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章虫族秘事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5701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水寒看到此景,恐惧一股血直冲到头上顶,脑袋嗡嗡地响起来,骨头都要震碎了。吓得她浑身颤栗,像筛糠一样哆嗦起来。

    从来没有想到金甲虫如此的凶残,击杀一位灵士,手段极其的残忍。灵士竟然没有半点的反抗之力,几吸间,只剩下一颗骷髅头。

    丝丝的骨气在空中弥漫,吸到鼻子里有点微呛,刺激的张嘴就想吐,呕了几声,眼泪都憋了出来。

    呕吐也只是一种遮掩,对于水寒来说,心理早就崩溃了。根本没有勇气使性子,对于虫者这种没有感情的灵物来说,美丽、高傲屁都不值。

    大金甲虫又遁了回来,趴在水寒对面的空域,黑溜溜的虫目盯着水寒,大钳子扳住低垂的头,硬生生的抬起。水寒惊恐的眼神与虫目相对,啪啪的爆开两朵黑花。水寒身子一挺,仰面栽倒在空域。

    钳光一闪,钳心射出长长的骨针,刺向水寒咽喉。啪!一声爆光,大金甲虫飞了出去,撞在千丈外的古树上,撞出个大大的树洞。

    嘎嚓!古树重重的倒在黑暗中。唰!金色遁光飞起,大金甲虫抡着大钳子冲向遁在空中手舞足蹈的小金甲虫。噼噼啪啪!无数的金光飞溅,两只金甲虫在空中绞杀起来。

    清晨,树叶的残滴,映着晨辉,好似荧光千点。瞬间花儿咧开了嘴,张开红润的长唇,唇边挂着**般的露珠,晶莹得像一滴清泪。

    哒的清泪落下,打在水寒的鼻尖上,碎裂成无数的晶莹。

    水寒打了个寒战,慢慢的睁开眼睛,木纳的站了起来,游魂似的在河边沙地上走来走去。

    莫邪收回魂识,锐瞳落在灵者骷髅头上,短短的数月,骷髅牙齿间的血珠小了一圈,精血变得更加的精存。这比“化血功”凝炼精血快多了。

    虫女吸食那颗灵者精血珠后,已经沉睡了数个月,依旧没有醒来的意思。这下可苦了莫邪。

    每到夜深时分,双月皓洁之时,虫女身上就会散发出一股的怪味,熏得莫邪直迷糊,又不能逃遁,只好躲在花蕊里直骂娘。

    虫女淡淡的眉毛抖了抖,一双流光泛彩的眼睛忽闪忽闪的睁开。雪白手臂支着粉腮,慵懒的摆着惹人的姿势。战甲滑落在腰部,一对粉尖白嫩的玉峰露了出来。

    手指轻轻一勾,小金甲虫飞入石楼,钳着一根滴着**的尖刺。

    虫女接过尖刺,张开粉嫩的小嘴,卷着鲜血的舌头,接着滴滴**。咕咚咚!连喝了数口,虫女似有了力气,慢慢的坐了起来。

    啪!尾巴轻轻一甩,金甲虫被抽出楼域。

    虫女弹弹玉峰上的一点唾液,撩起虫甲,穿在身上。把玩了会星辰花,打着旋的在骷髅壁前转了圈,立影双瞳凝出一点失望。

    吱吱!楼外响起一阵轰隆声。虫女慢慢的走向楼外,出了石楼,一驾骷髅骨做成的飞车停在门前。

    虫女扭上骷髅车,看眼车前锁着骨链的灵女,立瞳缩了缩。

    一道晶光抽在灵女后背,留下一道长长的血林子,精血顺着碎甲细长的鞭缝流下,空中瞬间凝满了血气。

    水寒激灵打了个寒战,似从梦中惊醒,眉头都没有眨一下,拉着骷髅车遁入空域。

    车后两侧跟着大小金甲虫,一只骨钳夹着蛇影晶鞭,另一只驮着骨盘,盘中放着几颗小小的珠子。

    骷髅车背着骄阳遁行数月,来到一片灰色的石山前,凌空下是郁郁苍苍的树木,从翠谷中伸长细长的树枝,在阳光下抖着缥缈的轻纱,几分朦胧增添了幽静、妩媚的神秘。

    眼前山色陡然而变,陡峻、坚硬的岩石耸立着,似尖尖的厉齿啃咬着空域,山下长满柔嫩的小草,如绿色的毯子覆盖住幽深的山谷。

    大金甲虫飞到骷髅车前,挥起蛇鞭,啪!空中打了个清脆的鞭花。

    瞬间,无数蛇形箭影飞入陡山间,回荡起轰轰的雷鸣声。

    幽静的山域突然动了起来,一群披着绿毛的怪物从山间窜出,向远山逃去。

    虫女立瞳晶光闪闪,不知何时手里多出一把小巧的骨弓。瞳影里凝住一只绿毛怪,伸手从口中拉出红色的小箭,拉满弓弦,啪的射出一道红光。

    红光一现,山域炸了营。不光是绿毛怪,山中还窜出几只巨大的影子,疯狂的向山域深处逃去。

