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一章阴险灵老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568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极品全能学生无上神王绝世高手至尊重生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你是什么神吃神

    徘徊一会儿,借着夜色,水寒再次走进树洞。刚刚深入树洞一步,一道影子闪过,高度集中的神识追着影子看去,什么也没有发现,影子闪过的地方,只有一根枝条在晃动。

    水寒的眼神划着圈。扫视着卷起每一根枝条,突然发现这枝条不是战盾旋开的,而是自动弹回。

    嘶!水寒吸口凉气。这树是活的?僵直在树洞中的灵体向后急遁而去。就在水寒飞退的瞬间,数十道枝杈同时弹出,一片青花飞溅,树洞消失了。弯曲的枝条绞杀在一起。

    水寒完惊呆了,眼睛里爆炸着晶星。短促而痉挛地呼了口气,退了两三步,脸色从青白,又涨得极度的徘红。

    水寒不敢再鲁莽,这可是拿命在开玩笑。如果没有及时发现树根上的红线,水寒也不能如此的警觉,早就进入林中。长呼了口气,水寒有点小庆幸。

    看看天色,透明星球已经合为一体。夜深了,水寒不想太冒险,遁回石亭,寄起花尊开始修炼。

    花尊上的星辰花抖着紫芒,花朵沉沉的向下低去。无数的晶光闪进花心,落在莫邪迷茫的脸上。

    这寒气有几分熟悉,也有几分陌生。“这是血寒晶。灵域这么丰盛吗”?

    水寒能躲过这次劫难,不是因她反应的快。这血寒晶莫邪太熟悉了,当年从寒血冰晶手里得到不少,用此晶修炼出了“寒波识禁”。承影、扁乐之所以能凝出禁识奴,也是因为莫邪送给她们寒血晶。

    灵域寒血晶能生在树上?莫邪万万没有想到,还是精灵有意把寒血晶放在这僻壤之地。

    莫邪的目光落在树根底部的红线上,似乎想明白一些。又不能太肯定。

    此时此刻,莫邪还不想查个究竟。这些日子水寒的大起大落,他都看在眼中,有些事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你没有足够的实力时,一切的想法都是天真,很可能因天真而送了命。

    凝视了会秃林,莫邪飘回花蕊深处。低垂的花朵直了起来。这点小小的变化,就在水寒眼皮低下发生。凝神修炼的水寒竟然一无所知。

    寅时将尽,水寒微微一动,慢慢的睁开眼睛,看了下天色,遁到草丛里,接着露水洗漱一番,整整淡妆。对着露影看看变形的脸,轻叹了口气,自从来到御事宫,再也没有细心的化过妆,如今是百分之百的素容。

