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三章意外收获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5556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都市天龙至尊点道为止史上最强赘婿末世之召唤悍妞你是什么神

    说不清楚这是一种什么感觉,换了任何人都会象柔雨一样柔情。但在外人看来不堪入目、淫荡之极、令人作呕,几乎没更好的词可以形容水寒的心境和她看到、听到的一切。

    水寒羞红着脸,擦着脸上的露水,如同擦着秽物一样令她厌恶。

    呸!吐了口吐沫,恶心的瞥眼林域。“狗男女,跑到野外打野战”。

    水寒逃出林域,真想洗净被污浊的眼睛,看眼张鹏,如同被苔藓盖住的石头,动也不动的坐在草丛里,静心修炼,万物不为所动。

    等水寒灵影消失在夜色里,苔藓堆动了动,一双黑洞洞的枯目凝向林域。

    即然做了决定,水寒不再想后果,在清冽的光波里,急速遁行。如今,对她来说每一息都不能浪费,柔雨与刘炎能云雨多久很难说,如果张鹏醒来,对她来说一样的危险。

    十万里路,在水寒急速的遁行变得很短。远远的灵识一眼,石亭似旧空荡荡的。莫名的失落,渐渐的爬上心头。水寒高悬的心落了下来。其实,水寒也能想到,这个时间点姚克应该早就回凉丰宫了。心里还是抱着小确幸,希望姚克能在这儿等她。

    站在药田里愣了会儿,药田又清理出一块,还是方方正正的一小片。水寒走回石亭,姚克依旧没有留下支言片语,晶轴空空的放在那儿。

    “他没有到亭内休息吗”?

    “没有看到我留下的信笺吗”?

    “没有喝为他准备的灵茶吗”?

    水寒满脑子都是疑问,转思一想,凉丰宫离此数百万里,来来去去要小半天,还要清理药田,还要......。水寒为姚克想了很多的理由,都可以解释他的疑问?

    唰!战盾立在四域,借着双月的青光,走向秃林。没有时间再去想儿女私情,留给她的时间已经不多。

    呜呜—,秃林在风中沉吟着,似乎在水寒走近的那一刹那,感觉到了危险的临近。

    咦!水寒突然愣了,杏目圆睁看着秃林交错的枝杈。密密的,秃枝织成的林墙上出现一个大大的树洞,卷曲的枝条上挂着晶莹的冰凌,在微暗的青光里闪着鬼火火磷光。

    水寒在此住了数个月,从来没有见到秃林中会有树洞。急忙回头看向药田,还好药田里的药草一棵也没少。这下水寒放了心,即然没有丢药草,为何会有树洞。

    小心翼翼的走到洞边。压低了身形,将战盾推到前侧。呼呼—!凛冽的寒气从洞中吹来,无数雪花晶莹透亮的飞了出来。啪啪啪!从灰暗的洞域中急速飞来的雪莹打在盾面上。爆着点点白莹,凌空划过弧线,随风旋转、飞舞而去。

    水寒稳住战盾,被突如其来的寒流吓了一跳。

    “这是林外的寒气”?挡了一会儿,寒流小了,水寒凝视着雪莹簌簌的树洞。

    进,还是不进。水寒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又看了会儿,树洞没有太大的变化。

    想了会儿,水寒寄出花尊,星辰箭闪着紫芒飞入树洞,纤小细影瞬间出现洞口,阵阵冰冷的寒风吹落在脸上凉沁沁的,水寒不再犹豫,迈步走入宽大的洞域。

    走进树洞,枝条上到处都结上了厚厚的冰,偶有伸出枝条挂上了一串串的“冰溜子”。缕缕的冰气从冰溜上飘下,呜鸣的卷在一起,形成寒流飞出树洞。

    水寒伸手接住晶莹透剔的雪花,小小的打了寒颤。星辰箭从洞内飞回,打了个旋,落回花尊内。水寒放心了,凝盾向树洞深处行去。

    走不多远,来到一棵秃树下。这棵树被冰洞冻了一半,只能看清树的影子。

    水寒弯下身敲击着冰痂,想挖到树根。噹噹噹!砸了数下,惊得眼里爆起冰花。太不可思议了,这冰痂坚硬无比,用尽了蛮力,只敲下几片冰渣。

    这是什么冰,如此的硬。以水寒的指力,一指下去有万斤,竟然只砸掉了几片冰渣。

    水寒转头看看天色,不能再浪费时间。站起身凝盾遁向洞域深处。

    又走入数十丈,水寒又停了下来。凝出晶凿、晶锤,重重的砸向冰痂。噼噼啪啪!无数的冰凌花飞溅,一股作气,水寒琢下了几锤,脸儿都闷红了,也没凿出碗大的坑。

    呼哧哧!水寒喘着粗气,心里怨道:“那个死家伙弄的洞,这也太硬了吧”!

