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六章悲催灵士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664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雪奴”雾声撞到林域上,震得雾林清明了不少。

    树枝动了动,一支冰晶小眼睛透出枝缝。四下环视着,树枝慢慢的卷起,硕大的冰晶脑袋伸了进来。

    “主人,是你吗?我怎么看不到你”。雪奴压低着声音喊着。

    “我在石亭里”。

    唰!冰奴出现在石亭外,伸着脖子,瞪着豆大的眼睛看着地上灵女。

    “主人,你变性了”。

    “滚!我在星辰花里”。

    “哎呀!主人,你藏在这里,让我好找呀”!雪奴伸手要抓花尊,瞪眼紫色星辰花,屁股痛了起来。

    摸了把屁股。“嘿嘿嘿!主人我可找到你了”。

    莫邪站在花蕊上,看着禁识奴的样子。没有变,灵性更强了些。自己没现身,知道干活了。

    “雪奴,姚克哪”?

    禁识奴瞪了眼,嘘了声!“主人,我先去干活,晚上再说”。

    莫邪愣了,这家伙还会吊胃口了。心里骂了句,看着禁识奴走进药田,用那笨笨的方法搬移杂草,心里一阵好笑。

    禁识奴偶而会问一声,“主人在吗”?

    莫邪懒懒的嗯了声,算是回答了。

    禁识奴再无下语,默默的干着活。莫邪凝视着雪奴的背影,心里有太多的疑问。看着雪奴认真的样子,莫邪无语了。禁识奴会变成这个样子,看似乖巧了。

    昏黄微妙的暗色在无声中来临,渐渐从山上漫来,黑黝黝的阴影落到了谷地。碧净的天空上,两颗巨大的半圆环显现出来,苍白的星星随之开始闪烁。

    “主人”。禁识奴喊了声,身影出现在秃林前。林域枝条卷起,雪奴站在林边弯大腰,做着手势。

    莫邪飘出星辰花,轻然的落到林洞前,看着晶莹透亮的洞域,雪奴神神秘秘的,不知要去何处。

    雪奴走在前面,没行几步,关闭了洞口,树域微微暗了些。

    “主人,姚克在这里”。雪奴指着盘根错节的枝条里一根淡红的树根。

    “死了”?莫邪锋瞳瞪大了好几圈。

    “第一日,我来找你时见到了他。他追了进来,死了”。雪奴说的很简单,莫邪听得心惊肉跳。久久的无语。

    “为什么不救他”?

    “我哪知道这树会吃人,它也不吃我”。雪奴没好气的回道。

    禁识奴说的没错,莫邪也不会想到秃树如此的恐怖。这愿不得雪奴。想起水寒,莫邪只好为之叹惜。

    “一点都没留下吗”?

    “主人,骨头渣都吸光了”。

    这样也好,有个念想就可以了,睹物思人,有个物件,怕是水寒永远无法从这段经历中清醒过来。

    莫邪叹了口气,拿出粉色的血珠。“此血从何而来”。

    禁识奴呲着大板牙乐了起来。“我的”。

    莫邪一瞪眼,真想踢死雪奴。它是什么东西?莫邪能不知道吗?

    “嘿嘿嘿!主人林里有种血虫,专门吸食各种精血,你拿箭射我,我总不能不回报吧!弄死只虫子,送礼”。禁识奴呲着大牙边笑边说。

    雪奴说的不再意,莫邪听得心惊肉跳。从花达嘴中得知,精血有六种,而莫邪从雪奴手里得到的两滴精血都是粉色的,但所含的血气不同,应该是血虫从另一种灵物身上得到的。看来,这种血虫必须得到,有了它,化血境就不愁没有精血。