    素容很不错,冰清玉结的气质,比娇艳妩媚更迷人。

    此时的冰寒也只能如此的安慰,谁让自己倒霉来的。

    卯时刚到,水寒化成一道灵光遁向事务殿。

    “哎呀!水寒,你今天简直就是......”。水寒刚遁落到殿前,数百双惊瞳凝聚过来,文玉拍着大脚喊着。

    “文玉”。水寒拉过她的手,把后半句话挡了回去。又是些闭月休花之类的话,耳朵都听起了茧子。

    “哇噻”!文玉抚摸着水寒的手,眼睛瞪得大大的。“干了两个月的粗活,手还这么细粉,大姐快告诉我怎么办到的”。

    “哎哟”!水寒的脑袋立即就大了好几圈,文玉的手的确有些粗糙,但也没有她说的那么夸张。本想让这家伙闭嘴,反而又被抓住了把柄。

    文玉的眼神不经意的扫过乌凉河,水寒立即明白是什么意思。“文玉,我要去交事务,一会儿聊”。

    水寒急忙躲开,有些事很费口舌的,一时半会都说不明白,可能越解释越说不清。

    进了大殿,水寒直奔结算门。门前已经排成了长队,弟子们都拿着令牌,兴奋的等着。一侧头,水寒的目光缩了下,怎么又是一个老灵士。

    水寒发现坐在晶案前的是位老灵士,装束与那个卖自己事务的老家伙十分的像。水寒心里咯噔一下,不会吧?一种不祥的预感从心里升起。

    “下一个!......下一个”!失神之间,排在她前面的弟子急速的消失。水寒被推到了前端,瞪着大眼睛还在想着事。

    “哎!发什么愣,到你了”。老灵士指着撞到晶案上的水寒。

    “啊!灵老,这是我的令牌”。水寒灵识忽悠一下,从冥想中清醒过来,急忙双手交上令牌。

    灵老拿着令牌细细凝神牌面,面上流光闪过,水寒两个月的事务急闪而过。

    “嗯!不错”。灵老满意的点着头。拿起两个灵石放到水寒手中。

    “这么少”。水寒差点跳起来。

    灵老白眉一挑。“这不少了,看你干的不错,这是奖励”。

    水寒小脸腾的红了,忙活了二个月,两个灵石。这不是欺负人吗?心头的火燃了起来。

    “怎么不满意,去找宫主说去”。

    一盆子冰水倒了下来,水寒半个屁股冰凉,立即清醒了。火气也消了下去。两个就两个,总比打屁股强多了。

    “谢灵老”。

    水寒拿着灵石有点哭笑不得,两个灵石修炼都不够,怎么还得起老家伙的债。

    排在领取事务的队伍里,水寒琢磨着灵石的事。摸摸灵袋中的半个晶轴,脑袋就大了好几圈。一股子心火串了起来。

    一抬头,水寒差点叫了起来。“我晕”。

    水寒目光与一缕淡淡的眼神对在一起。那位老灵士竟然坐在晶案上在发令牌。

    “这是”?

    老灵士撇撇嘴,知道水寒发现了他。

    水寒跟掉到冰窟窿里似的,转头看向收令牌的灵老。“乖乖!敢情两个老家伙是一伙的”。

    水寒有种被算计的感觉,不,不是感觉。这就是真的。老家伙早就计划好了,设计个大圈套让自己跳。

    “哎!想什么哪?令事务”。水寒被推到老灵士面前。

    水寒心里早就瓦凉瓦凉的,瞪着冰冷的眼神,盯着老灵士威严的面孔和那双狞笑的眼神。

    “我要日务”。

    老灵士看都不看手中的晶轴,直接摇摇头。“没了”。

    “没了”。水寒扫眼身后数百弟子。这怎么可能哪?

    “没什么不可能,说没了就没了”。老灵士似乎听懂了水寒的心声,挑挑长眉,把晶轴合上。

    这明显不是欺负人吗?水寒真想把手中的灵石砸到他脸上,想想又舍不得。咬着牙,顾做镇定的问道:“灵老还有何事务,想要赚灵石快点的”。

    “这个吗”?老灵士抽开另一个晶轴,看着百来个闪着红光的事务,指尖一划,血色事务都消失了。

    “看看吧”!

    水寒走到近前,低头看过几十个事务。眼神都对上了,不能吧!怎么都是洗洗涮涮,摘花种草的事,一个月才一、两个灵石。

    “死老头子,你玩我”。水寒嘴上不说,心里骂道。又不敢表现出来。老灵士正瞪着鬼灵灵的三角眼盯着她。

    想起文玉说过的事,水寒搓搓手。点了个不洗不涮、不劳不累的事务,反正都是一两个灵石,选个轻巧的事干。

    “选这个”?

    老灵士眼睛放了光。

    “嗯”!

    “这么懒,看来你是不想还债了”。老灵士小声的嘟囔句。

    水寒听了牙根都痛了,她找不到清理事务殿的事务,也找不到把柄,不然管你是不是灵老,早就翻脸了。

    “给”!老灵士没好气的把令牌丢了过来。

    “下一个”。

    水寒拿着令牌转身就走。

    老灵士瞪着她的背影。“站那儿等我”。

    水寒停住脚步,知道老冢伙不会这么放过她的,可是想起那十个灵石,脑袋就大了。

    “哼!我就不还,看你能把我怎么的”。

    渐渐的殿内的弟子越来越少,转眼间,整个大殿空荡了起来。水寒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做好与老灵士狮斗的准备。

    “水寒,你我得结帐了”。

    要来的,还是来了。老灵士鬼影出现水寒身后。

    唰!水寒转过身,花尊点向老灵士面门。“老家伙,你骗我”。

    老灵士没想躲,手指挑开花尊。“别动气,伤感情。欠债还钱,你妈从小没教你吗”?

    “给你。就两个”。

    老灵士笑呵呵的摇摇头。“利息都不够”。

    腾!水寒的心火燃了起来。“你还要利息”。

    “不算利息,你不还灵石,让我喝西北风去吗”?

    “我告你”。

    “哦!是要光着屁股去挨打吗”?

    真是那壶不开提那壶。一句话正中水寒下怀。感觉后脊梁冰寒,整个身体都凉透了,吓得急忙抱住胸。

    老灵士嘿嘿嘿的笑了。“小丫头,这只是个教训,一日不交齐灵石,战甲一日不是你的”。

    水寒被老灵士这招吓懵了,身上的战甲,老灵士竟然可以驱动。吓得水寒半死。

    “记住,下个月你欠我十二个灵石”。

    “十二?你这不是要杀人吗”?

    “放心离杀人远着哪!我只要灵石”。

    水寒被老灵士气得都要发疯了,她接的事务一个月才一个灵石,这不等于越欠越多吗?

    “哎!对了,我这儿还有个三个灵石的事务,做不”?

    水寒眼皮直跳,老冢伙一定没安好心。三个灵石的事务可能吗?这又是个陷阱。

    “不做”。水寒转身要走。

    “就是打扫事务殿,很划算的”。老灵士扯着脖子喊道。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