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七章紧张的温柔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5917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极品全能学生无上神王绝世高手你是什么神至尊重生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吃神

    树域越来越深,光丝起来越暗。第一颗心都高悬了起来,那还有心思再意身边小小的感动。

    不时有果魂、花魂、草魂飞来,撞在战盾上爆着大大小小的魂花。吓得众灵者怀里像揣了个免子,心儿忐忑,肉跳的快到了嗓子眼。

    水寒凝视着爆开的魂花,宫外魂息如此的丰厚,为何宫内灵者不来采集?

    “水寒”。言尽叫了声。

    黑暗的树域亮了起来,魂爆声也少了。沉雾也因这份明亮,变得淡了。

    咕!一声高昂的叫声,冲破山间空寂的羁绊。四域飞来的魂息爆去,树域只留下刺耳的尖啼。

    六位灵者定格在空中,眼神同时滑向一侧,直勾勾的盯着明亮的树空,点点惊光闪动。

    三组灵影慢慢的分开,紧张的握着战尊。雾气流过,灵者们隐去身形,树域变得空荡。

    水寒闭住呼吸,凝神在微风中晃动的空域。这里林深树密,藏匿是好地方,术法攻击受到限制。一旦攻杀起来,免不了会伤到古树。

    入灵域以来,师傅凉丰在布道时,常常挂在嘴边的话:“万物皆有灵性”。教导弟子们,在灵域闯荡时,不可伤及他物。讲了一大堆的例子,件件都是血淋淋的教训。

    雾气轻轻的流动着,像一条白色的光带在林中延伸。突然,平静的雾气卷起白色的雾浪,一只七彩流光踏着浪潮而来,刚进入林域,彩光聚成鸡形,微微晃过,鸡形化成了圣影。

    身穿七彩纱衫的灵女站在雾气中,似笑非笑的精致面容,凝着精灵顽皮的神气,轻纱遮不过凝脂般的雪肤,隐隐透出一层胭脂之色,双睫微垂,眼珠灵动,一股女儿羞态,娇艳无伦。

    如果没有那道七彩鸡影,没有人会认为此女是七彩灵鸡所化。太漂亮了,看得言尽眼睛都直了。

    水寒眉头皱起,不等七彩灵鸡化形,星辰箭化成一道紫光,直取妖女前心。

    妖女身形一缩,恢复七彩灵体。化成一道灵光向林外逃去。

    杨盈、会玉凝出的花翎箭同时飞到,在七彩灵鸡化形处穿空而过,箭芒交错,爆起巨大的光环。

    七彩灵影被击得在空中打了个滚,瞬间又化成披头散发的灵女,爬起身慌张的回首看眼林域。那双惊慌的眼神里,带着恐惧的波光,看得人不免心生怜惜。

    瞳影闪过,七彩灵影窜出树域,消失在雾气里。

    “星辰箭哪”?水寒立盾追出,突然发现星辰花没回来。

    杨盈、会玉收起花翎箭走到水寒身边。“让她逃了”。

    水寒点点头,脸色微红,星辰箭明明射向七彩灵鸡,恍惚间,竟然不知飞到何处。好在杨盈、会玉都没有击中,不然这脸真的没地方放了。

    “吴天”。会玉回首灵识道。

    吴天别别扭扭的遁出树丛,一脸的尴尬,嘴角挂着强硬的笑容。

    “为何不出手”。

    “我......,我......。那是只化形灵禽,不好猎杀的”。

    “什么”?你当年打水寒时怎么没这么想。

    “那......那......都是以前的事了”。吴天不好意思的躲着会玉咄咄逼人的目光。

    廖易、言尽也走出树丛。看眼面色冰冷的杨盈、水寒,不好意思的点点头。

    “吴天说的不错,化形灵物,我们最好不要猎杀,不然会引来大祸”。

    水寒没有怨几位灵士,他们说的不错,灵禽能修炼到化形,必得十万年灵气的精化。不伤也对。

    唰!紫色星辰箭飞到近来,一珠鲜红的精血落到水寒的手心里。

    “这是......”。杨盈看看水寒,又看看廖易。所有灵者都惊得眼睛大了一圈。

    “水寒,你射杀了她”?

    “我......”。水寒想说没有,可是精血确实在手里,没有狡辩的理由。

    “走”。

    六位灵者急忙遁离,七彩灵鸡即然可以化形,在族内必然有一定的地位。竟管灵鸡喜好独来独往,不等于不会聚众报复。一旦追来,后面不堪想象。

    气喘吁吁的回到灵路后,言尽已经汗淋淋的了。

    “遇到这事应该怎么办”。水寒看着喘着粗气的言尽。

    “没办法,逃就对了”。言尽甩着汗水,心里慌得比任何人都紧张。

    “对,已经得到精血,先躲一躲”。杨盈嘻嘻的笑着,至于那只灵鸡的死活,并没放在心上。

    “对呀!即然是躲,不如到灵埠看看”。会玉激动的喊道。

    水寒摇了摇头。“不行,我们再去别处布阵,不能浪费时间”。

    杨盈看看三位灵士,个个瞪着眼睛不说话。廖易等灵士心里明白,这只是开始,这次得到一滴精血,纯属于偶然。很多战队一年也收集不到十滴。

    水寒拉开晶轴,一点山域。“去此处如何”?

