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二章林间丑事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256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大唐之最强帝王盛华请叫我鬼差大人

    对呀!水寒突然反应过来,老家伙第一次卖给的令牌就是三个灵石。“死老头,真让你玩了”。

    “是卖,还是换”。水寒气的要死,又不得不压住怒火。

    “当然是卖”。

    水寒翻着白眼,这不是有病吗?花三个灵石买了,到时得到三个灵石,等于一个月白干。话到嘴边又没骂出来。转身离开殿域。

    “还是个机会,我要金鲤的一滴精血”。

    水寒停在殿外,耳边回荡着老灵士的声音。一滴精血?为什么?

    老灵士跟出殿域,见水寒站在殿外,脸上凝起鬼异的笑容。低声道:“一滴精血,百个灵石,你想好了”。

    水寒眼神怪怪的看着老灵士,好狡猾的家伙,算来算去,在这地方等她哪。

    “那份契约还没到时间,我会还你”。

    水寒说完扬张而去。老灵士嘿嘿的笑着,不错是差了一天,难道你还有番盘的机会。

    这次水寒接的事务不难,守奴殿。

    什么是奴殿,水寒不明白,灵域还有奴隶?照着令牌指示的方向,急遁而去。数座山峰闪过,水寒遁出万里之遥。

    一座雄伟壮丽的山峰挡在面前,陡峭山势直冲云霄。山前是壮观的雾海,远远的隐隐约约听到一阵轰鸣声,转过几座山梁,瀑布出现在眼前。

    一条闪着银光的缎带,镶嵌在青山之间,耀眼而醒目。轰鸣声震耳欲聋,溅起白雾从山顶倾泻而下,撞在周围的岩石上,飞花碎玉一般跳着无数晶莹的水珠。

    这就是奴殿?郁郁苍苍的山体,在风中拂动,漾起无法抑制的绿浪。凝着自然的、青草与薰香的味道。

    “灵友”。一位灵女遁到空域,迎了上来。见过礼后急匆匆的离开。

    水寒目送灵女远去,心里有些莫名,为什么每个灵友都看得十分匆忙。

    “别看她,她的药田荒一年了”。两位灵士浑身苍绿,威风凛凛地站在草丛间。

    这是......?水寒看到灵士的样子差点没笑出声,难不成长到草里了。

    灵士弹着身上苔藓。水灵友莫笑,我兄弟在此守了百年。

    “是呀!时间长了点”。另位灵士看到水寒突然不好意思了,忙摘着身上的藓草。

    “水寒,来此守卫一个月”。水寒笑着自我介绍。

    “一个月”。摘草的灵士瞪了眼,停下手,用力把草扔到地上。

    “柔雨,别理他,见了女人就直眼”。一位灵女推开灵士,走上前笑盈盈的拉着水寒的手。

    还有灵女!水寒放心了,让她陪着两位灵士守殿一个月,那可真是要疯的节奏。特别是这种见了灵女两眼就放光的灵士。

    “刘炎,张鹏”。

    柔雨指着两位灵士,然后拉着水寒遁落山林。

    一座虹桥跨过水流,深入谷地。

    柔雨指着桥影。“我们只要守着奴桥,别让谷中的灵奴进入宫域即可”。

    “那里有什么”?水寒好奇的问道。

    “不知道,我来了十年,没见到灵奴。别管她,守着就是了,没事可以修炼”。柔雨指着坐在草中的灵士。

    难怪一个月一个灵石。这地方能磨死人。象水寒这种坐不住的灵女,在这久了能闷死。谢天谢地,我只守一个月。水寒刚到就后悔了。

    “好,我随便走走”。水寒说完,要遁向别处。

    “水寒别走太远,令牌会有记忆的”。柔雨急忙嘱咐道。

    二位灵士瞥眼她,慢慢的闭上眼睛。

    水寒沿着河道向一侧行去。遁出百里,蜿蜒的河水依旧不见尽头。河对岸林木幽深,古树参天,随着缓坡徐徐上升,视野所及,一片绿洲。

    应该是幻影,水寒灵识过,虽然没有看出什么不妥,但她相信,看到的不是真的。奴殿应该不是这样的景色。

    又遁行百里,水寒叹了口气,心里十分的失落。

    水寒想知道,奴殿是否在宫域边缘,如果在应该也有秃林,林间树根的红色,太神秘了。如果是精血,是否可以还上死老头子的灵石。

    几百里遁过,水寒有些失望,不敢再走了,出了柔雨的识域,令牌会有记忆的。

    辗转几息,水寒遁回到桥边。柔雨笑盈盈的看着她。“有收获吗”?

    水寒摇摇头。“比我想象的荒凉”。

    柔雨愣了下,似懂非懂笑笑,不知道水寒说的什么意思?“灵果很多,味道也不错”。

    水寒看眼两位灵士。神神秘秘的走近柔雨。“柔雨,如果我离开一晚,明早回来会怎么样”?

