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一章拜师祭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177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超武升级丑女要翻身:大神,来开黑!

    “水寒,你想好了吗”?

    会玉低声的问道。

    “嗯”!

    几位灵友的目光都聚了过来。经过一年的磨合,水寒无可厚非的成为这个团队真正的领袖。

    “卖给事务殿”。

    灵友虽然有些失望,没有反驳。都能理解水寒的做法。

    夜色不知不觉的褪去了,山边升起一片轻柔的雾霭,涂抹着柔和的乳白色,白皑皑的雾色山域渲染得朦胧而迷幻。

    水寒等灵友出现在灵路上。沿着那条黑迹遁向灵埠。遁行了数万里,六位灵者愣住了。那座灵埠已经成了废墟,只留下几座残破石亭。

    看来那次异虫攻击破坏不小呀!水寒看过一次,那次以后,无数散灵又回到灵埠,短时间内,灵埠就焕发生机。这次没有那么幸运。散灵们一定损失不小。

    六位灵者走在杂草丛生、破败的街道上,心里不是个滋味。从来没有这么沉寂过,每个人脸上都挂着冰霜,心如刀绞般的痛。

    走了一段,水寒不忍再走下去。这个灵埠已经荒芜了,散灵们不知退守到何处。

    “回宫吧”!

    灵者们一脸的沮丧,漠然的跟着水寒离开了。

    暮色从远山外暗暗袭来,傍晚的风光恬静幽美,那种说不出的静寂格外韵味深长。露水滋润着萎靡的花草,没有风,四周异常宁静,空气凉爽宜人。

    晚霞暗去火焰一般的红,留着片片红底,黑云遮掩了半个天空,附近的空气似乎特别清澈,把透了明的黑黝黝的阴影留到了山谷里面。

    水寒抑制着激动,兴奋得脸颊和耳朵通红,容光焕发的脸上,闪耀出期待和成熟的热情。

    这一走就是一年,不知,扁乐生活的怎么样?其实,她并不担心,只是心里有那么一点激动和渴望。兴奋得如同决了堤的洪水,浩浩荡荡,哗哗啦啦地倾泻在脸上。

    这些做血务,收获颇丰,每灵友都得到百余颗灵石。就连那只蚁尸,宫内都用二十个灵石收走了。还引起不小的轰动。战队刚刚解散,就有数十位灵友打好了招乎呼,要参加下一次组队。

    水寒已经没那个心思,有了十日的休息时间,她想回去好好的陪扁乐几日,更想好好的睡上一觉。这一年虽然晚上都有修炼,但,那可是担心吊胆的生活。

    灰黑的穹隆从头顶开始,逐渐淡下来,变成天边与地平线接壤的淡淡青烟。

    水寒突然停住遁影,目光冰冷的凝视着远天。

    宁静的夜晚,月光如注,寒气袭人。丝丝破败的腐气弥漫鼻吸。

    唰!寄出花尊,紫色星辰箭飞向远域。水寒的身影跟着消失。

    啪!一股子寒光在远域爆开,星辰箭飞回手中。秃林撞出个大大的冰洞。水寒面色冰寒的站在石亭外,眼前一片荒芜、枯败。那里还有药田的影子,就连药田外风生的杂草都枯死一地。

    “扁乐......”。水寒喊了几声,荒域里连个回声都没有,仿佛这声音都被枯气吸去了。

    水寒看着冰凌的树洞,一股子怒火燃起。这种破败虽然与那缕寒气相差甚远,实在找不到发怒的理由。

    唰!星辰箭闪着紫光飞入树洞。一息之间,又飞了回来。一滴粉珠落在手心,浩瀚血气扑了一脸。

    腾!水寒的脸染上一层冰红。怒目瞪着树洞。“死怪物和我玩虚的”。

    唰!又一道紫光飞入树洞。一息又回到花尊。手心里又多了一滴粉红的精血。

    水寒气的脸都青了,牙齿咬得咯嘣嘣的,要碎了一般。

    “死怪物,我看你还有多少血”。唰!又一箭紫光射入。星辰箭飞回后,水寒看都不看,接连射入。一气射了十箭。

    “你太黑了,老子不和你玩了”。树洞里传出粗声粗气的声音。

    “有本事,你给我出来”。

    “我不出去,有本事你进来。你那破药田不关我的事”。

    “不关你的事,你天天来嘚瑟什么”。

    “我就看看怎么的”。

    “看看你个头”。

    “老子没时间和你这个疯女人计较”。

    一言一语的,一个在林外,一个在洞内,对骂了会儿。洞内声音远了,只留下水寒气得发紫的脸。

    “我徒儿哪”?

