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七章错踪复杂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106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超武升级丑女要翻身:大神,来开黑!

    腾!禁识奴坐了起来。轻轻一拉链晶锤,灵士翻了数个跟头,趴在石头坑里,大头栽了下去。

    禁识奴未看灵士的熊样。“我要出去几日,看好家”。

    “恭送雪主”。坑里回荡着嗡嗡的声音。

    禁识奴身影消失在树丛中。灵士从坑里抬起脑袋,一双闷红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树林,阴森的林域里,弥漫着刺骨的寒气。

    无神的眼睛闭上了,灵士瘫坐在坑边,嘴角微微的抽动,隐隐的能听到泣音。

    来到这棵枫树下不知多久了,树缝的蓝色从来没有变过,是白天还是黑夜,在这里都是一片火红。

    呜咽了一会儿,灵士伸出手指,放入口中,轻轻的皱了皱眉头,一股子血从嘴角流出。噗!吐尽口中的血,血指伸向树根。哒哒哒!几滴血珠落下,枫叶树嗡嗡的抖了起来,摇动着树身,越响越慎人。

    嗖!灵士含着手指,遁向枫树后。一丝发抖的声音,在空中愈颤愈细。细到没有,周围便是死一般静。

    突然远域的树枝“呜呜”作响。原本蔚蓝的天一下子被乌云吞没了,树域顿时变得黑暗起来。雾气翻滚,寒风大作,树林变得异常的闷,让人喘不过气来。跟着,一道银光般的线影出现在黑暗里。

    萤火丝像天边隐现的小星,若隐若现,那微不足道的光,在黑暗中闪动着,摇晃着,像是在寻找着什么。

    震耳欲聋的声音近了,耀眼的光芒照亮了树域,犹如一排利剑,倾斜着刺向地面,一闪停在滴血的树根处。

    咔咔咔!枫树根须动了起来,整个树身都疯狂的抖动,似要拔地而起。无数的银色光线飞空而起,瞬间卷住狂动的树杆。枫树停止了抖动,一闪银光消失在黑暗的树林中。

    被吞噬的光线又恢复了亮度,那棵火红的枫树变得满树枯黄,片片黄叶低垂着,没有一点生气。

    石亭内,星辰花紫芒大放,照着水寒苍白的面颊。莫邪飘在星辰花上,凝望着风动的秃林。

    这风比以往的风更怪异,寒气中带着一丝血气,这血有些陌生。以莫邪千里窥味觉神识,这点微小的气息,难逃他的魂识。

    回首看看紫芒大放的星辰花,这花不是对血气有灵性,似乎也感应到什么。

    林中有何物,难道是雪奴说的血虫。莫邪有些模凌两可,水寒还在昏迷,这个时候,还不能离开。

    那血气一息而过,令人发狂,似乎有某种异象在发生。

    凝望许久,莫邪还是抑制住那份冲动,默然的飘回星辰花内。

    一日、两日......五日过后,霞光从浓雾中钻出,淡弱的光芒不经意的洒着绊红的光辉。水寒眉头动了动,手紧了紧,被硬硬的东西惊得睁开醒意浓浓的眼睛。

    看眼手中的硬物,眼皮一阵惊跳。“是令牌”。

    令牌上,微光闪动的跳着十颗晶光。

    “死老头子,你玩我”。水寒跳了起来,看着令牌,掐死花达的心思都有了,还用说,老家伙就是个大财迷,给了她几十个灵石,心痛的很,变着法的来害她。

    水寒想不了那么多了,十颗就是十颗,老娘不再乎这么几个,灵袋中还有不少。

    收好令牌,拿起花尊,急速遁空而去。为了能见到姚克,水寒什么都顾不上了,脑子里只有姚克的影子和笑容,她后悔先前的无知,不想再失去这么一次机会。有很多话一直藏在心里,她要说给姚克听。

