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九章涅槃灵尊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202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重生七十年代:老公,求嫁!盛华娘娘有毒:王爷,您失宠了凡人修仙之仙界篇都市天龙至尊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

    “听我说,听我说”。花达看出扁乐不高兴,急忙解释。

    此尊叫涅槃,别的花尊不能升级,可以随着灵者一起成长,渐渐的变强。涅槃尊不同。此尊可以升级,随着境界的变化,逐渐的演化,灵鸦、灵鹊、灵鹰、灵凤。只要不停的炼化,可变成“五鸟朝凤”的凤尊。那可是与龙尊同级灵尊。

    说白了,花达自己都没有,可见其下了不少的本钱。

    “那是灵鸦,黑黑的......”。扁乐还有话要说,讲到一半,就没了声。

    “很喜欢”。

    “我就知道,你会喜欢。走,跟师傅回殿”。花达把花尊交到扁乐手里,带着她遁空而去。

    扁乐回首药田,已经破败的不成样子。枯草飞扬,残枝遍地。看一眼,酸溜溜的不是个滋味。

    两岸的崇山峻岭,俱如剑斧劈断一般,插水接天,直上直下。一只黑色的大鸟展开摩云的巨翅在山谷上飞翔。高傲的鸟儿在水雾蒙蒙的河面上空独自翱翔。

    水寒和五位灵友躲在洞域里,那只似苍鹰的巨禽太可怕了,从七彩峰一路追来,把六人困在这个山洞中。

    看着这只突如其来的黑鸟,水寒不敢轻举妄动。此处离灵路较远,已经不是一息两息就能遁到的。这几日为了追杀一只灵兔来到这里。没等得到精血,便被这只冲破山间空寂羁绊的大鸟搅了好事。

    “廖易,击杀它,有几分把握”。

    廖易躲在岩壁后,灵识一眼。黑鸟遁速太快了,巨翅下一溜黑光,陪着长长的尖鸣,回旋在了无生气的天地之间,为什么不离开?还是发现了几位灵者?

    黑鸟如此的猖獗,无视山林中隐匿的灵兽,必有其孤傲之处。不然这山林为何如此的肃杀。

    “水寒,这只鸟最好不要惹”。

    这些年里,水寒的战力,众灵友有目共睹,杀伐果然了得,近百滴的精血,大部分都是水寒得到。五位灵者多说是个附衬,真正形成以水寒为核心的战队。

    “廖易说的不错,一旦失手,会引起山中灵兽的警觉”。言尽说出自己的担心,必竟近来他们多有杀戮,能否引起兽族的警觉不得而知。

    这事,吴天等灵者都有忌惮,他们已经渐渐的感觉到几分威胁,不管是与生俱来,还是未卜先知。小心些总是不为过。

    水寒点点头,与其说的围猎,不如说是偷猎。这些日子众灵者干的就是设套,围歼的事。以多胜少还可以,真是一对一,那可就不好说了。

    “我和吴天守夜,你们休息”。会玉竟然明足张胆的拉着吴天的手走向洞口。众灵友相视一笑,也不说什么向洞内行去。

    这山洞真的不错,弯弯曲曲,不太深,凉气袭人,极其轻爽。能嗅到一股久远沉封的特有味道。

    在荒山野外,选山洞也要有技巧。选不好与兽同穴那可不是玩的事,有穴的灵兽战力极其惊人,杨盈就是这么被灵兽所伤。

    廖易扶着杨盈。“轻点,不行我抱你吧”!

    “去,没那么严重”。杨盈推了下,脸儿微红的,偷眼瞄过水寒。

    水寒装作没看见,侧着脸,笑嘻嘻的与言尽私语。

    言尽眼里灵花闪闪,真的好羡慕廖易,等来这么好的机会。哎!这里就他最可怜,等了这么久摸下手的机会都没有,谈什么溺爱。嘴里酸酸的真不是个滋味。

    “想什么哪”!

    言尽眼睛嗡的,变得灵光了。尴尬的。“失神了,失神了”。

    “这儿干净”。言尽急忙屁巅巅的擦去石上的尘土,取出竹垫,轻轻的拍两下。

    水寒坐下去,轻轻的敲着腿。这千里山路,就是依靠两条腿走来的。在这深山里,不敢使用遁术。不然早被山中灵兽盯上了。

    “我帮你”!言尽凑了过来。

    啪!水寒打落伸来的猪手。“去修炼”。

    水寒想明白了,三位灵士都是有目的而来。这杨盈是怎么找的哪?怎么就知道言尽对自己有意思。可惜在水寒的心里只有姚克,再也装不下别的影子。

    “你修炼,我帮你守着”。

    轰隆!一声巨响震得山体晃动起来,哗啦的石头落下。言尽大袖一挥,将落下的尘土与石头挡在光盾外。

    水寒猛瞪凤目飞到洞口处。

    吴天抱着会玉自己落了一头的灰,脑门上竟然砸出个血包。“玉儿没事吧”!

