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一章血灵珠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338

人气小说:超级医生在都市灵域兵魂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重生之都市修仙大佬璀璨仙途

    水寒也不劝解,她明白二位灵友的心思,感情再深,都没有生命对一位灵友来说重要。

    三道清光遁空而起,跟着三道灵影也跟了上去。

    “水寒,他们跟来了”。会玉瞪起眼睛,不屑的瞥眼身后。

    “别理它们,一点骨气都没有”。杨盈骂了句,小牙咬着嘴唇,怒气凝在脸上,不用看,就能感应到火燎燎的。她一直来气,水寒竟然知道三位灵士有杀她的心,还给他们“血灵珠”,如果是她,早就嚼他八辈祖宗。

    水寒默然不语,遁空急行。其实,她的心里一样的痛,本来这个战队是最好的组合,寄托着她无数的希望。只因那“五行功”,把所有的贪婪和血腥都无余的展现在面前。

    没有“血灵珠”的出现,如今谁能站在这里?谁又能相随左右?都两难说呀!

    沿河遁行许久,水寒停在望天城外一片不起眼的水潭边。映着水中纤影看了会儿,从灵袋中取出三张簿皮,分给杨盈、会玉。

    二位灵女愣了愣,一路上,水寒默然不语。她们能理解,可是对水寒这种举动,又让人费解了。水寒不说,两人也不好意思问,只好学着把簿皮糊在脸上。

    哇!水里多了三个小老太太,这要是以往,杨盈和会玉早就叫起来了。这是什么东西,竟然能改变面容。

    水寒转身走入湖边参天入云、郁郁苍苍古林里,弯着腰,低着头,扒拉着林下的杂草。

    啪!啪!摘了几片叶子。

    杨盈、会玉看看那株药草,不认得,对两人来说采药是个文盲,在圣域时,也是别人采什么,就跟着采什么,至于这草药有什么用?呵呵!那就是一抹黑了。

    “生命果”!言尽采了一片叶子,此药草没有别的用处,就是气味芳香,有防损保养的妙用。

    又跟着采了几种药草叶子,言尽和廖易都停了手,从这几种草药看,都是保颜护发用的,看来水寒要配制一种药。摇摇头,女人的东西学它何用,只好默默的跟着。

    水寒淌着露水,找了数个时辰。采了数十种草叶,回到湖边,取出一个晶珠,把草叶搓成的液汁吸入珠体内。

    杨盈、会玉也不知道水寒在做什么?水寒不说,二人也只好跟着做。

    言尽学过一些药理,却也看不出什么门道。撞了下廖易,廖易一样迷迷糊糊。和水寒接触久了,这个女人太神秘了,有很多事都是他们想不到的。

    水寒拿着绿色的晶珠,轻轻的晃了晃。走到湖边,撩着水,净净面容。

    一头如墨的黑发,像黑色的瀑布从头顶倾泻而下,唰的撩起一片水花,柔软,妩媚,飘逸的飞扬朴素自然的魅力。

    三位灵士都直了眼,灵女浴发,不是第一次看到,但从来没有这一次,看得这么清,这么美,这么让人心跳。

    那美丽的头发披散着,波浪起伏的荡着金光闪闪水花。雪白的颈裸露着,与那凝白雪嫩的香肩被水浸过后,玉肌雪肤光洁如丝、细滑似绸,水遮雾绕地荡漾着媚意肉息。

    言尽干渴的,伸着脖子。盯着那柔若无骨的精光玉肩,能看到密密盖下的乌黑乌黑的长发里,秀美的桃腮凝着半点桃红,羞光如火,芳心欲醉,美眸轻合......。

    那美!咕噜!不知是谁咽了口响响的吐沫。很响,不过此时,没有人计较,三位灵士眼睛都直了。满眼都是粉雕玉琢般雪白娇嫩的冰肌,那里还想其它的。

    啪!一股白烟落在泛着蓝光的黑发上。三位灵士伸长的脖子惊了回来,眼神跳了跳。一头雪莹、亮丽的白发出现在眼中。

    啊!明白了,三位灵士转身遁入林中。

    “是这种吗”?

    “是吧!你脑子让驴踢了,应该是它”。

    “是吗”?

    言尽猛拍着脑门子,忘记了,只记得前几种。后面的只有扭着屁股的影子了。

    “那种呀”!

