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章异虫攻击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613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小灵友请留步”。苍老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水寒仿佛被声音定住,抬脚定在空中一息。脸上微寒,知道遇到了大灵者。

    “灵祖”。水寒回身向老灵士深行一礼。

    老灵士未睁眼,灵识回荡空域。“小灵友身上血气极重,想必已经杀了血虫”。

    “血虫”。水寒猛然想起灵袋中那只银色的虫尸,微微的点点头。

    老灵士猛的睁开眼睛,上下打量着灵女。眼里闪过一丝惊疑。

    亭内灵者见老灵士的神态都吓了一跳,都说老灵士是埠内灵祖,从来没见他正眼看过谁。今日......?

    “我出五十颗灵石”。

    水寒手按灵袋,一时不知道是否要出手。五十颗,对她来说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花达拉拉水寒衣襟。

    “好”!水寒从灵袋中取出银色血虫,双手奉上。

    “血虫”?满亭灵者眼睛都红了,盯着水寒的手脸色白中带青。特别是花达,脑门子都惊出了汗。嘴角抽动着象似要哭了。

    老灵士伸过头来,一脸的惜容。嘴里喃喃的叹道:“死了”。

    “是的,死了”。

    “怎么能死了哪”?花达听到水寒不知深浅的话,气得跳了脚。

    “暴虐天物,暴虐天物”。花达阵阵惋惜,气得指着水寒想骂没骂出声来。

    灵士急忙上前接过血虫,交到老灵士手中。

    老灵士双手微抖,看着银弧血虫,低头不停的叹惜。

    水寒有点懵,看到花达的样子,心里也明白了,这只血虫的可贵。血虫怎么死的,她也不知道,只是随手拾了个便宜罢了。

    老灵士痛楚的摆摆手,灵士送上五十颗灵石。水寒顾不上多想,接过灵石,心里乐开了花。

    花达接着水寒出了石案,走出几步。眼神怪异的看着水寒。“血虫怎么死的”?

    “不知道,我拾的”。

    花达当然知道以水寒的实力,无法杀死血虫。被血虫吸走精血,反道可能。

    “在林中”?

    水寒用力的点着头。花达大惊失色,能杀死血虫的,怕是只有炼识境灵祖。可是宫内灵祖谁会去哪?

    “血虫不死那就是天价呀”!

    “什么”?水寒惊得眼皮直跳。“等等灵老,天价是多少”?

