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七章购买事务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5824

人气小说:为死者代言大唐之最强帝王都市天龙至尊我的女神老婆你惹不起快穿攻略:捕捉男神的99种方法三国重生马孟起歪歪小狐狸红楼之庶子风流

    朦朦胧胧殿域里供着香炉,燃着三炷手指粗的香,烟气袅袅,隐隐约约现出几行金光篆字,给人以阴森、肃穆的感觉。

    金光字下坐着一尊神像,高踞宝座之上。头戴鳞盔,身着灵袍,裸露着半边胸肌,一把带鞘灵剑斜依在座边,一脚蹬在晶案上,侧依着座壁,半眯双目,从下看去显得极其威风凛凛。

    晶案上放着一只战尊,这只战尊与众不同,尊壁怀抱两条蟠龙戏舞朝珠。一龙浮于碧波之上,目盯尊口宝珠;另一龙腾空而起,跳于红日之上,口吐炫目珠光。

    “龙尊”。水寒心头惊颤,这种战尊只在师傅凉丰手中见过。听大师姐说:“此尊名为‘双龙戏珠’,简称龙尊。只有凝识境灵祖才能用到”。

    御事宫宫主竟然有龙尊,可见其修为定在凝识境以上。

    “见过廖宫主,在下......”。水寒未敢多看,神识一眼,双膝跪在空域。原原本本的把来御事宫的事说明。

    双手伏空许久,不见宫主回声。心里诧异,难道上面供奉的真是尊神像。

    刚要抬头。啪!屁股后响了一声脆音,一个前冲,水寒被拍在空域。跟着半边屁股火燎的痛了起来,想喊,没喊出声,脸憋得跟烧红的火炭都亮了。一股子热汗从额角喷出,成溜的流到了下巴上。

    “哼!本宫知道你贼心不死。在景寒宫内惹事生非,陷害同门,凉丰不愿伤你,本宫从来不怜香玉”。座上灵祖,手握剑鞘,斜放在肩上。一脸的怒气,眼放寒光,指着趴在空中的水寒骂道。

    水寒被打懵了,入化身境以来,何时受过这样的罪。屁股上的火辣辣的痛袭遍了身,都疼得麻木了,伸手摸了下屁股。嘤嘤的哭了起来,再看那屁股,战甲都打烂了,血拉拉的染红了一大片。

    宫主骂完,霹雳般的目光瞪着呻吟的灵女,嘴角凝出丝丝冷笑。这不过是个下马威,吃苦的时候还在后头。

    “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留在这里或是立马滚蛋”。

    水寒趴在空中,不敢用治气,心都要哭碎了。哽咽了一会儿,断断续续的回道:“宫......主......,我......留......下”。

    宫主握着的灵剑微微抖了下,眼神凝满讥讽的笑意。

    “即是如此,好自为之,下次再惹事生非,打你的不再是剑鞘”。

    水寒嗯了声,真没有力气回话了。

    “记住,不得疗伤,明日去事务殿”。

    水寒咬着牙关,爬了几次才站了起来。一半腿痛的吃不上力,只能一蹦一跳的出了大殿。

    “啊!你挨打了”!杨盈和会玉见到水寒拖着半边血甲,都吓愣了。急忙遁到近前搀扶水寒。

    水寒倔强的一把推开两位师妹,哭声喊道:“别管我,让我自己走”。

    两位灵女默然的跟着,小脸抽抽的,看着滴滴鲜血从战甲上滴落。

    水寒遁出百丈,慢慢的转过身。泪汪汪的谢过。

    “我住在那儿”。

    “跟我来”。

    半日后,杨盈带着水寒来到一片无边的秃枝林外,指着林下的一座石亭。“这是你的住处,看到亭外的药田了吗?名为欲羞草。是你要守护的药田,每年要交百晶花露,百晶花魂,一个都不能少”。

    水寒嘴角抖动着,看着这片十里药田。杂草间零星的长着刺状的花枝,枝长叶片很细很细,随着枝条低垂着,像似快要枯死了。

    “我只要守护它吗”?

    “这是你日常事务,每日还有临时事务,辰时到事务殿领取”。杨盈说完,脸上现出急色,看了看天色,想要离开了。

    水寒还有很多问题要问,见师妹要走,也不好拦着,应该也要回去守药田了。

    二位师妹遁入空中,又转过头叮嘱道:“晚上千万小心”。

    水寒皱起眉头,想要问清楚。杨盈和会玉已经遁出灵识外。

    看看时辰,日头还没有落山。水寒落到亭内,单腿蹦到石桌前,趴到桌上。嘴里嘟囔着。“看来今天的事务就是打屁股”。

    说完,水寒自己都痛乐了,眼里喷满了泪花。

    爬着爬着,水寒不知不觉的睡着了。睡的很甜,只是眼角还挂着一点晶莹。

    深灰色的雾云低低地压着大地。一望无际的秃林站在阴郁的灰色里。褐色的苔草掩住深深的裂纹,吱吱的晃着枝条。

    飒飒的夜风轻悄悄地伸出手臂,揽住风动的树枝。枝杈间伸出硕大的脑袋。盯了会石亭,一团沉雾卷着影子出现在药田边。站了会儿,低声骂道:“谁种的破药田,都他娘的荒成了这样,那还有本灵要偷的”。