    红光打了数次飞旋,追着那只绿毛怪而去。绿毛怪绕着陡岩逃窜数圈,见实在逃不出去。瞪着绿瞳,抡起绿爪抓向红光。

    噗!红光穿过绿爪,将逃遁的绿毛怪定在石壁上。虫女招回红箭,又盯上下一只绿毛怪。金甲虫抖着簿翅,飞入陡峰,钳锋从上而下劈过,硬生生的将绿毛怪斩成两半。

    小金虫飞到虫尸下,滴滴绿血落入晶珠,吱吱的升起缕缕白烟。

    接着两只金甲虫飞向另一处石壁,用同样的手法,吸取精血。手法非常残忍,乱营营的绿毛怪却没有半点的反抗,任由金甲虫肆意的斩杀。

    金甲虫飞离绿毛尸,嗡的一群绿毛怪扑了上来,几息间就把绿毛尸啃吃干净。

    水寒虽然低着头,慢慢的也想明白。此地应该是个猎场,虫女到此来猎杀灵物,提取混源精血。

    虫女一连射杀四只后,红晕的小脸有点白,转身坐在骷髅车内,闭目养神。

    虫女刚坐下,乱哄哄的陡峰瞬间安静下来,无头蝇似的绿毛虫落入山下谷地,连点影子都没了。

    两只金甲虫停在空中,又对了眼,点点黑光在黑瞳中爆着光芒,大有一触即发之势。咔!两对金钳夹到一起,相互拧着紧。

    虫女揉着脑信子,歪倒在骷髅头间。哗啦啦!细链声走近,水寒走到骷髅车前,伸手帮助虫女按摩。

    虫女斜眼水寒,先是有些抗拒。渐渐的闭上眼睛,享受了起来,时而会因按到痛点上,嘴里发出异样的轻鸣。

    沙沙沙!远域吹来怪异的风,夹着冰冷的雨,一丝一丝地飘着,像满天飞舞的细沙;细雨落在山林上,瞬间染黄了田野,染红了古树,带来一丝透骨的凉意。

    山间的树叶黄了,在狂卷的寒风中,大片大片的叶子从树上飘落下来,落地时干枯的变成了黑色,发出“嘎嘎”的干裂声。

    虫女瞪开立瞳,秋雨打到骷髅车外,向后卷了回去。一堆深灰色的迷云,低低地压过这片荒芜的山域。古林瞬间变得光秃,那些叶子仿佛被迷云吞噬了。

    迷云聚在一起,像接开淡白的帘幕。一只老态龙钟的化形老虫者站在阴郁地空中,褐色的鳞甲掩住身上的皱纹。拄着一根骨刺,通体是无数寒光闪闪的刺芒。

    “敏敏也来狩猎”?老虫士凝着可怖的笑,吱吱两声。

    虫女斜眼老虫,哼了声,不知是水寒的手法重了,还是有意的对老虫士冰冷。那眼神,根本没把老虫士放在眼中。

    老虫士也不介意,手中晶链轻轻一拉,从迷云中拉出一位灵女。伸出枯手抓住灵女的脑袋,噗哧!爆起一团白光。不等血气凝出,随手扔入陡峰中。

    嗡!陡岩间的绿影飞起,扑向凝血白光。老虫士看准时机,伸出手上钩刺连穿数只绿毛怪。

    两道青光从迷云飞出,瞬间撕碎了虫体,收集完混源精血。

    老虫士连斩数次,手中钩刺也抖了起来,不得已慢慢的收了回来。瘫瘫的坐在迷云前。调养了几息后,老虫士瞪开沉重的眼皮。

    “敏敏,我炼得一颗仲源精血,你要吗”?

    虫女瞳光充血混浊,像死人般的停滞不动。瞥眼老虫士,没回应。

    老虫士咧咧嘴,从腰间虫袋中取出一颗血珠。这颗血珠闪着蓝幽幽的光芒。

    水寒的手停了,盯着那颗蓝莹莹的血珠眼里直爆光。“真是仲源精血”?

    水寒没见过“仲源精血”,只听说过此精血是蓝色。老虫士既然极力的讨好虫女,绝对不会错的。

    虫女绿晶晶的立瞳被“仲源精血”吸尽了光彩,不由得有点微跳。

    “仲源精血”,无论对灵者还是虫者都是不可多得宝物,里面蕴含的血气,比混源精血浓郁十倍。

    “用不上”。虫女回了句,声音有点小颤。

    “哎!敏敏!送你的,只要能结伴去猎杀灵族即可”。老虫士嘿嘿的笑着。

    两只金甲虫盯血珠,没有虫女的命令,不敢轻易的去接。

    “本虫近期修炼到了关口,无心参与猎杀”。虫女一口回绝了。

    老虫士吱吱两声,似乎有些失望,收回“仲源精血”瘫靠在迷云前。啪!抬脚将头胫喷着血的灵尸踢入陡峰内。

    嗡!无数绿毛飞起,扑向空中的飞影。老虫士拉着长脸,动也没动,看着绿毛怪吞噬灵女残尸。

    “蛇敏,你这么推脱虫族事务,会引起虫尊们的注意,那时只怕你解释不清楚”。

    蛇敏绿瞳瞪起,犀利的盯着老虫士。“蝗啸,我身上没有了虫气吗”?

    蝗啸被问得一愣,摇了摇软软的脖子。“没有虫晶,你杀再多的灵者,吸再多的精血,也挡不住被灵者兑化,我劝你好自为之”。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