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五章夜战异虫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845

人气小说:为死者代言大唐之最强帝王都市天龙至尊我的女神老婆你惹不起快穿攻略:捕捉男神的99种方法三国重生马孟起歪歪小狐狸红楼之庶子风流

    呜呜!枯草落叶满天飞舞,黄尘蒙蒙,混沌一片。渐明的天域,瞬间分辨不出何处是天,何处是地。寒冷刺骨的山风,在山顶、山谷旋转呼吼而起。

    水寒大惊,一闪躲入身边的低短灌木中。

    风势凶猛,一群黑色的疯狂巨影,把黑色山峰吞噬。几息之后,黑漆漆的山谷里,走出数只黑影。站在呼啸晨风中,灌木林发出海潮似的吼声,茅草、枯枝摇曳颤抖,互相击碰摩擦,不断吐着呻吟。

    一只黑甲虫者站在山崖上,俯看着黑色群山。两只血瞳闪着光芒。

    “又是他,小小灵士敢斩杀我蟋族”。

    “族老,此灵不好对付,本族已有四波族人被杀”。

    “啪”!一道黑影在空中打了个旋。“滚!本虫才不是第四波”。

    黑影晃悠悠的停下。伸着黑鳞手捂着下巴。瞪着眼睛,数着尖找的指头。“一......二......三......是四呀”!

    黑甲虫者瞪着血瞳。“四你个头,今日你去追,抓不到小灵士,你就是第四波”。

    黑影拍拍脑袋。“不对呀!我是第五波”。

    “你......你......你。这片山域翻个底朝天也要把灵士找出来”。

    数波虫者遁出,消失在不同的方向。

    虫老环视四域形状奇特的巨岩,带着余下虫者向另一域遁去。

    水寒躲在灌木里,凝视着鹅黄的天色。太阳升起的方向应该就是景寒宫。

    数波虫者都追向那里,与灵士遁走的方向正好相反。这灵士太胆大了,竟然只身独闯异域。水寒如今可以确定灵士真的是灵者,可惜,水寒没有胆量追过去。

    山色逐渐变得柔嫩,山形也渐渐柔和,苍树翠竹点缀其间,层层烟岚飘飘忽忽。

    天色大亮了,因有异虫追杀灵士。水寒不敢遁空,用遁木行术,翻山跃峰在林间穿行。时而会跳上山尖的树林里,眺望着远处的山域。灵路不好,一旦走错了。怕是永远迷失在异域里。

    水寒看过晶轴,事务殿提供的灵域图,只是景寒宫外数万里山域。如今晶轴一片混沌,无法看清她身在何处。越看越怕,越看越毛。

    “走错了方向”?水寒一阵惊寒,不知是否应该再走下去。

    啪!千里空域爆起一团黑花,在蓝色的天空中爆着无数的光点。

    水寒侧头看去,激动的热泪盈眶,看着一朵朵的黑花,擦着止不住的泪水。

    身影一闪,出现在潾潾的溪水边。

    “水寒”!杨盈、会玉激动的扑了过来。三位灵女抱在一起,嘤嘤的哭了起来。

    “你去哪了,吓死我们了”。

    言尽擦擦脸上的汗水,呵呵的乐着。“我说管用吧”!

    “还说,都是你”。吴天给言尽一巴掌,打他个趔趄。

    “好了,好了,都别哭了。回来了就好”。廖易长出了口气,说心里话。他都想放弃了。如果不是言尽和杨盈坚持,他早打退堂鼓了。他可不想去异域冒险。

    水寒擦着泪水。“多亏了震天雷,不然,我就走过了”。

    言尽头梗了起来,走到水寒身边。“我出的主意”。

    水寒瞥他一眼,还没找他算帐。昨天为何没跟上。

    言尽似乎意识到什么,伸着舌头。“我去收拾震天雷”。

    五双眼睛瞪着言尽的背影,呵呵的笑了起来。

    “走,别理他,去灵埠”。五位灵者放开战盾,手持花尊沿河遁去。

    “等等我”。收个屁震天雷,言尽可不敢因占小便宜吃大亏。

    这条河像一条界河沿伸在景寒宫万里边域。河流辗转在群山间,川流在濛濛雾气里。即使六位灵者同行也会小心翼翼。

    沿河行进万里。连绵起伏的峰峦间,沉浸的澄重晓雾里。一座黑色的墙影现出,墙体直伸雾中,看不到城墙顶端。

    众灵者迟疑时,青光一闪,数位灵者出现在墙外。上下打量过后。“几位灵友来自何处?因何来望天城”。

    会玉忙拿出令牌。“灵友,我等是景寒宫外门弟子,接了血务,路过此地,见有城池想入城休息几日”。

    一位灵士看过令牌。“望天城不大,很安,不知灵友要休息几日”。

    “一日”。

    “好,请交六颗灵,明日此时不出城,会被随机弹出,切记”。

    水寒取出六颗灵石交与会玉。看城影,望天城类似圣域城池,应该不小。

    交了灵石,灵士给了块令牌。轻点城墙,现出一道光门。打了个请的手势,六道灵影同时消失。

    城池规模不大,典型的湖光山色。一条清撤的小溪从远方缓缓地、静静地流入小城的中心,在城中蜿蜒抖了两弯,默默地流去。溪流的两边,错落有致石亭小院。随处可见一丛丛花草及一株株高大的古树,将座座小院隐于树影里。

