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二章惶恐相遇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4807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极品全能学生无上神王绝世高手你是什么神至尊重生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吃神

    水寒傻了,没了“御尊功”,花尊再也无法驱动,这可怎么办,急的水寒都要哭了。

    识域间青光闪过。四个大字变得清晰可见。

    “血魂大法”

    这是......?水寒瞪起了眼,难道是此功法作的怪?

    青光闪过,句句怪异的符号在识域里闪动。闪了几句,水寒放弃了。这秘术太神奇了,根本就看不懂,一个符号都不认识。

    汗水滴滴哒哒的落了下来,几息间,轻纱湿了一大片。

    “神法,就是神法”。水寒自言自语的站了起来。看来此事只能求师傅了。

    数道残影闪过,白色灵甲穿戴完毕。挽起黑发,水寒遁出寝殿。

    夜幕来临,繁星点缀小半个天穹,两个硕大透明球体遮住大半个夜空。正是因两个球体,灵域的夜晚亮很多。

    雾沉凝,风无语,山影倾斜,幽光远映。天域的宫影渐渐清晰。

    水寒突然停住,目光斜斜看向一处。淡明的云气间,一位灵女向她走来。伶仃独步,甲襟飞舞。行在漫野的山花水气间,娇美无比,不可逼视。

    飘渺灵尊?水寒惊慌的不知如何是好,见灵尊恍惚到了近来,有如做梦一般,愣愣的站着。

    “水寒,我在等你”。

    水寒眼珠大了圈,急忙跪拜。

    香风旋过,水寒被拉起。“不用了,有何疑问可以问我”。

    水寒没想到飘渺灵尊专程在此等她,细一想也对,法术是灵尊所传,当然要由灵尊解惑。于是,把遇到的奇事一一说来。

    飘渺灵尊听过,淡然的笑笑。“你可以用星辰花助你修炼”。

    水寒懵了,那些怪字看都看不明白,还用什么星辰花,怎么修炼?

    飘渺灵尊淡淡一笑。“星辰花有种奇效,能解奇语,当然,不是每一颗都能,必须是百万年以上的紫辰,你这颗正是此花”。

    有这事?水寒眨巴着眼睛,真没听说过,灵尊骗他吧!这又不可能,没有必要呀!何况灵尊是忘情宫的,没有师傅,她连飘渺灵尊的面都见不到。没有必要骗她。

    “多谢灵尊,只是......”?水寒又把遇到的怪事一一说了出来。

    飘渺灵尊也不急,带着水寒边走边解答。水寒受宠若惊,就是师傅也没有这么近的给她专讲术法。

    看着灵尊淡静的俏容,一股暖意袭遍身。在圣境,水寒站在圣族的巅峰,本不该收敛的本性不得不压抑。如今到了灵境,再也不用装腔作势。恢复女人软弱、娇小、可爱的本性,渴望着温暖和滋润。

    不知不觉得走了很远,飘渺灵尊停下来。“‘血魂大法’我只知一二,此法如何霸气和鬼异就不得而知了。还要靠你修炼中细细揣摩”。

    “请灵尊放心,弟子定不负期望”。

    飘渺灵尊一双凤眼媚意天成,凛然生威,微侧面容轻轻的点了点头。也不多说,脚下莹亮如雪,莲花移步消失在星星点点的闪烁里。

    水寒痴痴的看了会儿,转身遁向景寒宫。

    突然,侧头看向山域的阴影处,身形一晃,消失在夜色里。

    林域阴翳,雾气氤氲,甜腥的气息凝然不动,林间的雾气凝固在树间,形成推不动的屏障。

    许久,林间的雾气微动,走出两位十分小心的灵者,手拉着手偷偷摸摸四下环视。

    “肖师兄走这么远了”。灵女娇滴滴的声音转来。

    灵士轻轻一拉,灵女顺势倒在灵士怀中。“怎么!小馋鱼等不急了”。

    “哎呀!痛了”。灵女推着伸过来的下巴,一股子热流喷到脸上,吓得忙侧头躲着粗重的呼吸。

    “痛什么!来亲一下,一会儿我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灵士那肯放过,手臂一紧,两包玉峰压的鼓出大大白弧。

