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八章灵达殿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239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超武升级丑女要翻身:大神,来开黑!

    众灵者见到灵玄急忙跪拜。“祝灵玄修得神识,再得神魄”。

    花达摆摆手,一言未发。黑纱灵女走到桌前。“灵玄谢过各位赠送的精血,十分喜欢”。

    水寒听得这个气呀!老不死的入了炼识境还装上了,连句谢的话都不会说了,早知道不送他混源精血。自己只有三滴,忍着痛送他一滴,没想到老不死的装上了。

    花达摆着一副威严样子,有意的拉长着脸。两双眼睛却少了那点英气,骨碌碌的乱转。

    “嗯!嗯”!花达有意的清了清嗓子。黑纱灵女走到一侧。

    花达白了眼桌上的灵袋。“红蜓、扁乐这点精血你师妹俩都分了吧”!

    跪拜灵者们惊愕的抬起头,只见黑纱灵女和一位红妆女子走到桌前。花达挥挥手,把众灵者进贡的精血分给二女。这些精血有多少?无法计量,不说别的就是水寒俸上的混源精血可敌百颗同源精血。

    水寒心痛的直咧嘴,这老不死的对弟子这么大方。

    两位灵女谢过师傅,收了沉甸甸的灵袋。转身看向伏空弟子。“为了感谢各位弟子,灵玄要为一位弟子讲授术法”。

    就一位?太少了吧!众弟子急忙直身坐起,目光灼灼的直视黑纱灵女。生怕与灵女错过眼神。

    “水寒”!

    众弟子眼前青光闪过,耳边回荡着那缕柔声,飞出灵达殿。

    “太不公平了,这就是内定”。有灵者不满的吼道。

    啪!一道青光打在脸上,灵士飞了出去,重重的跌在石壁上,趴了几下才坐了起来。

    “放肆!灵达殿也是你说说讲讲的地方”。殿内转来花达慵懒的声音。

    刚有点怒气的灵者们吓得都哑了声,低着头灰溜溜的逃出殿域。

    杨盈等守在殿外,别提多激动了。水寒领悟了,众灵友都会得到好处,这点深信不移。

    一晃,众灵在殿外等了月余日,廖易等心里这个怪,不就是讲授“五行功”内的几点疑惑,怎么会这么久。难道?

    众灵友有了数百种八卦的想法,每一种都可以解释为什么水寒被留在殿内。言尽渐渐的坐不住了,他从廖易和吴天的眼中读到了什么?

    腾!言尽跳了起来,刚要张嘴,被会玉一拍掌摢在嘴上,打得鼻子直酸,骨碌碌的掉着眼泪。

    “别惹事,小心我再摢你一下”。会玉不等言尽反过味来,狠狠的警告道。

    言尽抹了把脸,瞄眼吴天,见他瞪着眼睛,挑着剑眉,一幅“你动下试试”的样子。

    “别担心,水寒不把精血歉回来,是不会出来的”。杨盈嘿嘿两声。

    灵达殿内,水寒盘坐在殿空,周身放着三色光环。

    花达捻着胡子呵呵的乐着,身边站着一黑一红两位弟子。

    “看到了吧!这就是混源灵者,体内精血中含有金、木、水、火、土任意三种血精,到底是何种,只有修者自己知道,只要再得到二种即可炼化‘血行珠’。有了此珠才能化血重生”。

    扁乐惊愕的问道:“另两种血精如何得到”?

    花达呲着大牙呵呵的乐了。“这事说不得”。

    “师父,你说吗”?扁乐抱着花达的胳膊一阵晃,晃得花达眼睛都化了魂。

    “好了,好了,别晃了,师傅都晕了”。

    “那你说”。

    “哎呀!你这个死丫头,你知道师傅这点心得能换多少精血吗?百颗混源精血都不止呀!都让你晃出去了,便宜她了,便宜她了”。

    其实,花达见到水寒送的混源精血,先是惊异,这丫头怎么得到的。立即也想明白了水寒的用意,她大可不必用这么贵重的精血送礼,即然用上血本,无非就是有事相求,什么事?花达心里明镜似的。

    即这样,花达也不是那种来而不往的贪鬼,点拔两句,顺水顺舟的事还是可以的。没想这么一来,被水寒粘住了,借着话题发挥,非要看什么如何修炼,还是问题了一些稀奇古怪的问题,几乎招招问在点上。不但花达吃惊,就是水寒都惊得要命。

    “这......这......可别说是我说的,千万记住,灵者修炼有些都是密事,自己明白,大家都明白,但还要都装糊涂......”。

    “师—父—,我都知道了,你都说有二十遍了”。扁乐拉着长长的声调,撒着娇。别说这招太灵了,花达数万岁的老家伙也麻了爪子。

    花达白了眼水寒,低声道:“这是师徒间的密事,不可向外说,切记”。

    “好—了—!这话不下五十遍了”。

    “真拿你没办法,要不换个地方师傅传授你”。花达看着水寒,这丫头看似在修炼,似乎根本就没入定。难道两人认识?不可能,不可能。

    融汇五行,只有两条捷径,一是找到同源同行精血炼化,另一种是找到异源双行精血炼化。想找到异源双行精血谈何容易,大海捞针一般,那得碰点。同源同行精血不同了,异族、人族都有,而且大有人在。

