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四章狭路相逢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5448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超武升级丑女要翻身:大神,来开黑!

    没有时间细想,水寒遁空而去,追向寒奴。

    言尽呲着牙乐开了花。“水寒,这回可发达了”。

    “哈哈哈!嘎”!言尽收起冰雕般的虫躯,回头发现水寒没了影子,笑容憋了回去,吓得脸都白。急忙遁入高空,眺望着四处耸峙的峰峦,险峻的崖壁。

    几座山头,形状奇特,巨岩壁立,层层烟岚飘飘忽忽,刺目的强光从峰头喷射出来,将白云染成血色,青山染上血晕。

    言尽傻了眼,灵识内没有半点灵者的影子。满眼都是血色的云霞。这到那里去找水寒。

    “水—寒—”!言尽扯着撕裂的嗓音喊着,峭壁危崖空洞的回荡着幽长的声音。

    炎炎的烈日透过云霞,高悬当空,红色的光如燃烧的火箭般射到地面上,山林着了火,反射着沸煎的火焰。

    言尽看着淡红的起伏连山,没有半点勇气遁入。他不是不想寻找水寒,他用尽了秘术也无法窥视到水寒遁向何处,似乎因烈日的灼焰,烧尽了水寒的遁迹。

    看着踊跃的红色兽脊,言尽急得直跺脚就是没有办法。怎么办?瞪了半天眼睛,只有等了,或许水寒很快就会回来。

    一直等到红霞落尽最后一丝光点,陡崖像乌云压顶似的,阴森森、寒凛凛下来。

    言尽不敢再等下去,夜色中的山域,比白天更可怕。做血务时,每到夜晚,心里如同悬着一柄利剑,寒战连连。

    万里外,苍黑色的起伏群山,一座叠着—座,像大海的波涛,无穷无尽地延伸到遥远的天尽头,消失在那云雾迷漫的深处。

    放眼望去满山秃露的乱石,在淡明的月光下面更加显得苍老丑陋,仿佛生癞疤的秃头似的。

    水寒躲在浅浅的崖缝间,身前是幽幽的深涧,黑森森的显得骇人的恐怖和阴冷。

    白天时,水寒急速遁出,来到这片乱石山。冰怪踪迹无,被火红的霞光藏匿起来。这时水寒才知道怕了,太冲动了。站在烈日似火,蒸笼般的石山上,竟然分辨不出来,从那儿遁来的,四域山峰被晒得滚烫滚烫的,着了火,热得使人喘不过气来。

    突然,山林里晃动着热旋,刮得石峰间乳白的纱淡了,重山间隔起来,只剩下青色的峰尖,那裸露的岩壁,峭石,被霞光染得赤红,渐渐地又变得苍白。

    水寒躲入岩松下地崖中,隐去呼吸。稍刻,几只黑褐色的大肚蟋蜗,弹簧似的蹦出微白的天空。

    顿时,一阵腥风刮来,岩松拔了根似的颤抖起来。撕扯皮肤的痛,令水寒眉头皱起。却不敢丝毫的移动。

    黑蟋蜗瞪着血瞳怀视着这片苍白的石山,恐怖的嘴蠕动着吐出一股子绿气,吱吱的叫着刺耳的怪鸣。

    咣噹噹!一道冰影从苍白石峰中窜了出来,拉着骷髅头链晶锤,一路狂奔而去。

    黑蟋尖锋刺足凌空劈下,将冰影身后的残影斩的稀碎。血瞳一瞪,四只尖足在空中划出长长的白光,追杀向冰影。

    噹!千里处,爆起冰白的光芒。许久传来尖粗的叫声。“黑鬼,你刨我呀”!

    另二只黑蟋没有动,瞳影瞄着这片光秃秃的石山。

    水寒耳边嗡鸣,这黑虫似乎感应到她的存在,但她不敢动,也只能以不动应万变。黑虫的气息太可怖了,跟她做血务时遇到的那些“七彩灵鸡”无法比拟。

    嗡!凝空的一只黑蟋撩起刺足。水寒脸色铁青,知道生死决战的时候到了,可惜,花尊不在,她只能凝出花魂箭,却无法幻化星辰箭。

    正当,水寒要冲出石缝时,一道黑影冲出石峰急遁而去。那速度有些慢,在水寒看来就是个慢动作,一息三百里,这速度,在灵者看来能笑掉大牙,何况这么恐怖的虫者。

    黑幽幽的刺足直穿黑影后心,眼看穿心而过,却偏了那么一点。黑影一闪,逃出刺足攻击的范围。黑蟋瞪着血目吱吱怪叫,刺足穿破虚空,追到黑影前侧。唰唰!又是几刺,就差那么一点点,还是被黑影闪过。一个疯狂的刺,一个东躲西藏,很快消失在夜色里。