    “你真坏,说话好吓人”。灵女半推半就的瘫在灵士怀里。

    唰!一片胸甲落在地上,奇大的花朵被砸弯了数枝。白嫩的影子倒到花丛中。

    躲在不远处的水寒急忙收了灵识,捂上眼睛,下面的事不用看了,少不了吞云吐雾,鸳鸯戏水。这种偷情的事,在圣境稀疏平常,在灵境就不好说了。

    灵境各宫管教森严,禁止**之事,更不允许有孕事发生,一旦发生必然会受重罚。规定还是规定,这些对在圣境淫威惯了修者来说,那里可能把持的住。于是就有了这种苟且的事情发生。

    天虽然微黑,这点浓度挡不住水寒的窥视。二位灵者的样子早已熟记在心。即是如此,水寒也不愿破坏人家的好事。修炼是孤独的,谁都不想在广裘萧瑟的生涯里染上清寒的寂寞,去享受共剪一段时光祭流年、共枕一水秋寒盼温暖。就是水寒这种清高的灵女,从来没有经验过这种身心骚动的情怀,如痴如醉的欢乐,也会在内心深处的有一种渴望和冲动,期待着一场像上了鸦片瘾似地耽溺于自己的恋情,贪婪地喝着情欲的毒汁。

    入定后,时光眨眼即过。等水寒再次睁开眼睛时,在苍苍茫茫的晨光中,树叶的残滴映着霞影,好似荧光千点,闪闪烁烁地动着。一阵强风撼树,无数带着阳光的水珠从树梢上层层滴下,宛如万点彩色的流星陨落,在一缕蓝幽幽的晨曦中楼抱着余睡未足的惺松倦态。

    水寒走出深谷,不经意的扫眼涌着白色晨霭草地。呼!一股子血腥之气扑入鼻息,这缕血气虽然被秘术隐匿,对于水寒这种灵识极强的灵者来说,隐匿的手段未免太低了。刚刚遁空的水寒被惊呆了,瞪着惶恐的眼神凝视着那片草地。

    嗖!灵珠飞向草丛,打了个旋飞回手中。水寒连点数下符光,破开了久久沉封的时光记忆。

    水寒惊死了,从难以抑制激情猛的坠入冰窟中,那种不寒而栗的恐惧让她久久的无法清醒。灵士走了许久,水寒才清醒过来,急忙回放,听了数次才听清灵士的话。

    “本祖已入化血境,你只是第一祭”。

    字字如血,水寒顿时变得目瞪口呆,好像被人当头一棍。懵懂的眼睛前面,爆炸着无数的金星。浑身打哆嗦,吓得晕头转向,脸色惨白,动也不动地站在那儿。

    她不相信听到的话是真的,太恐怖了。对于化血境修炼,水寒不止一次的问过师傅。他只是笑笑,每次都隐晦的说道:“等你突破境界时自然明白”。

    如今看到这一幕,水寒惊得要死,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难道化血境就是这般的恐怖。

    水寒惶恐的站了许久,一滴冰露落在脸上,才让她从恐怖的场景中清醒过来,看着那片开着洁白泛青花瓣的草地,迷离眼神掩饰不住内心的惶恐和叹惜。

    “如果当时......”。可惜没有如果,水寒自责着,当时她不回避,越许可以救下灵女。

    水寒只觉得体内发热,面容冰寒,那双大眼扑闪闪地,泪珠子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从眼角扑簌簌地流下来。如今她只能面对空荡的草丛,虔诚地忏悔着,内疚着。

    “杀人的恶魔,别让我遇到你”。水寒揣着拳手,骨节失去了血色,回首看向景寒宫。灵士遁向了那里,水寒发誓要斩杀此魔。

    “水寒师妹”。水寒刚回到宫内,迎面遇到了师哥姚克。

    凭时,到了晨课之时,姚克会早早的来到灵寒殿约水寒一起听师傅布道。

    “你去哪儿了,急死我了”。姚克汗流满面,慌张的擦拭着,却无法遮住熏人的汗息。

    以往每每看到姚克,水寒都有小小的心动,在圣域时久久沉封的心有些松动了。

    今天听到姚克的喊声,水寒激灵打了个寒战,仿佛无数的血针刺入了灵体,瞬间吸干了身的热气。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