    扁乐撇撇嘴,这也没什么特别的地方,不就是炼化精血吗?有什么了不起的,还神神秘秘的。

    水寒坐在三色环光里。“五行功”已经初见成效,要想修炼成,那是日后的事。她从花达的口中,想到了一个关键的问题,如何得到同源的血源血行。

    “师父,怎么知道灵者的血源血行哪”?水寒撒着娇的问道。

    “哎呀!那就是得碰了,看点了”。花达打了个擦边球,没把事解释明白。“走,走,走,以后记得,凡是开始做血务的,得到点拔的灵者少接触,这些人杀人不眨眼,你交不起的”。

    花达拉着扁乐向殿域深处行去,红蜓怪怪的眼神看了眼水寒,跟着消失了。

    水寒又像模像样的坐了一天,才慢慢的睁开眼睛,一脸诧异的四下看看。转身遁出灵达殿。

    “水寒”!杨盈挥着手。

    会玉等灵友都围了过来。“怎么样”?

    水寒神秘的笑笑。“小有收获,走”。

    六位灵友遁空而起,直奔石亭而去。行至一处山坳,水寒慢了下来。目光灼灼的盯着山尖雾影。

    廖易着惊异不已,景寒宫内也有异族?唰!光盾立在身前,寄出战尊,如临大敌一般。

    山风吹拂,雾气如同轻纱般层层的剥离。青山间一流瀑布从上面冲下,溅着的水花,晶莹而多芒,像一朵朵小小的白梅,微雨似的纷纷落着。瀑布悬空,太高了,落下在水花形成大片的喷雾,散成飘飘的薄云。

    乳白的轻烟里,站着一位黑衣灵女,黑发、黑巾、黑纱在轻烟的衬托下非常的扎眼。

    竟然是花达的弟子,虚惊一场。众灵友收起战盾,对水寒的灵识佩服的五体投地。

    “在这等我”。水寒遁向雾气中。五位灵者心领神会,立即遁出千丈,形成半弧护住这座山峰。

    “师傅”!扁乐跪拜空域。又被水寒硬生生的拉起。

    “老家伙知道你是圣女吗”?

    扁乐摇摇头。“师傅的这幅虫甲非常了得,他以为我是失忆的灵族灵地内门弟子”。

    “我能想到,那就好。跟着他能学到不少秘术,少来见我”。

    “我想你,想和你一起做血务”。

    “还不行,以后会有机会,我走了”。

    “师傅”。扁乐拉住水寒的手,恋恋不舍的紧握着。

    “别瞎想了,让那老家伙看出破绽就废了,回去加紧修炼”。

    “嗯!师傅放心,我会小心的”。

    “我走了”。水寒要走,又被扁乐拉了回来。

    “师傅”。

    “听话,这对你是天大的机缘”。水寒想拉出手,又被扁乐抱住。

    “师傅,这个给你,我现在用不上”。扁乐怕水寒急了,忙拿过灵袋塞入水寒手中。

    灵光一闪,水寒立即感应到袋中是何物。“这么多的精血,甚至还有一颗,他送的混源精血”。

    “不行”。水寒推了回去。

    “师傅,我用它要千年之后的事,精血再好也会少了灵性,你用得到”。扁乐急了,眼里都凝了泪花。

    水寒想想,扁乐说的不错,如今化身二阶,灵域修炼再快,五百年到化身四阶,五百年突破化身五阶,飞升灵台,这都是快的了。二千年还差不多。

    “好!我收下,等你到了化身六阶瓶颈时,我再还你”。

    “谢谢师傅,我再到老师傅那儿给你弄,祝师傅早日到化血境”。扁乐破泣为笑,竟然抱着水寒跳了起来。

    不知不觉得,两人坐在飞瀑下聊了起来。这一聊可不得了,急坏了守在外面的杨盈等灵友。

    水寒能与花达的弟子混在一起,还这么熟悉令众友吃惊不小。但也不能这么商议事吧!转眼过了两个时辰,还在聊。

    “扁乐回去吧!老家伙要起疑心了”。

    “没事,老师傅去贺寿了,这些天到处搜刮,小灵士都不放过,这回总得让别人砍一把吧”!

    “咯咯咯”!两位灵女笑了起来。扁乐把花达那点酸事都讲给了水寒。这时水寒才知道,老家伙虽然贪婪,心眼还是不坏的,就是愿占小便宜。

    听扁乐说,占了小便宜,不过瘾,回去还要偷着打嘴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