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三章滚滚惊雷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474

人气小说:超级医生在都市灵域兵魂都市天龙至尊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重生之都市修仙大佬璀璨仙途

    这影子何时出现?如何出现?水寒失意般想不起来,似一直就那么站着,淡漠的凝视着她。

    水寒顾做镇静的洗把脸,抖落身上的水珠,欲遁空而起。

    “灵友,本灵有一事相求”。站在岸边的灵者压低着声音,这声音看似唇语,在水寒听来,如同春雷滚滚而来。

    “什么事,尽管说”。水寒回答的干脆,一点不拖泥带水。

    岸边灵者也是一愣,道卡了声。眨眨眼睛,又恢复那种冷漠。“爽快,交出炼尊功法”。

    “好”!水寒摸摸灵袋,苦笑着。“灵友,我没有传功石”。

    唰!一道晶光飞到面前,吓得水寒丽瞳双对。太快了,果然灵者境界深不可测。

    嘶嘶嘶!清烟从眉心升起,传功石被粉光笼罩。一刻钟的时间,水寒已经大汗淋淋,虚脱了一般坐在水里。伸手要将传功石送出,又收了回来。

    喘了几口粗气。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灵友,此功法太深奥,白白的送了可惜了”。

    晕!岸边灵者听明白了,心里骂道:“不愧是花达的跟屁虫,同一个德性”。

    “十颗灵石”。

    水寒摇摇头,一脸的难色。“灵友,此功法得自飘渺灵尊,可见其珍贵,如果灵尊问起,我总得有个口实吧”!

    “明白了,五十颗,不能再多了”。

    “灵友,这么贵重的功法,五十颗,你认为买得来吗”?

    “我拷!水寒,别以为我在和你商量......”。灵者骂了半句,一愣,忙闭了嘴。

    水寒心里呵呵两声,听出了点眉目,脸上绽开灿烂的笑容。“灵友,物有所值呀!......”。

    “行了,六十颗”。

    水寒点点头,原来也是个穷鬼,还来打劫。“成交”。

    晶光飞向岸边,灵者接过传功石,按在眉心处。

    “血魂大法”。心头一喜,本来还有些犹豫,这可是不小的一笔灵石,心痛呀!看到果然是不可多得的功法,大喜过望,随手将灵石扔给水寒。

    “谢了”。水寒伸直丝丝刺痛的腰,这家伙出手可不轻呀!灵光一闪,水寒消失在空域。

    灵士拿着传功石,痴痴的愣了会儿,迷迷糊糊的拍拍脑门,有点糊涂。怎么打劫就成了交易。

    目光疑惑的收回,落在溪水明净碧绿上,水底涌出亮晶晶的珠泡,一簇簇,一串串,大大小小,错落有致,闪动着白色的光芒,如泻万斛之珠,在黑绸子上微微颤抖。

    瞳孔缩了缩,灵者撕开空域想要遁走。

    溪水抖出一条碧浪,急飞如电,将灵者困在透明的水环内。

    灵者大惊,寄出战尊,砸向碧水环。嗡的一声,水环明珠四溅,烟波蒸腾,奏起灵动的水滴声。

    灵者一屁股坐在空中,眼神化了魂儿,变成无数的重影。

    金鲤笑嘻嘻的站在雾霭弥漫的水面上,背着手,握着几圈粉色的软节鞭。

    “卑鄙!光天化日之下,抢夺他人秘术”。

    灵者腾的站起,看着狞笑的灵士,眼里直爆碧花。这条鱼当然见过,怎么会来这里?我晕!灵者肠子都要悔青了,看看潾潾溪水,怎么选这种地方。

    后悔已经晚了,一技战尊,强弱已分高低。竟管灵者有心一战,也不敢大动干戈。这里必竟是景寒宫内域,引来灵卫这事就砸了。

    一拱手。“灵友为何困我”。

    “哦!没别的事,把传功石给我”。

    灵者握着传功石的手抖了起来,脸色铁青,一言不发,盯着狞笑的金鲤直磨牙。死鱼和我玩黑吃黑。

    金鲤脸色一沉,笑容凝成冰冷的双瞳。手中凝出一块晶牌,闪着幽幽晶光。“这是‘灵宇天君’送本灵的令牌,我会去见景寒”。

    灵者跟蔫茄子似和软了下来,自从宫内水域来了这条死鱼,“灵宇天君”的名字如雷贯耳。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因为这鱼天天拿着令牌四处炫耀,至于天君是谁,没有灵者见过,但“灵宇”这名号,可是灵域巅峰灵者尊称。

    晶光一闪,传功石飞出水环。

    金鲤眼角和嘴角挑起,捻传功石阵阵怪笑。“滚”。

    水环收入溪中,灵者踉跄的站在空中,沉着脸看眼金鲤,遁空而去。

    金鲤未把小小灵者放在眼中,收起令牌,迫不急待的读取功法。眉心青光爆起,金鲤狞笑的脸炸开一股子清烟。

    啪!传功石投入溪中。“死丫头,玩精的”。

    眼看到了药田,水寒提心吊胆着拍拍胸脯,还好那家伙没追来。

    嗯!水寒小脸沉了下来,站在山巅处看着山下那片药田。细眉一挑,又灵光起来。“那个小圣女”。

    扁乐回首看向山域,面颊微汗,急忙跪拜在亭中。身子一沉,粘住手的紫花松了。

    水寒落到亭里,上下打量着圣女。“去了面纱”。

    扁乐抬起头,黑纱落下,露出一张雪白精致的面容。

    水寒的眼神亮了,还真没见过这么标致的小圣女,这脸长的看不出一点瑕疵。看得喜气,心里不由得喜欢起来。

    “叫什么名字”?

