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章击杀蚁虫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454

人气小说:为死者代言大唐之最强帝王都市天龙至尊我的女神老婆你惹不起快穿攻略:捕捉男神的99种方法三国重生马孟起歪歪小狐狸红楼之庶子风流

    “花灵友”。薛悔嘴上说着,眼睛没离开花达身后的黑甲肖佳人。这老头子活络了。

    灵女的太吸人眼珠了,这身虫甲那是喷血的奇珍,手中的花尊,我晕“涅槃尊”。不用看别的,就是那双迷人心魂的大眼睛,被两件宝物衬的都成了黑珍珠。

    “哦!忘记给你介绍,这位薛悔薛灵老,刚刚来事务殿任职,战力十分惊人,为人豁达,是事务殿不错的领班”。花达侧着身子,面色肃然的介绍。

    薛悔愣了下,看着花达身后的新贵,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一脸的尴尬。

    “薛灵老,这位是扁乐,在下新收的徒弟”。花达呲牙乐了起来,眼里闪着灵光,跳着火花,看着薛悔的眼神都是高高在上的。

    “见过灵老”

    “哦!见过扁乐”。

    薛悔都让花达气蒙了,竟然也见了礼,这脸腾的红透了。好你个花达,弄个新贵弟子来炫耀。真是被他弄蒙了。

    看着薛悔的背影,花达虚荣感无限的膨胀。红光满面,傲气十足。坐在石墩上的屁股都生了虫子,坐不住了。

    “看到没,我说让你来,你还不愿意。看看那些老家伙,都让你震住了”。

    扁乐没吱声,那狂跳的心总算平静下来。果然这些大灵者根本看不透虫甲。

    “怎么样,让花老头子震住了吧”!薛悔落了坐,海淘灵老伸过脖子。

    “边去,在哪拾的”?

    “谁知道,这都显摆二月了,刚好一点,听说你回来了,这不又带来了”。

    “拷”!薛悔心里骂了句。

    “小心了今日要请你论道了”。海淘鬼笑的缩回脖子。

    “论什么道,那来的时间”。

    “哎!薛灵老,忘记了件事,你回来了,还没给你接风,冲冲晦气,晚上到舍内冲冲喜”。花达笑呵呵的灵识过来。

    薛悔愣了下,是得冲冲喜了。这些年太晦气了。

    “好,好,好”。薛悔莫名的答应下来。

    花达能显摆,在事务殿是出了格的,这次带个徒弟来显摆还是第一次。不过,从战甲和花尊看,这可不是他能置办起的。看来此女有些背景。

    入夜时分,薛悔还在调息,即被一颗颗的晶信催的头都大了好几圈。这花达跟催命鬼似的。“洗尘吗!着什么急”?

    整理过装素,薛悔带着两位弟子遁向灵达殿。

    到了殿外,薛悔差点被那阵势惊到了。

    灵达殿外灵灯闪烁,亮如白昼。数百位灵老聚在一起谈笑风声,身边美女如云。一样样令人垂涎三尺的灵果、灵点、灵酒、灵瓜摆放在石桌上,空气中散发着各种奇异的香味儿,分不清是何味道,走在其中,有点纸醉金迷。关键是那白胸白腿的灵女也给力,多看两眼手就有点哆嗦。

    “这是为我接风洗尘”?薛悔愣了,不是没见过这场面,只是没想到会是这场面。太激动了,花达太他妈的够意思了。

    “来了”!海灵老带着两位美女弟子行来,看到薛悔打了个招呼。

    “嗯!这花达太讲究了”。

    海淘瞥眼灵殿,呵呵的笑了两声。“讲究的狠哪”!

    薛悔红光满面,他以为灵达多说请几位要好灵友把酒言欢罢了,没想到请这么多的灵老来,太给足面子了。顿时感觉到身价提升数倍,每位灵老都在对他示好。

    攀谈几句,灵达殿走出一位灵老,拍了拍巴掌。“静了”。

    众灵老见是宫内专门主持盛大庆典的问礼走出大殿,立即聚了过来。薛悔有意的挤到了前面。

    问礼环视过后,操着标准的口音。要灵老们站到一侧,随行弟子站到另一侧。众灵老虽然不解,还是吩咐照办了。

    等众灵者分开,问礼高声宣布。“各位宴请有两大主题,为......”。

    问礼一口气点了数十个灵老名字。“......欢迎灵老们完成事务,凯旋而归”。

    噗!孽悔差点没喷了,感情自己不是主角呀!

