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二章祸不单行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5905

人气小说:超级医生在都市灵域兵魂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重生之都市修仙大佬璀璨仙途

    灵玄坐起身,迷迷糊糊的四下看看,倦意的目光落到柔雨身上。

    “到奴殿了”。

    柔雨傻傻的点点头。“见过灵玄,还有万里路”。

    “这都几时了,快起来”。灵玄站了起来。

    “本灵奉清风灵尊之命来选灵奴”。

    柔雨眼皮阵阵惊跳,张张嘴。“啊”了两声。“灵玄请”。

    三位灵卫跟着灵玄等灵者来到虹桥前,张鹏站了起来,微行一礼,侧目看眼刘炎。

    刘炎面无表情的拿出封印钥匙的光球,打开旋门。跟着灵玄进入奴殿。

    柔雨走到水寒身边,拿过花尊,点了数下光符,将花尊装入灵袋内。

    三位灵老面无表情的站在旋门前,半眯着眼神,似乎什么都没看到。

    水寒不动声色的站着,眼神凝视着遥远的空域。柔雨对她做的事,似乎对她来说无所谓,也没必要有不适的想法。

    战甲嗡了几声,旋门关闭了。灵玄提着圣女遁入空域,唰!三位灵老凝出战盾,如临大敌般把灵玄护在中间。青光爆起,四位灵者消失在雾气中。

    灵玄走后,四位灵卫谁也没说话,张鹏一屁股坐在草丛里,闭上眼睛,不再管身外的事。

    柔雨、刘炎坐在石墩上,四目相对,眉来眼去,不知聊着什么。

    水寒心里打着小鼓,三位越是这样,越让她紧张。这静寂的背后,是风雨?是阴谋?还是......?不敢再想了。

    月光朦胧,星光迷离,两个巨大的光球交相掩映,流银泻辉。风轻轻的柔柔的飞翔着,翅翼亲切的抚摸着淡明的山林。

    坐在月光、星光、微风交织的夜色里。水寒有些着急,不时灵识着遥远的天际。

    夜是幽静。微风轻拂而过,摇曳碰撞着疲倦的叶子。莫邪飘在石亭内,凝视着熟睡的圣女。那张黑色面纱在幽兰的气息上微微的抖动,长长的睫毛弯得像弓,细细的黑线划着美丽的弧度。

    那两道细眉尖端,随着眼势挑起,简直是两座冰峰,令人心里发寒。那里藏着一双冰冷的眸子,这双眸子无法琢磨。温柔时柔媚似水,冰冷时冷若刀锋。每一次关键的时候,那里总是凝着冷光,无情的捅上一刀,这一刀可以想象,总是无法理解。

    月光照耀着纤小的身影。黑纱斜斜靠在石墩上,一头乌发如云的散在胸前,发梢落在不慎裸露有玉峰上。

    呼吸一紧,莫邪吓了一跳,顾不上整理微微凌乱的轻纱,躲到了桌上的星辰花内。

    一场虚惊,扁乐还是没有醒。莫邪飘然的站在她的身边,看着那双抹不掉眉眼间拢着的忧愁。对她很难说清是恨,还是爱。总有两种纠结盘梗在心间。

    救她为什么?至今莫邪都没有找到合理的理由来说服自己,锋瞳划过她蝶憩般的睫毛。也只好摇了摇头。

    看眼桌上的晶轴,虚幻的手指落在轴面上,清光亮起。晶轴上留下几行并不苍劲的字迹。

    晨曦吐露,东方泛白,深邃的天空抖掉青蓝色的面纱。交错的月影消失了光辉,整个天空逐渐变成玫瑰色。破碎的、蓝中透紫的霞光在泛红的云中飞驰,天色越来越亮了。

    扁乐动了动轻轻的按住生痛的额头,她做了个梦,这梦很怪,怪得让她不敢相信,为什么他的影子总是在梦中缠绵。令她即愧疚,又无地自容。

    习惯了,这梦不是一次两次,很多个清晨,她都带着一种彷徨,在惊恐中醒来。迷糊了一会儿。扁乐猛的清醒过来,惶恐的神识四域,这是那里?

