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八章死里逃生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5655

人气小说:超级医生在都市灵域兵魂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重生之都市修仙大佬璀璨仙途

    这一等,就等到了天亮,河边升起一片轻柔的雾霭,山峦涂抹上一层柔和的乳白色,白皑皑的雾色把一切渲染得朦胧而迷幻。

    水寒隐入山中,窥视着药田。那道身影能不能来,心里一点底都没有。此处离药田不到五百里,只有身影出现,水寒有把握将影子堵在林外。

    左等右等,天暗了下来。两个交错的月影罩住了半个天空。水寒疑惑的走出林子。那是吓到了它,转念又一想,对刚刚做的事又好笑起来。在石亭内昏迷了十日,那个身影不可能来了。不对,明明药田面积又大了?

    水寒真的想不明白了。一闪回到石亭,坐在亭边看着那片秃林。不知为何?心里总有一种进入林子的冲动。

    坐了一会儿,水寒实在坐不住了。慢慢的遁到林外,立起数面战盾。花尊飞到身前,紫色星辰闪着幽幽光芒。身影一闪,林内枝杈啪啪的卷在一起。

    一股子血气在体内沸腾起来,水寒有种要散架子的感觉,灵识内敛,向体外渗出的血气被压回体内。一场虚惊过后。水寒惊奇的发现,已经遁身在秃树内。

    看眼远处的秃树,灵识一闪,出现在粗大的秃木外。

    不好!水寒大吃一惊,这种秃树可遁,不可行。这一愣之间。数十根枝条钻过来,前身战盾啪啪的碎去。

    水寒头发都吓扎了起来,没想到秃枝这么利害,战盾都挡不住。身形一缩,遁入树体。秃枝到了树前,停了下来。一闪消失在空中。

    冷汗流了出来,太危险了。差一点就被“窜葫芦”。看看四域。水寒傻了眼,密密麻麻的枝条把这棵树包成粽子。从那儿进来的都分不出来了。

    这回水寒的脑袋清醒过来,刚才总想着姚克,一时糊涂进了秃林。看来就是姚克进来也别想出去。

    躲在树体内傻了会儿,水寒将花尊送了出去。花尊刚出现。数十根枝条飞来。唰!紫色星辰花飞出一道黑色光影。飞来枝条断落空中,掉到地上。瞬间化成条条红色虫子钻入土内。

    其它随声而动的枝条停在空中,慢慢的打着卷,让出一小片空域。

    水寒愣了。紫色星辰花何时凝出黑色的花魂箭,这不太可能。看看确实如此。一根黑色的箭芒射出花蕊数尺,箭体满是黑色的符纹,刺目的黑光飞渐着片片鳞光,有如片片刀锋落下。

    黑色箭芒从何而来?水寒迷惑不解。她从星辰花中炼出的是紫色的花魂箭,怎么会变成了黑色。感应这黑芒,比花魂箭恐怖百倍不止,师父的龙尊也没有这么可怖过。

    水寒遁到花尊前,听得身后噗噗数声。回头一看,吓得水寒眼都直了。数十根枝条穿过树体,高大的树身斜斜的砸了过来。

    那里容得细想。水寒握紫色星辰花,黑锋一闪,劈向树丛,随意的选了个方向冲了去。秃枝未等遇到黑光,无声的断去,数百只红色虫子,扭动着躯体逃入土中。

    冲出数百丈远,回首劈开的树洞。不对,这个方向错了,“遁木行”术不可能遁出这么远。

    方向一转,水寒向另一侧冲去。转眼间就是千丈。又是一愣,也不对。

    各劈开千丈后,水寒这回懵了,小脸都急红了。她想冲到林外,黑锋出现突然,怕是消失也是瞬息的事。因为这不是花魂箭,水寒无法感应到魂息。

    站在交错的十字洞口。滴滴冷汗从面颊流下,水寒第一次这么怕过,好在是遁在空中,不然脚碰点硬处,就是瘫软在地上。

    即是如此,水寒也不分方向。提箭向一处冲杀过去。这一冲少说也有数十里。

    突然眼前一片黑色。水寒急忙收剑。一棵黑树宛如一团乌云,密得吹不进风去,叶片都是黑色的,好像垂挂着无数忽明忽暗的黑宝石。

    这棵树与秃树不同,虽然生在树丛中,却长满了黑色的叶片。不过看叶子有点像枫树,一股子青苦味飘来。吓得水寒急忙伸手挡住鼻息,屏了气。

    惊愕时,紧握的黑芒箭化成一道黑光射入林中。

    水寒大惊,脑信子嗡的一声。黑芒箭消失,意味着什么?不等树枝穿来。一闪水寒遁入黑树内。

    嗵!水寒脑袋撞在树皮上,如同撞上大钟。脑信子炸开了锅,嗡嗡的颤个不停。眼睛一黑,没了知觉。

    沙沙沙!急雨似的声音从林内传来。几息过后,无数银丝盘卷着树枝而来。林域亮了起来,阵阵寒气腾起,不觉令人打起寒战。

    银丝穿到黑树前,停了下,丝尖指向倒在地上的水寒。

    再看水寒撞的满脸都是血,那里还能看清俏容,成了血葫芦,看不出撞了多大的口子。

    银丝未敢靠前,打着旋的盘聚着,一只怪异的虫头露了出来。

    突然虫头一缩,散成银丝。噗!黑色箭芒钉在银丝上,爆起巨大的银芒,树域内的银丝都抖了起来,慢慢的聚向黑色箭。几息后,黑色虚影箭体被裹了起来。

    掉在地上紫色星辰花亮起紫光,莫邪飘出花体,凝瞳看着挣扎的虫体。“这就是血虫”?

