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五章逐出宫门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5702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话音刚落,后十位弟子双手托着战尊遁到光环前。拜过后,将战尊送到环前,一只只白嫩的手伸出光域。战尊出现在晶案前,灵老拿着战尊上下打量会儿,伸头看看尊口,转手倒扣在晶案光球上。

    就听得啪的一声,十位弟子同时飞了出去,跌了个大仰八叉。挣扎了几下才爬了起来,抱着战尊连连谢恩。

    宫前光门上亮起十位弟子的排序,位序有了出入,看得出这些弟子强弱差距很大。

    又十位弟子遁来,双手送上战尊。弟子被击飞后,排序又动了不少。

    十位灵老因何来评定战尊强弱,谁都看不出什么门道。但凭一声响,就分出谁强谁弱,是否得当?随有弟子持怀疑态度,必竟,这是景寒宫的规矩,谁敢质疑。

    这声轻脆的声音,如同颗颗爆环炸着不同的面孔。每一声响,都会有数十位弟子的脸变化着,位次在不停的调整。有些位高的掉了下去,有些位低的排到了前面,不时有黑马杀出,搅得位次不停的变幻。

    水寒看得心惊肉跳,这种变化,如同大洗牌一样,每个弟子的命运都无法预料。似乎为了这次测试,各弟子都拿出了杀手锏,好在这是以测试的形势评定,如果是对绝,定会打得血溅五步。

    小半天过去,挂名弟子排位已经完成,看似名次固定下来,形势却变得更不明朗。众弟子的目光紧张的盯着记名弟子后十位。

    十位弟子面色凝重的走到灵老前,忐忑的交了战尊。众弟子目光集中在光门上,屏住呼吸,一动也不敢动,眼皮都不敢眨一下。怦怦地心跳声成了刺耳的惊雷剧烈地轰鸣,似乎要碎裂了般的节奏。

    一声轻响过后,众弟子脸上的肌肉绷紧了,好似冻住了一般凝固了。

    唰!光门上的位次急剧的变化,瞬间的停住。众弟子眼神变得鬼异,这也太离谱了吧!十位记名弟子位次掉入挂名弟子中。

    有弟子脚一软,嗵的坐在空域,两眼发直的盯着光门。这种变化太出乎意外,简直令人无法接受。脑袋里嗡的一声,失去了知觉,痴痴的坐在那里落着泪,转而失声痛哭起来。

    灵老抬起长眉眼,看了会儿。一道青光飞来,痛哭流涕的弟子飞到现有位次上。

    水寒深吸一口气,心境放了下来。她一直以为灵老是阵法的幻影,如今看来,不是。从灵老的眼神中她看到了温柔和暖色,这分明情感的自然流露。只要有感情,水寒放心多了。没感情的才是真的不好对付。

    时间好像停留在那一秒似地,周围的空气都凝固着,清楚地听到每一声的心跳。一批批的弟子带着喜与悲走回,紧张的气氛减弱了不少。到了记名弟子就是一部大喜大悲的故事,除了后五十名变化极大外,挂名弟子的位次基本已经定形,再没有弟子被踢出记名弟子之列。

    姚克的手都握出了汗,心扑咚扑咚地跳个不停。看到记名弟子变化,他再也无法平静了,后五十名几乎被换了血。对于自己的位次,他一点不担心,水寒就不同了,二百八十八位太危险了,一旦出了问题......。姚克不敢想象后果,如坐针毡一般,不时的回头看着水寒。

    水寒闭着眼睛,没有看位次的变化。那种清丽与平淡,看得姚克火急火燎。水寒越是这样,姚克越是没底。只有两种原因,不敢看或是放弃看。

    很快记名弟子测试完,位次变化的也相当的大,少有大起大落的。

    姚克搓着手,越发的紧张起来。骄阳照在脸上,烫烫的有一点被灼伤的感觉。汗水干了,嘴唇干得要裂了。两双拳手在身前不停的抖着。

    亲传弟子后十名走到光环前。姚克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光门,一紧张,汗水又顺着脸颊慢慢地流下来,止也止不住。一吸间,浸透了战衫。

    一声轻响,数位弟子飞出去,个别弟子趔趄的退了几步。

    灵老们抬起头,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这是测试以来,第一次看到灵老们乐了。竟管几位弟子掉落到记名弟子里,看到灵老的笑容,紧张的气氛也松驰了不少。

