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八章魔鬼之战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343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大唐之最强帝王盛华请叫我鬼差大人

    突如其来的夺目闪光,化成无数的火星飘落到山域,未落下,在漆黑的天空形成辉煌雪亮的流星。

    禁识奴惊麻了爪,直勾勾的看着天域。秦月被震飞了,它都未清醒过来。

    秦月面色苍白的趴在崖边,差一点就跌下万丈深渊。哇!又是一口精血,两耳失聪,蜷缩成一团。几次想伸手堵住耳朵,都被天域的惊雷震得握紧了拳头。

    嘶啦!挂在岩边的战襟被震的粉碎,秦月直落崖下。

    崖底亮起一点幽光,徐徐升起。

    空中战影停了手,鬼魑瞄眼脚下断崖,伸手将崖下幽光抓在手中。

    “哈哈哈”。鸠魔狂笑起来。“怎么小小的人族精血,你也喜欢,本魔可以送你一个灵地”。

    “本灵没功夫与你闲扯”。鬼魑收了骨刀,化成一道晶光遁去。

    鸠魔没有追的意思,抱着膀子呵呵呵了几声。转眼踏空而去。

    禁识奴打了个筛子,在崖边化出灵躯。伸着脖子,瞪着三角眼看了许久,呲着板牙凝出鬼异的笑容。伸手抓了把灵气,转身遁回林域。

    烈日似火,大地像蒸笼一样,热得使人喘不过气来。

    扁乐躲在石亭里,迎面的风卷着热浪扑来,吹得脸干燥的快要要爆了皮。这几日,不知为何,从秃林外刮来狂燥的热气,把天空仅有的那么一点云气吹得精光。到了夜里也是一样,热浪一阵阵的,药田的药草都枯萎了。

    看着失去灵气的药田,一点办法都没有,这不是浇浇水就能救活的。灵草不能缺少的就是灵气的滋润,如今灵气都化了一般,失去了踪影。如果没有灵石,扁乐在这种枯热的环境里也一样无法生存下来。

    数数,这样的日子已经半年有余。欲羞草再也没有产出灵露、花魂,蔫蔫的瘫了一地。

    扁乐坐在石亭里数着日子,师傅出去这么久了,也不知道接了什么事务,以往早就回来了。

    突然,扁乐愣了下,想躲开已经来不及了。

    花达探头探脑的走到药田边,踢着干枯的药草。嘿嘿嘿的笑了。“小丫头要断粮了”。

    咧着嘴,抓起干枯的草叶,嗅了嗅。“真的死了”。

    哈哈哈!花达手舞足蹈的在药田里跳了起来。东抓一把枯叶,西踢一脚枯枝,转眼间把枯干的药田造得一片狼籍。

    咔嚓!咔嚓!撅了堆枯干的欲羞草。“小丫头,灵老亲自帮你烧荒。种新的,种新的”。

    花达美得凝出数只大手连根拔起药草。转眼间堆成一座小山。

    啪!指尖燃起一点缕红火,抻向枯草堆。

    咦!花达眼神定了格,盯着不远处的石亭。

    一位黑甲灵女倚着亭柱,抱着胸,歪着脑袋看着他。花达吓了一跳,来时,并没有再意,因为水寒不在,花达灵识眼石亭的想法都没有。

    不可能呀!为什么灵女就这么站着,他却没感应到。惊跳的眼神落到黑鳞鳞的战甲上。

    “虫甲”?花达跳了起来。灵女是谁?这件战甲少说也有万颗灵石,别说他,就是御事宫宫主也舍不得穿呀!再者说,就是舍得,也没有。能从虫者身上得到战甲,不是谁都有这种机会,而是压根就没那个能力。

    花达眼睛眨巴两下,笑呵呵的走近石亭。

    扁乐吓得僵在那儿,这老家伙早就认识,这些年来过不少次。每次都轻松的逃过去。这次师傅久出不归,药田又毁了,就这么一失神,撞到一起。

    “见过灵老”。

    “啊!你认识我”。花达被弄愣了。这么有背景小丫头竟然认识自己,心里不免有点小激动。

    “灵老是御事宫有名的灵老,有几人不认识你”。

    这话可说到花达心里了,听得那个顺耳,嘴都咧到腮帮子了。呵呵呵的乐个不停。摆摆手。“见笑了,见笑了。灵友师出何门”?

    扁乐瞪着眼睛,若有所思的样子,想了一会儿,摇摇头。“不记得了”。

    啊!花达瞪起了眼睛,不记得了,失忆了。看这身战甲灵宇级灵祖能穿得起。

    “灵友如何到的景寒宫”?

    扁乐瞪着大眼睛,想了会儿,又摇摇头。

    “谁带你来的”?

    扁乐小脸挖苦着,显得极其的憋屈,似乎真的想不明白,急得要哭了。

    一问三不知。这回花达也直眼了,不用问了,灵女真的失忆了。

    唰!花达手里抖出一片晶光,拉开长长的晶轴。划了几个,举给灵女看。

    扁乐看眼晶轴上的画像。“师傅”?