    水寒看愣了,这也能逃走,不能吧!如果是她,一刺就得心碎胸穿,怎么可以逃得出去。只有一种可能,黑影是有意引走异虫。

    正惊愕时,一位头戴青巾,身穿绿花战袍,腰系银带,挂着数个灵袋,足蹬黑鳞靴,手中执着一把折迭扇子。

    黑发飘飘,剑眉斜飞,细长的黑眸蕴藏着锐光,削薄轻抿的嘴唇含着淡笑。粉白的长脸,修长的身材,宛若黑夜中的鹰,冷傲孤清的站在空域,孑然间散发着傲视四野的强势。

    黑蟋血瞳直闪灵光,嗡嗡的抖起三根刺足。

    “激动什么,虫友,是想卸掉只腿,还斩下只翅膀,你来选”。

    嗡!一道翅光从黑蟋背上亮起,千丈之距,刺足已经刺近灵士前胸。

    水寒吓得捂住了眼睛。完了,完了,灵士必死无疑。

    惊眸透过手缝,水寒惊得又捂住了嘴,差点喊出声。只见一根尺长刺足掉落空域。异虫身体猛的向断足处栽去。

    灵士在乱刺的刺足间,慢慢的穿行,动作极慢,又十分洒脱,手中扇影青光闪闪。唰唰几下,五根刺足断落。

    水寒看得心惊肉跳,为灵士捏了把汗。太惊险了,在五道骨刺间穿行,躲过十几下攻击。还这么潇洒,动作那叫个完美,简直就是项公舞剑。

    刺足已断,黑蟋失去了狂劲,躺在空中,六足乱蹬,痛苦的扭动着身躯。

    灵士一闪出现在虫首前,抬脚踩住虫胫,青光击在虫头上。噗!一缕绿色血光爆起。灵士收了扇子,伸手从血光中抽出一缕虫魂,打了几个符光,将其收入袋中。撇撇嘴,从血淋淋的虫头里扣出颗绿珠子。甩了甩血气,对着空域看了看,抬脚将血躯踢落石山。收了珠子,抽出扇子掸落身上的血气。

    水寒惊呆了。这是那来的灵士,不要灵血,不要虫躯。只要虫魂,那颗珠子很奇特,从前没有见过。怎么是从脑袋里取出的哪?

    “主人,我回来了”。

    冰光一闪到了近来,笑嘻嘻的站到灵士身后,轻轻一拉,无声无息的收起骷髅头。

    是雪怪?水寒这回看清了冰影的样子。小眼睛,大板牙,尖鼻子,身高丈许,冰盔冰甲。有多难看,就多难看。只有那高大的身躯,威猛的令人生畏。

    唰!虫影遁停在千丈外,虫躯残影未停,一声尖鸣逃窜远域。

    灵士手中扇光凌空搧出青芒。这回水寒看清了灵士的术法,一道青色的光影扇子打着旋飞了出去,看似很慢,很飘。瞬间到了近前。

    异虫逃遁速度飞快,刺足向后刺去,一片虚空被刺的陷落。啪!小小的脆声,断刺停在空中。异虫头向前栽去,窜出百丈远,撞到黑漆漆的山谷里。

    “那里跑”。骷髅光落到谷内,雪怪遁入黑谷。不多时,拿着虫魂、血珠遁了出来。

    水寒看得头发麻,感觉脑袋被劈开了似的,这样的场景从来没见过,太残忍、太血腥、太离谱。看得她手脚冰凉,两股颤颤。

    见到雪怪,水寒还有冲出去,理论的冲动。如今一点想法都没有了,这是要出去。被灵士发现......。水寒打了个寒战,不敢想。这比那日看到肖韧杀死灵女,还让她毛骨怵然。身子向石缝内缩了缩。

    灵士慢慢的转过头,瞄了眼黑淋淋的石崖。冷汗从水寒的面颊流了下来。

    淡明的夜色里,黑影慢悠悠的遁了回来。身后那只黑蟋,疯狂的舞动着三只刺足,数道刺光上下纷飞,每一刺都穿向黑影的后脑、后心。交错的刺光里,黑影慢慢穿行,总是那么险险的躲了过去。

    灵士转过头看着越来越近的黑蟋。轻轻的搧着扇子,没有半点紧张,反而嘴角凝着淡淡的笑意。

    等到那只发了疯的黑蟋到了近来。扇影向上撩起,青光打着旋的飞去。唰!三只刺足断掉。黑蟋一个大前趴扎在空域,虫头都撞变了形。

    黑影停住身形,抬脚踩住虫头,一片血光爆起,血淋淋的抽出虫魂、虫珠。

    水寒看得牙齿惊寒,哒哒的响了几声。黑影转过身,看了黑崖一眼。

    天哪!是双胞胎,这不是化身。

    灵士看看天色,带着一影一怪向远域遁去。

    三首灵影消失许久,远天出现一点清明,两个巨大的球体合在一起,星光变得更加的璀璨。

    群山苍黑似铁,肃穆的令人寒战连连。水寒化做黑影冲入山林,凝出大手,极速的收了三具虫尸,连点数道符光,封印虫尸的血气。

    水寒心里极其的怪异,灵士明明就是灵者,为何不收集精血,这可是混源精血,一滴可敌百滴同源精血。如此宝贵的精血,那位灵者见了都会发狂。

    就因如此,水寒无法肯定灵士的来路,也不敢接近灵士,能在异域混成这样,深夜敢斩杀异虫的,化血境灵者都做不到,不然水寒早就结伴而行。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