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五章色欲惊魂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7015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疯过劲的两位灵女,十分乖巧的,紧紧的跟着水寒,又紧张起来。必竟这里不是宫域,什么事都可能发生。

    遁出万里,眼前突然开扩。灵者也多了起来。见过三位灵女,都愣了下。

    “这是景寒宫的”。

    “是的”。

    “哇瑟!好有气势”。

    水寒面容微扬,带着几分傲气。径直向“百草亭”行去。

    “水灵友稀客稀客,这些日子不来,师傅常常念到你”。灵士遁出石亭,远远的打着招呼。

    “万灵友真会说话,不是想再砸我吧”!

    “哈哈哈!我给灵友的价都是最优惠的。这两位美女是”?

    “杨盈、会玉,第一次来,看看行情”。

    “欢迎,来了就是客”。灵士走近水寒,挡着嘴凑了过来。“近来,异域虫族又偷袭了各大灵埠,行情看涨呀”!

    “有你好处”。

    水寒拉着杨盈、会玉进了石亭。亭内站满了灵者,个个一身的血气,熏得人喘不过气来。

    三位灵女进入亭,没有灵者再意。

    “亭主,我们都等了这么久,什么时候有,你说个时间”。

    “是呀!这么等下去,异虫来了怎么办”。

    魏波闭着眼睛,脸上没有半点急色。任凭众灵者叫嚷。

    万灵士走到魏波身前。向水寒招招手。

    水寒等灵女挤到石桌前。一道清光漫起,五位灵者站在空旷的空域。

    魏波睁开眼睛,脸上凝起微笑。“水灵友这次带来多少”。

    水寒灵识一息,杨盈、会玉把灵袋交到水寒手中。

    “魏亭主能出什么价”。

    “小丫头学精了”。魏波点点头。“你看到了,价会比以前高些”。

    “高多少”?

    “这个......”?魏波一把按住水寒手中的灵袋。“花露四十九,花魂三十七,袋中多的算我的”。

    水寒细嫩的小手被抓的生痛,顾不上羞涩。这老狐狸太黑了,这算来,不到倍数都得赔进去。

    “不行,余双归我,余单归你”。

    魏波眼珠转了转,嘿嘿的笑了。“成交”。

    水寒将两个圣袋放到桌上。魏波灵识一眼。“这么少”。

    “不少,一袋一百滴花露,一百缕花魂,这还有”。说着,水寒又从灵袋中取出数个灵袋。

    “晕”!让小丫头耍了。魏波这回想明白了,怎么算都是双。“小丫头鬼精精的”。

    水寒撇着小嘴,老家伙贼坏,上一次就吃了亏。吃一堑,长一智。这也是老家伙逼出来的。

    魏波不动声色,把灵袋交给弟子。数一袋,水寒收回一袋。跟防贼似的防着老家伙。

    两袋数过,魏波嘴角凝出一丝鬼笑。“水寒哪!那两袋商量过了,这四袋,我双你单吧”!

    “你......”!水寒指着魏波,这老家伙果然留了一手,真玩黑的呀!杨盈、会玉一直静静的看着,想不明白,水寒为何费脑子、玩心眼和老家伙算计什么,大不了不卖,换个地方。这么算来算去,还是让老家伙钻了空子。

    会玉拉拉水寒战襟。“不卖了”。

    水寒微微摇头,会玉不知道,老家伙虽然精,信誉好,说过的话,一是一,二是二。关键是老家伙利害,不死呀!异域虫族浩劫后,都能看到他骨瘦如柴的身影,活像根丝瓜迎风摇晃着。

    老奸巨猾那是一定的,但从来不欠灵石。“这次灵石不足,下次再算吧”!你不傻眼呀!下次,这散灵聚集的灵埠里,能不能活到下次都两说。

    费点脑子和老家伙玩心眼,从长远来看值得。

    “你说了算”。水寒叹了口气。

    “数”。魏波脸上浮起一丝得意的微笑。

    万锋斜眼水寒,眼中含满欠意。之前,他提醒过水寒,还是中了师傅的圈套。

    嘶!“师傅,单”。万锋惊大了眼睛。

    魏波伸过脖子,瞪着三角眼。“下一袋”。

    万锋急忙打开。“单”。

    魏波瞄眼水寒,“小丫头,路子玩的精呀”!

    “啊!我数错了”。水寒瞪着大眼睛喊道。

    魏波乐了。“下两袋”。

    万锋打开灵袋,一脸失望。“师傅,单”。

    “哇!又数错了”。水寒眼睛又大了一圈。

    “小丫头会玩路子,咱们下次见”。魏波算是明白了,水寒怕他下两袋变卦,和他玩战术。不过,这次还真让小丫头玩了。魏波心里有几分不甘,脸上没有半点的表情。

    “算帐”。

    万锋把十四颗灵石交到水寒手里,偷偷的竖个大拇指。水寒伸下舌头,做了个鬼脸。

    收了灵石,杨盈、会玉各分了两颗。二位灵女看了一场大戏,得到灵石后,激动的不得了,这可是宫内的二倍呀!

