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四章异域惊变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5802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北宋大丈夫封少,有点甜!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走过几处光屏,水寒发现这些阵法设置太复杂,威力太大了,设在杀场上还可以,到异域内设置声势太大,不太适合。

    或是因水寒等人走的阵法光屏太多了,引起了注意。正看着,一位浓妆灵女走了过来,轻然一礼。“灵友,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水寒心里诧异,还是笑着还了礼。“我等要做血务,要一种威力大,设置简单的,小巧阵法”。

    “请跟我来”。灵女带着水寒向楼域更深处行去。边走边介绍。“异域阵法威力都不大,不以杀戮为主,伤到异族即可,......”。

    众灵跟着灵女来到较为安静的楼域,这里浮动的阵法不少,观看的灵者却不多,零星的聚着几伙,看得出来是做血务的战队。

    “灵友,这些都是你需要的阵法,能快设,快收,十分的方便,您相中了。可以找我或与阵法销售灵童说”。

    水寒谢了声,走向一处阵法。一打眼,水寒就相中了这座阵法。此阵凝结八支光剑,秒杀的威力极强,看了会儿介绍,光屏内现出价格。

    “五百灵石”!这价并不贵,只是水寒身上只有精血,没有这么多灵石,这下被难住了。

    “杨盈带上精血去换些灵石”。

    杨盈点点头,转身要离开。那位灵女又笑盈盈的出现在面前。“灵友,我可以帮助你”。

    水寒不好意思的笑笑。“灵友,我等才从异域归来,身上没有灵石,只有精血可以交换吗”?

    “哦!这事不难,请跟我来”。灵女带着众灵来到一处石桌前。

    桌后坐着一位灵女,一身黑甲衬得肌肤胜雪,小手白嫩如玉,轻轻的划着桌面,拄着香腮,双目流动幽灵般的光芒,似在失神。

    “古灵老,这几位想以精血换灵石”。

    黑甲灵女放下细白的手,脸上露出两个深深的酒窝。“拿来”。

    水寒拿出一滴混源精血,交到灵女手里。

    灵女恭敬将精血放到石桌上。

    黑甲灵女心不在焉的扫了眼。“二百灵石,换阵法要用四滴”。

    水寒以为自己听错了,灵识眼会玉。确实如此,这灵老不会算帐?刚要询问,灵女摇摇头。带着水寒等灵者走到一边,小声的道:“灵老前句话说错了,后句话说对了”。

    这下可把几位灵者弄懵了,偷眼瞄向黑甲灵老,拄着腮,眼神又悠然不知所踪。

    用这样的灵老当掌柜能赚到钱吗?水寒撇撇嘴,心里阵阵好笑,想不出这“阵阁”怎么会如此。

    会玉拿出混源精血,交换了六套阵法。

    灵女看到这么多的混源精血,眼神变得怪怪的。虽然看不出水寒等灵者的境界,能有这么大的手笔,也只有灵玄以上灵祖才有。不过也怪了,以灵祖的境界这种稀疏平常的阵法不可能看得上眼。

    想归想,灵女还是将精血交给灵老。会玉收了阵法,水寒看眼怪怪的灵老,转身离开“阵阁”。

    出门不远,看到花达背着手,拉着长脸走过来。言尽向她使了个眼色,水寒心领神会。

    “花灵玄”。水寒笑嘻嘻的走了过去。

    “嗯”!花达拉着冰脸应了声,理水寒的心思都没了。

    “一同回宫”?

    “嗯!怎么就少了哪”?花达自言自语,嘟嘟囔囔。根本没有心思搭理水寒,背着手,一脸的愁容。

    水寒等灵友没有急着走,跟在这个生闷气的老头子身后,慢慢悠悠的出了望天城。

    花达似乎并未再意水寒等灵者的存在,一路自言自语。水寒等想笑又不能笑,这老头子心里装不下事,不就是没买到东西,有这么神经吗?

    转眼众灵者来到溪流分叉口,一条溪水流入山峰连绵的异域,一条流回雾气濛濛的古林。

    水寒示意几位灵友,众灵停在叉口上。花达背手慢行,并未再意身后的灵者。

    “灵玄”!水寒追上花达,有意的挡住灵路。

    “说了,别烦我”。花达没好气的,抻手要推去,险些推在水寒的胸上。

    微微躲过后,水寒也不来气,拿出个灵袋,扔向花达。“灵老多谢这些年指点功法,水寒百年后再相谢”。

    花达随手抓过灵袋,嗯了声。遁入雾气中。

    嗖!数息后,雾气被撞开大大的人形空洞。花达瞪着圆圆的惊目盯着河叉口。轻轻的摇摇头,叹了口气,转身遁回灵路。

    异域的山越走越显得优美,似乎没了灵气的滋养,也变得四季分明,山尖白皑皑雪线延伸千里,山下蜿蜒无尽的翠绿森林,密密的古树撑着巨伞,重重叠叠的枝桠,只漏下斑斑点点细碎的日影。