    言尽长皮了眼,脸抽抽着,想不起来了。

    “哎!你他妈看什么哪!我问你是什么草”。吴天给了言尽一杵子。

    “要走了”。

    水寒和杨盈、会玉轻笼白发,在身后打了个绳结。收拾了器物,遁空而去。

    “快快快”!三位灵士跑到水边,抓住空中凝结的白雾,撩起水,胡乱的洗了两下。等不得干,遁空急去。

    望天城外,守城灵士扫眼三位白发老灵女,吓了一跳。没见过,就这岁数,少说也得是灵玄以上灵祖。

    急忙跪在空中。“见过灵祖,欢迎来望天城,本城......”。

    会玉摆手制止灵卫后面悠长的赞美词,遁入光门内。数位老灵者鱼贯而入,连灵石都没有交。灵卫直瞪眼,也没有办法,个个都是“老掉牙”,他那里还有胆子要灵石。

    三位老灵女的到来,瞬间在小城掀起一阵惊浪,远远近近的灵者好奇的围了过来。

    水寒心里纳闷,为什么望天城对灵祖这么重视。看眼跪拜的灵者,水寒后悔莫急。原想用这身打扮,就是为了躲来灵者的注意。谁知道,反而弄巧成拙,引来了更多的观望。

    惊愕之时,寂静的大街上行来数位老者,个个鹤发童颜,剑眉斜飞,锐利的黑眸宛若黑夜中的鹰,凝着逼人的冷傲。

    见到水寒等人,快步的走了过来。“欢迎来到望天城”。

    水寒见此情景,心里阵阵发虚。又不得不硬着头皮应付,微行一礼,算是回应了。

    说话老者见水寒等要走,急忙自我介绍。“在下灵宗乐浪,请三位灵友到府上一叙”。

    水寒等停下脚步,不是想停,是吓停的,灵宗?天哪!这可是逆天的称谓了,相当于炼魂境灵者。

    “莫寒”。水寒拱拱手,报了个假名字。就这两个字,说的那个紧张,鼓了很大的勇气,才压着狂跳的心说了出来。

    “欢迎!欢迎!久闻灵友大名。请”。乐浪说着客道话,至于莫寒是什么来头一无所知,更谈不上久闻了。

    一位老灵士背过身去,拿出晶轴急速的划着,转身轻轻摇摇头。乐浪看在眼中,脸上依旧满面笑容。

    “多谢!我等从异域回来,只想在城内休息片刻,即启程离开,就不打扰了”。

    “不可,不可,来者是客,那有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道理”。乐浪客套的笑着,话语听得人那个别扭。

    水寒心里咯噔一下,难道被识破了。“谢了!可有药亭”。

    乐浪笑笑,指着不远的“烟雨亭”。“请”。

    “告辞”!水寒拱拱手,带着腿已经软的杨盈、会玉遁向亭院。

    乐浪等灵者眉头皱皱。灵者到城内,只能步行,禁止遁空。三位老灵女竟然无视城规,遁空而行。有灵祖脸色阴沉,看了眼乐浪,又强压下心头怒火。

    水寒等进了亭院,乐浪带着灵祖们也跟了进来,也不多说话,抱着膀子站在一边。

    亭内坐着一位蓄着一撮八字胡的老灵士,一双深褐色的眼睛陷入眼窝里,长长的灰白头发披散在肩上。

    微微抬头,深陷的眼睛看到乐浪等灵祖,急忙站了起来。

    乐浪摇摇头,撇着嘴,矮墩墩的身体戳在亭柱边。

    亭内灵者似乎感应到气氛不对,慢慢的向两侧让来,空出宽宽的亭道。

    水寒暗咬钢牙,轻盈的走向亭心石桌,那腿软的利害,踩在地上软绵绵的吃不上力气。

    亭主细眉细目的看着水寒,眉尖微微的挑着。

    水寒走到石桌前,轻轻的坐在竹席上。“亭主,混源精血多少灵石”。

    亭主真想扣扣耳朵,这老娘们的声音好细嫩。尖利明亮的眼神扫过水寒面容,心里骂道:“怎么炼的,难不成天天吊嗓子”。

    “灵友是买还是卖”?

    “买什么价,卖什么价”

    亭主呵呵的乐了。“本亭也不隐讳,收一百,卖二百”。

    真他骂黑呀!亭内不知得有多少灵者心里叫骂。

    “亭内有多少”?

    “这个,混源精血,有价无市。想要得预定,可先交一百灵石”。

    真狠哪!水寒心里骂道。

    “即是这样,我想在亭中寄卖灵物可否”。

    亭主八字胡子翘了起来。“当然可以,按市价二层提成”。

    “先别说,提多少,此物,请亭主定个价”。水寒拿出“血灵珠”放在石桌上。

    嗡!“血灵珠”珠光大放,一圈圈的金色光晕从珠体内散出。

    “这是......”?满亭的灵者惊大的眼睛,眼仁里跳着金色的光环。

    靠着亭柱狞笑的乐浪,三步两步走到石桌前,伸头盯着“血灵珠”。

    亭主深褐的眼神聚着光,忘记了乐浪,八字胡嗡嗡的抖着。看看珠子,又看看水寒,眼神又被吸了回去。

    “此珠何名”?乐浪颤声问道。这珠光金晕,乐浪太熟悉了,想当年为了它,不得不......。哎!这是他内心的痛,他不想说,也不愿去想。

    “‘血灵珠’,内含金质精血”。水寒瞄着惊傻的乐浪等灵祖,本姐还没拿出异源血灵珠,能惊死你。

    “何灵精血”。乐浪低声问道。

    “人族?不可能......是异族精血炼化得来”。水寒有意挑逗,惊得亭内灵者脑袋嗡的一声。说真的,还真没有人敢在族内公开叫卖人族精血。那可是被群殴的架势,听到后一句众灵长出一口气。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