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七章灵玄赏赐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121

人气小说:为死者代言大唐之最强帝王都市天龙至尊我的女神老婆你惹不起快穿攻略:捕捉男神的99种方法三国重生马孟起歪歪小狐狸红楼之庶子风流

    众灵者进了宫域,高悬的心放松下来。叽叽喳喳的聊个不停。

    “灵玄就是灵玄出手真大放”。会玉把玩着手中的灵石,都搓的真冒烟。

    “就你死木脑袋,他给你灵石,你去了,拿什么作礼”。吴天点着会玉的脑门,女人就是女人,见了好处,脑子就不灵光了。

    “啊”!会玉瞪大了眼睛,没想过这事,光激动了。“那怎么办”?

    “我那儿知道”?吴天没好气的回道。几位身上除了百来颗灵石,再没有能看得上眼的灵物。

    水寒不作声,慢慢的遁行。花达猴精猴精的,十天后,这明明就是给你找灵物的时间,那灵石可不是白送的。

    “是呀!灵石送不了,让我们送什么”?杨盈挖苦着小脸,嘟着嘴。

    灵友们个个也都愁眉不展,老家伙出了个大大的难题,真的能愁死这几位小灵者。灵玄已经可以撼动灵域的存在,不再是一般的灵者可以见到的了。

    水寒坐在石亭里,看着一脸愁容的灵友。淡淡的笑笑。“愁什么,那老家伙,我太了解了,只要送的不是灵石,比灵石贵点灵物,他会照单收”。

    “那好,我们明日去望天城”。

    “不用,我身上还有几滴异源精血,送了他,他会乐掉大牙的”。水寒对花达不能说太了解,他那点禀性,表现的一览无余,用不着猜的。

    “异源精血”?廖易等灵者楞了下。这水寒太利害了,竟然能得到异源精血。

    在异域,精血不同,意味着异虫的战力不同,越是稀有精血的异虫,同阶战力相差数倍。别看六位灵者猎杀同源精血的异兽有几分胜算,要想猎杀异源精血异灵那可就不好说了。

    是从那几只异虫身上得到的?不可能,那有灵者猎杀异虫不吸走精血的。

    “真的,我爱死你了”杨盈抱着水寒一阵亲。

    “行了,哎呀!我的脸花了,我的眉毛掉了,哎呀!.....”。水寒抱着脸一阵乱叫。

    廖易、吴天和言尽好奇的追了上去,从来没有见过水寒素颜的样子,这么一喊,所有灵者都来了兴趣。这一追就是数万里,到了石亭,几位灵友也没有追上。

    “站住,再进一步,我可发飙了”。

    言尽等灵士被唬住了,真不敢进石亭。杨盈、会玉笑盈盈的进了亭域。

    “水寒就你这素颜,景寒宫你第二,再无第一,干嘛非要画浓妆”。

    “别瞎说,脸都弄花了”。

    三位灵士伸着脖子,眼睛直眨巴。景寒宫美女多了去了,杨盈和会玉也能数得上,这话能从两人口中说出。

    咕噜!言尽伸着脖子,咽着口水。

    “小声点”。吴天狠狠的撞了下言尽。

    “干什么,小声点”。

    “我说你口水,掉了......哎”!吴天看到言尽嘴里的口水咽了,嘴角的口水又流了出来。

    “那有”。言尽摸了把下巴,水淋淋的甩了出去。

    “我去修炼”。廖易实在看不过眼了,遁到石亭一侧,盘空而坐。

    吴天摇摇头,他也不愿看言尽那色迷迷的样子,那双大眼珠子天天盯着水寒的屁股,盯着她的胸,今天竟然对脸感兴趣了。

    言尽愣巴巴的不知看了多久,这夜才清静下来。

    天空中,闪着几颗发亮的星星,飘着寥寥几片白云,两轮透亮的玉盘嵌在蓝色天幕里。借着月影的微光,无数的莹光像跳越的精灵,趁着夜风混乱的在天空骤驰。

    漫光飞泄,流莹从石亭内飞舞。“五行功法”在亭心飞转,道道流光里,爆着句句真言。

    三位灵女坐在流莹里,面色平静,微闭双目,真言的光晕在微动的眼皮闪过,从闪过的字幅看,水寒读取真言的速度明显比其它灵女快的多。前几日,杨盈和会玉都读取过功法,却被水寒很快的追上。数个时辰后,二位灵女额头汗水涟涟。不得不放弃与水寒同修,这么下去,真的熬不住了。没等想明白真言的含义。水寒已经读取下一页。久而久之,二人成了浏览书,眼前直爆晶光,没想明白,真言字幅过去了。

    不得已,不得不放弃同书读取,各自拿出“五行功”,独自修炼。

    莫邪坐在花蕊洞口,凝视着道道真言,很快领悟到“五行功”的真谛。这种功法,就是让灵者修炼后能轻易的分辨出灵者的血行,看似有些难度,其实也是修炼窥视觉神识的一种方法。

    如今,莫邪能魂识千里内的万物,只要无雾气遮蔽,一景一物都能分辨的清清楚楚。要让他看清灵者血行,这种近乎于微观的能力,却做不到。此功法,正是对这种缺失的补充。

    一晃九日过去,石亭内流光暗了下来,闪动的晶珠微微的抖着,啪的一声,爆成清烟,点点晶尘落了下来。杨盈等被小小的爆声惊醒了,诧异的看着水寒平静的面容。“套功法读取完了”?

