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七章金甲虫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5975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超武升级丑女要翻身:大神,来开黑!

    水寒灵识四域,那有什么打架的。转头再看魂士,已经飘入林域中。水寒想喊,又没敢喊出声,一闪遁入树中,施展遁木行追了去。

    遁出数十里,水寒停了下来,从树杆中伸出头来。

    只见莫邪蹲在草丛边,用力的挥着拳头。不停的喊着。“打,使劲打”。

    水寒诧异的凝出身形,走到莫邪身后,伸头看了眼,差点没气死了。

    一小片乱糟糟的草丛里,两只寸长的金甲虫支着大钳子滚来滚去。一会儿大的把小的顶飞了,一会儿小的把大的顶翻了,打得不易乐乎。

    看着莫邪扭动着的虚影大屁股,真想上去踹一脚,自己都快急疯了,他还有闲心看小虫打架。

    莫邪回首嘘了声,指指地上的金甲虫。

    有什么了不起?早就看到了。水寒白了眼,梗梗头,眼珠子转了圈。

    “咦”?水寒再次看向两只金甲虫。按理说这种小虫如果遇到灵者早就逃没了影,这两只不同,不但没有逃的意思,反而打的来劲了。

    此地离刚才休息的处有数十公里,水寒都没有能力感应到,魂士怎么知道的,何况是这么小的甲虫,掉到草丛里,影子都看不到。

    “哈哈哈”!莫邪狂笑了起。

    只见那只大金甲虫被顶翻在地,嗡嗡嗡的直转圈,怎么也爬不起来。小金甲虫站在大金甲虫的肚皮上,舞着两支小钳子,啪啪直响。

    莫邪从魂袋中拿出一滴同源精血,放在小金甲虫的钳子上。嘶的一声,小金甲虫抱着精血吸入虫体,抖了抖甲壳身子大了一圈。

    嗡!大金甲虫翻了过来,把小金甲甩到一边,拉开架势又要冲撞。

    莫邪魂指落到中间,摇了摇头。“不能打了,今日胜负已定”。

    “水寒,你拿那只大的,我看着小的”。

    “我要小的”。水寒伸手去抓小金甲虫。

    啪!双钳交错,响了可怖的声音,如果不是水寒收手快,手指肯定会被剪下来。看着半截指甲,水寒又惊又痛。

    “我的指甲,这死虫子太狠了”。水寒气得直跺脚,顾于面子,又不好发火。

    “你太走运了,我还以为能掉根手指头”。

    “你......,你这孽魂,不得好死”。这算是水寒骂的最凶的一句话。

    “咯咯咯”,莫邪乐了。打出一道光环罩住小金甲虫,返手将大金甲虫拍成肉浆,吸了精血,又捏爆数滴同源精血。拉着水寒向一处石壁遁去。

    水寒惊大了眼睛,眼看要撞到石头上。莫邪还没有停下的意思,吓得水寒捂住眼睛。一阵冰冷,水寒发现自己被密质的石质包裹了。扭头想看莫邪,脑袋僵在石头里,固化了一般,动都动不了。

    “别动”!莫邪的声音在耳边回荡着,水寒只好瞪着眼睛看向石头外。

    石头外,一阵突然一声巨吼,灌木丛中扑出一群张着利牙怪虫,竖着尾巴,猛地向金甲虫的尸体冲去。接着身后跟着黑压压一大群。也分不清是什么异虫,顿时,把大金甲肉泥围了个“水泄不通”。

    成了肉泥的金甲虫吸过了精血,爆起金甲,现出原形,见到怪虫围了上来,顿时来猛劲,举着大钳子冲入虫群中。把围上来的虫群撞得虫仰马翻,精血四渐。

    这回整个山域都乱了,虫影叠起,血气弥漫。转眼间,虫族的乱战已经不局限这片山林。

    噗!精血渐到石头上,耳边转来莫邪的干笑声。骨碌!石头翻了个,不知被那只怪虫踢中了,水寒能看到的地方被踩到了泥里,两眼一抹黑。只有莫邪慎人的傻笑声在耳边回荡。

    水寒气得想骂人,张不开嘴呀!嘴巴被石质顶的死死的。只能自己生闷气。不知过了多久,砰的,石头立了起来,金甲虫大钳子从眼前落下。

    莫邪坐在树根上,抱着膀子看着天,一大一小两只金甲虫抡着大钳子忙呼着。秃噜!一下没了影子,不一会儿举着大钳子,挑着魂袋回来了,放在莫邪面前,六爪飞扬又没了影子。

    小的刚没影,大的举着钳子回来了。丢下魂袋追着小金甲虫的影子飞去。

    水寒又惊又气,看眼远域,什么也没有。灵识道:“死魂士,放我出来”。

    莫邪跟没听到似的,晃着脑袋,打着拍子。“给我一个放你出来的理由”。

    水寒被问直眼了,理由?没什么理由?必须得放的呀!

    “你会唱歌吗”?

    水寒咧咧嘴,这事真不行,从小就没音乐细胞,唱歌就跑调,要唱歌还不如杀了她哪?

    “你看不行吧!你会跳舞吗”?

