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一章奴殿诡事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480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点道为止都市天龙至尊史上最强赘婿绝世高手你是什么神

    有灵者低着头,默默的祈祷着。“但愿大灵者们能挡住异虫的攻击”。

    “哈哈哈”!山的另一侧转来爽心的笑声。

    “水丫头,我回来了,快看我得到了什么”。没有等众灵者看到是谁。林子里转来喊声。

    水寒看向风动的山林,花达遁出林域,肩膀上拉着一根晶链,撇着嘴,咬着牙,不知拉着什么?

    “快来拾把手”。

    众灵者没有一个动的,扛着战盾,斜视着这个怪老头。

    “灵老”!水寒急忙遁了过去。

    花达乐得嘴都合不上了,咧着大嘴,指着身后树丛。“快看,我拾到了什么”。

    水寒跑进树林,沿着晶链看去,也没看到什么好东西,除了杂草,也没什么呀!

    “看那哪!看草里”。

    水寒扒开草丛,吓得跳了下。草中伸出一段绿色的尖刺,刺尖绿光闪闪,幽然吸尽魂识,盯住绿刺眼珠子都绿了。

    “这是什么东西”?

    “谁知道,一定是那个异虫的”花达擦着汗水走了过来。他也没见过,看一眼,就知道是个好东西。

    “别看只有尺上,重有万斤,我这老骨头是拿不起来了”。

    “灵祖,异虫退了”。有灵者高声喊道。

    哗啦!不等有灵祖下令,战盾收了起来。漫天落下一片尘土。

    众灵者瘫坐在林中,个个眼神呆滞,默不作声。这次真是死里逃生,异虫没有追杀过来。

    一位老灵士蹒跚的走了过来。“花达,你是不怕死了,干什么大呼小叫的”。

    花达回首笑笑,见“百草亭”亭主来了,挥挥手。“魏老,过来看看这是什么东西,给估个价”。

    魏波撇撇嘴,花达这种老财迷才不会把好东西卖给他,估也是白估,不过,这种灵者又得罪不起,只好陪着笑脸走到近前。

    伸头看眼草丛,魏波的眼睛也绿了。嘴不停的卡巴,不知要努力想说什么。用了半天劲。“此物从何而来”。

    “我哪知道,肯定是宝物”。花达得意的捻着胡子,对自己的大收获,极其的满意。

    “花痴,我建议你将此物交到景寒宫,你大发了”。

    “真的”。花达眨巴着眼皮,这事他没有想过,好东西那是肯定的,卖个好价也是一定的,没想过要上交。

    魏波用力的点头,强压心里潮涌的激动。他见过此物,不是这里,而是在异虫身上。

    花达犹豫了。只想多卖几个灵石,从来没想过要上交。魏波这么一提,可难住了他,不交吧!魏波都躲了,看来也没有商铺敢收了。交吧!这东西一定是好东西,又舍不得。交了,怕是毛都得不到。

    花达左右为难时,景寒宫域风云变幻,山影交错。数个光门从幻境中亮起。白光闪动,光门里走出几位灵士。

    见过这几位灵士,花达吓得腿都颤了,心头肉痛的要被撕碎了。“水......寒......扶......我”。

    灵士一现身,闪身到了林域前,看眼花达。“这是你拾到的”。

    嗵!花达腿一软,拉着水寒跪在空中。“是,灵尊”。

    魏波看眼花达,立即明白来者是谁。也蔫悄悄的跟着跪下。

    “嗯!不错,我会向宫主呈报”。灵尊手指微张,数寸大的光球凝出,打向草中绿刺上。绿光被吸入光球,飞回手掌心。

    灵尊身体沉了下,不由得脸色阴了下来。回首与三位灵尊互换眼色,慢慢的遁入光门内。

    花达长皮了眼,跪在空中直勾勾的看着光门。

    魏波站起身向弟子摆摆手,示意快走。他也没想到景寒宫说到就到,而且还这么霸气。

    “乌鸦嘴”。花达看着魏波的背影,心里狠狠的骂道。他也想不明白,景寒宫为何这么快就来了。

    一时的激动掉进冰窟里,花达的笑容都僵硬了,都走了,脸上还挂着笑容。

    “灵老......灵老”!水寒喊了数声,花达僵笑着转过头来。看得水寒心头肉都痛了,这次对灵老的打击真的不小。

    “我的灵石”。花达嘟囔句,直直的眼神看着水寒,声音有点颤抖。

    “别伤心,灵石会有的”。水寒回了句,自己都要憋不住乐了。心里一个劲的叫好。“死老头子,让你事事就知道要灵石,轮到你了吧”!