    水寒没有动,读完功法,并不等于修炼完成。是否领悟功法的真谛还很难说,有些只言片语,还存在着晦涩难懂的地方。

    “啊!天哪”!会玉跳了起来,瞪着大大的眼珠。

    杨盈吓了一跳,狠狠的瞪了眼会玉。这一嗓子,如果心志不坚者,能走火入魔的。

    “死妮子,一惊一怍的,你想吓死人呀”!

    “明日是老家伙的庆典,差点忘记了”。

    “嘢”!水寒和杨盈呲之以鼻,这事呀!谁都没忘记呀!用得着这么大惊小怪的吗?

    看看天色,正值初夜,离天明还有一段时间。廖易笑笑,看看吴天,又闭上眼睛。

    “走”。水寒突然一嗓子,众灵友吓得激灵跳了起来。

    “这就走”。

    水寒点点头。去灵达殿还有一段路程,何况老家伙的庆典去的灵者能少吗?不早点去,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

    众灵一听,也对。急忙去梳洗,九日的修炼,时日不算长,但风尘可没有惯得他们。

    小半个时辰后,三位灵女走出石亭,言尽等早已整理停当,守在亭外。

    水寒走了出来,言尽瞪着大眼睛直眨巴。前几天的事,他还没忘记。可惜,水寒依旧是浓妆艳抹,又令他失忘了。

    什么时候?变得这样。水寒似乎都记不清了,不知从何时起,她再也不愿以真容面对灵者,这浓妆比任何术法都奇异,天然而成,无术可破。

    六位灵友边行边切磋,猛然发现对“五行功”的领悟大体相同,都在几处关键点上迷惑不解。

    “水寒,老家伙是你的导师,今天你可得让他点悟几句”。

    “那老家伙想让他出血,灵石不会少花的”。

    水寒看看杨盈和会玉。二友还真了解花达,不过,他已经想好对付老家伙的办法。

    群星如雨缀满柔蓝的天幕,双月如炬吐着淡青的光辉。正值午夜时分,水寒等灵友已经到了灵达殿外。

    殿院宁静,听得见夜从檐月落下的声音,飘带似的揉过兰叶。六位灵友愣愣的看着殿院,无数的晶罩闪着微微光芒,密麻麻的排出十里。

    “还愣什么?你们来晚了,有的十日前就守在这里了”。有灵者叹惜道,望着远处的灵达殿直摇头。

    会玉伸伸舌头,看眼水寒。还以为很早了,闹了半天,起个大早,赶个晚集。

    “找个位置坐”。

    六位灵友一字排开,占了不小的空域。后来者看了眼,发现是“水寒战队”,只好让了开。众灵者都清楚,只要被点悟的战队都有可能成为灵老。

    天边隙缝中露出淡黄色的天幕。微明里,前侧晶罩动了动,瞬间,殿前暗了下来。

    台阶上,走下一位黑衣灵女。灵动的大眼睛扫视殿院后,柔声细细的说道:“请血务战队到前侧来”。

    唰!千个战队环光亮起,各战队长举着令牌,带着战队遁到前侧。那些没接血务的弟子被挤到后面。

    黑衣灵女等了会儿,又柔声道:“请完成血务的战队到前侧来”。

    环光交错,那些接了血务,没完成血务的战队被挤到后面。殿前只留下百余队。

    这不能怨灵达殿势力,想想完不成血务的弟子那来的余钱,没了余钱,那有好礼上供。

    “请将贺礼送上”。

    众灵者急忙取出各自的礼物举过头顶。殿内飘来数位灵女将各层次灵物收入灵袋。

    “各位灵友,灵玄鉴定后,会邀部分灵友入殿相见,请稍等片刻”。

    殿外静寂无声,偶尔能听到几声心跳。虽然不知道灵玄召见会有什么好处。至少也能粘点喜气。

    一位灵女托着盘子走出大殿。快步来到黑纱灵女身边。

    青光闪过,光轴展现在空中。数百个战队名和个人人名出现在空域。

    “请入选战队和灵友入殿”。

    黑纱灵女一闪消失。入选者蜂拥进大殿。

    殿域圆顶如蓝天静淌的天河。仿佛蓝天与碧水溶化在一起。丛丛野花与簇簇古柳装点空域,一叶一瓣都映得清晰分明。碧波动荡,树影、花影随之摇摆起来,似被惊拢般绿彩溢光。

    柳荫深处放着一张石桌,花达翘着二郎腿,斜依在石椅内,只是这次庄重了些,没有光腿丫子。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