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章一败涂地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593

人气小说:超级医生在都市灵域兵魂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重生之都市修仙大佬璀璨仙途

    雾在山影间游动,泼墨般流动着。迷雾开豁的地方,隐隐露出建筑的轮廓,随着雾气的浓淡游动着,一会儿如海市蜃楼,一会儿似深谷幽渊。

    两道淡影出现在雾影间,似被风吹着,飘飘然的动着。

    淡影到了流动的景象前。深行一礼。嘴角动了动,然后静立在雾中。

    唰!一道青光由远而近,瞬间撕开雾景。数位灵女出现在光门内,分两侧亭亭而立,身子微微低了低。

    “恭迎灵药子师兄”。

    灵药子双手向后理了理垂下的发丝。“家师可在殿内”。

    “正在炼药晶”。

    哦!师傅在炼药时,能召他进来,看来对“开源”之事十分的再意。灵药子不敢多想,快步进了光门。

    一道幽光在空中晃动,隐约能看到淡淡的影子,雪白的长发披肩而落,远远的看去,像簇白麻支在地上。

    缕缕轻烟从身影前升起,在空中不停的变幻着花影、须根、叶片、枯骨的形态。

    师傅随意让药魂散去,这种炼药的方法,灵药子不敢尝试,十有八九会毁了一鼎灵药。也只有师傅这种大家敢如此,太奢侈了。

    灵药子看得心惊肉跳,又不敢多语。师傅灵鹊子的药术远在其上,如此炼药,必有其道理。

    灵药子看得出神,灵识分辨着逃逸的药魂。突然,幽长、混厚的声音回荡在识域。

    “事情办得如何”?

    “差不多了,果然都在师傅的意料之中”。

    “哎!可惜了,我在圣境寻觅了万年,终究无果呀”!

    “为了灵族,师傅已经尽力了,何必自责”。

    “那人寻到了吗”?

    “没有”。

    幽冥之声停了,灵药子打了个激灵,抬头看向空中光影。淡淡的影子已经消失了,只留下阵阵香气,预示着刚才确实有实物存在。

    灵药子转身要走,回首看眼空中。师傅灵鹊子太神秘了,从师数万载,师傅到底长得什么样子,是何境界?他一无所知。

    唰!一道晶光出现在眼前,灵药子抓在手中,也不看,放入灵袋中,匆匆的退了出去。

    一位白发灵女出现在灵药子身边,看眼空域,低声问道:“见到师傅了”。

    灵药子也不回答,甩着袖子遁空而去。白发灵女愣了愣,跟着消失在空中。

    月影如纱,清流似的光华洒在层层楼台间,楼域竟然没有阴影,透明了般,把淡淡月光反射到个个角落。

    灵影子坐在月影中,身前是大大圆石桌,桌上放着几片残破的光珠碎片。

    一道青光打在碎珠上,珠体泛起光芒,飞入石桌上的光轴里。有如石落水面,道道光漪向四处散开,瞬间又平静下来。一段残景出现在光轴上,灵影子拿起另一个光轴,细细的对照着,看了许久,轻轻的揉了揉脑信子。真的很头痛,如今,只能分辨“灵源”就在此域,却无法知晓确切的方位。

    没办法,当年,灵剑宫接到灵信时,信珠已经被外力击去一角。这一角正是最关键的位置。

    这颗信珠,灵影子看了几千遍了,想从中找到蛛丝马迹,可惜了,至今没有半点的线索。

    看了许久,一阵轻吟声脱口而出,灵影子急忙闭上双眼,不敢再直视残珠。

    揉着生痛的脑信子,小嘴撇撇的到了一边,灵影子强忍着欲涌的泪水,想哭,又没有人可以倾述。

    “此山到底在何处”?带着颤音的声音响起,在空荡的域内回旋。

    “你是在问我吗”?突然空域里响起一字一顿的声音。

    灵影子眼睛大了数圈,瞪着晶莹的眼仁寻觅着声源。四域空旷,只有两轮淡月透过镂空的石窗。

    “你知道此处”?灵影子愣了下,惊喜的问道。

    “不知道,不过试兵能成,异族或许能有求于你”。

    灵影子听罢,心生疑虑。这与“开源有何关系”?