    “扁乐......”。扁乐一五一十的介绍过身世。

    水寒眼神灵光了,声音也变得圆润。拿起桌上的星辰花,插入花尊内。“留在这里吧!但有一点必须记住,不可离开,以你的境界,只能生活在奴殿,不能在灵域走动”。

    扁乐无法看清水寒的境界,看到灵女轻易的拿起紫花。心里惊得不得了。

    “是灵祖”。

    “这是我的药田,种得是欲羞花,每日帮我打理药田,采取花露、花魂,每月我会给你一颗灵石助你修炼......”。水寒指着药田吩咐着,声音很柔,却没有半点争求扁乐意见的意思。

    “是灵祖”。

    扁乐也没得选择。即是灵域,当然明白自已的处境。进入灵域之门时,有幸突破境界,到了化身二阶。灵域是什么地方?只有化身五阶的圣者才能飞升到这里。这里随便一位灵者,看她都如同蝼蚁一般。

    “我要修炼了”。

    扁乐应声,知趣的退出石亭。走到花田里去除草。

    “哎呀!你个伤天害理的小丫头”。看眼药田,水寒差点跳起来。这是斩草除根呀!

    “过来”!

    扁乐急忙放下手中的断草,遁回石亭。

    “万物皆有灵性......行了......行了,这个术法给你,修炼后再打理药田,真是的”。水寒有点不悦,想想又不愿扁乐,她也是到了灵域,从师傅那儿得到的知识和术法。

    看着扁乐去修炼,水寒也满心的喜欢。灵域孤独,有个小圣女陪在左右,省了不少的事。

    水寒收回目光,看着桌上的花尊。星辰花那来的灵性,怎么可能救下这个小圣女。还带到药田来。更令人惊奇的是,星辰花如何偷袭了灵玄。

    灵玄不是境界划分的等级,只是尊称。比灵老位次高,境界自然也不会低。

    当时灵玄明明空手而归,又提走一名圣女。星辰花可是从灵玄手中夺走个大活人。

    越想,水寒越是喜欢,看来“血魂大法”果然了得,应验了飘渺灵尊的话。

    术指一点,星辰花飞出花尊,粉色光环罩住花体。

    莫邪坐在粉光中,凝视着秃林。雪奴即然回来了,为何这些日子迟迟不来。

    自从见到雪奴后,莫邪渐渐的发现,禁识奴在外数千年,自主意识更强了,已经无法控制其意识。如果想拿下禁识奴,只有尽快重塑肉身。

    秃林内,黑漆漆的枫林下。雪奴提着骷髅头链晶锤,呲着牙,火冒三丈。这个月,他找遍了秃林,没有找到血虫。灵士也死了,血都被吸干了。不用说,主人一定来过。

    如今就差跳脚骂娘了。与主人对峙,禁识奴多少没有太大把握,也只从在这里发着狠。

    咔嚓!雪奴将黑色骷髅尸捏成碎末,提起骷髅链晶锤遁入林域。

    奴殿虹桥外,郁郁葱葱的古树,藤条相互缠绕,粗粗细细的编织成大网。林域成暗绿色,一丝阳光也透射不进来。

    平静的树域,突然松涛阵阵,悦耳嘶鸣。刘炎慌慌张张的遁入树域。

    “师妹,师妹”!

    一阵微风拂过,沁人心脾的香气扑面而来。柔雨披着轻沙,雪白的胴体隐约可见。轻轻依在藤枝间,偷眼细描着刘炎。

    “拿到了吗”?柔雨柔媚的迷着眼睛。

    刘炎抬头看着大半截裸露的白腿,咽了口吐沫。“拿......拿......拿到个屁,让......让......让那条死鱼夺走了”。

    什么?柔雨跳了起来。“那条鱼”。

    “还有那条,乌凉河的”。刘炎气呼呼的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就是没敢说给灵石的事。

    柔雨气得凤目圆睁,“血魂大法”,听起来就十分心动的名字,怎么就让死鱼夺走了。

    刘炎见柔雨不说话,柔声细细的劝道:“师妹放心,只要水寒在,能得到一次,就能得到第二次”。

    轰隆隆!雷鸣散成一阵霹雳,在林间滚动,震得两耳嗡鸣,牙齿打颤。

    柔雨被震落树域,砸得没有防备的刘炎吭哧一声。

    唰!唰!两位灵卫顾不上痛,闪身到了虹桥前。顺着雷声看去,吓得眼睛都直了。后悔不分青红皂白出了林域。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