    “再加个万字”。

    “五十万”?天哪!水寒直拍脸蛋,这是多大的差距。“林中应该还有”。

    “有个屁!你一辈子能遇到只死的,你走狗屎运了”。花达没好气的骂道。

    “啊”!水寒傻了眼。站那儿寻思会。“卖便宜了”。

    “什么便宜,老家伙给的价够高了”。花达抻手勾勾指头。

    水寒明白是什么意思,不就是十颗灵石吗?本姐现在财大气,拿出灵石拍在花达手心。“拿好,以后别烦我”。

    “我烦你,看来用不着了”。

    “什么意思,死老头子”。水寒瞪眼灵老。

    一股的狂燥的煞气扑面而来,水寒心里咯噔一下,随着煞气看去。数百灵者来回穿梭,那道熟悉的气息消失了。

    是他?水寒面色惊寒,追入人群中,那里还有影子。东张西望了一会儿。心提到了嗓子眼。

    咚......咚咚咚......!一阵急鼓声响起。

    无数灵者遁空而起,乱了营的蝗虫一般四处逃窜。

    “快走”!花达拉着水寒向景寒宫逃去。

    “怎么了”?水寒不知所措的跟着。没有等花达回答,身后一片血光,术法爆竹似的炸成了一片。

    花达那有心思回答她,抓住水寒腰间甲扣,十个闪息到了宫门前。

    “快开门”。

    水寒这才发现三道光门已经在空中消失,眼前一片虚无,那里还有宫域的影子。

    这回花达老家伙也慌了神,进不了景寒宫,等于没了保护伞,灵域异虫可不是玩的。

    “进山”!花达急得嗓子都沙哑了,拉着水寒没命的向一侧山峰逃去。

    水寒只知道有危险,不知道会发生何事。这边跟着灵老没命的逃,回首看向灵埠方向。

    山颠上卷起血光,一阵狂燥的风卷着红色云涛,带着骇人的声浪滚滚而来,风摇其巅,韵动崖谷,刺耳的怪声怒号嘶鸣,瞬间就过扑到近前。

    花达回手打出战尊,也不看战尊飞向何方。连滚带爬的冲出山中。

    水寒被血浪掀出千丈远,重重的撞在石崖。顾不上痛了,凝出战盾挡在身前,血云中飞出一道厉光。啪!战盾碎成数片。

    噗!一口鲜血喷出,水寒又飞了出去,重重跌在草丛中。

    血云急风卷来,瞬间将血雾吸走,击破战盾的厉光随着血气的方向飞去。一道尖尖的刺勾凝成,直勾草中的身影。

    嗖!草中飞出黑色箭芒,刺勾被黑光射成血雾,飞入血云内,狂卷的血云里爆出一团绿光。黑沉沉的向山的另一边退去。

    又一道银弧从草中飞出,短促的如同闪电,瞬间钻入爆退的绿光中。只听见那低沉的、连续不断的嗡嗡声从天空传来,带着恐怖的尖鸣。

    山的另一侧窜出一道黑影。尖声喊道:“别让它跑了”。

    战尊化成急光飞过山巅,花达随之遁过山去。

    寂静山林在狂风肆中抖着树枝,一黑一银两道光影飞回草丛中。

    “哎哟”!花达从山巅上连滚带爬的又飞了回来,转眼就不知钻到何处去了。

    莫邪站在星辰花蕊,凝视着千里外的血云。云中不知是何物,被云气包裹着看不清样子。刚才那一箭的确伤到它,血魂虫只吸到了一滴绿色的精血。

    一只虚影银色小虫趴在手心里,头部绿光闪闪。小小的一滴绿珠含在虫嘴上,象似在向莫邪炫耀着。

    莫邪接过绿血珠,这应该是混源精血。血珠落入手心,消失在手掌里。一股子浩瀚的精气在身内漫延开。

    “好存的精血”!莫邪心头一喜,可惜了,没到化血境,无法炼化精血。

    “嗯!痛死我了”。水寒醒了过来,睁开眼睛先摸了摸脸,见没伤到,这才哼哼呀呀的呻吟起来。

    花达鬼鬼祟祟的遁了过来。看到水寒的样子,一脸的诧异。被异虫劈了一刺,竟然还活着。

    “水寒没事吧”!花达眨巴着眼睛,看着狼狈的灵女,心想:“这丫头点太好高了”。

    其实,刚才花达光想着逃命了,不但丢下了水寒,谁救了他们都没看到。难怪一脸的欠揍样。

    “能没事吗?这都跌成什么样了”。水寒痛得额头直冒冷汗。有心想骂花达丢下她,想想危急时刻花达也救过她。只好把怨气憋在心里。

    “没事就好,走去找虫尸,说不准能卖个好价钱”。花达也不看水寒伤的如何,转身又遁向山巅。

    水寒可没那个心思,逃遁时,被震得骨头都要碎了,一阵头晕目弦,血云怎么来的,又怎么消失的都不知道。那还有胆量再回去。索性坐在石头上运气疗伤。

    千里外,依旧是血光冲天。天上的云被狂风卷得四处乱窜,漫天滚起的尘土、石粒、断枝,不断的撞击着近处的山巅,灼人的血气弥漫而来,即恐惧又兴奋。

    数十道遁影飞过山头,急速的躲到山体的背面。跟着黑压的影涌了过来。

    “不要乱,守住阵角”。

    灵者们乱哄哄的,也看不出什么阵法来,寄出战盾挡在空中,形成长长的盾墙。

    “再加厚,三层,三层”。

    又有灵者沙哑的吼着,嗓子像要撕裂了。

    血气狂燥的卷过山顶,撕碎了山尖的石砬。众灵者凝出光符,急速的加持盾墙。

    震碎的石硝,噼噼啪啪的落在盾面,吓得灵者头一缩。就要将战尊寄出。

    呼!涌上山巅的血气打了卷,飞上高空,一个回旋消失在山后,强劲的腥风吹得树枝狂摇、断裂,纷纷的落到盾面。

    嘶嘶嘶!众灵者战甲被吹得啪啪乱响,战盔都吹飞了,头发、战襟乱舞着,数处盾墙吹出大大的黑洞,守卫的灵者都不知道吹那儿去了。

    灵者们缩着脖子等了一会儿,盾面移出一条缝。

    噗噗噗!石灰落下盾缝。盾下灵者打了打灰尘,露出一只惊魂未定的眼睛。

    “不要乱,守住阵角”

    水寒远远的看着那群灵者,眼里盛满无耐和惶恐。血风没有卷过来,胜负早已分清。她没想到散灵们过着这样恐怖的生活,数数盾阵只有千余名,商埠里其它灵者哪?

    千里外,依旧血气冲天,很难分辨那血从何而来。但能感应到吹来的阵阵热风里,凝聚着浩瀚的灵气。

    回首找了一圈。花达不知逃到了何处。水寒有太多的问题想问,花达却没了影子。

    这老家伙不但贪财,还惜命如金。看到阵势不好,早就逃没影了。水寒摇摇头,心里有些庆幸,也有些悲戚。

    盾阵下的灵者们,一脸的怪容,看不出是怕,还是恐惧。瞪着滴溜圆的大眼睛等着。

    “不要放开灵识”。

    一道黑影遁出盾阵,小心的遁上光秃秃的山巅,猫着腰躲在裸石后,偷眼看向山峰的另一侧。

    众灵者们很听话,大气都不敢出。这可是玩命的时刻,谁敢大意,不听指挥可能随时都会没了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