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八章一日奇遇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5974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都市天龙至尊点道为止史上最强赘婿末世之召唤悍妞你是什么神

    小憩一会儿,等到换了香。抱起帷幔走出大殿,一拐一拐的遁向“乌凉河”。

    乌凉河离事务殿不远,滚滚河水从乌凉山上冲激下来,被突起的岩石分成两条汹涌澎湃的巨流,势如奔马,宛若游龙,在灼热阳光的照耀之下,飞流好似千万匹猛兽在搏斗,扭打着滚落下来,溅得满山谷珠飞玉散,一片雾气燕腾。

    水寒坐在潭边灰岩上,宁静的潭水上散出了大大小小的水纹,抖着大大小小墨绿的细波。这山、这景与圣境没有什么区别。唯一的区别是这水?

    这水太清了,碧蓝的天与水底的卵石铺在一起,在阳光映照之下,跃起粼粼波光,如水面飞花,似水底碎金,每一片小光斑都似小小的精灵在闪烁。湖面再大一些,你不会相信这天空的倒影。

    水寒痴迷了会儿,抖开帷幔,激起道道水纹。黑色的水雾把满眼闪亮的水痕,微微漾着。一层又一层的浊浪推向岸边,拍着石头。那层温流荡来后,水中渗出寒气,像被澄清过似的,深色慢慢的沉向湖底,帷幔在袅袅的水烟里立即变成崭新的亮丽。

    水寒没心思看着那水花荡漾的美丽,抖尽一片帷幔后,回手将帷幔铺在草地上。拾起另一片,接着抖入水中。又一股浊水荡开,很快被吸入湖底,帷幔离开湖面的瞬间,湖水又清明起来。

    “阿嚏”!粼粼水波搅起巨大的旋涡,一位红甲灵士站在丝绸般的细纹上,捂着鼻子打着大大的鼻嚏。

    水寒拉着帷幔,愣愣的看着鳞甲灵士。这是海族灵士?

    捂着鼻子的灵士满脸红光,一双立睛瞳影盯着水寒。瞳光落在帷幔上,立即爆起了红光。指着水寒喊道:“你疯了,告诉你们多少次,到浊水池中去洗这东西”。

    水寒眨巴下丽眼,没听明白。白了眼灵士,抖开帷幔飘入水中。

    灵士立瞳猛瞪,抬脚踩向湖面,光滑嫩绿湖水静了下来。水寒感到手头一紧,帷幔竟然被夹在水中,无法抽出。

    “小样,和本灵作对,我让你御事宫从此滴水无”。

    水寒抽了两下帷幔,又听到灵士这般的口气。呼的一下火上来了。这些日子受尽了凌辱,心里早就憋着一肚子的火。一个异族灵士也来欺负她,这火可就压不住了。

    “脚拿开”。

    “凭什么,这是本灵修炼之地,灵宇天君亲赐的灵地”。

    什么灵宇天君?水寒没听过这个名头,还有数条帷幔没洗,这么等下去,何时才能回到药园。

    “我让你拿开”。

    “不拿”。灵士瞪起的立瞳比水寒大眼睛大了好几圈。

    唰!花尊凝在手,直点灵士。

    “呀呵!本灵在此万年,还真没看到有谁动粗的”。灵士手中流光闪过,两条长长的细鞭抖在水中。碧波溅起丈许浪花,将水寒和灵士围在中心。

    一道灵光从深嵌的峭壁里亮起,那位老灵士笑呵呵的走出来,一屁股坐在突石上,斜眼看着翡翠般的水面,脸上拂起淡淡的笑纹,搅动着深沉的涵蕴。

    水寒筋了下鼻子,半屁股因刚才动作大了点,又痛了。这点痛,水寒早就不放在心上。术指点在花尊上,三支粉色花魂箭射向灵士。

    “这点境界也想在本灵面前摆弄”。灵士嘴不停,手中流光打了圈,抖出三点凌花。

    啪的击在花魂箭上。噔噔噔!水寒被震退了数步,眼前一片水波碧影。

    灵士见灵女被震得失神,流光抖向灵女脖胫。

    坐在突石上的老灵士撇着嘴,摇着头。没有半点出手的意思。

    莫邪飘在星辰花花苞尖口,锁着眉头。金鲤怎么会在这里?还化了人形,看境界不低了。

    不过,这道是金鲤的本性,不欺负人,不找点理由,不惹出的点事,他都会感觉太乏味。记得在圣境时,每到危难之时,这家伙总是要跑出来弄点事,当年在圣云城刑湖时,就是金鲤偷着送他灵气。

    唰!星辰花抖出紫芒,流光抽到半程,灵士立瞳爆了光。猛得收住流光,一道光锋点在星辰花前。

    “哇”!金鲤叫了起来,兴趣的直搓脸。

    水寒额角微汗,灵士应该在化血境,不然不可能这么快就击破花魂箭。如果不是星辰花无因飞出,这会儿怕是让灵士擒住了。

    金鲤脸上挂满了笑容,瞬间开了朵大牡丹。笑得那个灿烂。“美女姐姐商量件事”。

    水寒被突然变脸子的灵士吓了一跳,瞪着杏仁眼不知道道灵士要耍什么把戏。没回话,轻轻的摇摇头。

    “嘶!哎呀呀呀”!金鲤叫了个不停。

    “我送你百颗灵石如何”?