    下十名弟子上来测试,位次虽然又有了变化,没有一位弟子掉落记名弟子。

    见此结果,灵老们竟然停了下来,乐呵呵的交谈了起来。

    众弟子看到此景,面色也轻松了许多。亲传弟子就是战力惊人,看来大的起落是不可能了,小的位次变化是有的。

    姚克长出了口气。眼神坚定的看向水寒,见水寒也看了过来,微笑的打了个手势。水寒点了点头,她看到了姚克紧张,能感觉到那份担心,如今似乎可以放松一下。

    水寒随着九位弟子起身,咬着细牙,偷偷的握紧拳手。

    花尊内共炼化了四朵灵花,水寒计算过战力,这次排名一定会爆长不少。特别是刚刚凝炼的紫色星辰,炼化之初就有不殊的表现。水寒把部希望都寄托在星辰花上,她相信这次一定一鸣惊人。

    水寒双手奉上花尊。“灵老辛苦了”。

    白发灵老愣了下,接过花尊,细细的端详起来。细长的指甲轻轻的划过花尊上的符文,淡淡紫光从符文上闪现。

    这符文非同一般,是灵者修炼中灵识的刻印。符文越密,代表着灵者拓印的越深、越勤。这战尊可是奇物,是灵者升灵时得到的信物,也是灵者身份的象征。如果损坏必须到灵域“灵剑宫”申请更换,但很少有换到的,因此,此物对每位灵者算是独一无二的灵物。

    灵老抬头看看水寒,眼里满是奇异的光芒。水寒心里暗喜,知道灵老看到了什么?淡然一笑,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嘶!嘶!几声,灵老迟迟未把花尊扣到灵球上。

    其它九位弟子都已经测试完毕,唯独留下了水寒。灵老拿着花尊看了又看,眼里闪着灵光,脸上却十分的凝重,似乎有些犹豫不绝。

    水寒一直等着迎头一击,心里琢磨着是退一步,还是退两步。左等右等,也不见灵识冲击,慢慢抬头,好奇的看着灵老。

    “薛悔”。身侧灵老轻喊了声。

    薛悔灵老如梦方醒,手腕一翻,紧闭双目将花尊扣向灵珠。

    唰!四支花魂剑立在青色的空域。碧光闪过,青空中凝出一柄碧光灵剑。

    碧光凝斩出一道弧锋,花尊现出花魂剑。啪啪啪!一连三声碎音,花魂剑被碧光拦腰斩断。

    噹!紫芒漫空而起,碧光断成两截。

    “啊”!坐在晶案后的灵老,脸色急变,连竹席带灵躯飞进了光环内。

    九位灵老惊得跳了起来,眼睛都爆了光。

    十位灵老个个都是化血境灵者,战力可想而知。竟然被击飞了,这可是化身境的灵女,简直不可思议。

    众弟子也傻了眼,这事可没见过。这是谁测谁呀!

    唰!光门内青光闪现,位次发生微小的变化。众弟子急忙看向光门。

    “怎么回事”?前前后后找了一圈又一圈,竟然没有找到水寒的名字。

    众弟子惊诧之时,所有的位次都消失了,光门闪出一行黑字。“水寒降为外门弟子”。

    水寒感觉身一阵冰冷,头皮发麻,两股颤颤。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再降也是记名弟子,怎么会连降三级,成了外门弟子。

    无数双绿色的眼睛紧盯着光字,都懵了。怎么回事?水寒被清出内门。

    “还用说,她伤到灵老,所以清了她”。有弟子小声说道。

    “不可能”!

    水寒痴痴的愣了会儿,收回花尊,低着头走向一侧。即被逐出内门,再也没有资格回到竹席。

    众弟子看着水寒的背影,心里多少有些可惜。水寒虽然愿惹事生非,但为人乖巧、厚道,眼内不容沙子,肖韧一事,令弟子们无不钦佩。

    等了会儿,那位灵老始终没有出现,余下九位灵老只好又开始测试。

    经过水寒一事后,余下弟子多少收敛些。即然水寒能击退灵老,那些以前比水寒战力强的师哥师姐隐去实力。奇怪的是即是如此,亲传弟子的位次也没变过。

    姚克始终侧头看着水寒,他知道水寒心里憋屈,想安慰她,可是水寒始终没有抬头,稀松的头发挡住了脸。

    “姚克到你了”。有师弟提醒道。

    姚克转过头,拿起战尊遁向光环。毕恭毕敬的双手奉上。

    灵老接过战尊,细细的看看。脸色微沉,一双鹰目盯着姚克的眼睛。

    “拿来”。

    姚克躲过厉目,低头不语,仿佛没听到一般。

    “姚克,把你炼化的战魂拿来”。灵老声音提高了八度,声调更加的严厉。

    众弟子聚来惊疑的目光,不知道又发生了何事。

    大师姐遁到近前,推了下姚克。“灵老问你话哪”?

    姚克慢慢的抬起头,余光扫过水寒。“没有战魂”。

    灵老脸色沉了下来。“嗯”了一声。作为灵丰宫百内弟子,怎么可能没有战魂。“青琼带他去见你师傅”。

    大师姐不由分说,拉起姚克遁入光门内。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