    这城的确与灵埠不同,能有院落,看得出灵者们生活比较安顿。

    走过几家石亭小院,看到来来往往的灵者,面色安逸,战甲较为讲究,虽然比不上景寒宫,看得出这里的灵者福足不少。

    “百花亭”。杨盈拉住水寒指给她看。

    果然在巍巍的树影里,闪动着粉莹莹的牌子。水寒好奇的走了进去。

    院内青石铺地,古木参天,一座石亭落于细濛濛、青黝黝的光晕里,仿佛是碧翠的幻境。

    不少灵者聚在幽光中,走在长长的石桌前。桌后坐着灵女,桌上放着一排排的晶珠。灵者们时而拿起晶珠细细的端详着,低声问着价格。

    水寒等灵没有见过这种场面,跟着灵者们凑了过去。“灵露”、“灵魂”、“虫甲”、“虫尸”、“灵血”。

    会玉拿起同源精血珠,看了看。“灵友,此血多少灵石”?

    “五颗”。

    众灵者眼珠大了一圈,和灵埠的价差不多。从头看到尾,没有找到混源精血。

    “请问,可有混源精血”?

    灵女笑笑摇摇头。“有价无市”。

    水寒站在“虫尸”桌前,看着珠体内的尸影,眼里闪着灵光。杨盈拉了她几下,转过身来,诧异的看过来。

    “虫尸怎么收”?

    “一颗”。

    “都是一颗”?

    灵女点点头。水寒撇撇嘴,当年卖给花达“血虫”尸五十颗灵石,这个价是不是太离谱了。

    “混源虫尸哪”?

    灵女细眉一挑,上下打量着水寒。眼神里凝着不可思议的神色。“要看血源是否新鲜,十日为一挡,价格不同”。

    “我有”。

    灵女伸手示意。水寒看看周围的灵者,面现难色。指了指桌上的珠子。“我没有晶珠”。

    灵女指指树域另一侧的空地。站起身带着水寒走去。

    刚到树下,一股子怪味扑鼻而来,众灵急忙关闭呼吸。这是尸臭味,浓重的令人阵阵作呕。

    水寒揉着鼻子,走到树侧空地。呼!一股血气弥漫空域。

    灵女眼爆绿光,急忙打出一道晶光,封印了虫尸。“这是你的”。

    水寒点点头,惊异的看着灵女。

    “三百灵石”。

    水寒一听激动的不得了,这可是白捡的,没想到值这么多灵石。

    “三百五”。

    身后传来一声喊喝,一位灵士挤出人群。不知何时院内的灵者都围了过来,个个瞪着绿芒芒的大眼睛。

    “刘灵友,太霸气了吧!这是本灵的铺子,还容不得你出价”。老灵士出现在古树下,斜眼灵士。

    “程老,开个玩笑,这价确实有点高”。灵士鬼笑着,看得出有意向老灵士发难。

    “不高”。老灵士看向水寒,眼里直放光。“灵友,三百五十一如何”?

    水寒看眼灵士,灵士咧着嘴乐着,看那怪笑,似乎有意的使坏。

    “好”!

    老灵士点点头,满眼的感激之色。走到水寒身边,将一袋灵石交到她的手里。“灵友可否到亭内一叙”。

    水寒点点头,将灵袋交到杨盈手里,带着会玉和言尽跟着老灵士进了石亭。

    亭内坐着几位老灵士,看到水寒等进来,纷纷的站了起来。

    “灵友请上坐”。

    水寒看看那几位老灵士,心里有点发虚,因为有灵甲,所以没有灵者知道她的境界。但这座也不是随意就能坐的。

    “不必客气,在下坐此正好”。水寒坐到下首,老灵士淡淡一笑,也不再做谦让。

    众灵落了座。老灵士笑盈盈的看着水寒。“灵友是景寒宫弟子”。

    水寒点点头,这话问的多余。没有灵者看不出这身行头的。“正是”。

    “没想到,景寒宫竟然有弟子能猎杀黑蟋,勇气可佳。不知灵友可否将精血也售与本灵,我可以出高价”。

    水寒摇摇头。“灵老,我与好友出来做血务,正是收集此血”。

    “是这样,可惜了”。老灵士叹了口气,满脸的失望。

    “不过,我还有两具虫尸,可售与灵老”。

    老灵士爆目惊跳,不可思议的看着水寒。愣了会儿,拿出晶珠,弹到水寒手里。

    水寒将晶珠拍入灵袋,又取了出来。

    老灵士脸皮一阵抽动,看了又看水寒,许久才接了过去。灵识了会儿晶珠。“七百灵石”。

    水寒点点头。这已经不少了,白拾了一千多灵石,如今自己成了腰缠千贯的小富婆了,心里不由得阵阵的狂喜。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