    眼神跳了跳,轻轻的摇摇头。

    不认识?看来与水寒没有关系。轻轻一划又闪出一幅画像。笑呵呵的举给灵女看。

    “灵宇战君”。扁乐歪着脑袋轻声的回道。还好师傅水寒教过她。

    花达点点头。人族之首,没有不认识的。灵女能记得此君不足为奇。

    哗哗哗!花达连点十九个灵地宫主,扁乐一一的答了上来。这可把花达惊坏了。这些宫主,他大都没见过,晶轴上没有提示,根本就认不出来。灵女竟然知道。

    花达捻着胡子,盯着黑鳞鳞的虫甲。“灵女的身份不一般呀”!

    扁乐心惊肉跳的,老家伙问的这些,师傅都教过。告诉她,如果被老家伙发现一定不能说认得她。装傻,再装傻。

    “花尊,花尊哪”?花达笑呵呵的勾着手指头。

    扁乐摸着头发,低头找了找,瞪着大眼睛摇摇头。

    “我晕!宝贝都丢了,真是傻透了”。花达真以为扁乐失忆了。一定是遇到什么事了。看眼灼风阵阵的天域,听说不久前两位异族大妖在宫外大战,难道此女与此有关?

    花达眼珠转了一圈,拿出战尊。“见过吗”?

    扁乐眼睛亮了,一把抢到手里,抱在怀中。

    “哎哎!那是我的,你要喜欢,我送你一个更漂亮的”。花达笑着想拿回战尊,扁乐抱着战尊跑出石亭。

    “看来,她认得”。花达心里有了底,伸手轻轻一抓,战尊飞回到手里。

    “哇!花尊”。扁乐喊了声,四下寻找着。

    花达眼睛亮了,走到扁乐身边。“想得到花尊吗”?

    扁乐直起身用力的点着头。

    “好,走,以后,你叫我师傅,我送你花尊”。花达指着自己,瞪着眼睛看着灵女。

    “师傅”!扁乐好奇的索着眉头,像似不太理解师傅的意义。

    “好!好好!这声就够了”。花达乐开了花,嘴都瓢了。拾到宝似的乐晕了。

    “走,不行。好徒儿,在这儿等我两天。师傅去去就回”。说完,花达遁空要走。

    扁乐咬咬嘴唇,长出一口气,总算把老家伙骗走了。

    花达眼珠转了转,转身又遁了回来。吓得扁乐僵在那儿挥着手。

    “徒儿来,师傅不放心”。领着扁乐进了石亭,拿出一堆灵石,放到桌上。“在这儿等我,好好的修炼,师傅保证给你弄到花尊,这样,你就可跟着师傅周游灵域”。

    扁乐看到十多颗灵石,眼睛都直了。老家伙大方呀!不像师傅说的是个老财迷。

    花达走出石亭,术指一点空域,落下透明光罩。围着石亭走了一圈,这才放了心。搓着手遁空而去。

    扁乐凝视着空域,这回真的傻了。老家伙真要带自己走呀!抚摸过光罩,道道符光亮起,以她的灵识根本无法破开封印。

    怎么办?扁乐急出一头的汗。骗人早晚有穿帮的时候,特别是灵老,那都是化血境的灵祖。知道真相后,捏死他,就如捏死只臭虫。

    越想越怕,现在只有祈祷师傅快点回来,救她出去。“师傅!师傅!你在哪里,救救徒儿”。

    扁乐是个冷漠又镇定的人,经过无数的大风大浪。此刻也变得六神无主。必竟,此时的命运,她已经无法把握。特别是在一无所知的灵域,她无依无靠,明天将怎么样,没有她选择的机会。

    看着越来越亮的两颗透明的星球,眼睛渐渐的化了魂,她不想离开师傅,真的,水寒对她真的很好。扁乐那颗冷漠的、孤独的心都被溶化了,来到圣境,唯一能让她接受的只有古欣。莫邪对她那么好,关键的时候,她依旧想着为师哥报仇。

    不知不觉,光环重叠在一起,天际微微的淡出鹅黄,转眼间亮了起来。

    扁乐凝视着远天,拿起石桌上的晶轴,轻轻的划着。留什么言,她不知道,只好一笔一划的写着。放下晶轴,伸出手指在嘴里扣了下。一颗小小的精珠落在手里,这颗精珠她保存了数千年。如今她想放弃了,没有必要再留着它,它也许对师傅有用。

    恍恍惚惚过了月余日,日子怎么过的,扁乐都记不得了,每天提心吊胆,修炼都没有心情。

    唰!一道红光落在药田外。扁乐猛得睁开眼睛。“师傅”。

    眼神一凝,失去了那点灵光。花达拍着身上的尘土,笑呵呵的走了过来。

    “徒儿,师傅回来了”。

    扁乐噘着嘴,一脸的不悦。

    花达愣了下,忙解去封印。从灵袋中取出花尊。“真不容易呀!我跑遍了宫内外,终于找到这鼎花尊”。

    “你看”!花达指着尊壁,一只很丑的黑乌鸦站在树枝上。

    “什么破花尊”!扁乐看到这只丑鸟,差点没气哭了。这也是好东西?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