    死魂士那壶不热提那壶,什么时候见过她跳舞了,明明就是难为她。水寒眼直了,心里气得要疯了,还不能表现出来。

    “你看又不行,你会生孩子吗”?

    莫邪越问越离谱,气得水寒脸都白了,可惜别人看不见。我是女人,我不会难道你会?

    “哦!我问错了,我是想问你生过孩子吗?看看又不行。你说我放你有什么用,在里面待着吧”!莫邪说完,不再理要疯了的水寒。拿起魂袋看了眼,轻轻的摇摇头,似乎对魂袋中的东西并不满意。

    等了一会儿,两只金甲虫踏雾扬尘的奔了过来。放下魂袋又掐了起来。莫邪也不管,收了魂袋,凝视着茫茫夜色。

    死魂士在看什么?水寒灵识远域,依旧什么也看到。心里一个劲的嘟囔着。急死你!急死你。

    突然远域飘来枯败的气息,白色虚光穿破夜空,转眼间落到莫邪手心里。

    又是那只血魂虫,水寒不眨眼睛的凝视着。这枯败的气息和药田边的秃林极其的相似,她怀疑,那片秃林就是这只虚影魂虫的窝。

    血魂虫打着饱嗝,吐着血气,懒懒的伸着腰,打了个滚,呼噜起来。莫邪摇摇头,把血魂虫放入魂袋里,闭目开始修炼。

    水寒惊得不得了,还是魂者利害,敢在林中修炼。再看那两只金甲虫依旧掐着架,没完没了的冲着,撞着,根本就停不下来。

    无聊之极,水寒也只好闭目修炼。奇怪这石头里竟然含有灵气?

    曙色苍茫,星星依然在闪耀,地平线上,山和清晨却在蓝幽幽的晨曦中搂抱着。

    莫邪睁开锐瞳,看眼不分胜负的金甲虫,拿出两滴同源精血扔了过去。

    嗡!两道金光腾空而起,一口吞了精血。

    “抬上那块石头”。莫邪指指困在石头里的水寒。

    两只金甲虫跑了过去,小甲虫轻轻一推,丈许高的石头砸在大甲虫背上,小甲虫撩起石根放在自己背上。两只甲虫向不同的方向拉了起来。

    莫邪皱着眉头,看了眼,给了小甲虫一巴掌。大石头跟着莫邪后面动了起来。

    水寒仰面看着天,来气也没用,困在石质里动都动不了。她也奇怪,小小的一块石头怎么可能困住她?

    噼噼啪啪!杂草、树枝被撞得断的断,折的折。一条弯曲的草路延伸向林域。

    不多一会儿,林域就乱了起来,无数的虫、兽、鸟东飞西跳。一只大青虫见到此影,慌神了,耸起肥胖的身子,没命的逃跑。往那儿逃不行,在石头前面东躲西藏。

    啪的!大青虫被撞飞了,拥来的蚁虫一拥而上,咬住了大青虫,吃了个干净。

    莫邪飘然的遁在雾气中,很久没看到这么多的灵物了。没有水寒,万物生灵都现了身,原本热闹的山林更热闹了。

    冲冲撞撞的到了黄昏,四域突然静了下来。莫邪凝立在空中远眺着越发浓重的暮色,慢慢地,天色夹着烟气雨雾,浓浓重重,铺天盖地,吞噬唯一的一点光亮。

    “去,看看”。

    小金甲虫放下石根,抖翅飞没了影。

    大金甲虫把大石头立了起来,追着小金甲虫飞去。

    水寒终于可以不用看天了,这一天,真的很倒霉,几次差点让死鸟的粪便掉在脸上。水寒的脑袋都要气爆了。刚要发怨气。

    一股子腐气扑鼻而来。淡明的夜色里,一颗闪着红光的骷髅头出现在夜空中。

    莫邪凝视着打着旋的骷髅头,锐瞳阴了下来。水寒更是吓得眼皮都不会跳了。

    这是一颗化血境灵者的骷髅,为什么会在深山中。以化血境灵者的战力,死也不会留下个骷髅。这里另有蹊跷。

    嗡!又一颗骷髅头飞了回来。莫邪不由得惊大了眼睛,这是化身境骷髅,应该是来做血务的灵者留下的。

    莫邪想起水寒晶图上画的骷髅标,伸手从石头中抽出晶轴,拉开看了眼。摇了摇头。此地离骷髅标还很远。怎么会有零散的骷髅落在这里。

    正想着,凝黑的山脊背后,张开一张獠牙大嘴,一口咬住骷髅头。咔嚓!粉色烟尘爆起,大金甲虫从爆光中飞了出来。

    莫邪凝视着咬爆骷髅头的巨嘴,右手凝出一把骷髅弓。

    空中大嘴一收,空域里凝出个毛茸茸的脑袋,阔嘴巴,长着白色的长须,颈肩披着金色的鬣毛,身呈金黄色。目光凶恶的拖着扫帚似的大尾巴。

    这只怪兽凝视着红色的骷髅头,竟然没把莫邪放在眼中,阔嘴一张,咬向红色骷髅头。咔嚓!骷髅头爆起红光,小金甲虫飞了出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