问道。

    “忘情宫主曾经......”。飘渺俏然笑笑,知道今日不说,三位灵友不会放过她的,只好讲了起来。

    水寒迷迷糊糊的走出“灵丰殿”,想不明白来干什么来了,怎么就稀里糊涂的得到了天大的好处。

    众师兄姐见到水寒出来了,安然无恙,也是一愣。从来没见过水寒这么从容过,那一次不是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的。这次......?怪怪了,这是在笑,还是......?都看不明白了。几位好事的师妹凑了过来,神神秘秘的看着水寒。

    “师姐,出了什么事”?

    “师傅没罚你”?

    “清出景寒宫了”?

    问话一个比一个尖锐,仿佛水寒犯了多大的错。

    水寒小脸一拉,眼角挤出一滴眼泪。咧嘴道:“比这还惨”。

    说完低着头,怀里揣着兔子一般的逃没了影。

    众师兄妹眼睛化了魂,想不出出了什么大事。只好不停的摇头,切切私语的议论起来。

    水寒一路飞遁,火急火燎的回来寝殿。

    殿内外空空如野,不比当年在圣境时那般的热闹,入得殿后,会有数百弟子拜见、端茶倒水、事务无数。在这里,她就是主人,也是弟子,一切都要由自己来干。

    “玉晴”!水寒不由自主的喊了几声,等了会儿,恍惚的愣了愣。几千年过去了,还是有些不适应。

    进门时的威严神色消失了,水寒又恢复先前的神态。几道残影在晶镜、甲柜、石桌、秘库前闪过。一袭粉色低领纤影出现在玉榻前,玉峰不堪挤压的顶着粉弧,随手拿出一根银色丝带轻轻挽住落下黑发,转身坐在床榻边。

    痴呆了会儿,目光落在石桌上的花尊。那朵紫色的星辰花流放着紫芒,阵阵阴寒的香气从花间飘来,烟霞轻笼着花姿,吸尽了眼芒。

    拿过花尊,师傅说过,想要在化血境修炼如鱼得水,必然炼好花尊,选好化尊符身。

    来到灵域数千年间,炼化了数朵花魂,至今没有一朵令她满意。这朵星辰花没有灵者愿意采,但紫色的花朵让其爱不释手。

    又痴了会儿。指尖闪起符光,噗!符光一闪息去,下了一跳。怎么回事,“御尊功”失去的效用,无法炼化“星辰花”。这可把水寒惊坏了。

    神识识域,惊得水寒一头的冷汗。识域里竟然找不到“御尊功”的星点信息,仿佛在运功的一瞬间,功法从脑海中消失了。

    “我的功法哪”?找遍了识域的每一个角落,真的傻了。修炼千年的神功真的没了,水寒凝思苦想,小脸都抽到了一起,一句也想不起来。只记得三个字“御尊功”,再有什么,一个字也记不起来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