    看看脚下碗大的小坑,水寒只好放弃,起身向洞内走去。又行出数十丈,再次停下脚步。选了一个黑黑的树影,噹噹噹!又凿了起来,这一次不多又是百下。

    呼!一口闷气从盐滋滋的嘴角吹出,水寒憋了一头的汗。瞪着黑溜溜的大眼睛看着脚下盆大的坑,脸上挂满了笑容。这一处的冰痂软了不少,再走进几十丈,相信很容易的就能挖到树根。

    身影一闪,水寒蹲在数十丈外,摸了摸冰壁。洞域有点黑了,已经看不清树在何处。凭感觉,这里应该秃树茂密。随处凿下都能找到树根。

    啪啪啪!锤影落下,果然冰痂软多了,只用数十下,掀起一大块冰。水寒喜出望外,点起灵灯。以她的窥视觉神识,这点不算黑,点灯似乎成了一种习惯。

    灵灯刚亮。水寒耳朵侧了下,一阵鬼异的碎裂声从洞内传来。

    小脸抽了下。“不好”!

    水寒顾不上灵灯,转身向洞外遁去。

    唰!无数的网状晶光从洞内沿着冰壁飞来,接着是咔嚓嚓的碎裂声。转眼间,树洞四壁的冰溜爆开,无数的枝条穿过冰壁,交结在一起。冰光碎去,一息到了洞口。

    水寒一个趔趄冲出冰洞,看不清是冰光击出来的,还是自己遁出来的。嗵的一声坐在地上,跌了一股子白烟。

    白烟中,水寒的嘴角向上拉了拉,又抖了抖,一副哭样,两双眼睛惊死似的盯着秃林。树洞已经消失了,盘根错节的枝条吞没了洞口。唰!数根枝条伸出十几丈远,尖尖的枝头一直伸到近前,舞动了几下,卷回林域。

    突如其来的变顾,令水寒久久的没有回过神来。四域都静了下来,水寒依旧坐在石坑里,恐惧的盯着秃林。怎么出来的?至今没想明白,似乎被什么东西撞了下,飞了出来。

    对!是被撞了来的。头在痛,肩膀在痛,腿在痛,一侧灵体火燎燎的痛。坐在坑里,痛的整个灵体都要散架子了。

    什么东西撞的?战盾?花尊?还是晶锤?除了手中的花尊,再也找不到别的东西。

    水寒傻傻的拿着花尊试了试,太小了,能砸到脑袋就不错了。量一量,撞他的怪物至少有一人高。什么东西?水寒惊恐的眼神跳着鬼异的灵火,像梦中惊醒似地,目光从遥远的地方摸索回来。

    药田里什么也没有,只有那股子爆出的寒气,弥漫在药田之上。

    夜慢慢淡了,天空硕大的月影重合,天际淡白。夜色的黑沉被撕裂出一条长缝,抹了一层淡蓝。

    药田里雾气弥漫开来,浓重的比任何处都要凝重。沉沉的压着草叶间闪射着的光泽,绿莹莹的光环萦绕着整个药田,夜色的阴霾迫近而来,浓重起来,仿佛黑暗随着那缕淡白又从各方升起。

    水寒爬了起来,站在浓重的雾中,落在水里一般。激荡着一圈圈的皱纹,闪烁着涟漪。

    天色放白,水寒不敢再想下去,拖着要散架子的灵体遁入空中,向奴殿急驰而去。

    汗淋淋的回到桥前,张鹏依旧守在桥前的草丛中,柔雨、刘炎没有回来。水寒拭着汗水,鬼异的扫眼隐在沉雾中的森林,眼里满是厌恶的神色。

    晨风吹来,吹透了战甲,水寒打着寒战,走到青石前,盘膝坐下。一道光罩落下,灵影消失在晨光中。

    水寒坐在青石上,愣了一会儿,取过花尊,寄在空中。

    唰!一道红光从花尊上滴下。水寒伸手接住红光,指头上多了一个小小的红珠。

    “精血”?

    水寒惊瞳对了眼,闪动着红光。那来的精血?看着红珠,脑子里嗡的乱了。瞪着眼睛想不出精血来自何处。

    瞪了会眼睛,水寒想起一点细节,在进林洞时,为了试探洞域,向洞内射出一枝星辰。洞中真有灵兽?想起那声爆裂,水寒似乎想明白了。花尊本来就是用于化血镜的,星辰箭见血封喉,只有吸到精血才会飞回来。

    看着血珠,水寒也分不清是何兽的血,即然得到了,没有白忙活一夜。或许能还上死老头子的高利贷。凝视一会儿,水寒收起血珠,开始修炼。

    万籁俱静空域,树叶轻轻地发出丝绸般的摩擦声。一道灵影惊慌的冲出密林。

    “张鹏,出事了”。

    唰!石头般的灵影从草丛中跳起。“刘兄”。

    刘炎眼里布满血丝,颤抖的指着身后的林子。牙齿哒哒的打着架。“柔......雨......”

    哽咽声吞没了下面的话,听不清刘炎要说什么。

    黑暗形成一座无情的监狱,将一切牢牢地禁锢起来。张张合合的嘴,连同那爆着血丝的双瞳都被吓的无法表达。

    张鹏看眼山林,听明白了,柔雨出事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