    说不清现在是什么季节,似乎与十几年前见到景色差异极大。水寒等灵者隐着身形,压制灵识,遁行在幽静的密林里。

    林域深处,连只鸟都看不见,偶然能听到远处几声怪鸣,灵者们不得不遁住身形。等了一会儿,才小心翼的走入林域。言尽等做了个标记,裹紧战甲遁行在林间。

    水寒看眼晶轴,图上标记着数个骷髅头,那都是异族的集结地,骷髅头边标记着数字。点开数字,记载着不同时期被斩的灵者境界和数量。

    过了这片骷髅标后,晶图变得迷雾濛濛,无法知道迷雾里是什么景象。

    几位灵者商议过,决定让开危险的骷髅标,从标记的夹缝到达迷雾的边缘,算算这个距离大约有十万里,以这种速度,至少要半年时间才能到达。

    看看天色,双月挂上树梢,冷光照在白莹莹的山尖,似一把钝剑立在夜空中。

    水寒靠在树杈上,凝视着千里空域。言尽靠着树杆环视着树域。其它灵者都修炼了,几点莹莹的光在密林中闪耀。那是映着月光的露珠,凝在叶尖上轻轻的抖着。

    会玉闭了会眼睛,又睁开,走到水寒看守的古树下。“水寒,我想陪你一会儿”。

    水寒摆摆手,会玉遁上密枝坐到另一枝树杈上。

    “进了异域是不是很紧张”?水寒灵识道。

    会玉点点头,异域是异族统治的灵域,到底有多广阔,至今人族都无从知晓。这次血务真正的意义,已经不是收集精血那么简单。水寒似乎还有新想法。

    “数千里外有一座石山,当年我去过那里,你知道我遇到了什么”?水寒突然灵识道。

    杨盈等灵者都睁开了眼睛,说心里话,这个夜晚真的无法安心修炼。感应到水寒的灵识,众人都惊大了眼睛。十几年前的事,又回放在眼前。那次后,杨盈问过水寒,可是水寒只是一语带过,从来不谈细节。

    “那日......”。水寒把那一夜的奇遇讲了出来,说到那位灵士,有意的细描了灵士的面容。

    嗡!紫色星辰花亮了起来,朵朵流莹飘下。把微暗的树域照得紫气弥漫。

    水寒吓了一跳,急忙收起了花尊,凝视眼千里山域。又讲了起来。

    众灵听得惊异不已,真有灵士敢独闯异域?他们相信水寒说的是真的,那三滴混源精血就是最好的印证。这些年杨盈也凝问过,今天终于找到了答案。

    “我想,我们会遇到他”。

    言尽嘴里一阵发酸,不小心咬到了舌头,捂着嘴,紧眯着眼睛,尽情掩饰内心的惊慌。

    “真的,还有这么酷的灵士,水寒真不够意思,藏了这么久才拿出来分享,我好期待呀”!会玉抱着拳手,放在胸口上,激动的晃着身子,差点把那对玉峰挤了出来。

    这下又有灵士不淡定了,眼睛直翻白。心里暗骂道:“有什么了不起,老子遇到他,第一个废了他”。

    水寒的脸上映着月光的淡白,他期待下一次相遇,只是这茫茫的异域相遇在何时?

    “修炼去吧!我想他能独自生活在异域,我们一样可以”。

    文玉站起身,遁落林域。那种紧张的心被水寒说得生了毛草,看眼山域,看来异域并不可怕。

    天色破晓,异域山林凝着深邃、清纯的雾,这雾含有草香味。清澈中带着几丝朦胧,轻易的可以看清雾中水淋淋的树影和花草。或是因为异域没有灵气的支持,雾也变得淡了。

    六位灵者小心的遁在树空中,前后拉开千丈,飘飘的与雾融为一体。浓雾变化着,一会儿凉风阵阵,一会儿细雨霏霏,沾在头发上,沾在眉毛上,丝丝的清凉让人心旷神怡。

    突然,廖易僵停在空中,一闪躲到树后。六道身影化成一缕轻风消失了。一股的血腥气飘来,这血气很浓,很鲜,弥漫着浓重的灵气。

    “是灵者”。众灵友变得毛骨怵然,紧张的盯着晨风吹来的方向。

    雾白茫茫一片,这雾因有腥腥灵气变得迷迷蒙蒙的凝重,分不清树和山的界限,时而清晰,时而朦胧,转眼之间,一切都被神秘的雾气笼罩。

    众灵者变得不淡定了,紧握着战尊,紧张的心都要跳了出来。

    远处树林间的雾聚合着,形成一片白色的雾海。猛的雾气散开,一朵血色的雾花在空中开放。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