    那声音幽长的说道:“异族也有难处,你去了便知”。

    灵影子急忙追问了几句,再也没听到声音响起。至于声音从何而来,以灵影子的灵识,根本无法探测。但此灵似乎有意的帮助他。

    试兵之事,灵影子本来无心去,一直计划夺得灵源,因此,大量招集散灵,要与异族一战。

    灵影子收起残破的信晶,拿出几颗晶珠按在眉心处。刷!晶光飞空而去。

    眺望的天际,双月西斜时,灵影子才转身进了内寝。

    不多时,灵影子身着细鳞甲走出灵栈,向城西行去。

    带着辰光星星的雨露,灵影子进了望天城灵殿。灵卫见她行来,也不阻拦,转身向殿内遁去。

    灵影子转过几重殿门,迎面行来两位灵祖,见到她笑呵呵的停了下来。

    “见过两位灵使”。

    白发灵祖挥挥手。“不必客气,灵友来灵晤殿所为何事”。

    灵影子从灵袋中取出一面令牌,两位灵祖见了脸色立即凝重起来。看那面色,如临大敌一般。

    “我想约见异族特使”。

    两位灵祖看眼雕花令牌。“小友请稍等”。

    一位灵祖伸出粗皮瘦手,在空域中画了个符文。

    金色的符光由小而大,由暗而亮,瞬间变成人高的禁符。

    啪!符光爆成片片光芒,在灵影子面前现出一条宽阔的大河。紧跟着,三道身影被爆开的符光吸入。

    灵影子身子被狂卷的涡流吞没,拉成长长的影子,刺耳的尖鸣声从耳边响起,眼前一片昏花,眩晕。等到眼前的金光落下时,黑森森的密林挡住了视线。

    “这是......”?

    灵影子刚要动,耳边转来低沉的声音。“不要动”。

    一点莹光在黑林中爆开,无数的莹光亮了起来。整个林域立即变了模样,长长的莹光曲线在空中舞动起来。

    莹光慢慢的凝聚,一只纤手轻轻挑开垂着玉露的叶片,叮咚!叶尖上的玉露落下,发出坠地的清脆声。

    灵影子眼神微缩,被那只凌空出现的纤纤玉手惊得后脊冰冷。叶片的异族灵者是谁,为何看不到影子。

    叶片晃动着,似被何物推开过。站在灵影子身后的灵祖,向后退了步,指尖亮起金色的符光。

    “灵族,找本使何事”?不客气的声音响起,带着磨牙的般刺耳的尖声。

    灵影子第一次感到胆怯,声音又小又轻。“在下,奉灵剑宫灵震子之命相约试兵”。

    灵影子把令牌举过头顶。

    “灵震子那老儿还没死,闲事管的不少,我会禀报灵君,在这等着吧”!

    两位灵祖一听,相互看了眼,脸上凝出点笑容。“特使,我等差事已毕,这就回去了”。

    叶片后凝出一道厉光。“本来,你们来的多余”。

    没等灵祖再说话,莹光击在身前的战盾上。两道灵影像断了线的风筝,飘摇摇的飞了出去。

    灵影子阵阵寒栗,她想过异族大能的强大,没想到会这等的利害,这那是她所能抗衡的。滴滴冷汗从面颊流了下来,仿佛一下子从恶梦中惊醒过来。突然,意识到,她掉进了阴谋中。

    “拿来,我看看”。纤手伸出莹光叶片。

    灵影子搓着手,从灵袋中取出“裂地”,双手将其送过手顶。

    手一轻,灵影子灵识到黑光落到纤手中。眼前瞬间黑去,眉心阵阵冰冷。

    刀锋落在灵影子眉心处停下来,一溜血线流入嘴角,腥腥的,热热的。

    “就这破灵器,也配送灵君”。

    声音在耳边回荡,灵影子灵识刺痛,胸口一阵发闷,眼前莹光乱转起来。

    “莫—邪—,等等我”。

    “来呀!我在这里,你抓我呀”!

    “等等我”!

    “在这儿”。

    “啊!莫—邪—,救—救—我”。

    无数的声音在黑色的旋涡中回荡着,灵影子想伸手抓住那双大手,手影透空而过,身子被强大的涡流吸入。那张熟悉的面孔渐渐的远去了。

    一丝冰寒透入灵识,那道熟悉的影子消失了。灵影子慢慢的睁开沉重的眼皮,一行晶莹的泪从眼角流了下来。

    激灵!灵影子打了个寒战,所有的意识又回到脑海,想遁起,阵阵刺痛袭遍身,如针刺一般,麻木的不由得呻吟数声。

    “裂地”。灵影子忍着巨痛,灵识那熟悉的气息。

    一道黑光出现面前,闪闪跳动游离的光芒。

    见到“裂地”的实影,灵影子放心了,嘤嘤的小声的呻吟起来。她只记得那道刀芒,之后又发生了什么,什么也不记得了。

    哒!一滴冰露落到鼻尖上,碎成无数的流光,小小的一点落到嘴角,游蛇一般钻入喉咙,游离到丹海内。冰凉透过经脉,电流般寒到了五骸筋骨。那刺骨的麻痛轻了点,灵识也变得清明。

    灵影子抬着沉重的眼皮看眼空域,一段被削得尖尖的枝条上,凝着晶莹的血珠。

    那血珠红中带绿,绿中凝紫,微微流动着银色的光纹。

    “这是什么,是血吗”?灵识轻微痛楚,跳动着凝问,看到枝上的黑色断纹,是裂地斩断的?

    灵影子凝视着一点点凝结的血珠,无法分辨是何物,但,有一点可断定,这血珠可以镇痛。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