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四章巧救灵女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5898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重生七十年代:老公,求嫁!盛华娘娘有毒:王爷,您失宠了凡人修仙之仙界篇都市天龙至尊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

    嘶!蛇敏吸尽血气,石地上留下皮包骨头的干尸。连那双眼睛都干瘪的扣了进去。

    蛇敏打了个寒战,看着地上干尸。不解老灵士为何冲过来。

    “呤呤呤”!突然空域中回荡起刺耳的尖声,像哨子一样尖叫着,尖利、昂扬,冲破着尘雾弥漫的炎热空气,刺得耳朵都听不清声音。一道红光穿透亭顶罩住蛇敏。

    唰!虚光从蛇敏灵体中窜出,浮现在红光内。

    站在亭外的城主乐浪大惊失色,立即明白亭内发生何事。一把拉下黑纱。

    数千灵者已经团团围住“百花亭”,见城主已经到了,寄出的战尊,又收了回去。个个怒容相对,虫族欺人太甚,竟然敢混入城中杀戮。

    乐浪面色平静,看着不断涌来的灵者,虽然心里早已怒火中烧,埋怨谕使不应一言不和就痛下杀手,虽然局势还是能控制住,但是恨的牙都要咬碎了。挥手立起一道光罩挡住众灵神识。

    “都散了吧!只是一只强大的虫魂想逃逸,已经让捉住。只是百花亭亭主不幸遇难”。

    “什么”!众灵士大惊失色。多么强大的虫魂能逃逸,还击杀了百花亭主,那可是准炼识境的存在,竟然没有半点征兆就被击杀了。太可怕了,即然城主已经控制局面,从灵士只好慢慢的向后退去。

    还好,今日除了他和二位特使没有第四个炼识境以上灵者,不然,这事不会轻宜的圆过去。

    乐浪后背惊寒,如坐针毡。急忙发出晶信,寻找助手。

    数息后,空域急晃,一位青铜甲灵士撕开虚空,遁到近来。见到乐浪,微行一礼。“城主发生何事,急着召我回来”。

    “虫使来了”。

    “哦”!青铜甲灵士扫眼被封印的百花亭,面色阴沉下来。

    “看好”!乐浪吩咐完,转身进入光罩。

    亭内飘荡着枯气,蛇敏擦着嘴角,面前放着一颗骷髅头。

    吃了!乐浪骨头都要惊碎了。沉着脸看着极其享受的虫使。“谕使,应该走了”。

    蛇敏拉着面无表情的水寒,扣住骷髅头,要出亭域。

    “谕使,不可,这是望天城,不是枯灵城”。乐浪急忙提醒道。

    蛇敏站在空域,她敢在城内击杀密诏中提到的事件主谋,就是要给灵族一个下马威,虽然做的过了格,密诏中没有提到此事务,但立了虫族之威。

    想了想,蛇敏还是将骷髅头装入虫袋,拉着水寒出了“百花亭”。

    唰!四目相对,青铜甲灵士愣了下。这眼神好面熟,那儿见过?身边这位是......?

    “这是飞鸿副城主”。乐浪急忙介绍道。他发现两者眼神不对,生怕一眼不和,又打了起来。这里不是在亭内,没有灵识禁制。

    飞鸿哼了声,没见礼。虽然他见过不少的虫使,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杀戮成性的虫使,在她的身上,能嗅到死亡的味道。

    蛇敏脸上闪着红光,看着飞鸿的眼神不免有些温色。乐浪想不了那么多,撕开虚空,带着蛇敏等回到城主大殿。

    两位特使木雕般的站在那儿,似乎时间还停在刚走的瞬间。见到乐浪等回来,相视一眼,说了句寒暄的话。

    蛇敏脸挂着冰霜,没给几位灵者好脸子,走到光门前。站了下。“出售‘血灵珠’者已经被本虫斩杀,再敢出售,本城必荡平望天城”。

    乐浪寒颜不语,二位特使更是面色冰凝。

    蛇敏剑眉飞挑,转首嗯了声,厉瞳看向三位灵者。乐浪的脸抽动数下。“请转告枯灵城主,本城默守约定”。

    啪!骷髅头飞来。砸入乐浪的怀中。乐浪一把抱住,枯败的骨气钻入鼻里。

    “此物留下做个记念”。说完,蛇敏跟着蒙面特使进入光门。

    咔嚓!乐浪将怀中的骷髅头搓成了碎末,两眼喷火般凝视着旋动的黑环。

    “义仁,我忍不了了,剑灵城、景寒宫不出手,望天城也要和枯灵城拼了”。乐浪将手中骨灰扬在地上,气得混身发抖,脸色铁青,胡子都翘了起来。

    二位特使又何常不是,虫族太欺负人了,有密诏训斥也就罢了。竟然到城中斩杀灵者,换了谁也咽不下这口气。

    剑灵城特使义仁叹了口气。“乐浪再忍忍吧!我们都已经忍了百万年,还怕这万时光吗”?