    水寒想起深蓝的湖边,姚克远眺的身影;想起那略带腼腆的笑容,和那只微抖的手里一丝花影;想起背后火辣辣的目光和那慌了神的心跳,想起为了她宁可得罪灵老的话语。

    嗵嗵的,水寒的心跳个不停,脚下的流光将天域擦出长长的一条长弧。

    “又是她”,站在清爽的风林中的灵使凝视着掠影。

    “快拦住”。

    “你想死呀!你不怕灵老一脚把你踹入石头里”。

    灵使伸伸舌头,做了个鬼脸,转身坐回林中。

    一路急行,正午时分,水寒来到景寒宫外。

    宁静的幽幽山域,几座柔和的波纹微微闪动。

    “站住”。一声断呵,响彻山域。

    数位灵使挡在光门前。

    水寒停下遁影,细细一看,认出几位师兄弟。急忙见礼。

    “王师兄,我想见姚克”。

    灵士摇摇头,一脸的无奈。“水寒,你已经被逐出师门,没有资格再入宫域”。

    “师兄可否通报一声,我有急事”。水寒急得都要哭了,小脸抽抽的,看了楚楚可怜。

    灵士依旧摇摇头,脸色反而阴了下来。“水寒你再来胡闹,不要愿师兄不给你面子”。

    水寒求了半天,不见效果,心里早就起了火。想起姚克,心里的火又熄灭了。

    “师兄,这有十个灵石,可否通融通融”。

    几位灵使看着灵石,眼皮啪啪的直跳,这水寒私货不少呀!还是到了外门办事发达了。

    眼晕归眼晕,几位灵士可不敢拿宫中规矩做交易。脸色一个比一个难看。水寒的事,景寒宫都传遍了,直接被清出宫门,在数万年来,算是第一人了。这时回来,明明就是炫耀,何况......!

    众灵士的眼神变得厌恶,怒呵道:“水寒再不离开,别怨我等不留情面”。

    “腾”!水寒压着很久的火气上来了,杏目怒睁。指着众灵使。“有本事,你们过来”。

    灵使见没唬到水寒,反而僵上了。这回骑虎难下了。不打,有失景寒宫的面子,打吧!一群灵士欺负一个灵女,传出去也不好听,特别是那些师姐师妹如果听到此事,几位也没好果子吃。

    “行了,行了。别没事找事”。离青走向水寒。

    见到离青,水寒眼神变了变,姚克说这种人太坏,他来干什么?

    “水师妹想姚师哥了,只可惜他不在”。离青呵呵的笑道,那一脸贱皮子,看了就想抽两下。

    水寒厌恶的想吐,却又对离青的话将信将疑。

    “嘿嘿!不信是吧!师弟你来”。

    一位弟子唯唯诺诺的走出来,看眼水寒不好意思的笑笑。“水寒,你离开灵丰宫后,姚师兄谢绝师恩,离开了”。

    “什么”?水寒简直不敢相信刘师弟说的是真的。不过想想,确实见过姚克留下的信轴,那是不会错的,姚克的字她轻易就能认出,太熟了。在景寒宫时,小情书没少收。

    “还什么?姚克因你而走,至今未归”。

    水寒的脑袋嗡的一声,脸都青了,吓得都无法呼吸。能不怕吗?姚克真的走了,必然会到药田找到,那日的书轴?

    嗖!水寒化做流星直奔御事宫。

    所有的美梦都破灭了,她有一种预感,姚克从第一日来过后再也没有回来过,是那个冰影害了他。水寒越想越怕,所有的事的都应验了,她看到冰影时,那种小确幸荡然无存。

    痛,震得她美丽的面容挂着沉霜,堵在心里,梗在喉口,以致泪水都流不出来。

    心好像被一只无形的巨手揣紧,按在冰冷刺骨的深潭里。哇!一股闷气冲到喉咙,差点喷了出来。水寒眼前黑了下,险些因超速遁行,昏过去。

    石亭是怎么到的,水寒已经想不起来。巨大的黑眼珠里没了那种妩媚,悲哀地闪着绝望光芒,仇恨的火焰焚烧着她。

    水寒什么都顾不上了,她想冲入秃林找到姚克。她相信姚克被冰影带走,就在这片无边无际的林中。

    “姚克没有死”!水寒相信自己的预感。

    嗡!一道玄音在识域中回荡,怒火中烧的她,突然冷静了下来。眼神冰冷的盯着秃林,那点冲动慢慢的淡了。

    一道神秘的术法出现在识域中。“遁木行术”。

    水寒想不明白,为什么此时识域里会有这种术法出现。难道此术可以入秃林。冷静下来的她,脸色依旧悲戚、沉痛,像严冰一样冻结,心却平静了下来。

    一闪遁离石亭千里外,自从炼化了星辰花。水寒突然发现她能感应到千里处丝丝变化。

    “哎哟!水寒醒了”。花达笑呵呵的出现在身后,看着水寒的背影眼睛直放光。

    水寒盘坐在空中,面对着药田,脸色冰冷如石。

    花达好奇的看看水寒,又看看药田的方向,皱起了眉头,想不出这丫头又为什么在发疯。

    揪着胡子,瞪着好奇的眼睛看了半天,也不见水寒回答他,心里虽然怪怪的,呵呵了两声。“水寒这假可是十日一收,看看天都黑了”。

    “嗖”!灵袋砸来,差点削到脸上。花达脸色一沉,看看手中的灵袋,又挂满了笑容。

    “好!你休息,我十日后再来”。

    水寒依旧未动,坐在空中如磐石一般。

    花达摇了摇头。这丫头被打疯了吧!这也不像她呀!有事?一定有事?伸着脖子又看了会儿,雾海茫茫,山影跌宕,远域的一切都被沉醒在淡淡有清明里。

    这夜渐深了,这丫头为何不回药田,坐在这里闹什么妖,琢磨一会儿,也看不出什么头绪。只好挂着一脸的不解离开。

    “知道给灵石,应该没疯”。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