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六章灵城石亭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432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超武升级丑女要翻身:大神,来开黑!

    老灵石将灵石交到水寒手里,笑道:“灵友,我有个不情之请”。

    “灵老请讲”。

    “那好,以后灵友得到混源虫尸,十日内送到本亭,如何”?

    “好”。

    “灵老,在下还有小物件要出售,失陪了”。水寒见过礼,转身出了石亭。

    老灵士见水寒走了。脸色沉了下来。“几位灵友可看出她的境界”。

    灵老们都摇摇头。“程灵友,刘图来挑事,这一票还是不做的好,景寒宫弟子还是少动的好”。

    程飞咬牙闭眼,心痛呀!一千多个灵石没了。“伊丹、双子去跟着她们”。

    两位灵者应声遁出石亭。

    水寒等灵者早已离开了。没敢出城,找了家灵栈住了下来。

    晕暗的石亭内,六位灵者围坐在一起,看着桌上五个灵袋。谁都没想到,水寒这么大方。每人分了一百颗灵石。

    “明日我们回宫,休整十年”。

    “好”。

    “离开前,我们要收集两样灵物:灵阵和异域图”。

    灵阵、异域图有何用,众灵者当然清楚,想出入异域,想得到精血,单凭勇气不行,没有这些还真不行。

    六位灵者做了小小的分工,又各自修炼去了。水寒半眯着眼睛,窥视着城池。

    灵士轻搧着扇子,慢行在夜色里,那双寒星四射的眼光,两弯淡挑剑眉。衣发飘逸,不扎不束,随风微微飘拂,衬着悬在半空中的身影,气势吐千丈凌云,如同降世魔主。

    这道影子凝在水寒心里,令她有些心慌。在这夜色里,他在那里?

    夜色里,水寒的脸热热的,渐渐的凝起红晕显得更鲜艳了,蔓延到身后颈间,温柔甘美的肉息在蒸发。

    忽而,那双眼睛放着异样的光,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光润带笑的脸突然敛住了笑惫,显出一点莫名其妙的拘束,随即,脸颊蓦地红了起来。

    水寒摸着发烫的脸,怎么又想他?

    这夜经不住思念,似乎也只是一念之间,天际已经大亮。沉寂在夜色中小城喧闹起来。

    水寒睁开眼睛,躲了下。杨盈和会玉凝着亮晶晶的眼神,夹着惊疑的目光,笑眯眯的深邃、鬼异。

    “你在修炼”?

    水寒张狂的力避着视线。“哇!早晨空气真好”。

    杨盈眯了下眼睛,心里嘻嘻起来。她从水寒逃避的眼神里看到了一样东西,这样东西,女人只有在某个时刻才有。

    “发什么呆,出发”。水寒在杨盈眼前打了个响指,拉着一眼凝光的言尽走出灵栈。

    会玉等跟在后面,一窝蜂的追了出来,个个眼神都怪怪的。水寒可没时间八卦。指着两个方向,慌张的把会玉和杨盈支开。

    言尽默默的跟着,眼神没有一刻离开水寒的身影,不知为何!自从水寒失踪回来,整个人都变了样子。那儿变了,他说不清楚。

    “愣什么,还快去打听”。水寒瞪眼言尽,那点小心思,一点设防的表露无疑。

    “哦”!言尽舍不得移开目光,又不得不走。

    “灵友,可知那儿卖阵法”。嘴上说着,眼睛却走着神。

    问了许多灵者,都摇摇头。怪怪的眼神上下打量言尽。

    很快这条街都遍了,也没找到。水寒一脸的失望,在圣域要买阵法轻而易举。难道灵域没有研究阵法的,听说有“剑灵宫”。

    一道晶信飞来,水寒看过后,带着言尽向另一条街遁去。

    “在这里”。杨盈挥着手。

    “找到了”。

    “是的,只是要价太高了”?

    水寒跟着进了石亭小院。不觉得一愣,这小院太静了。除了廖易,只有几棵阴森森的古树,树下笼罩在一片灰沉沉的雾气,显得格外的恐怖。

    廖易使了个眼色,水寒才看清阴森的雾气里坐着一位垂暮老灵女,绛紫色的脸上刻着道道深深的皱纹,深似刀疤。根根银发没有一丝凌乱,微微下陷的眼窝里,一双深褐色的眼眸,洗净着岁月的沧桑。头都忘记了。

    “六十六颗”。

    怎么拿出灵石的,水寒想不起来,看着手里多出的晶轴,眼睛直化魂。

    老灵女手里多了个花尊,随手捻出星辰花,尖尖的黑瞳闪闪黑光。“你这个小灵女有点意思,灵石我不要了,异域图送你了”。

    水寒拿着晶轴站在大街上,看着石亭小院,脸上布满疑云。刚才进去了吗?好象没有。交灵石了吗?好象交了。灵袋中的灵石没少呀!这晶轴是什么?异域图?

    “水寒,进去呀”!

