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九章难得一见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938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栖月灵阜”要出兵,众灵祖看来,并不稀奇。荏茁一向如此,如果不出风头,也不会与城主闹得形合神离。

    “我会亲自前往”。

    果然,荏茁不出众灵祖所料,说出惊人的话语。

    “好,本城主助你万件战甲”。

    “谢了”。

    荏茁站起身,轻轻拱手,大步向殿外行去,很快在众灵的目光中消失了。

    霞远看向城主,见宛月轻轻的摇头,立即心领神会。扫眼殿域,冷呵了两声。“即然各阜无心出兵,又不能惹得闲话,每阜贡献百件战甲,也好给灵剑宫特使个交待”。

    “是......是,应当......”。

    殿域一片附和声。

    宛月沉着脸,甩袖站了起来。嘴里嘟囔道:“一群老狐狸”。

    回到灵栈,荏茁闷闷的坐在石桌前,拿起茶盏,品了口,心不蔫的玩转着。

    把玩了会儿,茶似乎已经凉了,倒到茶晶里,晃了几下,又倒了出来。也不喝,嗅了长长一吸,又玩转起来。

    渐渐的,月上杆头。两道柔光从不同的角度透过黑森森的林缘,落在转动的茶盏里。

    突然,茶盏停止转动。荏茁抬眼看向黑晕的天际。

    一道淡影出现在栈门外,慢慢的殷实。

    “灵影子拜见阜主”。

    荏茁忙站了起来,快步走了过去。“灵使客气,在下等了很久了”。

    灵影子上下打亮几眼,见荏茁直视着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走到石桌前,向荏茁示意后,才慢慢的坐下。

    “多谢荏阜主鼎力相助”。

    “不敢,影灵友言重了,为灵族尽点微薄之力”。

    两位灵者生疏的客套几句,相互细细的神识。

    “阜主可知,我这一路召集多少兵马......”。灵影子还想往下说,见荏茁摆摆手。

    “我知道”!

    灵影子看眼荏阜主,心里有些诧异。“你是唯一出手阜主......”。

    荏茁又摆摆手,止住灵影子后面的话。“我也知道”!

    灵影子看着荏茁,大为不解。荏阜主为何不让他多说?而且什么都说知道。一时又不知说些什么,愣愣的停在那儿。

    “我只想知道,灵友何时出发”?

    好个荏茁果然不同一般灵祖,灵影子知道此事铁定了,心里大喜,又不得不为荏茁率直而钦佩。

    “明年十一月十一日,大军在栖月峰集结”。

    “哦”!荏茁惊愕的抬起头,随声问道:“栖月峰”。

    “是”。

    这事荏茁没有料到,栖月峰离栖月灵阜二千三百里,正在灵阜的势力范围,这么大的事,他竟然没有得到半点消息。至于打断灵影子的话,荏茁心里有数,灵族根本没有“开源”之意,是个灵祖都看得明白。也只有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毛丫头能接这种烂事。

    “本主亲自前往”。

    灵影子惊得站了起来,连忙行礼。“多谢阜主”。

    荏茁摆摆手。“灵友,你我私下商议件事”。

    灵影子狐疑的坐下了来。荏茁打出一道光罩,将二灵罩在其中。只见灵影子时喜时忧,时而搓着指尖,陷入沉沉的凝思中。

    荏茁谈了很久。啪!一声击掌,光罩落了下来。

    “多谢阜主”。

    灵影子谢过后,欣然的离开。

    荏茁扫眼淡明的天色,眼里闪动启明星的光芒。过了会儿,身后走出一位老灵士,挑着长长的白眉,看眼空域。

    “阜主,没有错,就是她”。

    荏茁转身看眼老灵士。“是她就好办,找干将来,我有事与他商议”。

    不多时,干将长发飘飘的甩着大袖子进了亭内。荏茁急忙叫过干将,拿出一颗晶珠。

    晶光闪过,灵影子与荏茁的身影出现在空中。

    干将眼神被空中影子吸住了,似乎怕没有看清,急忙揉了揉眼睛。“城主,此女是”?

    “灵影子,你认识”?

