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六章相伴魂者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5961

人气小说:为死者代言大唐之最强帝王都市天龙至尊我的女神老婆你惹不起快穿攻略:捕捉男神的99种方法三国重生马孟起歪歪小狐狸红楼之庶子风流

    “你还有我”。

    突然,水寒的瞳孔微缩,聚光到石壁上的淡淡的影子。那是一片淡淡的雾气,像似数九寒天喷在空中的气体,凝固在空中,不曾飘散。

    “魂者”?水寒眼神惊跳,灵域怎么会有魂者,这不可能?师傅凉丰明明说过。灵域有花魂、草魂、虫魂......,但绝对不会有魂者存在。“这是......”?

    “在下,莫邪,锐影魂者”。莫邪尖声介绍着。

    水寒眼神落到星辰花上,不由得锁起眉头。这缕魂者怎么会在星辰花中,难道这些年都是他在帮助自己?

    “你是魂者”?水寒痴痴的问了句。

    “你看哪”?莫邪怪笑着,两双锐瞳凝着厉色。不是莫邪想这样,这双眼睛就这么吓人,除了这双眼睛再没地方看得像实体了。

    其实,莫邪并不想出来,看着水寒的样子,余心不忍,这娘们的性格太像他了。

    在圣境,魂者和圣者血脉相连,又相互对立,见了面,少不了一场厮杀。到了灵域,这种关系没有了必要,灵者不会给对手化魂的机会,异族更不用说,在灵境想化魂几乎没有可能。水寒来到灵域只见过花魂、虫魂,没听到有灵魂。

    “别想了,我从圣境来,并非灵境灵者所化......”。莫邪简单的说了如何到灵境的事,听得水寒直眨巴眼。莫邪说的一点都没错,那日从得到星辰花起,她就没走好运,原来都拜这个魂士所赐。

    “出来看笑话”。水寒找了个最好的发火理由。

    莫邪对水寒太了解了,一旦让这种女人抓到把柄,那就如火上浇油一样,得理不饶人。

    “我来陪着你”。

    水寒听了这话,鼻子抽了下,酸得一眼的泪水。这话比针还刺人,比醋还熏人。正中了水寒的伤心处,她为了几位灵友可谓挖出了心窝子。谁知,就在这一夜,所有灵友都离她远去,只留下孤独的她和这个比影子强不到那儿去的魂者。

    “别说了”!水寒擦着泪水,喊道。

    莫邪张着嘴,把后半段话嗯了回去。拄着石壁看着眼泪汪汪的水寒。

    “好看是吧!这回你可以笑我了吧”!水寒摸着泪,耍着女人的小性子。

    莫邪瞪着锐瞳,他真没那种想法,就是怕水寒打退堂鼓,在来异域之前,莫邪真不想来,“五行珠”已经炼成,“血凝珠”已经小有成效。别说万颗同源精血,现在数千颗混源精血都有了。但是,那天夜里水寒的一段故事惊到了莫邪。

    那位灵士是谁?会寒波识禁、会魂霸、手拿如意扇。不用再细说了,是赤霄。莫邪激动不已,他更希望水寒坚持下去,找到赤霄。

    “说话呀!你怎么不说话了”。水寒抹着泪,瞪着红通通的小媚眼,盯着飘悠悠的魂士。

    莫邪放下拄着腮帮子的魂手,四下看了看。没有人呀!不是不让他说话吗?

    “呵呵!你哭比笑好看”。

    噗嗤!水寒含着泪水笑喷了。明知道莫邪在逗她,还是乐得跟泪人似的。

    “再哭两声,眼睛肿起来更好看了,我很喜欢金鱼的”。

    水寒笑着,听了前两句还是那么回事,听到后一句,水寒明白了,闹了半天是骂自己金鱼眼。

    “你”!水寒抡起袖子抽了过去,莫邪象烟一样飘走了。

    “眼睛”!

    “啊”!水寒顾不上追了,拿出小镜子照着脸。

    “呀!脸都哭花了”。水寒这才发现难怪莫邪笑她,浓妆都哭掉了。

    嘎嘎嘎!莫邪站在石壁边笑得直挠墙,这女人凭时看得很机灵,有时笨得很可爱。

    突然,一股子异样的气息弥漫而来,莫邪止住笑声,飘向洞口,水寒描眉画影的手僵在空中。

    这夜晚有一种不一样的声音,似乎是微风与云的翻动,把宁静的气息惊扰了。月色的白光微微照映的地方,有一种异动隐在远处的深深暗色里。迷雾一般的天宇,朦胧地泛出诡异的光晕。