    她只记得,和几位圣友在攻击妖兽,突然一道白光照在身上,什么都忘记了。

    这是?扁乐看着陌生的石亭,繁花闪灼的药田,光秃的古树,雾濛濛的山野。

    这是那里?灵气?扁乐被浩瀚的灵气惊愣了,这灵气只有圣域灵石中有,而且它更浓郁。

    目光落到晶轴上。四个不起眼的字映入眼帘,这字在那儿见过,不可能?扁乐心慌了起来,长长的睫毛不停的跳着。这世间真的有这么像的字。

    一丝苦楚挂在脸上,轻轻的摇摇头。

    扁乐走到田间,伸手开始清理那片荒芜的药田,拔起带土的杂草,随手丢到田外。

    “哎呀!你个傻娘们,那有这么干活的”。身后转来笑骂声。

    听得这声,扁乐气得银牙紧咬。在圣域,虽然境界不高,也没人敢这么嚣张的骂她。丽瞳瞪起,回手便是一技。

    呼!一股子寒气扑来,转眼到了眼前。扁乐术法还没成形,整个圣体僵直在空中。

    “难怪,我家主人不要你,惯得一身臭脾气”。说话间,硕大的冰影映入僵直的丽瞳里。

    扁乐冰脸唰的青了。这影子太熟悉了,在圣境时,如同一根刺,让她的心滴滴落血。脑海里缓慢的跳着一个影子,这影子慢慢的放大着,渐渐的大到只剩下一只眼睛。

    雪奴瞪着豆大的冰眼,眼睛顶到了扁乐的脸上。“让我看看你的心是红的还是黑的”。

    粗大的冰指点在扁乐的胸口。“咦!你个娘们,怎么会来这里”。

    雪奴住了手,斜眼看向石亭。幽幽的紫光从亭域漫出,流水般泄在药田间。

    三支冰指伸入大嘴,雪奴瞪大了豆眼,狠狠的咬了口冰指,猛的清醒了过来。

    寒气收起,扁乐僵直的脖子,咔的声动了起来。“雪奴”。

    “哼”!禁识奴鼻子里喷出一股子寒气,吹得扁乐的脸上挂了一层的霜花。

    “这是你的地,那是我的地,记清楚”。雪奴指着秃林吼道,没给扁乐半点说话的机会。

    扁乐看着禁识奴的身影,心里倒了五味瓶般不是个滋味。见到禁识奴,就等于见到莫邪。她有一种预感,莫邪就在林中,只是对她恨之入骨,不愿见她罢了。

    黑纱下的脸青青红红的变着,其实扁乐更怕见到莫邪,也没脸见他。见禁识奴气呼呼的进了秃林,蹑手蹑脚的遁到石亭,伸手去拿石桌上的紫色花。用了数下力,平躺在桌上的花朵重如万斤,死死的定在桌面上。

    扁乐惊愕的看着小小的紫花,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怎么会拿不动,想抽手,脑信子嗡的一声,识域撕裂般的疼痛。

    “啊”!另一只手扶住桌子,差点拍在桌面上。

    这下,扁乐痛得慢慢的坐在桌边,肘部顶住桌面,手支着阵阵撕痛的头。一溜溜的冷汗从指间滴落下来。

    扁乐从来没有这么怕过,一双冰冷的眼睛在盯着她,吓得四肢嘶的冒着寒气,手脚冰凉。

    林域的枝缝间,雪奴紧握双拳,盯着石亭内的一举一动。那双冰晶瞳影没有半点的感情,直直的凝视着。

    “主人,你躲在那里”?

    淡淡的月光下,水寒凝视着天际。终于到了月末,柔雨把花尊还给了她。正午时分,应该就有灵者前来。还有数个时辰,水寒有点等不急了。

    星辰花再也没有回来,这个月,水寒日夜在等待,一点修炼的心思都没有了。最后几个时辰,如坐针毡之上,时而站起徘徊,时而紧张的搓着手指。

    柔雨和刘炎又躲在林中云雨,只留下张鹏这个没人性味的石雕。

    一抹淡青的曙光像泉水似的漫过山峰,半含着余睡的森林,涌出白色的晨霭,不住地向山脚下虹桥滚滚荡来。

    水寒站在青白的曙光和淡淡的晨雾交织的山水间,眺望着远域涌动的雾气。望穿秋水的眼神,急得闪着莹火。

    张鹏动了动,睁开腥松的睡眼。看眼焦急的水寒。“水灵友,离开奴殿是很危险的”。

    水寒愣了下,回头看着目光炯炯的张鹏。这家伙什么时候醒的,这话未免危言耸听了吧!

    “张灵友请明示”。

    张鹏摇摇头,似乎并不想明说。沉默一会儿,还是说道:“花魂箭未回不是个好兆头”。

    水寒也有同样的担心,只是没想到,张鹏会提醒她。

    这些日子,水寒对柔雨三位灵卫的行为越来越不能理解,似乎总有些让人感到蹊跷的地方。不过,水寒又发现不了什么不妥,不敢再进入那片欲望的森林。因为她发现,张鹏很多时并非在修炼,不知在窥视什么?修炼不过是一种假象。

    “多谢灵友,我自会处理”。水寒谢过张鹏,对他多少有些感激,至少她的事,三位灵卫没有向灵玄禀报。

    一道灵光掠过苍白的天域。

    张鹏闭上眼睛,不再说话。灵识回荡在识域。水寒心里万分的感激,至少这个根木头还是有人情味的。

    回礼谢过,水寒遁空而去。没有去事务殿,直奔药田。

    郁郁青山,肃穆沉静,峻拔的峭壁隔断着幽邃的山谷。水寒遁过谷间小溪时,灵身一个趔趄,直直的坠入谷地。

    嗵!掉到谷间的河沟里,溅起一片浓黑的浪花。

    噼哩啪啦!水寒惊慌的挣扎数下,发现河水不深,只没过了膝盖。啊!腰痛的要命,急忙扶住腰眼。腿一软,跪在水中。

    水寒摸了把脸上的泥水,透过指缝看到河边站着一位蒙面灵者。心神一紧,捂着嘴看着那道身影。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