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章杀机四伏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5934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点道为止都市天龙至尊史上最强赘婿绝世高手你是什么神

    言尽、吴天脸皮抽动着,虽然没有睁眼,脸色已经因身的血液逆流,像凝结住了,面膛有些发青。

    杨盈、会玉相视一笑。从来没有见到过三人脸色这么难看的,还用说,一定被骂的狗血喷头。昨天那事看似水寒不再意,其实早就气得要死,只是作为老大没有表露出来罢了。

    “别理他们,谁让他们见利忘义”。

    草草的洗过后,见亭内还是没有动静。杨盈和会玉锁起眉头,刚要进入。

    “两位师姐先行一步,我们谈完后便去”。

    杨盈和会玉愣了下,这都过去了一个时辰,事情有这么难解决吗?即然水寒发话了,二人又不好多问,狠狠的瞪眼石亭,遁入空域。

    二道纤影消失在簿明的天际。水寒慢慢的睁开眼睛,八目绞杀在一起,每颗心都像被钳子钳住紧紧的拧着。

    “三位师兄事到今日都挑明了吧!不必再假腥腥的”。

    廖易浑身颤动,手指按在战尊上微微的抖着。看眼吴天、言尽,两人虽然闭着眼睛,战尊闪着幽冷的光芒。

    “即然不能再瞒下去,也没什么好说的”。廖易站了起来,战尊指向水寒,杀气四溢开来。

    “好!有血性”。水寒看向吴天、言尽。

    二位灵士依旧坐在亭前,丝毫未动。只是脸色越发的难看。

    廖易脑袋嗡的一声,心都跳停了。怎么回事?再看言尽和吴天依旧坐在那里。这下廖易傻了眼,心里连连叫苦,自己被当枪使了。

    灵机一动,廖易拱了拱手。“告辞”。

    “站住”!水寒轻声威呵。

    廖易定格在空中,面如黑炭,眼里凝着凶残的死光。

    “三位师兄藏的很深哪!不过,水寒十分的感谢,十多年来不离不弃,手下留情”。

    “不用,在下也是用十年时间才炼成五行功,不然不会等到今日”。廖易说话也够爽直,事到如今,没什么好遮掩的。当年确实对杨盈有好感,只是一直不知为什么会这样,近日功法大成,他明白,吸引他的,不是杨盈的漂亮、温柔、大方和那内在的气质,而是她身上的血气。

    “这家伙道也直接”。水寒看眼言尽,这个与自己相克的,城府深呀!至今坐着不动。

    水寒那里知道,不是言尽不想动,他和吴天都吓麻了爪子,身都木了。谁能想到水寒用了短短月余日就炼成“五行功”。有几个象廖易那样没脑子,不想事的。

    三人早就做过血务,都得到过点拔。用了十多年的时间才修炼成功。水寒月余日就能窥视血行,能不惊死个人吗?

    “言尽,廖易要走,你哪”!水寒冷冰冰的问道。

    言尽打了个寒噤,不得不睁开眼睛。不用说,他俩才是真正的死对头,水寒可以放廖易和吴天任何人走,决不会放过他。

    牙齿打了几下架。“没什么好说的,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咯咯咯!水寒突然乐了,手里多了一颗白色的珠子。“是为了它吗”?

    唰!六道血瞳凝住了白珠,吴天等眼神几乎被珠体放射出的乳白的光泽吸尽了灵魂。

    “这是”?

    “血行珠”。水寒颤声说道。如果她的手不按在花尊,这一刻的她早就疯狂了,轮不到吴天他们。

    言尽等早就魂不附体,屏声静气,脑子里翻转昏旋,耳朵里发着尖音和幽灵之音,眼睛里闪着如尘烟一般的膝胧鬼影。什么都听不见了,除了脸皮条条隆起的筋肉不断地抽搐着,抖着细细纹波。什么都看不了,眼里只有这颗吸尽灵魂的珠子。

    水寒手心轻轻的握起,那道乳白的光芒消失了。

    三位灵士头发丝嗡嗡的根根竖起,额头冰凉,眼冒金星,似被无名的恐惧死死揪住,眼珠子差点就爆了。

    一阵惊悸后,像个泄气的皮囊,瘫在空中。

    水寒伸手将三个蔫茄子抓入石亭,扔到三根亭柱下。

    此时言尽等清醒过来,如同大病一场,四肢无力,软软的瘫在柱下。

    水寒拿着流莹小扇轻轻的搧着,香气与臭汗味让亭域变得异常的难闻。

    “怎么样,再反抗呀”!

