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四章栖月峰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917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灵禹抹了抹汗水,理理凌乱的发丝。快速向阜内行去。

    “禹护法怎么了,像似吃了不小的亏”。

    “别乱说,那小子心眼小的很”。

    灵士伸伸舌头,看眼惊扰的雾气。

    这是一座不大的灵阜,远远望去,不过几十座灵亭。街上散灵却不少,忙碌的在各个灵亭间穿梭。

    灵禹进了阜街,却没有灵者再意,似乎对于这种狼狈,在灵阜已经司空见惯,习以为常。

    “灵友,要灵石吗?上好的品质”。

    “虫骨......,虫甲......”。吆喝声冲耳而来,远看的那份宁静,瞬间被熙熙攘攘的收卖声淹没。

    灵禹看似狼狈,也不觉的扣了扣耳朵。步子快了几息,向阜心最高的灵亭遁去。

    “灵禹”。一位灵女遁了过来,小嘴噘噘着,脸儿凝着怨气。“去那儿了,我找了你好久”。

    “苒妹”。灵禹笑了起来,一扫先前的颓色。

    “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一身的血气”。荏苒脸色急变,怨气一扫而光,遁到灵禹身前,拉着他前前后后的查看着。

    “没事,没事,小小的恶斗”。

    “还恶斗,你不要命了,这么重的血气引来异族怎么办”。见他确实没有什么大碍,荏苒的火腾的燃起来了。拉着灵禹的手,向灵亭走去。

    “苒妹、苒妹,千万别告诉阜主,我真的没惹事”。灵禹急了起来,没办法,手腕脉门被死死的扣住。想挣脱,根本不可能,这把灵禹吓得,脸儿都白了。

    “走吧”!

    荏苒连拉带拖的,将灵禹拉进灵亭。数位数者看到此景,吓得远远的躲了开。

    灵禹汗流满面,知道这下完了。阜主知道他私自去望天城,重罚是少不了的。还得向先前几位弟子一样,被打的皮开肉绽。

    “苒妹,求求你,我以后都听你的,你说东,我就向东,说西,我决不向东”。

    荏苒鼻子里哼了声。“南、北哪”?

    “南、北”?灵禹傻乎乎的问了句。早就吓迷糊了,什么南北,没想明白。“南北也行”。

    咯咯咯!荏苒乐了起来。也不说话拉着灵禹绕过灵亭,向月形光门走去。

    几位灵者走来,看到这般景像,吓得直伸舌头。“完了,灵禹这回难逃蹂躏”。

    荏苒看见几位灵者愣愣的站着,眉尖挑起。“你们过来”。

    嗖!灵士们逃的无影无踪,只留下灵女们低头站着。“少阜主”。

    “去,拿些‘洗灵水’”。

    灵女们互看一眼,应了声“是”。悄悄的退到一边,确没有动。

    荏苒拉着直咧嘴的灵禹进了光门。

    “哎呀!苒妹,我自己来”。光门内传来灵禹呼救似的声音。

    “怎么,还怕羞,我没见过吗?咯咯咯”!娇媚的笑声传来,听得人心里痒痒的。

    “我来,我来”。

    “哎哟!屁股都红了,看得妹妹心好痛”。

    门外灵女看了眼光门,慢慢的退向灵亭。很快,亭内的灵者都消失了。

    深沉的夜风吹拂着云雾缭绕的小草,冷雾萦绕着花儿,蒙蒙的花尖、草尖坠着一点晶莹。

    通!一道白影飞出光门,重重的坐在草丛间。

    啪!残破的战甲砸在白影身上。

    “下次,别让妹妹失望”。光门里转出哧哧的笑声。

    白影急忙穿上战甲,慢慢的爬了起来。头也不回的消失在雾气里。

    没多久,光门里走出纤细的影子,跟着飘来阵阵的腥气。“干将”。

    “老奴在”。

    “阜主回来吗”?

    “回少主,还没有”。

    “好,走,陪我去栖月峰”。

    “少主,阜主不让本奴离开灵阜”。

    “难道,我的话,你也不听了吗”?

    黑影站在雾气里,一阵沉默,许久才回道:“好吧!我的命是少主救的,生死我也要陪你这一程”。

    “没那么可怕”。

    荏苒走出亭门,身后跟着一位白发苍苍的老灵士,细看看灵士竟然只有化身境。手里拄着过人高的石杖,杖头挂着两个小小的葫芦,啪啪的随风撞击着。

    “少主,我想说......”。

    “行了,我都明白......”。

    “明白就好,明白就是好”。

    一老一少,一前一后,两道影子出了灵阜。数位灵者从林中探出头来。“圣者,怎么可能”。

    “快!通知阜老”。

    夜色的青纱里,两道身影在月影下,沿着崎岖的山路快速前行。

    “少主,这么走下去,不行呀”!

