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章鬼异秃林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5708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北宋大丈夫封少,有点甜!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哎呀!我***娘们,你这是要下死手呀”!林域里的骂声又响了起来,渐行渐远。

    不管是否伤到,水寒对星辰箭十分的满意,信心十足。瞥眼秃林,遁回石亭,开始修炼“血魂大法”。

    二个月的时光,稍等即逝。这些日子,水寒把事务殿打理的殿明幔净,得到不少弟子的赞誉。水寒很有成就感,也有点小失落,一直没有见到朝思暮想的姚克。每次姚克来都是昼间,水寒守着事务殿回不去。药田已经整理一半了,收获了不少的花露、花魂。

    用不了多久,杨盈说的任务量,很快能轻松的完成。水寒下了决心,领到灵石后,不再接这个事务。接个其它事,白天有时间回药田看看,她想姚克,姚克也一定想她。

    今日是最后一日,水寒早早的停止修炼,细心的打扮过,拿好令牌,遁向事务殿。

    “水寒早”。刚到殿前,数位师弟、师兄围了过来。

    “早”!水寒笑了笑。众灵士看得眼睛都直了。凝香缦妙的身影走了许久才清醒过来,急忙追了上去。

    “水寒,明日要接什么事务”?

    水寒回头摆摆手,盎然一笑。“还没想好”。

    “为什么”?有灵士凑了过来。

    “怎么你不知道。水寒今日要交事务,明日接新差事了”。

    “是吗”?灵士真想把手里令牌砸了,怎么这事没听到消息,早知道不接这种事务。

    “哈哈哈!别做美梦了,你没机会了”。众灵士看着令牌哄笑了起来。

    “你们也未必就有机会”。

    事务殿渐渐的清静下来,殿域又被闹得乌烟瘴气。

    水寒搧着数千缕怪味,认真的清理着大殿。现在清楚了。事务殿每天接领事务的人都在五千左右,上下差不了多少,这些都是做日务的,大部分弟子都做月务。水寒也在考虑明日接什么事务。

    换了香,水寒莫名的多坐了会儿,几次走到殿门前,看向那条波澜不惊的乌凉河。要走了,水寒突然有些失落。这些日子,与金鲤混在一起,多少有些感情,不声不响的离开,不给金鲤一个交待,似乎有些过不去。

    怎么说?说什么?想过几十种理由。以至,近两日和金鲤在一起时,变得莫名的尴尬,不像似前欢声笑语,谈天说地。她不知道,金鲤是否感应到这种微小的变化。

    滴水之恩,永泉相报。金鲤只是为了一个承诺,不可能实现的承诺,帮了她这么久,算不上什么恩惠,却给水寒带来了无尽的欢乐。怎么说?水寒想过几十种理由,也想过几十种结果。

    徘徊多次,抱起放下数次的帷幔走出大殿。要面对的早晚面对,或许真诚相对,比编造无数的理由有更好的结果。

    走近河滩。水寒眼里挂了无数个问号,

    鸟瞰清例的湖水,永远是那样的静,清澈的池水,水底的卵石都毫无掩饰地溶进了眼帘。那是一种静的美,有水的清,有天的蓝,有灵士的双眸和影子,那是一对燃着希望之火的眼睛。

    而今,却没有看到金鲤。怎么回事,以往金鲤会早早的守在这里,坐在那被风激起的鳞波里,微笑的向她挥着手。喊着那声“嗨!水寒,我在这里”。

    其实水寒远远的看到了他,金鲤一样会同样的打着招呼,仿佛总怕水寒走错了方向,坐错了地方。

    那块石头,不知道坐了多少次,石面都磨光了。金鲤曾经笑她。“石头都留下了影子”。

    水寒静静的坐在青石上,帷幔放在一边。她不急着洗,只想坐着等,这种等待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