    “能不伤心吗?我的锁魂链都搭进去了”。花达愣着眼睛吼了起来,就差跳着脚骂娘了。

    水寒闭上眼睛,心痛的真摇头。“是呀!太缺德了,一条破链子也拿走”。

    睁开眼睛,吓得向后跳去。花达不知何时瞪着牛眼睛到了近前,水寒这一退,那双红了眼睛跟了过来。

    “谁那是破链子,你说,谁的是破链子”。

    水寒吓得直眨巴眼,灵老的火气不对呀!怎么转过来冲向自己了。

    “没,没没,我没说你,好链子,白瞎了好链子”。

    水寒撞到树杆上,逃的机会都没有了。小脸白白的,心咚咚的跳个不停,双手挡在身前,侧脸躲过那双着了火的眼睛。

    啪!水寒左脸蛋子被轻轻的掐了一把。

    “我掐死你”。花达咬牙切齿,从牙缝里挤出四个字,背着手气呼呼的遁向山巅。

    水寒揉着微痛的脸,笑也不是,骂也不是。盯着花达的背影眼睛都气翻白了。“老色鬼,找机会占便宜”。

    “站住!你去哪儿”?水寒没好气的,生硬的喊道。

    “都他妈赔了,还能去哪儿,找灵石”。花达声音消失在山后。

    水寒愣了会儿,转身遁向宫域光门。她可陪不起那老家伙,这几天赔进去几十个灵石。见好就收吧!

    趁着夜色,水寒回到药田。药田有些冷清,剩下那一小片荒芜的药田依旧没有清理。走在微香的药域里,那丛丛簇簇的药花,在淡亮的星光中凝着晶莹的玉露,色彩斑斓映着花影,娇媚的花瓣借着星光闪耀着美丽的光彩,释放着幽幽缕缕袭人的清香。

    那花如浪,那香如风,心孤单,人彷徨。水寒在亭亭玉立的花丛中走了一圈,又一圈。收了几滴花露,凝视过无数次林域和那条来往的空域。

    清晨,水寒回到奴殿。张鹏身上多了几片苔草,看样子自从水寒走过,他再也没起来过。

    真是拼了!水寒走到虹桥前,没有看到柔雨和刘炎。看眼不远处的密林,嘴角抽动了下,走到桥边石墩坐了下来。这几日生生死死,把水寒的小心脏折腾够呛。

    这一坐下来,吸口清晨甘淋的清雾,沉沉的心霍然有些开朗。看眼张鹏,不由得摇摇头,像这家伙这样没日没夜的修炼,真的很不错。想想商埠的经历,反而有些后怕。商埠还有多少灵者活着?

    水寒迷离时,远哉一道晶光瞬间到了近前。太快了,张鹏拉着长长草丝站在虹桥前,向空中深行一礼。

    “护法张鹏恭迎灵玄”。

    水寒急忙跟着行礼,眼前淡雾濛濛,那里有灵玄的影子。张鹏行礼,水寒也不敢怠慢。

    柔雨、刘炎慌张的出现在桥前,面红耳赤的礼毕。

    雾影动了,走出一位黑发灵士,长发过胸,左右分开,斜飞剑眉下,细长、锐利的黑眸凝着冰冷的光芒,宛若黑夜中的苍鹰,冷傲孤清,盛气逼人。

    唰!一道青光爆在空域。“本灵奉清风灵尊之命来选灵奴”。

    “是是”!刘炎双手奉上大大的光球,球内是一把奇形的钥匙。

    灵玄捻过光球,弹向虹桥。桥身嗡嗡的抖了起来,瞬间在桥头形成巨大的黑旋。

    柔雨、张鹏走到旋涡前。“灵玄请”。

    嗯了声,灵玄遁入旋涡,柔雨和张鹏也跟了进去。

    水寒看着虹桥,这桥从来没上去过,看似是桥,只不过是一种幻景。

    刘炎也不说话,背对旋门站着,灵识着天际。

    有点懵,水寒隐约的预感到,刘炎、柔雨、张鹏都不是外门弟子,身份特殊,真正的菜鸟只有她一个。

    水寒不知道干些什么,看到刘炎如此,只好背对桥而站,看着雾气茫茫的空域。那里还有灵者?

    后甲嗡嗡的抖了起来,灵玄提着黑衣圣女出现在空中。一闪消失在空域。

    花尊中的星辰花爆出紫芒,瞬间飞入雾气中。

    水寒一愣,急忙锁住花尊,已经晚了。吓得脸都白了。

    刘炎等灵者转头看向水寒,眼里凝着惊跳的光芒。二道光影消失在雾气里。

    水寒傻了,想不明白,星辰花为何无因而动。急忙跟了过去。

    张鹏白了眼空域,一屁股坐在桥头前。

    水寒遁出万里,才找到刘炎和柔雨。

    见二灵木纳的站在空中,傻傻的盯着一片山林。

    “啊”!水寒跑到柔雨身边,看到林中的场景吓得头发都立了起来。灵玄和三位灵老四仰八叉的躺在草丛中,翻着白眼,嘴里吐着白沫。

    柔雨斜眼水寒,立起战盾,遁落到草丛上。蹲下身,四下灵识一圈。伸手轻轻拍拍一位灵老的脸。

    “海灵老”。

    “嗯!嗯”!海淘灵老猛的睁开眼睛,抽了下嘴边的哈喇子。看到柔雨,猛的坐了起来。

    “我拷!睡着了”。

    海淘转过脸,脸色青了起来。轻轻推了推灵玄。“灵玄该办事务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