    “似曾相识,看不清面容”。

    荏茁摇摇头,没把干将的话当回事。能进灵剑宫的都有极深的背景,别小看小小的灵女,能得到此重任,定有大能支持。

    “干将,我与灵影子商议,开源之事无论成败,事后借灵兵观拜三日。打造灵器之事,还请兄弟多多费心”。

    “此事放心,本灵已经准备差不多,还有几样灵物未收集到”。

    荏茁脸上挂满笑容,听到干将的话,更是惊大了眼睛。“不知少何物”。

    “赤火晶、月心晶、自然之冰。有了三种灵物即可以打造灵器”。

    “霸天、简雨”。荏茁转头看向站在栈内的两名爱徒。

    “师傅!我等正在收购,只是这三物各阜都无销售,已经派灵商到其他圣地收购,一时还没有消息”。霸天急忙解释道。

    “嗯!再派人手,小心行事”。

    “师傅放心”。

    “阜主,这三件灵物,是打造灵器必须之物,其它圣地很难得到,灵剑宫应该有”。干将提醒道。

    “这事,我当然知晓,但是一旦去灵剑宫,事情会败露,......”。后话,荏茁不说,众灵心里也明白。

    如今这世道已经不比从前,异族对灵族的打压更甚,打造灵器,必触犯灵族的禁令,谁都担不起。即是如此,对灵器的渴望,依然是灵族大能深藏在心中的夙愿。

    众灵都明白此事的严重性,却又偷偷摸摸的想得到灵器。特别是霸天等刚从圣域来到灵域,用习惯了圣器,天天用灵尊十分难受。要知道,灵域有无数的奇珍,是打造惊天灵器绝佳之物。只可惜,没有人敢打造。

    阜主荏茁算是个异类,经常做些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事。如果不是这样,怎么会从望天城出来,躲到那个不起眼的边疆灵阜里。

    正是因为荏茁这样,也吸引了一大批灵族精英追随左右,不然小小的灵阜,怎么可能在异域眼皮低下安然无恙,不能不说,这里多少有些原因。

    荏茁轻叹了口气,他心里明白,不是弟子们不努力,那些打造灵器的灵性之物,早已被灵剑宫雪藏了。几百万年过去了,没有灵祖再知道灵物在何处。关键的问题是,就是知道也不敢说呀!这可是杀身之祸。

    镶着怪异兽首的灵尊在荏茁的手里玩转着,嘟嘟的旋着烁目青光。众灵看得眼睛都花了,急忙低下头。灵识才渐渐的清明了。

    “都下去吧”!

    荏茁也不抬头,手指依旧转着灵尊。眼里闪着几分忧郁之色。一闪一闪,仿佛看到荏苒苍白的面容。激灵!一个寒战袭过心头。

    荏茁从迷茫中清醒过来,转头看向干将。“你还没走”?

    干将点点头,慢慢的睁开眼睛。古犹尊停了下来,但那道青芒依旧令人目眩。

    “你说的那人还活着”?

    干将摇了摇头。“很难说,但是,听说当年我剑山的三大神兵都被他铸成圣兵”。

    “哦”!其实干将已经说过很多次了,但每次说起时,荏茁都惊得瞪大了眼睛,似乎是第一次听到一般。

    哎!一声长叹。荏茁站了起来,走到栈门边,仰望着洒着青光的双月。

    夜风轻飘飘地吹拂着,空气中飘荡着异重的混合香味。几滴闪着冷光的飞露,被风吹起,划着长长的尾莹向草丛中落去。

    咯咯咯!淡淡的笑声随风而来,听得人不由得混身起了疙瘩。

    “快点,老祖等的急了,少不了被训斥的”。

    三三两两的灵女说说笑笑的踏着露光而来,一股淡淡的药香随之飘来。

    “灵姐姐,在下灵禹,这厢有礼了”。

    “这谁呀”!灵女们看到灵禹,先是愣了下,接着咯咯的笑了起来。

    灵禹满脸的囧态,被灵女们笑懵了,傻鸟似的瞪着眼睛,不知道灵女们在笑什么。

    正愣着神,突然迎面飞来一物,转眼间化成巨兽大嘴,咬向灵禹的脑袋。

    啊!灵禹一声惊呼,凝出战盾想挡住利齿。

    噗!一股子药香扑鼻而来,巨嘴尖牙消失了。灵禹被透鼻的香气熏得打了数个喷嚏。

    灵女们惊愕的看着灵士,小脸微微的变变。

    “你是谁的弟子,到药园何事”。

    灵禹身子软软的,如同大病了一场。抬起沉重的眼皮,嘴角抽了抽,挤出几个字。“栖月灵阜弟子”。

    “栖月?是那个病女家的人”。

    有灵女惊问道。

    病女是谁?灵禹不知道,但立即又想了起来,不住的点着头。

    灵女们一阵唏嘘,不再理灵士,转身向药园光门走去。

    “灵女姐姐,灵鹊灵祖在吗”?

    灵女们未回应,转瞬消失在光门内。

    “好大架子”。灵禹暗自骂道,狠狠瞪了眼光门,转身向林域深处行去。

    凉爽的夜风里,缀满的星星在荏茁的眼中闪动。突然,叹了口气,缓缓的走回石桌前。

    灵禹小心翼翼的进了栈门,看到阜主在闭目养神,低着头站到一边。

    “下去吧!阜主已经知晓”。

    干将没好眼神的瞥了眼,慢声说道。

    灵禹看眼阜主,低首退了出去。

    荏茁长出口气,他心里明镜似的,灵鹊子,这位当今药尊,不是那么好见的,架子可比灵宇级灵祖大多了。看来要救荏苒,没有“化血龙精”根本不行。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