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六章险象环生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081

人气小说:快穿攻略:捕捉男神的99种方法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为死者代言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三国重生马孟起大唐之最强帝王都市天龙至尊老天逼我当英雄

    渐渐的,赤霄感到异常的吃力。心里暗暗的叫苦,不应该为了逃脱“金甲子”追杀,遁空逃窜。如果在密林中,虽然被追的有些狼狈,其它异虫却不敢围杀他。

    有些事,赤霄也想不明白。魂者的魂令在禁地内还好用,两只金甲虫劈石开路送他出来。没想到出了禁地,立即翻了脸,抡起骨钳劈头盖脸的砸了下来。如果不是他逃的快,早就成肉酱了。

    正想着,身后急风袭来。赤霄暗叫不好。这风太熟悉了,那两只金甲虫又追了过来。

    完了!完了!本少爷这次算是栽到这儿了。

    盾光闪到身后,天空撕裂出一条光痕,好似巨兽咧开着血盆大口,吞噬而来。

    钳光闪过,正好砸在光芒上。那片令赤霄无计可施的光芒被击得顿停在空中,迟疑一息,落入一处山坳中。

    赤霄从危机中缓过神来。扇风回转,打在钳锋上。

    咚的一声,身影象闪电般落到了密林里。赤霄也不管钳锋跟着屁股后面夹来,撒鸭子钻入草丛中。

    两只金甲虫一前一后不紧不慢的从树林中爬出,黑溜溜的小眼睛瞄着晃动的屁股影,钳子一伸,夹了过去。

    嘶啦!赤霄的战襟被扯下一角,向后甩去。大金甲虫钳子挥去,那片战襟成了碎末。

    远处石砬上,一只四脚虫躲在石缝里,见到闪过的金影,立瞳大了好几圈,头一缩,躲到了石缝中。

    赤霄被惊得冷汗淋淋,只觉得后大襟阵阵冰冷,嘶嘶的直刮冷风,顾不得灵识到底发生了什么,“如意扇”向后甩去,打出数道扇形光影,施展遁木行术,隐入树身。

    金甲虫半点也不留情,赤霄刚刚隐去身形。咔嚓!丈许粗的树身被拦腰斩成数截。未等巨树倒下,一对大钳子噼噼啪啪,巨树碎成了凝白粉沫飘入雾气里。

    哎哟!我拷!赤霄从下个树身中被震了出来,趔趄下,身子冲出几步,顾作潇洒的摇了几下扇子。回首神识一眼,眼里爆开青光。

    身后又是嘶啦一声,后襟凉到了屁股上。

    这回,还顾什么潇洒。赤霄闪过古树,施展“遁石行术”,隐入石壁中。

    噗!巨石被骨钳穿破,石硝飞溅,整个空域都阴暗下来。

    两只金甲虫钻出石雾,黑溜溜的眼神对向赤霄逃遁的方向,展开薄翅,嗡的化成一道白影。

    朦胧的远山,笼罩着轻纱,在飘渺的云烟中忽远忽近,像似几笔淡墨,抹在蓝色的山边。

    斜风突然吹过近处的山林,雾化的细露唰唰的飞下。血气扑空而来,熏得花儿都斜斜的倒了身子。

    几道身影冲出来,个个披头散发,混身是血。嘶哑的喊着。“散开跑”。

    却没有灵者散开,都奔着一个方向逃去。

    只逃了百丈远,身后荒草疯倒一片。一只长着数百条脚的巨大蚰蜒挤着狭小的树缝冲了出来。毒颚啪的合上,颚骨上飞出褐光。

    光弧一闪到了逃在前侧的灵者身后。逃遁灵者意识到危险,灵识驱动战尊飞向光弧。只听得闷声,如同重锤砸在破鼓上,咚!噗噗噗!灵者随着战尊飞了出去,喷了口鲜血,栽倒在草中。

    嗖嗖嗖!随后的灵者那里顾得上他人死活,从其身边急驰而过。

    “救......”。未等倒地灵者喊出声。细长的蛰足踏在后胫,后半声硬生生的闷了回去。精血喷出数丈远,血淋淋的头被毒颚咬碎。又有几只蚰蜒跳了出来,灵躯被撕成了几块。

    尖叫声从林域中传来,雾雨一丝丝地飘落,周围的树空被细细的血丝染红。

    三道灵影惊愕的站在血丝里,从苍穹中软软地洒下的血,夹杂着泥土的气味,土腥腥的。

    数只十几丈长蚰蜒从草丛里慢慢地探出头,细薄的毒颚在冰冷的晨光中闪着透骨的寒光,树根,灌木丛,都被这光照的死白,失去了淡绿。

    灵者血污的脸变得苍白,紧紧的依靠在一起。

    “拼了,还有一救”。

    披着散发的灵者抹了把汗水,脸上的血污、泥污清净了不少。看得出这血并非是灵者的,只溅到了脸上,没有时间,也没有机会擦去。污渍去半,一张精致的小脸露了出来,虽然因恐慌,惊掉几分丽色,仍然不失惊艳。