    众灵者围了上来。“千鸟林”。应该是不错的猎场。廖易点点头。“这儿,我去过,我可以带路”。

    见没人反对,六位灵者潜入雾气中。

    山浪峰涛,层层叠叠。露出云层的群山似岛屿般一簇簇一抹抹的悬浮着。黑苍苍没边没沿,刀削斧砍般的崖头顶天立地,高得让人头晕。幽幽的深谷显的骇人的清静和阴冷。

    一阵风吹草动,冰甲身影走到崖头边,身后跟着惊艳的小圣女。看到远处的山影,脸儿泛着淡淡的粉红色,湿润的嘴唇咬了咬,走近禁识奴。

    “雪奴,商埠在那儿”。

    “主人,别急。灵域不同圣域,在圣域,圣族一家独大,各族俯首称臣。灵域不同,人族在灵族面前太弱小了,商埠总要迁移的。不然被异族发现,必然会血洗的”。

    秦月瞪大了眼睛。这些日子跟着禁识奴穿山过河,不知走了多少路。如果在圣域,早就一息遁到了。憋了一肚子的火,被雪奴这么一吓唬,怒气消了。

    禁识奴凝视着茫茫山峰,无边的云海。看似无波无澜,却杀机四伏。到了此处,已经不是景寒宫的势力范围。但无尽的山林里,有没有灵埠,他心里也没有底。

    雪奴不想把秦月留在景寒宫。他对主人太了解了,莫邪之所以急着来灵域,就是想到化血境重塑灵体。如果想做到这一点,少不了一样东西:本体精血。

    莫邪本体精血在圣境灵然子那儿,没有本体精血,还可以用传承精血,想得到传承精血,只有找到秦月。

    禁识奴在药田遇到主人,莫邪安排他找承影、钝钧、秦月。为什么要找秦月,禁识奴想得脑袋都要炸了,终于想明白了。

    “传承精血”!不错,如果莫邪得到传承精血?禁识奴不敢再想,找到秦月后,做了很久的思想斗争。一咬牙,决定带秦月离开景寒宫。要去那里?禁识奴也不知道,去一个莫邪永远找不到的地方。

    秦月丁香小舌舔着饱满性感的双唇。歪着头看着冷冰冰的雪奴,谁知道他在想什么,如果是自己的冰奴,一思一念都能感应到。

    突然,禁识奴大手抱住秦月细腰,向身后林域遁去。秦月吓得目瞪口呆,不知发生了何事。

    惊愕之时,远处空域爆开一团红光。四射的光芒,化成一阵狂烦的旋风,吹得林域草飞枝断。噼噼啪啪的响个不住。

    唰!一道白光停在狂燥的空域里,身着雪白鳞甲的灵女衣襟半开着,露出白皙的双肩和一双可爱凝白的大脚。左手叉着腰,右手拿着一柄奇形骨刀,伸出红嫩嫩的舌头,舔着绿莹莹的白刃,俏目流眄,樱唇含笑。斜视着红光弥漫的天域。

    红光缩去,露出一道黑色的身影,看似像只张牙舞爪的怪虫,慢慢的凝出略微紧身的黑甲灵士。

    灵士一头红发,漂亮得让人咋舌,立影冰瞳明亮而尖狠,透着血气。薄薄的嘴唇斜了斜,伸手摸了下腋下,抬手看眼指尖的血,伸着舌头舔了口。噗!绿光飞向空域,化成一片绿雨。

    脚下翠绿的林子,溅起一层绿蒙蒙的雨雾,宛如缥缈的绿纱腾空而起。这时一阵风猛刮过,那绿纱袅袅地飘去,留下一片枯败的秃林。

    “鸠魔,就是鸠魔,血都是废物”。灵女冷冷的说道,舔去血迹的奇形骨刀,点向灵士。

    “鬼魑,另以为伤到本魔,你就可以乱我异域”。红发灵士怒目圆睁,缕缕杀气扑向空域,碧绿的簿光抖在空中。

    “咯咯咯”!鬼魑娇笑声声。“怎么把我逼到人族宿地,是要找个帮手吗”?

    “哈哈哈”!鸠魔也狂笑起来。“我鸠嘲还真没看得起人族那点本事”。

    说话间,簿光已经凌空斩到。咔嚓嚓!天域裂开,黑箭似的闪电随着簿光劈近。

    鬼魑骨刀指向空域,一刀雷声轰鸣,乌云在燃烧,喷着可怕的蓝色的火焰,天空颤抖,大地胆怯地震动……。

    啊!一声惊呼,崖过林域里飞出一道灵影,噗!连喷数口鲜血。

    战在空域中的两只魔鬼,跟本未把灵影放在眼中,瞬间绞杀在一起。

    空域被两道黑白光芒笼罩住,奇形怪状的闪电向四面八方伸展,将整个天空切割得支离破碎,塌陷般层层的落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