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七章再退蛇士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5896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都市天龙至尊点道为止史上最强赘婿末世之召唤悍妞你是什么神

    阵阵的血腥弥漫进山涧里。一条血红血红的舌头,唰唰唰的舔了舔尖刀般的牙齿,滴滴**从牙齿间流了下来,飘飘的拉着长长的细丝。翘翘的钢针似的白胡须扭动着,露出两颗绿幽幽的利瞳,射出可怖的凶光。

    绿光先是凝在青石上,续儿移向谷地深处。身影抖出万点鳞光,化成一道道黑色的斑纹影,钻入山谷的深处。

    一丝丝地凉气从山石重叠的崖隙间飘起,在周围的青石的暗色里,仿佛这细细的烟丝也是绿的,在苍穹中软软地洒着,夹杂着清新的泥土的气味。

    沉睡的草叶慢慢地探起头,在树根间,在灌木丛里,在岩石的缝隙中,安静地蔓延着浅绿,像淡淡的水粉。

    一双绿绿的眼睛里射出凶光,大摇大摆地走进淡黑浓绿的山谷,凶煞煞的扫着嶙峋山石、淡墨绿影。威风凛凛的拖着那条尾巴,啪啪的敲着空洞声。

    晶莹清冷的光华中,像冬日的雪光里凝出两道纤细的影子。绿瞳唰的凝住纤影,凶神恶煞般的眼神愣了下,立即变得温情了起来。

    空中洒下无限清辉里,两位金甲蛇女淡扫娥眉,杏眼含春,娇艳若滴的樱桃小嘴嘟嘟着,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凭添几分诱人的风情。

    “灵尊人家好不容易找个修炼的地方,你怎么来了”。

    蛇啸灵尊收了可怖的蛇影,化身成长髯玉面老蛇士,看着金玲、金钥灵活转动的慧黠眼眸,呵呵的干笑了两声。

    “你两个调皮丫头,不在族内修炼,跑这来占地盘,惹事生非”。

    “那是惹事呀!这里有‘万古灵血’的血气,你老不也来了吗”?

    蛇啸灵尊强拉下脸子。“胡说,那来的血气,还不快回去,小心我告令尊......”。

    金钥调皮的打断蛇啸的话。“灵尊,令尊可是把我和姐姐托付你了,他们要是把我们的宝贝夺了去,我俩就出走灵族”。

    “嗯!不准胡说。谁敢抢你的东西”。蛇啸拉长了脸,强装怒颜。

    “你看哪!谷外都来了这么多”。金钥嘟着嘴指着谷口。

    蛇啸咧咧嘴。“那都是废物,我让他们滚”。

    金钥不盈一握细腰轻扭,拖着淡金的长裙,扑到蛇啸面前,啪的在他脸上亲了口。“灵尊,你真好”。

    蛇啸的脸抖了数下,一把揽住细柔的水蛇腰,绿瞳凝着金钥淘气的小脸。“找到了好东西,别忘记孝敬灵尊”。

    金光一闪,金钥逃出蛇啸收紧的热抱。“灵尊放心,金钥不会忘记”。

    蛇啸收回伸长的鼻子,嘿嘿了两声。也不多说话,转身出了峡谷。

    金玲、金钥柔媚的小脸阴沉了下来,转身向谷域深处行去。

    一阵阴凉的风吹来,树叶发出萧萧飒飒的响声,像是在悲哀地哭泣。

    莫邪抱着膀子站在崖壁的阴影里,凝着可怖的笑容。这已经是最好看的笑了,魂者能笑成这样,已经是很顺眼了。

    “魂友,可以交出‘万古精血’了”。

    两位蛇女吐着息子,手里抖着金色的剑光。

    莫邪长出了口气,笑笑的看着蛇女。两个没脑子的家伙,还蛮天真的呀!“万古精血”刚到手,怎么会交出去哪!

    一道紫光捻在指尖。“是它吧”!

    金钥接住紫珠,激灵打了个寒战。脸上布满了紫光,红瞳扫眼紫珠,吓得一身的凉汗。“从那里来的”。

    “我吗?圣域”。

    “住口,我问你血珠”。金钥怒道。小脸都气青了。

    “蛇敏的口中”。

    “胡说,这分明是灵族卖的血灵珠”。

    莫邪心里咯噔一下,原来金钥知道此珠,不可能呀!在望天城没出售多少,蛇族位于异域的深处,怎么会知道此珠。

    金玲走了过来,看眼紫珠也吓了一跳,轻拍虫袋取出双色“血灵珠”。两颗珠子相对,三道细丝状的烟不住地腾起,像纱一样缭绕四周,瞬间溶成一体。变成三色“血灵珠”。

    两位蛇女凶巴巴的看向莫邪。果然是“血灵珠”,只有“血灵珠”才能溶合在一起。

    “呀呵”!莫邪眼皮一阵惊跳,“血灵珠”可以溶珠的事,他早就知道,并且秘而不宣。必竟此事一旦传出去,“血灵珠”会更供不应求。血魂虫炼化精血的能力不强,十日一滴,根本供不上灵者修炼。

    “说,从那儿得到的‘血灵珠’”?金钥娇声细语,带着星点的磨牙声。

    “望天城买的”。莫邪心里虽然惊,又暗自的叫好,总比被逼着要“万古灵血”好骗多了。

    “放屁”!