    “死了”。

    水寒脑袋嗡的一声。“你给我出来,说明白了”。

    嘶吼的喊了数声,空洞的回音在林域回荡,再也没有灵者回应他,水寒简直要疯了,混身不停的颤抖,眼冒红光。看着冰凌的树洞,又无能为力。

    这么一站就是一日一夜,冰怪没有再来。水寒拖着麻木的腿走进石亭。无力的坐在石桌上。

    哗啦!手中的血珠滚落桌面。青色的光芒亮起。

    水寒目光落在晶轴上,不由得锁起眉头。几行秀气的字闪在光屏内。水寒的脸色慢慢的恢复了,高悬的心平静下来。心里嘟囔着。“我说,那日老死头子眼神怪怪的”。

    看完扁乐的留言,一道血光爆入眼帘。

    噗!星辰花突然张开花口将光屏上的血珠吞噬了。水寒吓了一跳。细眉细眼的看着星辰花。这是扁乐留下的一滴精血,说是灵士的精血,作为她突破化血境的礼物。

    灵者的精血有什么稀奇的,同源精血多了去了。满桌子异源精血,星辰花不吞噬,为什么单单喜欢这滴同源精血。

    不过,这是扁乐的礼物,被吞了。水寒拿起星辰花。“你怎么这么贪吃,这是我徒弟留下的”。

    莫邪坐在花蕊里,膨胀的魂体已经瘪了下来。捻着血珠,眼皮直跳。

    “扁乐怎么会有他的精血”?

    莫邪惊的不得了。他怎么也想不明白,扁乐何时藏有他的精血?为什么?

    怎么想也想不明白,这事也只有扁乐能说清楚。不过,得到这滴精血,莫邪激动的不得了。来到灵域后,特别是“血魂大法”后,应验了“神工开物”中的说法。他一直想找到秦月,从秦月身上得到传承血脉,炼化精血,用于重塑灵体。

    秦月久无音信,莫邪急得不得了,令禁识奴去寻找,至今没有消息。突然得到这么一滴,简直令其疯狂的不得了。捻着血珠,差点跳起来。

    “嘿嘿!哈哈哈!嘎”!莫邪又憋了回去。

    水寒看着疯摇的星辰花,惊得眼睛都爆了花,呀!你还会笑!吓了一跳不说,还把水寒气笑了。这花成精了,竟然有了灵性,还能笑出声来,起初还以为是自己的回声,再一想,自已怎么可能笑出这么怪的声音哪!

    怪怪了!水寒拿着星辰花瞄着含苞待放的花朵,层层花瓣裹在一起,根本无法神识。

    “是修炼了‘血魂大法’的原因”?水寒想了半天,似乎找到了理由。

    “你真的修出灵性”。水寒纤指点着花头。

    星辰花没了声音,静静的聆听着水寒的话。

    “哎!你要真有灵性就好了,还能陪我说说话”。水寒回顾着空旷的石亭,扁乐走了,战队散了,看着微黄的夜色和紫色的花影,心里莫名的感到失落,无法触摸月光下的影子,那日夜陪伴的身影,离的越来越远。这凄凉的夜里,只有花儿和影子……。

    夜色很快淡去,两个星球合为一体,星光在此时变得更加的璀璨。

    水寒一夜没有修炼,站在淡明的晨光中,看着荒芜的药田。今年的花露和花魂是交不上了,不得以要上交出五颗灵石。

    唰!一道晶光落在眼前。水寒看眼晶信,谁会找他。

    晶信亮起。闪出数行大字。

    水寒读过后,心里怪怪的。“御事宫为何要他去化血殿”。

    化血殿是干什么的,没听说过。不过听得名字却十分的吓人。即然是有御事的令牌,水寒没什么可担心的,不如去看个究竟。

    水寒遁空而去,按照令牌指示。数个时辰后来到群峰环抱的密林,周围的山峰直指云霄,剑峰相偎,神奇莫测。山间森林搭站天篷,身披翠羽,虬枝翻卷,苍劲峥嵘……

    远远望去,这座山峰已经无路可走,神秘的森林,抖着残余的沉雾,浑身苍绿,威风凛凛地挡在面前。在湛蓝的天幕下显得肃穆、壮美。

    一阵强劲的寒风掠过树顶,沉睡的森林立刻从酣梦中苏醒,晃出一条山林小径。

    水寒看看令牌,应该就是此地。轻轻落入小径,踏着石梯而上。两侧森林里百花盛开,雪白的花瓣.金黄的花蕊,散发出一阵阵浓郁的气味。

    嗯!这不是香气,一股子奇臭味熏得水寒呕了两声,差点就吐了,眼泪都憋了出来。

    这是尸臭,令人作呕。水寒急忙闭了气息,这才缓过神来。急步向林内行去。

    穿过交错的虬枝洞后,遮天盖地的树叶闪着红色的光芒,像一片火海顶在树梢。

    一座巍峨的殿影出现在山路上,仰头望去,殿影如同高空压下,遮蔽了天日。

    几位灵士铁塔般站在殿门前,俯视着行上来的水寒。“请出示令牌”。

    水寒取出令牌轻轻一晃。身影出现在空旷的殿域内,稍一定神,数十位灵者出现在眼前。

    “水寒”!言尽、廖易等灵友向她摆摆手。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