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二章化血殿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440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定睛一看,会玉、杨盈都在殿内。笑盈盈的跑来拉着她的手,问寒问暖,大有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之感。

    水寒怪怪的问道:“让我来这里干什么”。

    杨盈神秘的凑过来。“听说这是给完成血务的弟子额外的奖励”。

    看看言尽、吴天,几位灵士都摇摇头。这些年参加过数次血务,都未完成过,自然也就没有经历过。

    听听周围灵者闪交谈,都在小声的议论着这事。似乎所有灵者都蒙在古里。

    又等了一会儿。殿内聚集了百位灵者。

    突然,空域亮起,走出一位老灵士。环视一团后,微微点点头。“各位弟子,为了奖励完成血务的弟子。宫内特为各位讲授突破‘化血境的要义’因此境有秘技,只能秘授,不可外传,凡得此秘技后,外传者必扒骨扬灰”。

    众灵者一听,又惊又怕。怪不得无数弟子做了血务就上了瘾。原来这里还有不传秘技。

    唰!百道光门出现在空域。门域幽光闪闪,深不可测。

    “各位,拿着手中令牌,进入光门,在进门前,请发血誓”。

    水寒看看手中的令牌,闪烁着数字十九。

    几位好友相互握握手,走向各自的光门。水寒来到光门前,将令牌按在光门上。

    青光一闪,水寒出现在微黑的空域里。空中放着两张竹垫,一位灵者背对他而坐。灵识一眼后,小心翼翼的双膝跪在竹垫上。

    “弟子水寒听灵老赐教”。

    灵者微动,慢慢的转过身来。看了眼伏拜的灵女,点了点头。“坐起来吧”!

    水寒起身坐在竹垫上,出于礼貌,一直未敢直视灵老。从灵袋中取出一滴粉色血珠,双手奉上。“弟子初来求术,未带礼物,一滴异源精血,请笑纳”。

    灵老眼神聚了光,上下打量着灵女。被水寒的举动弄愣了。传授秘术百余载,第一次有弟子这么识趣,送这么厚的大礼。伸手捻过血珠,放入灵袋中。

    “抬起头吧!即不是外人,不必客气了”。

    水寒一抬头。我晕,差点跳起来,真想指着灵老的鼻子大骂。

    “哈哈哈!有缘哪”!花达笑得嘴咧得老大了。

    “呵呵!是挺有缘的”。水寒干笑两声,强压着心头的火气。

    “即是这样,我就不客气了,......”。花达扯着脖子讲起化血境修炼。

    要想突破化血境,必须准备三件事,这三件事,花达一张嘴,水寒就吓得两眼直眨吧!

    收集“五行精血”。灵者精血分为金、木、水、火、土五行,灵者要知道自身精血行式,找到精血所缺五行。以秘术炼化“血行珠”,准备突破化血境时使用。

    此事难就难在补齐五行上,要想知道本身精血行式,要有秘术,名为“五行功”。得到此术,才能看透灵者是何血行,找到所缺血行。

    “不过......”。花达瞪着怪异的眼神。“既然你送我一滴精血,我也就告诉你个秘密,听清了,我不说第二次”。

    水寒一听,不由得伸长了脖子。瞪着眼睛,侧着耳朵。

    噹!哎哟!水寒脑门被重重的敲了下,顿时眼冒金星。

    “你......”。水寒捂着生痛的额头,气得脸红脖子粗,指着花达,就要发火。

    花达吹着手指头,嘿嘿嘿的一阵冷笑。呲牙问道:“听明白了吗”?

    “什么”?水寒脑袋嗡嗡的,被花达这么一问,猛的愣了。在脑袋痛的瞬间,老家伙确实说了句话,什么话?刚才只想着痛了,似乎没有听清,但那句话就在嗡嗡的头晕中旋绕。

    “嘿嘿嘿!回去想,你个傻蛋”!花达骂了句,等着水寒恢复心智。

    “清醒了吧!接着来......”。

    “化血凝行”。是突破化血境的关键,就是要将本体精血炼化成“血凝珠”。这种“血凝珠”要学得秘术“化血功”,经百年凝炼方可聚化成形,这血凝珠是突破化血境,“化血重生”的关键。

    何为化血重生,花达没有半点的隐晦,把化血重生的意义讲的非常的透彻。水寒听得稀奇,脑门虽然生痛,还是听得很认真。

    星辰花里的莫邪吓了一跳。这“化血重生”能否重塑灵躯,这是他最关心。

    花达讲到最后,还是讲了令莫邪激动的话。

    “一滴“血凝珠”可保你在化血境时永生不灭”。这话如同重锤敲醒了莫邪。果然如此,不由得激动了起来。

    “如何重生”!

    花达愣了下,盯眼沉思的水寒。谁问的,是这小丫头,不对呀!确实有人问过。“如何重生”?