    莫邪头一梗,没想到水灵灵的蛇女能骂出这么粗鲁的话,真是大跌眼镜。一点没生气,反而乐了。

    金钥拿着“混源血灵珠”放在俏鼻前轻轻的嗅了下。呵呵的冷笑着。“交出血虫”。

    话声未落,蛇女立起金光鳞甲盾,金光闪闪的碧血蛇形剑指向莫邪。

    莫邪这下傻了眼,怎么回事?愣了下,立即想明白了。血虫是虫族的一脉,蛇女怎么可能不知道其中的隐秘哪?不过,看蛇女的样子,似乎并非针对他来的。

    “你说的是它吗”?一道银色虫影出现在手心。

    蛇女吓得脸色煞白,混身哆嗦的不成个,碧血剑都握不住了,斜斜的要掉下来。一步步的向后退去。

    懒洋洋的盘在莫邪手心里的血虫,瞄了眼蛇女。

    哒哒哒!数声牙颤响了起来。两只蛇女化成两道金光向谷外逃去,转眼就没了影子。

    “糟了”!莫邪后悔了,为什么不放出血魂虫,反而放走了蛇女。

    不敢多想,蛇女一旦出谷。必然后引来无数虫者,那时?莫邪脑袋立即大了好几圈,想不明白,为什么没杀蛇女。摸摸脑袋,对于化形虫者,似乎真没杀过。

    魂雾散去,莫邪风卷着阴气,沿着谷地飘去。如今进了蛇域,处处都要小心,有一点闪失都可能魂飞烟灭。如果遇到刚才那只蛇尊,怕是逃的机会都没有。莫邪决心放走蛇女,只好逃命了。至于逃到什么地方,心里也没了谱。

    狂暴的夜风突然大了起来,扫荡着山野,摇撼着古树的躯干,大把大把地落叶撕下来向空中扬去,把冷森森的雾气凝成雪花挂在光秃秃的树梢上。

    嗡!魂袋抖了数下,吱吱的怪声怒吼着、咆哮着。莫邪急忙按住魂袋,安抚着被突如其来的异变惊扰的血魂虫。

    血魂虫自从跟随莫邪,温顺、慵懒,只有见到血气才会现出狂杀的秉性。突然变得狂燥起来,令莫邪吃惊不小。一边安抚血魂虫,一边沿山谷黑线急飘而去。

    唰!两颗火红的金色流星拖着长长的尾巴划过夜空,幽蓝的天幕,两轮明月喷射出清冷的寒辉,被金光映得更加的耀眼,远处飞瀑拍击岩石的轰鸣声和着松涛呼啸而来。莫邪不得不停在青石的暗影里,看向空中遁停的蛇影。

    金玲、金钥出现在点点的寒辉中,握着闪着青光的碧血剑。两双大眼睛像空中的星星般晶莹,凝视着连绵的黑雾群山。

    又一道黑色流光停到近前,蝮狂笑嘻嘻的看着两位蛇女。“找到了吗”?

    “滚!没你的事”。金玲眼珠闪着冰冷光芒,愤恨的烈焰从眼底燃烧起来。

    “见者有份,没有我,到嘴的肉也会飞了”。

    金钥碧血剑猛的指向蝮狂。“听见没有,再跟着我们,别怨我剑下无情”。

    蝮狂拍拍屁股,斜眼金钥嘿嘿的笑着。他真没把两个蛇女放在眼中,如果不是身后有点背景,他可没时间啰嗦。灰暗的立瞳瞪了瞪,冷漠移到一边,根本不正眼看蛇女。

    金玲、金钥对赖皮蝮狂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打,打不过,走,又没他快。也只好让他跟着。

    忽然,蝮狂枯涩立瞳像灯花一爆,眼里有了神,越来越亮了,一闪一闪地现出惊喜的光,盯住一处山坳。

    寒光一闪,蝮狂手中多了一把分叉蛇形剑,剑影一伸一缩。剑尖上多了颗小小的血珠。

    呵呵!蝮狂脸上异彩闪现,眨巴着立瞳对了眼。

    噗!血珠爆开,一股子粉色气燃喷到了脸上。

    啊!蝮狂丢掉蛇形剑,捂着脸抹了一把。杀猪似的嚎叫声响起,蝮狂化成黑光消失在夜空中。

    金玲、金钥双颊泛着熟透的红晕。化成一溜金光潜入山间谷地。

    莫邪坐在青石上,看着两只蛇女。那魔鬼般的身材,伴随着月光抹上的那层阴影,显得诡异又魅惑......。

    丫丫的,还贴上了。莫邪锐瞳瞪着蛇女,不知道又是什么来头。看样子,不像是来找茬的。

    “多谢魂友出手相救”。金玲、金钥盈盈的拜谢,娇媚的脸闪着红光,衬着清辉,显得皮肤细润的如温玉般柔光若腻。

    要说莫邪救她俩,其实也算不上救,本来也没什么危险,只是看不过惯蛇士狂妄的样子。出于什么心态,莫邪自己都说不清楚,用点小手段,又害了蛇士一次。

    “说不上救,告辞”。莫邪不想多停留,蛇士回过神来,疯狂的报复还在后面。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