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五章驱赶草魂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5989

人气小说:超级医生在都市灵域兵魂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重生之都市修仙大佬璀璨仙途

    “你说的,出了事,你可要担着”。

    “放心,一百个放心,我花达在御事宫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一言九鼎,一个吐沫一个坑”。花达心里欢喜,竟然发起誓来。

    “行了,有点恶心了”。水寒走出隔音罩,找到柔雨简要的说了声。

    柔雨那可能挡着,这可不是一般的事。花老爷子是何等人物,水寒不清楚,柔雨等灵心里明镜似的。急忙推着水寒,让她快走。

    水寒谢过后,小脸菲红了。随着一阵心的狂跳,感觉身体轻飘飘,心里无比的慌张。

    花达眼神怪怪的,跟在水寒身后。怎么回事?弄得他心里都长了毛。总感觉像似自己带着小灵女的私奔似的。怎么也慌慌张张的。

    水寒不设防的心境,把花达也弄毛丫子了。看着水寒的眼神都变了色,如果没有精血的诱惑,花达真想拔脚就跑,用不着受此洋罪。

    那种忐忑不安,那从心底萌生的渴望在水寒血管里奔流,凶猛的、势不可挡的浪涛,飞速地奔腾向前。她身都发狂地、不可控制地涨起一种难说的欲潮。

    “呀!我怎么有会情人的感觉”?花达被这种神秘的东西颤栗了,心里不可捉摸的悸动,这是一种像幸福的气息,能麻栗灵识和思维的东西。

    “我拷”!花达清醒过来,老子掉到小灵女的感情的旋涡里了。好在心志坚定,到了不惹之年,不然,会以为自己喜欢上这个小丫头。

    “这是会情人,还是打BOSS”。有点懵了,水寒不会知道这血从何处来,花达清楚。这不是一般的精血,是异源精血。同源精血是红色的,可以用于化血境修炼,如同灵域的灵气,在灵域稀疏平常。异源精血与灵者非同源而生,如同灵域的灵石,用于修炼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不多时,水寒的遁速慢了下来,慢到似在空中散步,一步步的向前移动。

    花达诧异的盯着水寒侧影,见她灵动的眼神盯着前方,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

    怕惊动谁?花达极目远眺,数百里外依旧是数不尽的山峰,飘着白色的暮霭,静躺在绿荫起伏的山野中。这山没有什么特别处。只是山色逐渐变得柔嫩,山形也逐渐变得柔和。渐渐的接近灵宫的边域。

    “这是谁的主意,竟然把小丫头送到这种地方”。花达不住的摇着头,看来听闻到的事,应该是真的。

    突然,水寒遁速变得快了,一息六百里,瞬间出现在一片药田上。

    唰!药田里一条晶光闪过,密麻麻的林域枝条撞出一个球形的树洞。

    紫光从水寒手中飞出,跟着晶光同时消失在树洞里。二灵者落到药田里,阵阵清新的土味混着花香、药香扑鼻而来。

    水寒看着一颗裹着黑土的杂草,眼神变得极其的迷惑,伸手触摸着绿叶,凝脂似的冰冷令其心寒。

    她没看清,那道影子酷似人形,一身的冰晶。那绝对不是姚克,到底是谁?

    紫色星辰箭飞回,打了个旋落到花尊内。

    花达背着手,伸着脖子,噘着嘴,一副神凝的样子。慢慢的走到秃林前,看着那个丈许高的树洞。

    一阵刺骨的寒风迎面吹来,花达伸手轻轻一抓,无数晶莹的冰凌握在手中。灵识一眼,脸色变了,手臂上挂满了雪霜,白白的成了冰爪子。

    红光沿着手臂漫去,延伸的冰霜渐渐的化了。一滴滴冰水从指缝间流下,滴到山沟里那半人高的茅草里,草叶挂满了银条儿,在阳光下,银条儿毛茸茸、亮晶晶的。几息后,茅草枯黄了,铺了一地。

    花达咧咧嘴看着卷曲的树枝,洞域里飘起闪着银光的雪花。细碎的小雪粒,急速的变成冰凌飞来。

    光盾一闪,冰凌击在盾面上,啪啪的爆着冰花。

    “水寒,你知道是何物”?花达回身问道。

    水寒摇摇头。“不知道”。

    花达半信半疑,如果水寒不知道,为什么小心翼翼的。又一想不对呀!此物并非灵者,水寒不可能对他专情。看着雪芒飞渐的树洞,花达没有进入。

    秃树不是一般的灵物,名为“血秃”。专门吮吸灵物的血,一旦被困在林中,别说化血境,就是凝魂境也逃不出来。此树对寒气较为敏感,但也不是普通的寒气可以克制的。

    “别管他,我们去找精血”。花达可不想成为血秃的肥料,收盾遁到一边。

    水寒凝神着树洞,这洞与他昨晚感觉到的一模一样。难道昨晚也是此物?