    “万年,万年。什么时候才能忍到头。我族刚刚看到一点希望,毁了”。乐浪气得直跺脚。

    “乐浪,你气糊涂了,死得是百花亭亭主,又不是送血灵珠的灵者”。

    乐浪一拍脑门,眼睛亮了起来,是呀!让死虫子气懵了。

    二位特使看着乐浪脑门上的红手印,哈哈哈的笑了起来。乐浪一脸红光,先前的怒气随之一扫而光。

    “糊涂了!糊涂了”!

    景寒宫特使收住笑容。神色凝重的看向乐浪。“为何这么久血灵珠还不出现”。

    乐浪摇摇头。一晃十年光景,血灵珠失去了踪迹。“你问我,我还想问你,送珠子的是从景寒宫出来的,你查清楚了吗”?

    “你......,你怎么问起我,等你告诉血灵珠从宫中来,我们就查了,宫中的每一块石头都翻过了,也没有查出来”。

    义仁、乐浪冷冷的看着秋鸣,那种不信任,又怪异的眼神立即被秋鸣查觉到。

    “看我干什么,我说的是真的”。

    “我们信,自从景寒宫查过了,血灵珠就没了”。乐浪漫不经心的说了句。

    这句话如同惊雷砸到秋鸣的头顶,嗡的一声,九尺高了的个子就被击愣了,汗珠子噼噼啪啪的滚了下来。

    乐浪这话可是杀人不见血,一个屎盆子扣到了景寒宫头上。

    “你什么意思”。秋鸣一把扯掉黑纱,指着乐浪的鼻子问道。

    乐浪撇撇嘴。“没什么意思,我就想知道人进了景寒宫,为什么人没了,珠子也没了”。

    秋鸣算是听明白了,乐浪真要往景寒宫扣屎盆子,而且还扣的严严实实。气得他只张嘴,找不到理由辩解。宫内查“血灵珠”的事都是暗中进行的,从“血灵珠”出现在望天城到剑灵宫找上门来。景寒宫查出十颗流入宫中的“血灵珠”。大多都是御事宫外门灵玄花达购得。这老家伙在景寒宫有点小名气,抠门呀!

    “你血口喷人,景寒宫查灵珠一事,是剑灵宫派人核查,与景寒宫何干”。秋鸣传口又把屎盆子扣向剑灵宫。

    “好了,好了,别吵了,有意思吗?谁是谁非,自有灵祖们去公断。现在还是想想向无极宫怎么说清此事吧”!义仁不耐烦的打断两人的争吵。

    乐浪眼直了,是呀!百花亭是无极宫在望天城的资产,如今亭主死了,总得给无极宫个说法。三人默然的坐到石桌前。瞪了会眼,低头商量起来。

    浪花闪烁,绸缎一样光滑的河水,在灼目的阳光下跳跃着千万鳞波。

    看到了界河,蛇敏长出了口气,轻抖双足,化成长长的蛇尾。这次出使灵域,自作主张斩杀了百花亭亭主,蛇敏总是觉得这事没做到份,至于在那里,想不明白了。

    突然,河水波涛汹涌,一排排山岭般的巨浪从那灰黑色的遥远河口,以排山倒海之势呼啸着向岸边滚来。

    蛇敏一愣,浪峰已近到眼前,无数箭光射来,晃得蛇敏立瞳闪闪莹莹。

    哗啦!晶链向后拽去,水寒落到身后。蛇敏左手轻划,立起一面轻巧战盾,右手鳞鞭抽一段光弧,将飞来的黑浪撕开一条裂缝。

    巨浪后,传来一声闷哼。汹涌的巨浪变得狂怒而墨黑,滚滚袭来的惊涛骇浪向后涌去,撞到矗立的岩石上,激起雪白的浪花,发出阵阵的呻吟声。

    蛇敏遁上河空,凝视着退去的血浪。谁这么大的胆子敢在虫域偷袭他。唰!鳞鞭飞回到手中,伸出细长的舌头舔了口鞭尖上的血迹。

    咦!是海族?虫族与海族少有交集,互不侵犯,就算在陆上虫族一家独大,也不会因此与海族有什么冲突。两家是各走各的道,各干各的事。怎么会有海族灵者偷袭他。

    刚才,蛇敏之所以没下杀手,也是对海族有所忌惮,能翻江倒海的还能有谁,果然是海族。

    收了术法,蛇敏转手接晶链,哗啦!晶链收入手中。急忙看向岩壁,水寒已经不见了踪影。

    中计了?蛇敏愣了会儿,立即想明白了,界河近在咫尺,为何从河口涌过,明明可以近攻,杀自己个措手不及。反而顾做声势,原来是为了救灵女。

    灵族特使哪?蛇敏猛然想起跟来的接引使,竟然把他忘记了。

    蛇敏回到黑崖,崖壁如初,没有半点的波光。可惜密诏已经留在望天城,再想进入只能杀入。瞪了会眼睛,蛇敏只好放弃了。遁空而起,回枯灵城交差。

    细柳如荫,在微风中掩映着一座飞檐翘角的小凉亭。绕过一座座奇石,跨进这座造型别致的凉亭里。

    花达瞪着大眼睛看着躺在石凳上昏迷的灵女,身边站着一位黑纱蒙面的灵者,眼里闪着奇光。

    “别问,我也不知道”。花达突然来了一句。

    蒙面灵者梗下头,这个花达,竟然想到他想问什么?真是个老狐狸精。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