    三位灵士牵拉着脑袋,闭着眼睛。试过几次了,根本无法凝聚真气,这一刻仿佛被掏空了,那还有反抗的意识。

    “灵者皆如此,不能愿你们。但是,想成为强者以牺牲本族利益为代价不可取”。水寒话语生硬,虽然有些牵强,也不无道理。

    灵域并非只有人族精血可以分为五行,化形后的异族一样可以,只是以灵者实力击杀非化形异族更有把握,对于化形异族要困难的多,相比之下在人族内寻找精血几乎没有危险。

    想想人族在圣境强盛,力压数族。而在灵境,数千万年无法强大起来,不是没有原因。每一位灵者想进入化血境都要吞噬一、二位同境灵者的精血,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水寒想到此,不由得透骨惊寒,就算是不可逆转的事实,在人族中成为一种默许,就没有办法可以解决吗?

    那颗握在手心里的“血行珠”。令水寒心境即清明又狂燥。星辰花竟然能炼化出“血行珠”?难道是因为修炼了“血魂大法”?

    水寒不敢张开手,生怕“血行珠”飞走了。这血珠竟然蕴含着五行血气,灵识一眼,就狂燥的令其失去自我,发狂的想要吞噬。

    激灵!水寒打了个寒战。目光被星辰花泛出的紫芒吸引了。

    软成烂泥似的三位灵士,眼睛化了魂,盯着紫芒,呼吸都停止了。

    浑厚、沉着、柔和的声音,从紫芒里转出,像一股甘泉,一直沁入众灵者的心灵的深处。

    突然,声音停滞,四域静寂下来。只留下四双惊跳的眼神。

    “这是真的”?水寒简直不敢相信,如果真的如此,灵者再也不愁炼化“血行珠”。紧握的手松开,白光一闪飞入星辰花内。

    言尽等大惊失色,瞬间又变得一脸的悔恨。虽然瘫软无力,咬着牙抬起面条似的耷拉手。“水灵友多有得罪”。

    水寒面色平静,千万年来人族一直如此,谁都没有错,错在贪婪的欲望。

    言尽灵识眼灵袋,那颗混源精血飞向星辰花。水寒沉思一息,将扁乐送与她的灵袋取下,投入花蕊。

    一晃月余日过去,廖易等三位灵士坐在石亭外,杨盈、会玉一直没有回来。亭内只有水寒闭目修炼。

    言尽瞄眼石亭,心里怀疑水寒拿的“血行珠”是否是真的,一月光景过去,星辰花并没有炼出“血灵珠”。难道水寒在拖延时间。想想又没有这个必要,水寒想炼得“血行珠”。一月前杀了他就算了,何必设个骗局。

    廖易、吴天一直没合眼,不是不累,是生怕闭上眼睛看不到“血灵珠”。对水寒,他俩深信不疑,只是想亲眼看到“血灵珠”的样子。这可是惊动灵域的大事,一旦此珠炼成,灵族强盛只是万年间的事。

    突然,水寒猛的睁开水灵灵的大眼睛,眼仁里爆起粉光,一颗粉红双色血珠出现在指间。

    廖易等遁到石亭边,瞪着惊恐的眼神,果然是异源血灵。那颗捻在水寒指间的“血灵珠”,与言尽的血源相同。这下三位灵士惊得眼冒金光。

    “真......真......的”。

    确实是真的,水寒手颤抖着。从来没有这么激动过,一行热泪从眼中涌出。哒哒的落在胸甲上。

    廖易看眼吴天,又看看搓着拳手的言尽。张张嘴,没好意思说出口。一月前,三位灵士立誓要斩杀水寒,夺其精血。如今,又怎么开得了口。

    水寒抹去眼角泪水。“几位灵友,混源精血能炼化出异源血灵珠,异源精血能炼化同源血灵珠,如今我们只有异源精血了”。

    “不怕,不怕”。

    “可以,可以”。

    廖易、吴天频频的点头。同源血灵珠也不错,两位灵士曾经用计诱杀灵女才得到同行精血。再有两颗同源血灵珠就可以了。这种不用残忍杀害同类就可得“血行珠”,何乐而不为。

    言尽伸伸脖子也想说,张张嘴没好意思。

    水寒默然应允。缓缓闭上双目,指尖夹的异源血灵珠点向眉心。

    嗡!灵体爆开两色血环,与本体三色血环交错相映。

    廖易等灵士张大了嘴,果然是真的,水寒要炼化“血灵珠”。

    唰!三位灵士成犄角之势守住石亭,这次不是为了斩杀水寒,而是要为其护法。

    时光如梭,一晃数年过去。水寒抖落身上的露珠,站了起来。看看五位灵友还在修炼,这“血灵珠”得来容易,想炼化实在不易。算算五年多过去了,终于炼出“血行珠”。

    水寒刚要走出石亭。五位灵友都睁开了眼睛。

    “你们修炼,我去望天城”。

    “我陪着你”。杨盈和会玉紧跟过来,数年前,从灵老那儿回来后,两位灵女再也不敢和几位灵士混在一起,彼此连句话都不再说。

    三位灵士心里也明白,事到如今,没有什么可以狡辩的,只能厚着脸皮呆在这儿。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