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九章灵域灵埠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7007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超武升级

    看到水寒出来。花达乐了,直拍胸脯。一阵子谢天谢地。

    “呵呵呵!来来!二十个灵石”。

    花达伸着干瘦的爪子,勾勾着手指。呲着一嘴的黄牙,另说看了,瞥过就恶心。

    “你疯了”。水寒没好气的骂道。这才多一会儿,就来要灵石,真想给他一脚。

    花达一愣,这丫头进了次林子还长了脾气。敢冲着他发火。

    “小家伙,看看令牌,要二十个还多吗”?

    水寒被老家伙横劲给震住了。急忙拿出令牌。看了眼,眼神变得迷茫,自已在林中躺了十多日?不能吧!横竖看了半天,有些怀疑这令牌是假的。

    这下水寒犯了难。囊中早就干瘪了,那里还有二十个灵石。

    “灵老再宽限几日”。水寒变得低三下四的求道。

    “好说!好说”!花达眼睛笑成了缝,嘀溜溜的闪着小小的光芒。

    看那眼神水寒脑袋酥的麻了,心里产生一种怪异的感,十分的奇妙,又不知,因何而来。

    花达凑了过来,神神秘秘的低声道:“水寒给你介绍个生意,一次一个灵石”。

    水寒眉头一挑,立即明白花达的那鬼异的眼神是何意。心里骂道:“好你个老不死的,成了拉皮条的”。

    “我会还的”。

    “我知道,可是这利滚利,一时半会的也还不上呀”!

    水寒越听越气,恨不得一巴掌抽死这个老头子,太不要脸了。那有这么老二不尊的。又不能发火,必竟欠了不少的灵石。

    “宫外可有灵埠”?

    “有,有有!那儿都灵石也不好赚”。花达嘻嘻的乐了,此问正和心意。

    “我想到灵埠去”。

    “好说。令牌二个灵石”。

    水寒的牙咯的磨出了点尖声。花达没再意,看都不看她那粉红的面容,低头晃脑的玩着令牌。

    老不死的到底讹诈了她多少灵石了,水寒已经不想算了。只要是出格的事都可以用灵石摆平。

    “好,给你”。水寒把灵石砸在花达手里,抢过令牌放入灵袋中。转身遁入空域。

    花达笑呵呵的跟在身后,也不说话,屁颠颠的跟着。

    水寒遁了数十息,还不见花达离开,瞪眼看向图谋不诡的老家伙。只要这老头子在,水寒混身都不自在。

    “我顺路,也要去灵埠办点小事”。

    水寒一听,心里这个别扭,那就别提。这花达看到她从林中出来,一定有想法,事务殿都不回了,跟屁虫似的跟着。

    “好呀!正好我不知道灵埠怎么走”。水寒不急,反而乐了。

    “好说,好说”。花达带头遁空而行,看行色,似乎比水寒着急。

    出了宫门,灵气淡了不少。视野却变得宽阔,座座细细的山峰孤傲地耸立,直指青天。比宫域内的山锋更加的雄奇,直立的姿态展示着霸气,挑着几缕乳白色的雾,隐约可见一根细长的线连绵千里。

    水寒来到灵域第一次出灵地,即然没想到,灵地之外山川有如此的英姿。如果灵气再浓郁些,随便找一座山都是仙境般的灵地。

    花达斜眼水寒,撇撇嘴。不也多说沿细长的黑线向远域遁去。

    “好香”!阵阵不知名的花香弥漫在空域,水寒长长的息了口。停了下来,看向山间烂漫的花丛。

    “丫头,别好奇。这里不是灵地,这些花花草草没有半点的开化。只认识肥料,不认人的”。

    水寒打了个寒战,立即明白花达的话。来到灵域是听师傅讲过。灵域是异域空间,大部分的地域都没有开化。到处都隐藏着不明的生物,有的境界就是大灵者都奈何不得。

    十九大灵地,在灵域就是一个个小小的孤岛,被异域生物分割开。相互间只有传送阵连接。

    “灵老,灵埠能有多大”?

    “还能有多大,没有大灵者守护,能存在多久都不知道”。

    “是这样”?水寒明白了灵老意思,说白了散灵们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

    遁出万里,灵者多了起来。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说说笑笑的遁行。看到水寒和灵老,笑声都没了,眼神轻蔑看着他们,嘴角还挂着冷笑。

    水寒偶然与一道灵瞳相对,嗡的身子麻了,心头不由的紧了起来。荒忙的移开眼神。这种感觉在灵老眼里有过,鹰目一般的锋利、冷漠。

    “哈哈哈”!身后传来讥笑的声音。“景寒宫的蛀虫又出来了”!

    这笑声太刺耳了,听得水寒耳朵都红了。看眼埋头遁行的花达。“灵老”?