    莫邪没有想到灵域的虫子是这样的。

    哒!一滴银光滴下。莫邪急忙接住,呼!一股子灵性极重的血气溶入魂体,在体内荡起银色的血浪。

    原本虚无的魂体变得银光闪闪,似银甲灵者站在空中。

    莫邪不敢再接虫血,拿出血魂晶。等了半天,再也没有银血滴下。

    乖乖!这血虫就有一滴血?不可能吧?

    空中血虫已经不动了,盘绕在林间的银线聚在一起。现出寸长的虫体,黑色魂箭不偏不正的钉在虫头上。

    随手捻住魂箭,轻轻一拉,寸大的虚影被拉出虫体。啪啪!银色电弧迎面击来。粉色魂箭挡在身前。银弧击到半程又退了回去。

    “血虫已经化魂,还想反抗”?

    黑色魂箭上银光闪闪,电弧飞窜。没把莫邪的魂息放在眼中,慎去两只魂箭的威力,不敢造次罢了。

    “收”。莫邪用血魂晶将魂箭和虫魂一起收入魂袋。看眼空中的虫魂,早已僵死了。虽然没了灵性,虫体依旧闪着银白亮芒。

    撵开破碎的虫头,果然有一颗银色的小珠子。莫邪捻着珠子飞回星辰花内。

    银芒暗了下来,灰蓝色的穹隆从头顶开始,逐渐淡下来,变成树缝里淡淡青烟。

    嘤!水寒动了下,呻吟的睁开眼睛,摸了把痛的要裂开的头,靠着粗大的坐根,坐了起来。

    什么东西?手里粘乎乎。看眼手掌,水寒急忙抚摸血脸。

    哎哟!脑门火辣辣的,裂开了一般。痛得水寒指尖都麻了。哆嗦一会儿,紧眯着眼睛,指尖泛起红光,落在脸上。不多时,血脸恢复了苍白,碎裂的皮肤也合好如复,只是肿的高了点。

    水寒小脸都痛变了形,伤口平复后,看眼身后黑苍的树杆,气得真想踢上两脚。真没那个勇气了,脑门如今还肿个大疙瘩,骨头还在丝丝痛楚。

    遁木行术不是可以遁木而行吗?脑子闪过个问号,再也想不下去了。越想脑门越痛。

    水寒爬了起来,猛抬头,看到空中的银色虫体。吓了一大呼!捂着嘴差点叫出声来。这只虫子脑袋碎了,嘴里伸出一条银色的光丝,险些撞到。看着可怖的虫子,想了会儿。也没想明白虫子从何而来,为何死在这里。

    黑色虚箭哪?水寒心情即疑惑又悲哀,说不清的滋味笼罩她的心头,心冷得发颤。

    愣了会儿,水寒收好血虫尸体,又摘了数百片黑树的叶子。回去一定要好好的查一查,这树是什么?为什么?

    哎哟!想起这事,脑门子就钻心的痛。

    即然有鬼异的事发生,此处应该是林域的深处。水寒沿着来时的树洞遁回。

    黑色魂箭的威力果然不小,劈开的林洞一直没有封闭上。

    遁到尽头。凝好战遁,看眼花尊里紫色的星辰。不知这次盾出,星辰花里是否有黑色魂箭凝出。水寒心里有点怕,也有点小期待。必竟这一盾,越是出林域,越是掉入新的危险中。

    做好最坏的准备后,水寒紧握星辰花。身影一闪。

    眼前霍然亮了起来,阵阵药香扑鼻而来。一簇簇药草裹在淡淡的雾气,随风而荡。

    见到此景水寒放了心,刚才遁入林域,不仅是百丈、千丈那么远。

    “哎哟!水寒友”花达从石亭内跳了出来。看眼水寒的脑门,眼里虽然迷惑,嘴却笑开了花。

    水寒先是一愣,这家伙何时跑到这里?转念一想。这个老狐狸精的很呀!

    “花灵老”。水寒不经意的理理额前的头发。挡住肿的高高的脑门,脸上现出疲惫之色。

    “怎么样?林中可有宝物”?花达也不避讳。单刀直入直奔主题。

    水寒知道花达是什么意思。倦意的摇摇头。“自己看去”。

    花达眼皮惊跳,水寒进了秃林后,他一直守在这里,也试过,以他的境界,林边都靠不上。当时他相信水寒必死无疑问了。但又不甘心,只好守在林外。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