    杨盈碰了下她。瞪着好奇的眼神。

    “我没进去”?

    “你一直站在这儿”。

    这下水寒彻底的懵了。一切都是幻觉吗?愣了愣,轻轻的拉开晶轴。

    廖易和言尽直了眼,这是什么?

    “这图好怪?不象是景寒宫域的图”。杨盈也惊愕了。几位灵友在宫外猎杀数年,早就熟悉了那张晶图。而水寒手中的图不同,更为浩瀚,记录的区域明显不同。

    唰!水寒合上了晶轴,她看到了一个可怕的名字:“灵域血族”。

    “走!叫上会玉”。水寒看看天色,时间还早,回到景寒宫还很充裕。望天城虽然是个不错的商埠,比其它灵埠更安,更神秘,水寒相信那座石亭小院非同一般,那位老灵女境界高深莫测。但还是没有景寒宫安,十年修炼,景寒宫比望天城更安。

    会玉和吴天汗淋淋的跑了过来。“什么事,这么急”?

    杨盈嘘了声,指指水寒。“听老大的”。

    “阵法不找了,先回宫修炼”。

    众灵友虽然心里有点怪异,还是说说笑笑的遁离望天城。回首看看这座云里雾里的城池,说不出的迷惑。

    沿河遁行许久,水寒突然停了下来。侧头看向一处被野花阻塞着的峡谷,突出的岩石和悬崖,在灼热的阳光下晃着铮铮铁骨。

    “那几具虫尸是从那里得到,十年后,我们从此进入”。水寒指峡谷,眼里闪着难以说清的光芒。

    众灵友望着地势崎岖山谷,这堵石壁似仰面压来,高得要坍塌下来,岩壁里蹦蹿出一簇簇不知名的野花,象岩石间喷出的火焰,浮起一层光滑的珐琅,把山体衬得格外的雄奇。

    “你拾到的”?会玉激动了起来。众灵友一直想知道那几具虫尸从何而来,水寒没有说,也都不好意思问,必竟再好的关系,都有自己的私秘。何况水寒真的很够意思。

    水寒点点头,讲了那夜离奇的相遇。听得灵友们心跳不停的加速,会有这样的事。

    “是帅哥吗”?杨盈扑闪着大眼睛,带着几分羞涩。

    廖易瞪了眼,鼻子里喷出的都是酸气。

    “是呀!看水寒的眼神,哇噻!好色”。

    “去!你们这些人,脑袋里就那么一点事”。

    言文撇着嘴,别提心里多难受了,每一句话都象根针挑着心里的刺,苦苦的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在他的眼里,水寒就如一块等待雕琢的美玉,他想琢下一笔,却总是没有那个勇气。

    突然,水寒停在灵路上,向一侧山峰看去。众灵友似乎已经感觉到不妥,纷纷寄出战盾。

    灿烂的阳光穿过树叶间的空隙,透过隐在林间的雾气,一簇簇,一丛丛,远远望去,红光闪闪,璀璨夺目,像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在林间燃烧。

    忽然一阵强劲的寒风掠过树顶。林域苏醒了,清脆响亮地喧哗起来,晃着绿色的影子。

    “水寒”。杨盈惊愕的问道,众灵友都知道水寒的神识与众不同,总能预感到不为人知的危险。

    水寒收回目光,略有所思的遁向景寒宫。那缕怨气一直在徘徊,总是神秘的出现,又神秘的消失。

    “哎哟!水队长,这是打猎回来了”。光门前,花达翘着二郎腿,颠着大脚丫子,竟然没穿鞋。

    水寒愣了愣,目光落在花达身后灵女眼上。

    “见过灵老”。廖易等急忙上前参见。

    花达咧着大嘴哈哈哈的笑了起来。“要改口,要改口了,叫我灵玄”。

    杨盈等一听,吓得面色涨红,急忙跪在空中。“灵玄灵祖,寿比齐天”。

    水寒也只好跪了下,死老头子竟然突破了化血境。来此炫耀来了吗?

    “来来来!都有赏”。花达摆摆手,身后黑衣灵女走到伏空跪拜的灵者前,每人发了一颗灵石,走到水寒面前时,停了下。取出两颗灵石放在水寒手里。

    灵石在手里抖了抖,打起旋来。水寒低着头,闭着眼睛,面色异常的平淡。

    “谢灵玄灵老,威服四海,寿比齐天”。

    “免了,免了,都起来吧”!花达咧着大嘴笑得直呷气。抠着鼻子,弹了弹。一副龌龊样,看了就象作呕。

    水寒站起身看着手中的灵石,心里怪怪的,老家伙今天这么大方,出血了。难道到了炼识境,脑子都变得灵光了。

    嗯!嗯嗯!花达清了清嗓子。“各位弟子,本灵祖十日后,在灵达殿举行庆典到时去呀”!

    我晕!水寒眼睛化了魂,死老家伙鬼点子在这儿。

    “多谢灵玄”。众灵谢过花达,进了光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