    “是什么”?水寒走近,浓妆补了一半,在暗色里显得几分异样的狰狞。

    夜色中苍翠茂盛的树叶微微抖动,绿莹落了一地。一阵夜风吹过,落了半程的绿莹迎风起舞,好像一只只飞在夜色里美丽的绿莹虫,翩翩舞动轻盈的身子。

    夜色中风动的树叶枯萎了,抖在夜色里,还隐隐透着一丝绿意。唰,一道白影虚光吸尽绿莹飞入山洞。

    水寒吓得瞪大了眼睛,花尊一闪,挡在身前。

    莫邪伸手接住白光,笑盈盈的道:“小兄弟,我还以为你还没玩够”。

    水寒移开花尊,惊愕的看着莫邪手中那只小小的虫影。

    嘎!虫影张着尖尖的小嘴,打了个饱嗝,眨巴着蓝盈盈的小眼睛,懒懒的盘在莫邪虚幻的手心里。

    “这是什么虫魂”?水寒惊愕的问道。

    “嘘!别惹它,让它睡会,把她吵醒了,能追杀你百万里,直到吸光你的血”。莫邪低声打了个手势,轻轻的把“血魂虫”放在白色光珠里,轻轻的放在一块石头上。

    水寒咧着小嘴,盯着那虚幻的影子。这虫魂有点熟悉,怎么熟悉,一时想不起来。不过,看那慵懒的样子道是蛮可爱的。

    莫邪撇眼水寒手中的花尊。“水寒,你不觉得这花尊有问题吗”?

    水寒收回目光,斜眼魂士,对这种打扰人的事,真的很烦的。“多管闲事”。

    见水寒不再意,莫邪摇了摇头,在圣境,圣者术法百家齐放,衍生不计其数的功法,炼成无数的奇兵。灵境为何放弃了这一切,用这种所谓的“战尊”。

    莫邪白了一眼,坐在空中,拿出一滴小小的血珠开始炼化。

    “化血凝珠”。水寒眼皮一阵惊跳,她也在修炼“血凝珠”,只是想将体内精血凝珠太难了,或许要百年时间,或是更长。魂士竟然凝珠了?

    莫邪也不理他,小小的血珠飘到手心里。噗!六色识火化成六色火龙扑向血珠。

    “好霸气”!水寒看得心惊肉跳,他自认神识强大,炼化过三种阴阳之气。没想到,眼前这位魂士竟然炼化了六种。

    “逆天了”。难怪魂士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化血凝珠。不对呀!魂者那来的本体精血?一大堆的问号从水寒的脑袋里涌了出来。愣愣的看着魂士,说心里话,别看莫邪不把自己当外人,水寒也没看得起这个魂士,再牛也不过是个魂者。

    莫邪炼化着血珠,越炼越小,血精在凝缩,纯化的速度比他想象的要快的多。照这样速度,不出百年,血行珠即可炼成血凝珠。不过这滴精血太小了,他都怀疑能不能用他化血重生。

    这是唯一的希望,莫邪已经能感觉到血珠中精魄的气息。不过,这血珠太小了,小到无法用肉眼分辨。

    愣了会神,水寒周身闪着三色火燃,也试着化血凝珠。

    水寒刚刚入定,一道淡影从莫邪身体内走出,飘飘的来到洞口,背着手凝视着淡明的夜色。

    晨时,一缕湿淋淋的雾气飘入洞内,在水寒长长的眉光上挂了沉沉的细小水露。

    啪哒!一滴水珠落在鼻尖上,碎成淡青的水雾。水寒抽了下鼻子,被一股子异香熏得瞪大了眼睛。抬头看到莫邪拿着星辰花向她滴花露。

    “哈哈哈!醒了,把你扛走了都不知道”。

    水寒急忙扫眼洞域,还是那个洞,只是水气重了些。怎么回事,昨晚怎么会睡着了?

    瞪了眼莫邪,水寒拿出晶轴,这里距离那座山峰已经不远了,不觉得心里有点小确幸。

    补过妆,水寒凝出战盾,手持花尊遁出洞域,小心的穿行在霏霏的林域。莫邪背着手,慢悠悠的跟在后面。

    水寒回头看眼魂士,那缕魂影倦着重重的雾气,不细看,就是一团雾在林中翻滚。

    “你能不能有点男人样,走在前面”。水寒气呼呼的喊道。

    “我是男人吗”?雾团中瞪出两颗红洞洞的锐瞳。

    这一句,问得水寒哑口无言。小脸红了红,转到一边。骂了句。“无赖、流氓”。

    莫邪也不反驳她,依旧慢悠悠的跟在后面。

    水寒慢下来,拿出晶轴看了看。遁上树冠分辨着方向,愁苦着小脸想了半天,晶轴转了数十个圈,也分辨不出来应该怎么走了。出洞时明明走的这个方向,怎么变了。这回可把水寒愁完了。

    莫邪坐在树根上等了一会儿,看看树上急色色的水寒。摇了摇头。小女人就是好面子,都猴急了,还是不叫他帮忙。

    好呀!咱俩就靠着吧!看谁挺得住。索性往树根上一靠,抑着脸看着树叶间小小的一片蓝天。

    “你死人哪!不知道来帮帮忙”。水寒火激燎的喊道。

    “你说对了,我就是死人”。莫邪没好气的尖声回道。

    “你......”。水寒气得拿莫邪一点办法都没有。也知道自己刚才说错了话。那可是个魂者,死人这两个字怎么能提哪?

    唰!水寒收起晶轴,噘着嘴坐在树枝,大有一种,你不帮,我也不走的架势。

    莫邪突然坐了起来,对树上喊了声。“前面有打架,去不去看热闹”。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