    御水术,这种简单的术法,金鲤偶尔说漏了嘴,不知不觉的传授了水寒。竟管,水寒已经知道如何驱使溪水。脑子里还有懒的想法,习惯性的等待。

    迟到,金鲤有过,只是那么小小的一会儿。立即会笑呵呵的御水而来。

    湖面是静的,浓淡分明,清晰地映出蓝的天,湖边的树像种在水中的卵石里,随着波光抖动。

    湖水是软的,一阵风拂过,划出一道浅绿的波痕,微微漾起,轻吻着脚下的山石。

    水寒静静的看着,无瑕的湖面闪烁着美丽的光泽。微风拂过湖面,掀起层层涟漪,在夕阳的照耀下,湖水闪闪发光,像鱼鳞,像碎玉,在宁静的暮色显得分外轻悠,……。

    不知不觉,湖面变了颜色。水寒抬头看着晚霞的红晕,心里有了一种莫名的失落。

    一朵、两朵……水面上清晰的界限像是宣纸中的一线淡墨,在沉碧的湖水里薄雾般渐渐扩散,变得有些模糊不清了。

    水寒抖起帷幔,这样的天色,帷幔是不会干了。只好湿淋淋的叠了起来。回首看看,湖水已经沉成了黑色,金鲤不会来了。

    撩起湖水,流下的水落在到水中,冰质一样凝固了。水寒留下水字,告诉金鲤会来看他。

    “哎呀!吓死人了”。水寒回到大殿,差点与老灵士撞到一起。

    “咦!你偷懒了”。老灵士掸落溅到身的水,瞪着奇怪的眼神。

    “没有,天黑的早”。

    “有这事”。

    “你来干什么”?水寒放好帷幔,反问道。

    “没什么,看看你什么时间还我的灵石”。

    水寒瞥了他一眼,心里骂道:“老财迷”。

    在御事宫,每次完成事务都会给些灵石。水寒问过,事务不同,给的灵石数量不等,有的高达十个灵石。水寒算了算,打扫御事殿,二个月怎么也有十个灵石吧!就算少点加上自己的家底怎么也够了。

    水寒私下打听过这事,没有灵者接过这个事务。也说不清它的价值。

    “放心一个灵石都不会少”。水寒酸酸的回道。

    “那就好,那就好,这我就放心了”。老灵士一个劲的点着头,满心欢喜的笑着。

    “我的事务也完成了,明天见”。

    水寒看着老灵士摇头尾巴晃的样子。筋着鼻子哼了声。小声的骂道:“老财迷”。

    “不用送”。老灵士摆摆手,出了大殿。

    时辰很晚了,水寒换上大炷香,急速遁向药田。回去可能还是见不到姚克,那种期待已经成为一种习惯。

    石亭依旧空空的,药田又清理出来一块。这样的结果每日都重复着。水寒站在空域微笑的环视着每一丝的变化。还是如此,那汗味已经冰凉了。水寒怀疑过那不是姚克的气息,但离开久了,那种冰凉已经习以为常,应该是的,只是时间久了,凉了。但水寒的心却是热的。

    “明天,明天,我一定会见到你”。水寒抱着满满的希望坐到亭内。花尊放到石桌上,傻傻的笑了会儿。

    嘶—唰—!长长的尖鸣声从秃林中响起,树杈微微的抖着,响着寒风掠过的声音。枝间挂着的厚厚晶霜,在星光映照下,闪起一束束白色的玉莹,玲珑剔透,使人觉得透骨的冰寒。

    林外有什么?站在药田中,看着新整理的药草。水寒的目光被林间的玉莹吸引住了,这片林子似乎挡住了林外浸来的寒流。

    这一瞥,击起了好奇心,也忘记了杨盈的叮嘱。

    水寒一推花尊,挡在灵体前,小心翼翼的向秃林行去。到了林外,水寒从花尊后探出头来,凝识林内景像。

    这片荒林看似稀疏、枯荒。没有半点干枯的气象。树杆弯曲不定,虬枝伸展交错,绞合在一起。树身看似苍折,无半点龟裂,根部白中泛青,夹杂着几条红丝,仿佛红线镶嵌在碧玉里。

    这树怪呀!树根的红丝吸引了水寒。不知不觉的走到虬树下。吸了一口气,不觉得锁起眉头。

    “血腥气”?

    水寒看向树林深处,惊奇的发现越是深处的树根红丝越多。红的有点刺目,看了不由得毛发直立。

    愣了会儿,水寒凝出战盾,收回花尊。嗡的一声,战盾在身体四周旋成透明盾环。

    这血太可怖了,能吸血的树更可怖。水寒有时看似刁蛮,粗心大意,不计后果。不等于遇事没脑子,没有点本事,怎么可能混到灵域来。只不过到了灵域,学会了放纵,把收敛的野性又释放出来。

    刚接近枯林,立即感觉到一股的寒意透了战甲。小小的打了寒噤,寒气又消失了。

    战盾碰到凌乱树枝,枝条被吓到似的卷了起来。枝上的晶雪哗啦啦的落着。水寒停住脚步,伸手接过一片小小冰晶,晶花落到手心里。激灵!又一个寒战,额角凝出的冷汗变成了冰溜,裸露的在外的皮肤结了一层的白霜。

    刺骨的寒意,把身体外唯一丝温暖带走了。仿佛灵魂与肉体在这一息间被分割。吓得水寒急忙后遁,躲过落下的冰凌。

    “好险,差点被冰冻在林里”。水寒擦掉脸上的寒霜,脸上呼呼的流着汗。

    看着那处卷起的树洞,心悸的不得了。林中的冰雪为何如此的奇寒,这就是灵域的雪。水寒不太相信,又没有见过,飞升到灵境后,直接落到景寒宫。接着被分到凉丰宫,开始无休止的修炼。宫外是什么?有什么?一无所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