    雾影气愤的骂了会儿,轻轻的飘到石亭外。唰!雾里爆出两团晶光,盯着亭的血人叫了起来。“妈呀!人都死了”。

    “嗯”!两团晶光落到放在石桌上的花尊上,立即晶光化成了紫影。嘻嘻嘻!笑了会儿,围着亭子转了一圈,又一圈。一直没敢进入亭内。

    “娘的,这是陷阱”。雾影骂了两句,转身飘向秃林。到了林边又停了下来,晶光跳了跳,雾中伸出一支晶手,抓住一棵欲羞草,连根拔起,土都不抖一抖,收回雾内。

    “总不能让本灵白来一回吧”!雾影骂咧咧的消失在林内。

    天域两大星球交错在一起,留出更璀璨星空。星星依然闪耀,破碎的、蓝中透紫的天际在不知不觉中发了白。

    石桌上趴着不动的死尸微微动了下,猛的睁开眼睛,眼珠聚了光儿,腾的跳将起来。

    “哎哟”!水寒捂着屁股叫了起来。叫得那个心疼,听得骨麻心碎。

    叫了两声,水寒伸头到亭外,看了看天色。妈呀一声,遁出石亭,顾不上梳洗,披头散发的冲向事务殿。如今这个天色,很难说能赶上领事务的时间了。

    一路急行,水寒脚下爆着青色的火花。这遁速已经到了极至,急得她狠不得一吸遁到事务殿。这是第一天受领事务,怎么能迟到哪!

    “怎么就睡死过去”。水寒心里骂着,脸上香汗淋淋,感觉那半边身子也不听了使唤。说真的,她真让宫主打怕了。

    火急火燎的赶到了事务殿。硕大的殿域早就空荡荡的,只有一位老得牙都快掉光的灵士,在擦拭着殿域。一步一蹒跚,动作慢的像身的肌肉都僵硬了。

    水寒拖着半个不会动的腿一瘸一拐的走到殿中,看着空荡荡的殿域,急得扑簌簌的掉着眼泪。如今,水寒才知道,无助的时候,眼泪对女人来说是那么的不值钱,就是她想忍住,鼻子一酸,眼睛就模糊了。

    “这位师哥,还有事务吗”?哭了会儿,水寒怯声的问道。

    老灵士抬起无神的枯眼看着她,许久,眨巴两下眼睛。“你要是不嫌弃这活又脏又累,我可以卖给你”。

    “真的”!水寒急忙擦去泪水,破泣为笑。

    老灵士直直的眼神看了会儿。“此务,我包了一个月,不多,你给十个灵石即可”。

    “啊”!水寒的眼皮长了。十个灵石?在凉丰宫时,十日才发一个灵石,修炼都不够。自己身上确实有几个灵石,是师兄姚克送的。

    水寒想起了姚克,鼻子一酸,眼泪又不争气的掉了下来。

    老灵士愣了下,见水寒这副样子,无耐的叹了口气。“行呀!我这老不死的,也不再乎灵石多少,这里的活我是干不动了。有几个算几个吧”!

    水寒拭着泪水,第一次感觉到女人的泪水是这么的有威力。急忙从灵袋中取出三个灵石,不好意思的说道:“师哥,我就这么多了”。

    老灵士颤抖的接了过来,皱纹脸挤出平展的笑容。接过灵石后,从腰间拉下一快灵牌。“好,这一个月的事务交你了,完成后可以用此牌到御事宫领灵石”。

    “多谢师兄,多谢师兄”。水寒感激的要哭出声,终于接到了事务,不用被打屁股了。

    “哎!我老了,也没什么争得了,有没有事务无所谓了”。老灵士唉声叹气的走向殿外。

    水寒一听,蹦跳的追了过去。伸手拉住老灵士甲胄。

    “师哥,要不这个事务一起做吧”!

    老灵士摇摇头。“送了就送了,今天我休息,明日我再接事务吧”!

    水寒放了手,想想也对,明天还有明天的事。老灵士也没亏到,事务是她买来的。“师哥走好”。

    “嗯”!老灵士走到殿门前,又转过身。“每天这个时辰来打扫大殿,别忘记了,不能早也不能晚”。

    “师哥放心”。水寒拾起地上的物件,呲牙咧嘴的收拾起来。

    老灵士瞥了眼,晃出了大殿。

    水寒看过灵牌,如何清理殿域,打扫到什么标准,上面标得一清二楚。根本不用老灵士细说。

    环视大殿,其实也没什么可以打扫的,只要定时把香炉的灰清理,看好燃香的时间,每隔四个时辰换一次香,每日将香薰过的帷幔更换成新的,旧的拿到“乌凉河”清洗干净。

    即使干净,水寒还是把大殿擦拭过,看看时间不早,卸下所有帷幔,说也怪,这些帷幔到了时间,自然就乌黑了。重了许多,像似挂满了烟尘。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