    可是看水寒的样子像没说过,难道是凝思时的心语。花达迷糊了,也只能这么解释。

    “入化血境后自然知晓,不过有一句话,你是否想听”?

    沉思中的水寒伸长了脖了。

    噹!哎哟!水寒眼冒金星,瞬间从迷离中清醒过来。

    “你......”!指着花达,哎呀!捂着脑门用力的揉着,痛的下面的话说不出来了,脸儿都变了形。

    “让你清醒清醒,迷迷糊糊的”。花达咬牙切齿的骂道。

    水寒眼神凝重,不对,花达在敲他瞬间确实说了什么,她只听清了个尾音,就已经吓得一身的冷汗。那个深夜的血幕在眼前闪过。

    水寒张着小嘴,愣在那儿。还有一段话迷失在识域的疼痛中。

    “听清了”。呵呵呵!花达鬼异的笑着。“听清就好,不要以为世间事事都对,那只是你的认为”。

    水寒被这一句点醒,似乎想明白,为何被逐出景寒宫。她的鲁莽,触犯了修者的大忌。不由得汗透战襟。

    “丫头,你清醒了就好,屁股上的痛是轻的,没有人保你,你早就没命了”。花达咬牙切齿的说道。

    “弟子知错”。水寒伏拜在地,滴滴冰汗落在地上,啪啪的碎着冰渣。后怕呀!一时逞强,在鬼门关外走了一朝。怕是此事已经成为师兄妹心中的笑柄和警钟。

    “过去了,就过去了,这第三事才是最难的,为什么只有完成血务的灵者才会来此,就因此事”。

    水寒抬起头,凝泪双眼看着花达。“请灵老明示”。

    花达见水寒已经迷途知返,微微点头。“此事说难也不难,难就难在有性命的危险”。

    水寒抹去脸上的汗水,虽然脑门生痛的要命,特别是流了汗水,那个滋味,火燎燎的。心里火急火燎的,要说就说,卖什么关子。“请灵老明示”。

    “收集万滴精血”。

    此话一出,水寒惊得汗都闷了回去。鲜红的小嘴张得大大的,脱口而出。“一万滴”?

    “不错一万滴,这只是基础的数字,如果突破时出现异象,这个数字都不止”。花达得意的扬着头,瞄着水寒哆嗦的嘴唇。心里阵阵狞笑,怎么样小丫头,知道什么是利害了吧!

    “不过,也有秘径可走”。

    水寒吓得一把捂住额头,身体向后躲去。

    花达并未再意,身子前探着,反而凑了过来。“如果异源精血只需千滴,混源精血只需百滴,仲源精血只需十滴,如得到万古精血,再有异象一滴足矣”。

    这些精血,水寒都听说过,没想到在突破境界时会有如此不同的奇效。“那玄古神血哪”?

    花达嘿嘿两声。“你见过吗”?

    “没有”!别说玄古神血,就是混源精血她都没见过。

    “这就是了,别没事作梦,干点实事”。

    噹!哎呀!水寒抱住脑门搓了起来。

    “这回没什么秘事,只是打打你这妄想的痴心”。花达收回灵指,放在嘴边吹了口。

    水寒心里这个怨呀!想明白了,老家伙就是想借这个机会玩她,公报私仇。

    “好了,这有两道秘术,分别是‘五行功’、‘化血功’,可以近期修炼”。花达取出两颗晶珠。

    水寒停了手,伸手去接。花达紧紧的握着。“小丫头,有时规矩是不能破的”。

    水寒收回手,立即明白了。从灵袋中取出十颗灵石。“请灵老笑纳”。

    花达摇摇头。“只够一种功法”。

    这不是借机敲诈吗?水寒咬着牙,到了这节骨眼上,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又拿出十颗灵石,双手托上。

    “呀!小丫头近来发达了”。花达嘟囔着收了灵石,把晶珠放在水寒手心。要少了,早知道要三十。

    花达低头说道:“切记化血秘事不可外传,一旦查之,必须身首异处”。

    噹!一声轻音。花达轻嗯一声,脑门微微痛了下。

    “灵老放心,还你个脑瓜嘣”。

    水寒已逃出空域。花达摸摸脑门,呵呵两声,竟然没有生气,站起身,拍拍屁股消失在空域。

    出了光门,殿内已经聚集不少灵者,个个面凝喜色,只有个别灵者面色阴沉。

    “水寒”。杨盈走了过来。跟着吴天等相继出现。

    “走,回去再谈”。

    六位灵者出了大殿,遁行在黝黑的空域。谁都没说话,跟着水寒向一域遁去。

    数个时辰后,来到水寒的石亭。

    “这是你的药田”?杨盈和会玉都惊呆了。那次带水寒来时,药田多说也就是荒芜了,现在!真是惨不忍睹。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