    花达回身见水寒没有走的意思,眼睛圆了。指着树洞。“你是说,精血是从林内取的”?

    水寒点点头。花达的脸瞬间就青了。“你进去过”?

    水寒又点点头。这下花达可傻了眼,为了一滴精血去玩命,得了,他可没有那勇气。宁可不要,花达也不敢进去。

    “行了,放弃,咱们回去”。花达的脸青不拉机的,转身遁上空域。

    水寒看看树洞,又看看药田,目光落到石亭上。激灵!水寒打了个寒战,倒吸口冷气,小脸煞白煞白的。

    花达转过身看到水寒这个样子,心里好笑。才知道怕,你在鬼门关前走了一朝。

    “灵......老......,我......想......请......假”。水寒说话有些磕巴。

    花达的眼神怪怪的,御事宫不是没有假,那都是年末的事,请假一天,一颗灵石。这时候请?呵呵呵!花达心里乐开了花。

    “两颗灵石”。

    唰!水寒丢出四个灵石,头也不回的遁空而去。

    “哎!我还没说完,事务的报酬也没了”。药达扯脖子喊道。

    “送你了”。远域传来变了调的声音。

    “哦!好”。花达摇摇头,想不出水寒为了何事花这么大的本钱。

    “对了”。花达一拍大腿,想起件事。遁空追去。

    一吸六百里,四域山影如箭飞流。水寒凝重的遁在空中,有如站在冰窟里一般,额头冒着冷汗,心纠结着,惊慌到心都碎了。

    “站住”!数位灵者挡在行路上,高声喊呵道。

    水寒遁速未减。“在下跟花达灵老请了假”。

    “拿来”。同行灵士勾了勾手指。

    “什么”?水寒一愣,不知灵士要什么,灵石?刚要取灵石。一道晶光打在战甲上,水寒画了个弧,飞落石山中。轰!石气爆起,弥漫了整个山域。

    灵士收回战尊,凝视着烟尘缭绕的石山。

    “吴天不问青红皂白,出手伤人,太恨了吧”!身边灵士面带几分不悦,厉声说道。

    “没有令牌,此击都是轻的”。

    “你......”。

    “谁干的”。空域响起洪钟般的声音。花达沉着脸遁停空域。

    “见过灵老”。三位灵使急忙参拜。

    “嗯”!花达更加的不悦。

    吴天吓得哆嗦成一团,跪在空中不敢动了。

    “是吴巡使”。

    “啪”!吴天的后腰上挨了一脚,跪着落入山中,砸出个圆坑。

    “提我,你还敢出手,有我还要令牌吗”?花达手里拿着令牌指着圆坑骂道。

    “弟子知错”。坑里转出嗡嗡的哭声。

    花达伸手抓入石山,将水寒夹在掖下。嘴里嘟囔着。“算你倒霉”。

    日落时分,花达将水寒送回石亭,放到石板地上。蹲下看了会儿,筋着鼻子嗅嗅。嘟囔句,起身遁走。

    夜域微凉,黑暗中的雾气,似有一股暗香。黑雾缭绕着药田,细雾萦绕着花草,雾气蒙蒙的看不清石亭的影子。

    放在石桌上花尊里,星辰花沉沉的低着头。花头微微一挑。莫邪飘在空中,手里捻着粉色的血珠。低头看看水寒,轻轻的摇摇头。遁到药田里,熟练的移植着杂草。

    魂光打在草体上,瞬间整棵草都变得绿莹莹的,幽幽的绿光落下,草叶有了灵性般舞动着叶子。草体猛的抬起,露出白花花的虚根,条条虚根动了,长了脚似的向田外跑去。

    “灵域果然奇特,小小的杂草也能修出草魂”。莫邪有点诧异,也没有太惊奇。灵域就是灵域,如果不奇怪,怎么会比圣域高级。

    草魂的强弱也有高低,有些草轻易被驱离,有些至少要两到三术才能驱动。

    即是如此,莫邪的术法也是最快的灵术,不多时就开出小小的一片,以往日清出面积差不多。停了下,莫邪回头看看石亭,默然的又干了起来。

    夜,还在山中徘徊时,黎明的光撒开沉睡的黑暮。只是天边一线光亮,莫邪就感觉到魂体被火煎烤着。不得不停下术法,晨光如剑,有着一种斩杀天地的气势,往往比日光更让魂者恐惧。

    莫邪魂识眼天际,飘然的躲回星辰花内。无垠的苍穹在不知不觉中发白了,霞光从苍翠的山影后面露出来,淡柔的光随着一股夜的清新扑鼻而来,淡黑的雾气挡住了视线。

    秃林在一阵阵微风中晃了晃。枝杈慢慢的卷动着,一只晶白的手挑开雾帘,伸出一个大大的晶莹脑袋。豆大的冰眼对在一起,被石亭中的影子吓得眼神都直了。愣了下,极速的躲回雾域。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