    “魏亭主,上次,我说的黑甲,有没有着落”。

    “黑甲呀!别提了,那死老头了不知死那儿去了。说不好当血肠了”。魏波没好气的回道。

    “那好亭主在问问”。水寒转身要离开。

    “哎!小丫头,有没有兴趣采虫魂,我给高价”。魏波喊住水寒。

    虫魂?水寒也想过,那是玩命的事。至今都没敢接血务。

    “散灵,灵士多,灵女少,消耗的精血、精魂多,精血一颗,精魂二颗”。

    “再说”。水寒可不敢答应,老家伙说的是时价,玩命的价,可不是这个价。何况,下次行情说变就变。就是想去,也要防着老家伙。

    水寒出了“百草亭”,找了几条街。果然没找到“虫甲亭”,只好见石亭就问问。杨盈、会玉虽然好奇,不知道水寒为什么要买黑甲。第一次来灵埠,跟着玩吧!看到灵女私用物件,狠狠心也买了。

    “甲亭”。跑了几十亭,还没有扁乐要的黑甲。看看这座非常不起眼石亭,水寒有点犹豫了。

    天色渐暗。“最后一家,没有我们就走”。

    杨盈、会玉道没着急,出来了就是为了玩。如果不是袋中羞涩,早就大开杀戒了,狂扫一翻。

    进了亭,一股子汗臭味扑鼻而来。几位老灵者围坐在一起,耸着肩,佝偻着腰,骨瘦如柴。活像只大虾米。脑袋快顶在一起,不知在商讨什么?

    水寒等进来。数道寒气扑面而来,小脸一阵寒战,不觉得打起哆嗦。

    犀利的目光,死人般的停滞不动。水寒感觉被无形的利剑穿透了心。

    “小灵女,你要的东西,这没有”。

    水寒秋水般的眼神,在寂静的亭内打了个转。几位老灵者不是一般灵祖,境界应该远在魏亭主之上。

    “我想问问,有没有黑甲”。水寒怯声问道。

    “黑甲”。一位老灵士澄澈眼神里一道电光疾驰的射到水寒的身上。

    水寒身体不禁打了个颤,麻麻的,如同电击般的难受。

    “你穿”?

    “给家师带的”。水寒撒了个小谎。

    “景寒宫没战甲是件奇事”。嘿嘿嘿!几位老灵士干笑了起来。

    “我这儿有几件,都是虫甲,你挑吧”!

    哗啦!五件黑鳞鳞的虫甲扔在地上。吓了水寒一跳。“这么多”。

    这些虫甲与灵族甲胄不同,外形狰狞,身黑鳞,不透半点的皮肉。水寒拾起一件,呼!一股子血气直冲灵识,瞬间脸红脖子粗,醉酒了般,脑袋麻木了。

    皮包骨头的老灵士摇摇头,不再理水寒。

    水寒晃了会儿,才迷糊糊的醒了过来。激灵!惊出一身的冷汗。如同做了一场恶梦,满脑子里都是血腥的厮杀。

    老灵士白了她一眼,看看其它灵者。呵呵了两声。

    “亭主,我就要这件,多少灵石”。水寒怯声问道。

    “一万灵石,你有吗”?

    杨盈、会玉、水寒都惊傻了。“一万灵石”?这可是天价,累死也买不起呀!

    水寒摇摇头,谢过老灵士转身要走。

    “站住,来了,怎么说走就走”。老灵士伸手抓住水寒的肩膀。

    水寒身子一轻,落入老灵士怀中。

    “你......”。水寒挣扎的想要逃出去,手脚却一点都不听使唤。

    “嗯!景寒宫的女人就是香”。老灵士闭着眼睛,嗅着远逃的脖子,长长的吸着,啊—了声。

    水寒都吓瘫了,那里见过这种形势,混身瘫软无力,挣扎的力气都没有。脸色陡然变得灰白,浑身颤栗,筛糠一样哆嗦着。

    腰部那只魔力的手,又是一紧。水寒仿佛掉到火焰中,脸腾的红了,呼吸都要停了,眼睛一黑,什么知觉都没了。

    “哈哈哈”!狂笑声在耳边回荡,水寒迷糊糊的醒过来。脸上除了惊恐,又现出怯弱的讨饶的神情。

    “行了,无为,你个老不正经的,看把小灵女吓得,吓坏了,景寒宫不会放过你的”。

    “景寒宫我道不再意,只是......”。无为半眯着眼神,细瞄着水寒。“说!飘渺灵尊与你有何关系”。

    其余几位老灵士看向无为,眼里凝满了好奇。

    水寒好不容易喘过气来,心跳得很快,随着心的跳动,感到身体直往上升,仿佛是要飘到空中去。“见......过......两......面”。

    “哦”!无为眼里跳着灵花,放了手。指地上的虫甲。“看那件好,拿走吧”!

    水寒吓得像钉在地上一样动也不能动,这一波的冲击真得让她受不了。一股血直冲到头顶,脑袋嗡嗡地响着玄音。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