    “你要......”。柔雨一个劲的摇着头,小嘴瘪瘪的。“这个月的灵石没了是小事,可能会被抓住的,那就悲惨了”。

    “能惨成什么程度”。水寒心里掂量着,能否比打屁股还要惨。

    “罚你去血域”。

    “血域”?水寒一愣,没听说过,看柔雨的样子,血域这个词很吓人的。

    “那是御事宫最危险的任务,十有五六都无法回来”。

    “啊”!水寒吓得混身冰凉,没想到还有这么恐怖的事务,灵老的晶轴上没有呀!当时水寒反反复复的看了数遍,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没有能看得上眼的。

    不过,这血域,似乎有些太吓人了,看到了,水寒也不会选择。

    “听说回报丰厚,一次回来千颗灵石”。柔雨又补充道。

    “万颗又怎么,命没了,有个屁用”。水寒心里骂着,笑笑的摇摇头。

    选了一块青石,盘膝坐了上去,拿出花尊,点了几下空域,身影隐匿在光罩里。

    柔雨看着光罩,御事宫弟子修炼一曲同工,有必要遮遮蔽蔽吗?水寒这种不合群的举动,多少让柔雨心理有些不爽。

    水寒并没有修炼,坐在光罩里,神识着这片天域。她在做最后的心理准备,也在等柔雨尽快去修炼。明日就得还老灵士的十个灵石,手里只有一个。水寒决定冒险回去一次。

    到金鲤那儿,求一滴精血,应该不成问题。问题是用什么还这滴精血的人情,紫星辰?水寒舍不得。不用星辰花,金鲤不会答应。唯一的希望是回到药田,最好能遇到姚克。

    水寒做着种种推断,只要能够实现,十个灵石应该不成问题。

    这柔雨怎么回事?两眼瞪着溜圆,不修炼,也不是在看守虹桥,目不转睛的盯着光罩。

    水寒很奇怪,柔雨在干什么?她之所以用光罩,不是为了别的,就是想躲在里面揣摩心事,不想让柔雨看出来。与柔雨之间隔开,免得引起怀疑。没想到事得其反,这柔雨没有半点修炼的心思,丽眼滴溜溜的盯着她,不知道在想什么?

    一个在里面揣摩,一个在外面瞪眼。两位灵女耗了起来。

    渐渐的暮色四沉,最后一抹斜阳还留恋地抚摸着昏黑的山体。万物失去了形状,溶成一片灰色,渐渐的沉入漆黑的暮色里。

    水寒急得有些微汗,不能失去这次机会。姚克只有白天在药田,早些过去,有机会见到他,那点灵石应该不成问题。

    柔雨再不去修炼,只能硬闯了。那样可能会引起事端,惊动了灵使或是灵老。后果不敢想象。

    水寒咬着牙,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罩外的柔雨。琢磨着怎么对付她。

    突然,柔雨动了,站起身。沿河向一处林域走去。

    “去小解”?水寒心里一阵狂喜,只要有小解的时间,足可以遁出识域。就算被发现,一时半刻,也别想找到她。

    柔雨走近密林,在林外微微停了下,回首灵识一眼。

    “怪怪”!看柔雨的样子不象小解,怎么看都是偷偷摸摸的。水寒好奇心被勾引起来,站起身,走向光罩。

    嗯!就在柔雨走进密林后,刘炎消失了。一道绿影随即出现在林外,一缕瞳光落在光罩上,吓了水寒一跳,还以为刘炎发现了她,急忙退了一步。

    “怎么回事”?水寒打了个寒战,目光落到张鹏的脸上。

    挂着绿绒的影子坐在草丛中没有动。张鹏似乎已经入定,根本感应不到身边的变化。

    柔雨有危险?水寒想起那个夜晚,想起肖韧。脸上不由得凝出杀气。身影一闪,也出现在林边。躲在树后偷偷的灵识一吸后,跟了进去。

    坐在草丛里绿雕似的灵影动了下,一双黑瞳亮了起来。看眼水寒消失的林域,鬼笑的摇摇头。

    黑黝黝的林域里,没有一丝风息,树梢微微摆动,树木恍如幽灵般瑟瑟发抖,晃着捉摸不定的影子。

    太静了。独自一人遁在幽静的森林。树叶的微小抖动,就像是风的呼啸,冷冷的寒意冲上心头。水寒的脸上冷汗直冒,悄悄的,提心吊胆的从一棵树后遁到另一棵树后。望着周边的树影,仿佛都长着眼睛一动不动的,直勾勾的望着她。

    “啊!轻点,你急什么”。

    林里传来柔雨笑嘻嘻的声音。

    吓得水寒差点撞到树上。急忙躲在树后不敢动了。

    啪啪几声。“宝贝快想死我了,快让我好好抱抱”。

    唔!听到那**的声音,水寒险些吐了,急忙捂住嘴。心里厌恶的不得了,看都不看了,悄悄的遁出林域。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