    “这第二事吗?行拜师礼。请扁乐登场”。数道灵光照到弟子间,一位面戴黑纱,身着黑甲,手持黑雕花尊的灵女出现弟子中心,顿时所有光芒暗去了,只这位灵女鳞光闪闪,有如黑凤独立鸡群。

    扁乐随着美妙的歌声款款而来,花达身着盛装走出大殿,立于台阶之上,面色威严的凝视着走来的弟子。

    扁乐行到阶前,轻然跪在石地上。

    一侧走来一位灵女,手托晶盘,盘中放着颗灵珠。来到台阶下,向问礼和花达微行一礼,躬身将晶盘送到扁乐面前。

    扁乐凝视眼灵珠,迟疑一息。咬咬牙,眉头索了下。噗!一颗血珠从口中飞出,落进灵珠内。血芒弥漫空域,泥金般的回光使天空变成玫瑰色,像晚霞般烧红了所有灵者的脸。

    “好强的血识”。灵者精血含有浩瀚的灵识之力,血力越纯、越正,灵气越是弥漫的远。

    竟管来的都是灵老级的灵者,见过无数次的拜师祭。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强的血识,个个眼里血光闪闪,看看扁乐就如血色美人。贪婪、惊愕、淫笑混在缕缕瞳光中。

    花达愣了下,大嘴咧长数寸。这下乐的,心里一个阵的嘟囔:“拾到宝了,拾到宝了”。

    托盘灵女满面红光,转身颤巍巍的来到台阶前,高举灵盘跪在空域。

    花达有点小激动,眼冒红光,盯着“摄血珠”,心里阵阵狂跳。轻轻的夹起灵珠,映着星光高高的举起。向左右灵老示意。

    问礼高声颂起礼祭歌。“一滴精血,生生相息,血血相溶,师徒相祭。......”。

    长长的念了千余句,听得灵老们直咧嘴。这花达给了他多少灵石,这么卖力。老子收徒时只念百来句。

    “溶血”。

    问礼一声高呼。

    花达捻着血珠送入口中。噗的一声,脸上爆起红晕,瞬间年青不少,眼角的皱纹都消失了。

    扁乐混身燥热,呼吸急促起来。裸露的手臂和细腰都红光外溢,散发着迷人的韵味。

    又深又黑的美眸,浓淡得宜的柳眉,红嫩的脖胫,高低起伏的饱满坚挺的怒耸玉峰,散发着诱人的气息。看得灵老们口干舌燥,想入非非。

    “各位拜师已毕,请入殿,花灵老略备了灵酒,可以小饮几盅。贺礼有弟子接收”。

    众灵老从幻梦中清醒过来,心里怨道,这那是接风洗尘,是明着要礼呀!即然来了,在众弟子面前,不能失了脸面,只好咬咬牙送了份大礼。

    “娘的,等我下次收弟子,也让灵老们把弟子带来”。

    “你?还有下次吗”?

    “我”!灵老回头看看两位弟子,怨气又压了下去。

    “走吧!去喝酒”。灵老们交了礼份子,涌进了大殿内。

    众弟子被留在殿外。扁乐站起身,托盘灵女跑了过来。“师妹,你是这个”。

    灵女竖着指头,嘻嘻的笑着。又偷偷的说道:“看到那些灵老吗?眼睛都绿了”。

    “师姐”。

    “走,我给你介绍几位灵友”。

    “师妹,我们这些弟子不同于事务殿的外门弟子,圈子要小的多,每位灵老只能收两名弟子,看出来多珍奇了吧”!

    “赵雨”!

    师姐带着扁乐来到四位灵女面前,打了招呼,一一的介绍着。“这都是师傅最好灵友的弟子,师傅关系好,弟子关系自然也好”。

    “我的小师妹扁乐”。

    “哇!扁师妹,你这一身装备简直惊爆了”。

    “是呀!听师傅说,这虫甲花了二万灵石”。

    “二万,我的天哪!扁师妹,花灵老对你简直是......”。柳芳激动的话都说不下去了。

    “花尊哪”?

    “一千灵石”。

    “天哪!也是天价”。

    扁乐眼神闪闪,心里升起一缕思念。师傅水寒回来了吗?她从来没有想过,水寒师傅送他的虫甲这么贵重,二万灵石,对一位灵老来说都是可望不可及的天文数字。听师姐说,花达师傅为了买花尊,几千年来积下的灵石都用光了。

    灵友们兴奋的谈论着,扁乐淡淡的笑过,心思飞到了九霄云外。

    萧萧的夜风打着几张惺松的脸,感到轻微的瑟缩。看着天上缀满的闪闪星光躺在青色的天宇上。

    洞外的古树像狰狞的巨人站着,错叠成密集的黑影,洞上的树叶隙落下点点星光,神秘地窥视着洞口疲惫的身影。

    夜深了,白天的唧唧虫声,都吓到了似的静了。

    水寒半倚着石壁,明日终于可以回御事宫了。“这丫头不知道把药田看得怎么样了”。

    想着想着,倦怠的嘴角凝出笑意。

    言尽散了架子似的坐在一边,痴痴的眼神盯着水寒,见她笑了,也咧了咧嘴。

    这一年来,众灵者得到一百多滴精血。收获没说的,就是太累了。特别是这几日,六灵围杀“孤行狼”。累得半死,才得到一滴精血。

    廖易参加过数个战队,这次是提心吊胆来了,完是为了讨好杨盈。他都做好再次负债的准备。反正欠得多了,已经不再乎再多几十个。

    事务殿有规定,一年百滴精血,少一滴扣五颗灵石。廖易现在有二十多个灵石的债务。这次来没抱希望,没想到不但完成了,还多得了几十滴。这次事务价值三百灵石,如果超过事务额外的精血,事务殿会以五颗灵石一滴高价收购。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