    “雪奴万物皆有灵性,不可随意的杀生”。

    “主人,你都这样了,还想着杀不杀生。你应该象圣域时,一箭倾城”。

    这禁识奴真是那壶不开提那壶,一点都不给莫邪面子,张口就揭了短。这把莫邪气得锋瞳直翻白,牙根都痛了。

    “哦!看我这嘴,又不把门了。主人说的对,不杀就不杀生,咱们留着它一点点的敲诈”。禁识奴说完嘿嘿嘿的乐了起来。

    莫邪感觉魂容燥热,自己的那点心思都让雪奴抖了出来。这是明着暗着和自己过不去。气得要命,又没有办法。

    想想雪奴也没说错,那句不是自己心里想过的,只是雪奴心直口快,嘴不遮拦罢了。

    “带我去看看”。

    “不行不行”!雪奴的脑袋晃没了影。

    莫邪不解的看着他,这家伙又使什么心眼。

    “主人,你的境界太低了,这林子太深了。有些林域,我都无法深入。现在就靠你了。你突破,我也突破,就有希望了”。

    莫邪一听,这话没错,禁识奴是其神识所化,与自己灵识相通,所以他的那点小心思,禁识奴了如执掌。不过,渐渐的发现禁识奴在想什么,他却一无所知了。

    “好,送我回去,一会儿水寒会醒了”。

    “好,主人”。

    禁识奴大手一挥,盘根枝杈卷出一条冰凌树洞。

    莫邪走到洞口,回首看向沉默的雪奴。“这段日子,不要守在这儿,我给你两件事做,一是去寻找承影、赤霄、秦月等好友,二是去寻找紫色或黑色精血”。

    “是主人,请放心,本奴定能找到几位好友”。

    “好,每年回来一次”。

    “是主人”。

    莫邪飘向石亭。

    禁识奴转身走进密林深处。不久,冰凌林洞爆出雪光,恢复原有的平静。

    黑漆漆的林道里,禁识奴大步穿行,一步踏下,晶莹的冰网向空域延伸,伸展而来枝条被冰网罩住,形成硕大的冰道,直穿密密麻麻的枝杈丛,身后是黑洞洞的冰凌树洞。

    禁识奴并不担心有灵者会跟来,在林中遁行根本不能,林洞弯弯曲曲,不时的变幻着方向。想沿洞遁行,再高境界的灵者也反应不过来。

    不知穿行多远。灵动的枝杈不动了。禁识奴走到树枝前,小心的拿开根根枝条,躬着大屁股钻了进去。喀嚓!一根树枝不堪重负的拆断了。啪!禁识奴扭身拉过断枝,冰白的脸皮抽动下。嘴里小声的嘟囔着。“娘的,又胖了”。

    钻了不远,眼前霍然开朗,错乱的枝藤消失了,一棵苍劲挺拔的枫树身披红色斗逢,笔直的树干直插云霄。

    燃烧的火焰般的枫树,与蔚蓝蔚蓝的天空溶于一休,交相辉映,异常美丽。

    每片枫叶,都是一朵红色的火焰。那红彤彤的叶面上清晰的叶脉,均匀的锯齿,像伸开五指的手,托着一团燃烧的火。

    禁识奴走到枫树下,扭屁股坐在石椅上,瞪着三角眼,盯着树缝间那一点蓝色。

    噹噹噹!冰晶指尖敲着石椅扶手,一脸的若有所思。冥想了一会儿,锁着冰眉,晃着脑袋,痛的直揉太阳穴。伸手拾起地上的晶链,轻轻的抖了下。

    哗啦!哗啦的声音从树后传来。一位灵士脖子锁着粗大的冰晶链子,怀里抱着骷髅晶头,披头散发,一步一个脚印的从树后转了过来。

    “雪主”。灵士走到近前,轻轻放下骷髅晶头,慢慢的跪在地上。

    禁识奴豆大的眼睛瞪了起来,吓得灵士伏在地上瑟瑟发抖。

    “嗵”!灵士肩膀挨了重重的一脚。半个身子都陷到了石头里。

    “娘的告诉你多少次了,这宝贝要放正,又偏了”。

    灵士抬起头,伸出脏兮兮的手,理开散乱的头发,露出一双黑晶眼。“这头没歪呀”!

    “嗵”!灵士被踹了个大仰趴叉,四脚朝天的躺在石地上。没看清,禁识奴是怎么把坑里的灵士踢出来的。

    “我说歪就是歪的,你那只眼睛看的不歪”。

    灵士呲牙咧嘴,咬牙趴了起来。那只眼睛?那只也不能说,再让这个雪怪踹到眼睛,那不得踹爆了。

    “说呀”!禁识奴瞪着豆眼喊道。

    灵士跪在石地上一言不发。

    等了半天不见灵士回话,禁识奴伸出光溜溜的大脚丫子挑了下骷髅晶头。

    灵士眼皮跳个不停,怎么看都是歪的。

    “你,给我分析分析,这话是什么意思”。

    禁识奴把莫邪的话重复一遍,瞪着豆眼盯着灵士。

    灵士听得稀里糊涂,这话很简单呀!不就是找精血、找好友呀!没什么问题?看眼骷髅头,难道另有蹊跷。

    “想出来了吗”?

    灵士摇摇头,真的想不出还有什么意思。

    “不对,不对。一定有问题”。禁识奴敲着脑壳,噹噹噹的发出清脆的声音。

    灵士眼睛转了一圈又一圈。“雪主,应该是这么回事......”。

    去她大爷的,灵士是想好了,再不说可能就得挨踹了,管它对与错,一通瞎掰。

    禁识奴听得直卡吧眼,似乎脑子转得不那么灵光,跟不上灵士的思路。“停,你停会,重说刚才的话”。

    灵士重复一遍,禁识奴挠着脖子,听得是半明半白。灵士接着又白呼起来,说得吐沫星子直飞。中间虽然被打段了数次,也没影响灵士的思路。

    禁识奴时而点头,时而皱眉,听得也是稀里糊涂。

    灵士擦了擦嘴角的吐沫。“雪主,你看我分析的对吗”?

    “有点道理”。

    灵士嘿嘿两声。心里骂道:“有个屁道理,老子说的什么都忘记了”。

    禁识奴靠在石椅里,闭着眼睛不知在想什么?灵士不敢再说话,盯着骷髅头琢磨起来。

    这骷髅头长的象谁,不像这个怪物,道像个灵士。这个死雪怪,为什么拿个骷髅头当兵器哪?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