    干将看着被雾水淋湿的荏苒,锁着眉头劝道。

    “这道是奇了,空域里明明不见小路,为何会如此多的岔路”。

    “这是迷阵,是灵者有意的设立”。干将早就看出端倪,只是没敢说,他太了解少主的脾气,这是灵族灵祖们共有的通病,自以为是。

    “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吗”?荏苒不悦的回道。

    “少主息怒,我是怕错过了时辰”。

    荏苒停了下来,冷傲的眼神直视干将,吓得干将只好闭了嘴。“你有办法”。

    干将点点头。“不知效果如何”。

    荏苒抹着脸上露水,眼神挑了挑。她真没有看好这个老圣士,一把胡子了才修炼到化身境,没有灵父出手相救,早就变成一堆骨头。

    不过,阜主对他十分的礼遇,很多大事小情都与老家伙商量,别看他境界一般,鬼点子真不少,还会炼灵器。为灵阜铸了几件,听说蛮好用的。

    “你来”。

    干将默然的走到小路中间,从兽袋里取出一只灵兽,在其眉心点了下符光。“去”。

    灵兽飞到岔路口上,伸着小鼻子嗅了半天,转了几圈,迟疑的遁向水雾极浓的山路上。

    不能吧?荏苒疑光闪闪,灵者走过的路径,会吸纳天地的灵气,雾气会变得很淡。这只灵兽走的方向明显不对,想了想,还是跟着干将行去。

    干将心里也没底,“灵犬”也没有太大的把握,动作十分的迟缓。

    又走了半个时辰,荏苒实在沉不气了。刚要发火,一把拉住干将躲入雾草中。

    一丛一丛的树影,都隐没在浓滞的雾色里。只有抖落露珠的树影,映着冰冷的月光浮现在浓雾中。越来越淡的雾色游移着、流动着,消失得无影无踪。一点淡淡的光亮在雾中亮起,跟着飘出一道黑色的影子。

    那位灵士,身前飘着一颗珠子,珠光虽然淡,活了般沿着小路移动。

    “灵禹”?荏苒眼皮一阵惊跳。栖月峰联盟的事,正是灵禹在云雨之后告诉她的,有这等好事,她怎么可能错过,不过,这小子留了一手。

    荏苒恨的牙根都痛了,真想伸手捏死他。袖子一紧,荏苒激动的心境平静下来,看了眼干将。“这老头多少与灵禹有点关系,似乎什么事都很照顾他”。

    “少主,你在这里吗”?灵禹探头探脑的走近,嘴里还不停的喊着。

    荏苒眼神瞬间僵直,心头无名火气随之消退,眼里现出喜色,羞答答的应了声。

    干将斜眼少主,早就知道灵禹与其交往甚密,没想到被迷成这等样子。女人的爱恨变得真快呀!干将无耐的叹了口气。

    灵禹到了近前,刚要说话,突然发现干将站在少主身边,愣了愣,眼神里闪过一道灵光。

    激灵!干将打了个寒战,心里咯噔一下,抬头看向灵禹。

    “少主,可找到你了。吓死我了”。

    “哼!把本灵骗到这里,说得道好听”。荏苒温怒的怨道。

    “我这不是来了吗?只是少主走的快了些,我没有跟上”。

    “说谎”。

    “都是我错,少主怨我就是”。灵禹连连道歉。

    荏苒气消了一半,不耐烦的道:“别说了,快走吧”!

    灵禹应了声,咧咧嘴,拿着晶珠沿路行去。荏苒噘着嘴跟在后面,真想照着灵禹扭动的屁股来一脚,看看干将又忍了下来。

    三位灵者,在雾气中穿行小半个时辰,浓重的雾气突然退去。清辉的月光下,一座四周镶着灿烂光环的山峰映入眼帘。光环托着秀美的山影轻轻拂过,似虚幻的殿宇,飘渺在云间。

    “这是栖月峰”。众灵者惊愣了,此峰在灵族势力的边缘,在图谱上有记载。应该只是座不起眼的小山峰,怎么会有如此的灵气。

    惊疑间,数位灵者遁到近前。深行一礼。“灵友,请”。即不问身份,也不多说话,带着众灵遁向栖月峰。

    荏苒三灵互看一眼,早就凝视到,已有数股灵使接引灵者进入山峰,于是也不多想,跟着遁去。

    灵识一闪,虚幻的山影消失,半空中浮现硕大的平台。数千灵者或站或坐在台下,静静的凝视着灵台上的光门。

    “不过是个灵剑山的弟子,有必要摆这么大场面吗”?荏苒突然灵识道。

    “少主,别心急,这里应该有些门道”。

    荏苒撇撇嘴,不在灵识。必竟这里很古怪。灵群中一阵骚动,众灵都站了起来,目光聚向光门。

    唰!一道柔光从光门间泛起,面戴轻纱的灵女出现在灵台上。

    灵禹深吸一口气,目光变得痴呆起来。

    荏苒眉头跟着锁起,斜眼瞪着灵禹,看到他僵直的眼神,差点没气疯了,真想上前就是一巴掌,打醒这个花心大萝卜。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