    水寒顾不上看两人绣恩爱,凝视洞外。洞口因外力的作用变得很长很窄,右边是悬崖峭壁,似倒在洞口处,只能容下一人挤出。

    洞外天域不知何时灰暗下来,数十道术法爆光在远域的天空炸出一个个火花。最近处的爆光,只在千丈之外。

    奇形怪状黑影飞在山峰上,数位灵者凝术拼命的冲杀着,黑影手中抡着锯齿形怪兵,一技砸出可怖的白光,灵者凝出的战盾碎裂,身侧的山峰被白光削去一小半。凝盾灵者一声闷哼,飞出千丈远,撞到洞外不远处的石堆里。

    “万峰”。水寒看眼倒在血泊中的灵士,大吃一惊。转头看向另外几位灵者,不认得,没看到魏波。

    杀!水寒狠叨叨的喊了声,言尽被甩了个跟头,爬起时,洞口已经没了水寒的影子。

    “还看什么上”。言尽瞪着眼睛吼道,身影到了洞口。

    轰!一道白光斩在洞外石崖上。言尽眼前黑芒闪过,失去了知觉。

    水寒冲出洞口,寄出花尊,回首看到洞口塌陷。惊得一身的冷汗,想不了太多,打出星辰箭,射向黑影。

    空中苦战的灵者见到万峰被打落空域,心生退意。突然见有灵女杀出,转头又杀了回来。

    黑影毁去山洞,紫光已飞近。唰!奇形骨盾轻一挡,将紫色星辰箭击飞。

    嗵!莫邪的脑袋撞在花壁上,自从水寒炼化了两颗灵石,可害苦了他。滚滚灵气困在体内,无法消耗。折磨的莫邪死去活来。

    撞了下,莫邪似乎有了点清醒,迷糊的看眼洞口。随手甩出血魂虫。

    黑影抡着白光锯锋击退数位灵者,白锋急转劈向水寒,这术法的转换只在眨眼之间。突然看到迎面飞来一道红光,吱!一声长鸣。黑影裹着白光就逃。

    谷间小溪猛的窜起水柱。金鲤出现的这个巧,正好挡在黑影逃遁的路线上。一道青光直斩黑影面门,裹着白光的黑影惊嘶,骨盾挡向青光,“龙须索”偏了一点,索锋削过盾边亮起片片火星。

    啪!黑影身上爆起粉光,一只蚁影飞了出来。六只黑鳌扣住空域,向远域逃去。巨大的肚子上流着***突然黑鳌一瘫,一只巨大的蚂蚁重重的趴在乱石上。

    血色虚影飞回,消失在紫色星辰花内。

    金鲤傲慢的收回“龙须索”,舔了口索尖上的白血,咧了咧嘴。“好酸”。

    水寒收回星辰箭走向金鲤,拱手相谢。金鲤撇了撇嘴。“我路过”。

    轰隆,塌陷的石洞爆在一团石光。

    “水寒,我来帮你”。言尽等灵者杀气腾腾的遁入空中。

    “咦!结束了”。

    四位灵者遁来,向水寒和金鲤行礼。“多礼灵友出手”。

    “客气了”。水寒笑了笑。

    金鲤瞪着鱼泡眼。“我还有事”。

    水柱落下,潺潺小溪流入黝黑的夜色里。

    水寒遁落身形,来到万峰身边。万峰伤的虽然很重,却都是筋骨之痛,还能坐起来。看到水寒来了,苦苦的笑笑。“灵友见笑了”。

    “我来,我来”。言尽抱着万峰,遁向山洞。

    水寒看向四位灵友。“灵友不嫌弃,可以蜗居一夜”。

    天色渐深,此域远离灵路。四位灵者才从惊恐中回过神来,再不敢独行,跟着水寒进了山洞。

    吴天急忙收了蚁躯,清去石上和林中的血气,遁入山洞。

    这回山洞里热闹起来,相互介绍后。原来四位都是散圣,灵埠被异虫围剿,五灵逃到了这儿,被恶虫追上,不得已恶战了起来。

    听说,六位景寒宫外门弟子来做血务,先是一惊,立即赞不绝口。这你一言,我一语的捧起来。说得水寒等灵者都不好意思了。

    “异域虫族为何攻击灵埠”?尽言一脸疑惑的问道。

    汪明摇摇头,虽然一直生活在灵埠,经历无数次的异族绞杀,却很少知道其原因。还用说吗?灵者四处猎杀异族,异族围攻灵埠,采集灵血,还要有原因吗?

    “那还用说,十九大灵地都各自为战,从来不攻打异族,异族怎么会把我们这些散灵放在眼中”。葛飞没好气的说道。

    葛飞说的似乎有道理,水寒等弟子不觉得有些脸红。

    “说什么哪”?孔玲狠狠的撞了下葛飞。

    “本来就是,还不让人说”。

    “就你嘴大”。

    “我不和你谈,我看万峰”。葛飞气呼呼的站起来,走到躺在石地上的万峰身边。

    “别理它,就这样”。嘉利瞪眼葛飞。

    水寒笑了笑。这种事说不清理由。那都是大灵者们的事。“吴天,看好洞口,大家都修炼吧”!

    水寒眼皮跳了跳,她发现散灵们也是两两的坐在一起。这洞域立即被眉来眼的柔情渲染,暗影里多了几张红喷喷的小脸,煞是惹人喜爱。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