    “这些都是在异域舔血的猎手,看不起我们灵地的人”。

    “什么”?听到灵老的话,水寒有点想不明白了。灵域只有十九大灵地,所有的灵者脑袋削尖了往里钻,从外门弟子、挂名弟子、记名弟子到亲传弟子,个个无比的荣耀,怎么在散灵眼里成了蛀虫。

    舔血猎手,这个名字把水寒惊到了。“吸血鬼”,难怪眼神那么吓人。只是灵老说的好听些罢了。

    峰回路转,灵老带着水寒遁过山巅。

    青山翠谷披上缥缈的轻纱,几分朦胧更增添了它的幽静、妩媚和神秘。

    极目远望,方圆几十里的石海波峰翻滚。碧树连荫,座座不高的石亭座落在石台上。形似观景高台。

    灵老遁入古树间,沿着交错的树洞穿行在石亭间。

    “灵老,这就是灵埠这么小”。

    “够大了,看样子有个十年的光景了”。

    水寒眨巴着眼睛,没听明白。什么是十年光景,难不成这是一座新城。

    “灵老,灵老什么意思”。

    “没什么,你要去哪儿,我告诉你,咱们快办快走,这里不能多留”。花达急色色的,像似没时间解释。

    “有收灵草的吗”?

    “有,多的是,你去吧”!花达随手指了几个石亭,自己向另一处遁去。

    “别走远了,回到这儿等我”。

    “嗯”!水寒应了声,看看那几个石亭,大小都差不多,亭内灵者都不少,分不出那个更好。找了个近的,遁了过去。

    花达转过身来,看着水寒的背影,悄悄的跟了过去。

    “百草亭”。这名字没什么稀奇的地方,听起来,很俗套。

    水寒进了亭子。亭内乱哄哄的站了些灵者,分不清境界的高低。师傅说,灵域灵者都有隐境符,你说不清那个是扮猪的。

    “谁还有灵草,快点点”。一位俊面灵士半裸单肩大声吆喝着。

    其它灵者各说各的,未把灵士当回事。嗡嗡的说不清都在淡什么。

    “我有”!

    亭内静了下,数十双利目凝在水寒身上。

    水寒的脸唰的红了,像似被瞬间剥去了衣服,混身都被揣了一遍,火燎燎的燥热。

    灵士看眼水寒的战甲,心里明镜似的。拱拱手。“景寒宫也缺灵石”?

    这话说得令人极不舒服。水寒小脸一扬,一脸的不屑。走到石案前,从灵袋中拿出黑色的枫叶。啪的拍在案上。

    “这片叶子多少灵石”。

    灵士看眼叶子,皱起眉头。转身向一侧老灵士一礼。“师傅是‘血枫叶’”。

    闭着双目的老灵士点点头。“五个”。

    灵士五指一伸。“五个”。

    水寒心里荡起浪花。不少呀!

    啪啪啪!拿出五片“血枫叶”拍在案上。“这些哪”?

    灵士又伸出五个指手。

    “五颗”?水寒差点没跳起来,不能吧!这下发了。

    “哈哈哈”!身后传来一片笑声。

    灵士笑过后,摆摆头。“还是五个”。

    “你......”。水寒差点没气死。一片五颗灵石,五片还是五颗,有这么收灵物的吗?

    “我不卖了”。水寒红着脸收起“血枫叶”。

    “景寒宫的,这是官价,整个灵埠都一样,我这不收没人敢收的”。

    “荒唐”!水寒骂了句,转身要走。

    灵士一闪挡住去路。

    “你要干什么”?水寒怒目而视,她真不信了,有灵者敢当众夺灵物。

    “灵友莫生气,如果你能告诉‘血枫叶’从何而来,我们出十颗灵石如何”?

    “不卖,一百颗也不卖,有什么了不起的,敲诈到我头上了”。水寒气呼呼的推开灵士,走向亭前。

    眼神一晃,差点跟个老灵士撞个满怀。

    “灵老,你来了”。老不死的来了,水寒的底气也足了。声音高了八度。

    “嗯!水寒这个价不错了,卖了吧!这是规矩”。

    看到灵老低三下四的样子,水寒眼神怪怪的。灵老好像不想得罪这些灵者。

    听人劝,吃饱饭。水寒当然明白这个道理。只好转身把“血枫叶”交到灵士手中。“拿来”。

    灵士拿出五颗灵石放到水寒手里。

    “十颗”。

    灵士摇摇头。“请进一步说话”。

    说着灵士伸过脖子,有扶手贴耳之势。水寒挡了下,按在灵士大脑门向后一推。“在叶子上刻着”。

    灵士哦了声,笑着摸下额上滑滑的余香。翻过叶子细看一眼。果然叶子背面密密的刻着一行字。

    奇怪!水寒何时刻上的,没有一位灵者看到。灵士诧异的拿出五颗灵石犹犹豫豫的交到水寒手中。

    “谢了”。

    水寒转手将灵石交到花达手中。转身要离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