    水寒一听更想不明白了,紫色星辰花就是一朵万年灵草,没什么特别的。在灵境不是很难找呀!

    “要不这样,以后你随便来洗那东西”。

    “哼!你不让我洗也不行”。

    金鲤挠着光头,也对呀!以后是不太好办。眼珠一转。“这样吧!以后那东西包我了”。

    水寒眨巴下眼睛,脸色缓了下来。满意的点点头。“好看你表现,表现好了一个月后再淡”。

    金鲤咧开大嘴。“没问题,这事包我了”。

    水寒下巴扬了扬,金鲤解去水封,抽过数条帷幔在水中搅了起来。

    “呀”!躲到石域里的老灵士眼里爆了光。简直不敢相信看到的是真的。“这条死鱼怎么变得乖巧了,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

    自从这条死鱼拿着“灵宇天君”的手谕来到这里,乌凉河就成了它家的了。别人根本就靠不了边,多少弟子都被它打了皮开肉绽。今日,怎么变了性,喜欢上灵女了。

    一阵水雾浪花,闹腾得池水都要蒸干了。

    金鲤拍手,站在如血的残阳里,咧着大嘴乐了。“美女怎么样,即洗即干”。

    水寒收好帷幔,羞涩少女的脸庞微微泛起红晕。“下次好好努力”。

    “没问题大美女,你可要说话算话”。

    “看你表现”。水寒抱着帷幔遁向事务殿。

    金鲤累得呼哧带喘的,坐在深碧水面上,拄着下巴凝视着灵女的背景。“乖乖!那是你吗”?

    躲在石域中的老灵士伸长了脖子,不能吧!死鱼认得水寒?

    水寒回到大殿放好帷幔,加了些香料。坐在竹席上等着香燃烬。

    闲暇下来,一些怪怪的念头升起。那个叫金鲤的海族灵士为何对紫色星辰花这么感兴趣。拿过花尊,细细的端详起来。

    这花的叶长而细,从根到叶梢,由深绿到嫩绿。含遏待故的花蕾,有的傲然挺立在枝头,有的藏在叶子底下,通体透着紫色的朦胧,飘着淡淡的幽雅的甜香。

    这不过是一朵花,很普通的星辰花。只是紫色的。水寒至今不知道,为何灵域灵族让灵女炼化这些花花草草,让灵士炼化各种奇异的虫物。有什么用处?不得而知。

    夜渐深沉时,香火燃到了烬头。水寒换上大炷香后,环视一圈,未发现什么不妥的地方,这才急切的遁向药田。

    这时,水寒才担心起欲羞草。今日走的匆忙,也没看看药田如何了。

    想到这儿,水寒有些毛鸭子了。昨晚睡得太死了,或许是因为屁股太痛了,还是第一次这么放松,用不着再想晨课的事。总之,即没有修炼,也没有看田,睡得跟死猪似的。

    火急火燎的回到药田,突然,停在空域,愣愣的看向石亭,他感应到一股熟悉的气息,那是男人身上特有的气味。这味儿,男人感觉不到,而女人十分的敏感,有时这种味道很恼人,有时又很迷人。

    “姚克”?

    水寒心里有些小感动,环视石亭和药田,熟悉的气息还在,只是很久远了。一阵失落感漠然的在心间催化着,鼻子微微的酸了。

    姚克一定来过了,等了很久,又走了。

    药田里一小片杂草被移到了田外,种的很细心,草儿没有半点枯萎。

    水寒想过,回来后一定要除草的,却从来没有想过要把草儿移种。看到小小的一片干净的,花枝缜密的欲羞花。水寒的脸色渐渐的菲红,孩子似的眼里射出惊喜,夹着惊疑的光,不觉得伸手抚摸面颊,微烫了,羞涩的不知想到那儿去了。

    原想进药田,水寒又停住了,转身回到石亭。

    石桌上放着一张展开的晶轴,一行灵光大字闪烁在轴面上。

    “师妹,我来看你了,有急事,不能等你,先回去了”。

    水寒脑子有些发晕,身子发酥,竟像醉了一般呆呆的看着晶轴。不觉得笑了起来。

    “这字写的真丑”。

    说完没有合上晶轴,伸出手指点过轴面,留下绣气的三个字。“知道了”。

    看了会儿,又抹去了。想了想,又写下两个字。“谢谢”。

    想想还是不行,抹去后,又写下。“嗯”。

    拿过花尊,水寒没有去药田,坐在亭内开始修炼“血魂大法”。

    夜雾渐渐的浓重,裹住了秃林。一阵强劲的寒风掠过树顶,沉睡了的枝条呜呜的吹起了哨子。秃林似要抖掉身上的寒雾,不停的摇摆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