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八章三目怪虫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5408

人气小说:为死者代言大唐之最强帝王都市天龙至尊我的女神老婆你惹不起快穿攻略:捕捉男神的99种方法三国重生马孟起歪歪小狐狸红楼之庶子风流

    这下,两只金甲虫可不干了,嗡的抖开翅膀,挥着大钳子冲向怪兽。

    凶残的怪兽怎么可能把两只小虫放在眼中,大尾巴轻轻一扫,两只怒冲冲的金甲虫被打的无影无踪。

    贪婪凶残的瞳光落在石头上,盯了一会儿。两只金甲虫又飞了回来,噼噼啪啪,打了数十下,怪兽实在不耐烦了。转身向山脊背后逃去。

    莫邪一直凝视着这只怪兽,看不出这只兽体内有什么精血。血魂虫即然都不感兴趣,应该不会比异源精血强。

    金甲虫好不容易找到了对手,怎么可能放弃。嗡嗡嗡的抖着翅膀追了过去。

    “弄不死它,你俩别回来了”。莫邪看了哈哈大笑,也不出手相帮,看着金甲虫追杀没了影子。

    等到半夜,两只金甲虫也没回来,莫邪不免有些担心,修炼半程就醒了过来。看眼黑鳞鳞的夜色,走到石头边。“你先躺这儿,我去看看”。

    “不!带我一起去。要不放开我”。水寒惊叫一声,她可不想留在这里,一旦出点事,那可就傻死了。

    莫邪早想放开她,只是还不到时候。灵者的气息太重了,莫邪怕引来异族大虫。从这几日看,水寒隐身是对的,不然那些未化形异族也不会出现。

    水寒一再恳求,急得都要哭了。莫邪只好扛着石头遁入林域。沿着金甲虫留下的气息追了去。翻过几座山峰,莫邪越发的感到怪异。这山林比以往更安静。“难道有灵者”?

    莫邪环视着这座山峰,果然找到了蛛丝马迹。这座山峰沉睡在雾气中,团团雾流翻滚,似乎是滚动的雪球。从山上向下滚着滚着,山峰变得白茫茫一片。不细看,无法分辨这山就隐在雾气中。