    细分辨,竟然是与会玉等灵者回景寒宫的盎然。其余几人,乱发蓬松,伤痕累累,已经看不清面容,似乎也能分辨个差不多。

    灵者们早就乱了心境,停下是迫不得已。四域已经没有路,数十只蚰蜒围杀了过来。

    咣噹噹!重物落空声响个不停。蠕动的蚰蜒群静了下来,细长的触角在空中急速的摆着,小眼睛集中向一点。

    一阵寒风吹来,雾雨和血丝冰凝在空中,唰唰的落了下来。

    “呀!嘻嘻!这么多的小虫儿”。

    蚰蜒群嗡的声乱了窝。围杀向灵者的蚰蜒向四域逃去。

    “砸爪子”。骷髅锤砸在飞逃的蚰蜒爪子上,十几丈长的蚰蜒缩成了大冰团子,骨碌碌的滚落在山石间。

    “还跑”!骷髅链晶锤飞了出去,逃得慢的蚰蜒在一片冰烟下变成冰团子。

    其余的蚰蜒那里还停得下来,化成一溜虫影逃得无影无踪。

    亭亭玉立的古树林挂上了冰凌,在寒风中轻轻的摇晃着,一闪走出绿色的身影。禁识奴呲着两排大白牙,遁到冰团子前。伸出冰手捏住蚰蜒小小的脑袋,咯!嚓!白色冰渣落了一地。

    禁识奴捏着小小的“启识珠”摇了摇头。“这么小,真可怜”。

    几位灵女都看得傻了眼,长这么大从来没见过这东西,也没见过这么残忍的,这可是硬生生的捏碎了脑壳。看着雪怪狞笑的样子,脑后阵阵生风,一下凉到了脚后跟。

    盎然双目生光,看到禁识奴,反而不由自主走上前一步。

    会玉、杨盈都吓死了,张着小嘴想喊住盎然,又不敢,生怕雪怪回过神来,发现她们。

    “雪奴,怎么越来越小家子气”。冰凌树后走出一位灵士。头戴紫色花环,身穿绿丝花战袍,腰系数个灵袋,足蹬绿鳞战靴,手中执一把折迭纸扇子,微笑的摇着。

    禁识奴收起“启识珠”,瞥了灵士一眼,心里骂道:“你他娘的就会说风凉话,没见你弄一颗珠子”。

    灵士转头看向三位灵女,眼神从每个血污的脸上滑过,目光落在盎然身上。摇着扇子走了过去,从灵袋中取出湿绢帕,递了过去。

    “美女姐姐,我们相识”?

    盎然接过湿帕,摇了摇头,背过身擦去脸上的血污。看眼污渍的绢帕,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灵士的眼神一亮,侧头看着不好意思的盎然。痴痴的说道:“姐姐好漂亮”。

    盎然显得有些害羞,身子躲了躲,避过灵士直勾勾的目光。说心里话,如果不是灵士和雪怪救了她一命,灵士这般的盯着她,也许会恼了。

    “谢过,灵友相救”。

    灵士直直的眼神,听到柔细的带着甜蜜味的声音,愣了愣。

    “不妨,美女姐姐芳名”。

    盎然侧过脸,躲着灵士火辣辣的目光,有心不说,又有几分迟疑,随手把绢帕递给会玉。

    会玉大大方方的擦去脸上血污,有意脸儿对着灵士。心里道:“本灵也不比她差”。

    “灵友,我叫会玉,她叫杨盈”。会玉指着擦了半张脸的杨盈介绍着,单单未说盎然的名字。

    灵士只是笑笑的点点头,目光半刻也没离开盎然的脸,对丽质不差的会玉和杨盈根本就没放在眼里。

    盎然被看的有些发毛,仿佛一朵迟开的花躲在绿叶后面不敢露脸,慌张的躲着灵士的眼神。

    “幻影,别他妈的到处留情,去接主人”。

    禁识奴实在是看不过去了,呲着板牙骂道。

    “马上”。幻影应了声,却没有走,摇着扇子走到盎然侧头的一边,低头轻语。“美女姐姐可愿同行”。

    盎然微微点头,立即又摇了摇。这一路上,四处被虫族追杀,几位灵友都相继战死,刚才差点也丢了性命。那只雪怪看似战力惊人,可是这灵士也太那个了,油滑的,看着他心里就发慌。

    “灵友如回灵域可以同行”。会玉笑盈盈的接过话茬,生怕盎然答应了。

    “行了,我先走了”。禁识奴气得豆眼大了几圈。心里骂道:“娘的,一个幻影也发骚”。

    寒气散去,禁识奴拉着骷髅头链晶锤,咣噹噹的遁进密林。

    幻影叹了口气。“美女姐姐后会有期”。

    一个潇洒的转身,幻影摇着扇子一步一回头的走了。

    久久不曾说话的杨盈锁着眉头看着灵士的背影。“此士像不像水寒说的那个人”。

    “哎呀”!会玉惊呼一声。“是他,快追”。

    杨盈一把拉住她。“想死呀”!

    会玉伸伸舌头,是有点激动了,把这些年死里逃生的事都忘记了。

    盎然转头看着那片密林,眼神里凝着几丝失望。看到雪奴,她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说是恨,她恨不起来,却又总想见到他,让他给自己一个交代。

    “别愣神了,都走了”。会玉拉了下盎然,三位灵女消失在雾气中。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