    林木雾气濛濛,细腻的填充着每一片角落,走在雾中已经看清山的影子。啪!莫邪把石头立在雾中,轻轻一拉,将水寒拽出石质。

    水寒凝了一身水雾,湿湿的映着婀娜的曲线。想好了一大堆骂人的话,此时已经没心思骂了。这不是灵者的气息,这是灵气,异域竟然有如此灵气浓郁的灵山。

    莫邪没有进山的意思,站在山外的夜雾中。

    “陪着我,好吗”?水寒怯怯的说道,一双凝着祈求的眼神,让人无法回绝。

    莫邪呀!看不得这种眼神,一晃消失在星辰花里。

    水寒凝出战盾,手持花尊走入雾气中,沿着淡雾向灵气浓郁的山腰行去。

    一眨眼,云雾倏忽散去,不知消失在哪里了。夜露霏霏,渐渐的打湿了战甲。

    群山弥漫着蒸腾着白雾,渐渐的像一条雾龙,随山势迤逦而下,潜入茫茫云海中。黑黝黝的山峰,在雾海里成了一座孤岛。

    水寒正惊异时,黑漆漆的林中暗影里,不知何时站着一道黑影,炯炯的黑瞳凝视着她。

    一阵毛骨怵然。水寒看清了那道影子,果然是灵者。急忙深行一礼。“景寒宫弟子水寒路过灵山,想歇歇脚”。

    “久仰,随我来”。灵者还了礼,也不介绍,转身走进山林。

    水寒默然的跟着,是灵者千真万确,只是不知为何这灵士如此的冷寞。本想问问此山的名字,看到灵者淡默的眼神,只好默然的跟着。

    行不多远!树枝随风摇摆起来,几片可怜的树叶飘飘的在晨明的风中飘动。水寒侧头看了眼,微微一愣,身子突然被强大的吸力定在空中。

    唰!水寒额头凝满了汗珠子,吓得四肢瘫软,头皮发麻,一种不祥的预感升上心头。刚要惊问。灵者回手锁住水寒喉咙,顿觉,一股子寒气卡住咽喉。丹海灵气被封印住。

    水寒瞪着不解的惊瞳凝视着那双冰冷的眼神,这才看清站在身前是一位灵士。脸上没有多少肉,干瘦得只剩下皮包骨头。

    灵士掐着水寒的脖子遁落山林。

    青山叠翠,连绵起伏。近处如镜的湖面倒映着一幢石楼。一阵微风吹过,平静的湖面立刻泛起片片鱼鳞似的波纹。

    灵士来到石楼前,将水寒扔落在沙地上。双膝跪在水边,头都不敢抬起。

    “扔进猪篓”。石楼里传来可怕的声音。

    两只一大一小的金甲虫爬了过来,一把大钳子夹住水寒的脖子,一把小钳子夹住水寒的脚,沙沙的爬进树林中。灵士没敢起身,依旧跪在水里,低着头,黑发挡住可怖的苍白的脸。

    当一缕红霞照在灵士的背上,缕缕清色的雾气冉冉升起。突然,灵士哆嗦起来,手指深陷入沙中,慢慢的攥成拳头。滴滴汗水顺着发丝流下,哒哒的洒在沙地上。

    两只金甲虫一前一后的跑了出来,刮了一阵子金风。大钳子夹住灵士脖子,将其按入沙中。小金甲虫晚了点,一钳子拍在撅起的屁股上,灵士腰被打折了般瘫了下去。

    小金甲虫踩着灵士的屁股,小小的钳子伸向灵士的后颈。一根尖尖的长刺从钳中伸出,慢慢的刺入颈骨中。

    啊!浸着水的沙土里喷出水泡,灵士四肢挣扎的抽搐起来,颤抖的手抬起,想抓住钳刺。金甲虫钩足按下那只手,快速抽出钳刺,刺尖滴着******林边石楼,微微的晃动,一股子黑气从楼内涌出,三道钩影扣住小金甲虫,收入楼内。几声可怖的尖鸣从楼内传出,吱吱的乱叫了会儿,金光飞了出来,跌在河里,咚的溅起一圈涟漪。不一会儿,小金甲虫六脚朝天浮上水面,六只爪子不停的抽着。

    大金甲虫放开灵士,飞近水面捞起小金甲虫,抖翅飞入林域。

    灵士头扎在沙土中,一动也不动,那只手不知何时捂在后脖颈处,指缝里渗出一点红色精血。

    月升时分,淡灰的雾气里,沙滩上的僵尸动了动,慢慢的坐了起来。两双黑瞳扫了眼黑暗中的石楼,哆嗦的跪在水边。

    噼噼啪啪!林域边缘又响起撞击声,朵朵的金光飞溅,青绿的草丛爆了花。两只一大一小的金甲虫又打了起来。

    转眼内,一片绿草成了泥浆,金闪闪的虫甲没了光泽。两只金甲虫依旧没命的翻滚着。

    吱吱!石楼内传出尖尖的鸣声。两只金甲虫停在泥浆里,瞪着小眼睛愣了会儿。嗡!四道簿光抖起,金甲虫消失在夜空中。

    低头灵士猛的抬起头,眼里放出异样的光芒,扶着地,挣扎的站了起来。转身遁入林域。

    一片云朵掩住双月半边秀丽的柔光,另一缕清辉从云朵的周边映射在石楼上,石楼四周镶着灿烂的光环,映出一道细长的身影,这影子上身长发飘飘,下身细长的盘在一起,在暗色的光环里轻轻的游离着。

    浓雾层层弥漫的林域里,挂着无数的滴着**的网,网线看似凌乱,交错的形成巨大的网罩。一股股的恶臭味从网内升起,周围的古树枝条都逃向远侧,让开了一片圆圆的淡亮的天空。

    网下是巨大的圆坑,四壁光滑,没有半点的粗糙,看似是石头,还带着细细的螺纹。几位灵者贴大饼子似的四叉的躺在光滑的石壁上。中心是一滩黑色的水,奇臭味就是从水中升起。

    水寒四叉的躺着,摆着极其难看的姿势。至于有多难看,早就顾不上了。伸了伸舌头,吐了多少次,已经无法计算了,干呕着,再也吐不出东西。

    呕了两声,憋的眼睛都青了,瞪瞪的看着另三位目光呆滞着的灵者。

    水寒咧咧嘴,实在是吐不出来了,五脏六腑都要吐空了。“这里是那里”?

    三位灵者头动也没动,眼珠子都没动一下,时而眨动的眼皮,看得出来,三者还是个活物。

    没有人回答水寒的疑问,熏得卷了叶子的树林呼呼的抖着,似乎在回应着恐怖的答案。

    越是这样的安静,越是让人心寒胆破。水寒吓得头发都扎了来,惊恐的环视着这片死静的大坑。

    “死魂士,这时候你死到那里去了”。水寒带着颤声灵识着,那里有灵尊的影子。

    鬼怪的石楼闪着鳞光,月光十分柔和,鳞光耀眼的光芒染上一层的青光。

    楼内一角堆放着战尊,有多少一时也看不清楚,太多了,有的已经失去了光泽。另一角堆着灵袋,落了一层的灰,只有一个灵袋还算新,被撇在灰堆顶上。

    莫邪飘在星辰花蕊,凝视着石楼内那道怪异的虫影,这只化形异虫看不出是何虫,白天化形成妖艳的灵女,晚上半身灵女,半身妖形,长长的盘着,画着圈的走路。是蛇精,不像,是蜥精,也不像,到底是何虫化形的一时也分辨不出来。

    唰!一道钩光飞来,花尊飞到骨质桌上。咚的,响了一声撞音。

    三只妖媚的绿瞳凝在花尊上,慢慢的移向星辰花。丝丝绿芒落在紫色的花瓣上,唰唰的爆着绿光。

    莫邪咧咧嘴,这张脸十分娇艳,就是眼睛多了点,两眼睛左右分部的正好,这多只眼睛,怎么看都有点怪怪的奇葩。

    这只怪物境界有多高,实在是感应不出来。但,那三道绿瞳,足可以将灵者的灵识抹杀,甚至有种被吸走灵魂的感应。不过相对莫邪来说,这虫者虫识还是太弱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