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一章炼血魂珠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5739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极品全能学生无上神王绝世高手你是什么神至尊重生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吃神

    又一阵麻痛袭来,痛得灵影子俏脸抽变了形。咬着牙,呻吟数声,依旧无法减轻刺痛的麻栗。

    那痛如同万条尖刺的舌头,同时刺在肌肤上,不停的咀嚼、啃咬、撕扯,痛得骨头都要碎了。伸手想拼命的挠,无法抬起的手指传来钻心的疼痛,痛得牙齿都哒哒的颤抖着。泪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污浊的小脸变得黑黑白白。

    不知哭了多久,那阵撕心的裂痛才在泪水中轻了些。哒!一道血光飞落下,灵影子拿出最后几分力气,猛的抑头,血珠重重的磕在嘴唇上。

    灵影子感觉牙齿,嘭的向内倒去,一溜甘苦的液体流到嘴里,瞬间化成清流,溶入丹海中。

    一股灵气从丹海升起,隐隐的刺麻消失了不少,手指微微的动了下,慢慢的抬了起来。

    唰!一把抓住垂下的枝条,张嘴咬入口中。身子一轻,灵影子惊得差点松了口,整个人被枝条拉在空中。

    呜!喉咙里发出一声沉吟,甘苦的热流涌入丹海。几吸间,身的麻痛消失了。灵影子污白的小脸有几点红色,双手抓住细细的枝条,想遁空而起。

    牙齿刚松开,嗡!一阵刺麻从灵识深处漫开。灵影子叫了声,又急忙咬住枝头,晃悠悠的在空中飘动着。

    “在这里”。

    突然,从林中传来喊声,浓重的雾气被几道身影撞开。淡淡的灵影出现在百米外。灵影子的神识只能感应到这么远,想看清来人的面容,灵识分散,立即阵阵的麻痛袭来。

    数道灵影到了树下,盯着古树,眼珠子都爆了出来。许久才有人叹惜道:“血魂树!真的是血魂树”。

    哈哈哈哈!众灵者狂笑了起来,笑得差点断了气。

    “血魂树”?灵光一闪,灵影子想起师祖讲学时,说到过这种树。“月圆化血,月缺化魂,能吮吸千里血气,集于一身”。

    灵影子吓得牙齿松了松,差点从空中掉下来。不错,近日正是双月圆满。

    “还等什么,挖‘炼血魂珠’”。灵士喊了声,愣着神的灵士们缓过神来,凝出灵尊,冲到“血魂树”下。一尊砸在光滑如脂的树身上,树身只留下一道白痕。

    “真他娘的硬”!灵士收了战尊,气呼呼的骂道。

    “我来”。另一位灵士冲上前,举尊砸去。

    噗!一片血光从灵士脑袋顶喷出,整个脑袋被砸的粉碎,脑浆子崩出数丈远。

    “就这点本事,还想得到‘炼血魂珠’”。站在血尸身后的灵士弹落战盾的血迹,呲着白牙狰狞的笑着。

    骂完转头看向面色苍白的灵女。“以后就跟着我吧!比跟着这个废物强上千倍”。

    早吓得魂不附体的灵女,机械似的点点头。眼里凝满了恐惧和泪光。

    灵士指尖凝出绿色灵火,弹到尸体上。嗞嗞!一阵绿火跳动,尸体烧得爆跳着无数的符文。数十息后,符文停止跳出,久久不燃的尸体爆成一团火球,呼的化成乌有。

    一个灵袋从火中掉了下来。灵士伸手拾起,鬼笑的摇摇头。又拾起战尊放入灵袋,斜了灵女一眼。

    “你,去挖‘炼血魂珠’”。

    刚才那一幕,灵女看在眼中,听到此话,吓得混身发抖。嗵的跪在空中,呜呜的痛哭起来。“你说过不杀我的”。

    “快挖,别惹火了我”。灵士狠狠的说道。

    另位灵士走到灵女身边,重重的踢了脚。“你放心,细皮嫩肉的,灵宗还没享受过,还舍不得杀你,想杀你,还能留着你吗”?

    灵女停止哭泣,将信将疑的站了起身,理掉被泪水粘在脸上的头发,拉了拉低低的战甲领,扭着细腰走向“血魂树”。

    两双灵目从丰满的玉峰滑到扭动的臀部,不由得咽了几口吐沫。

    嗵!战尊砸在树体上。几声咔咔声,粗大的树身裂开数条深深的裂缝。一股股的白色浆液从树缝里涌出,转眼欲成喷潮。突然,白浆凝住,向回猛的缩去。

    “快砸”!咬牙的声音断呵道。

    灵女吓得激灵一下,凝起战尊再次砸去。咔嚓!树身碎裂开,摇摇的向后倒去。

    咕喽!灵影子猛的瞪大了眼睛,喉咙被一物塞入。瞬间,苍白的脸凝起一片红晕。身子一轻,凌空而起。

    唰!两道厉目凝到这道红影,愣了下。两道青光射向灵影子。

    灵影子脑袋阵阵眩晕,混身着了火般透着红光。整个人傻傻的遁在空中,死神临近,却然不知。

    一道黑光劈空而过,近到咫尺的青光打的旋飞了回去。

    两位灵士接住战尊,随之放出战盾,满脸惊诧的看向空域,厉声呵问:“何灵,敢偷袭本祖”。

    黑光收去,滚滚凝雾里现出一位红面灵女。

    嘶!两位灵士吸口冷气,又急速的吐了出来,一股子焦臭、刺鼻的烧肉味钻入鼻子。嘴角一咧,两位灵士闷哼声,抖手将战尊扔到地上。

    再看灵士的手心,黑黑的冒着烟。几处血拉拉,肉都扯掉了。

    钻心的痛,令两位灵士呲呀咧嘴,眼睛却死死的盯着灵女,指尖哒哒的滴着血都顾不得凝住。

    灵女境界不高,能一技破了两只战尊,这等战力,足可以惊掉一地的下巴。

    灵影子混身透着红光,热得几乎要融化掉。扫眼两位傻愣着的灵士,顾不得回话,掉头向一处山坳遁去。

    两位灵士未敢动,别说追了,眼看着一道黑色的刀影慢悠悠的跟着隐去。惊大的嘴巴,随着黑光消失,嘴角抽动着。“那是什么”?

    “不......不知道”。

    “灵兵”!

    “啊”!

    灵士猛的咬到舌头,痛得回过神来。抱着手,扫眼地上战尊,又惊得差点叫了起来。

    落到地上的战尊,齐刷刷的被削掉一角,五道黑糊的肉丝,吱吱啦啦的冒着黑烟。

    是灵兵?两位灵士同时惊呼,能一技破了战尊,当今灵域除了灵兵还有何物。唰!两道灵影腾空而起。

    站在血灵树边的灵女急忙捂住嘴。只见,一道黑影随着灵影而起,伸出利爪直取灵祖后心。

    腥风扑鼻而来,两位灵士被突然迫近的危险惊得猛回头。两道勾形弧光已经到了近前。

    一声长啸,灵士凝出战盾想挡住弧光,还是慢了一点,弧光,擦着战盾边缘,击出片片火星,将没有来得及躲到盾后的脑袋顶削飞。

    脑袋一凉,识域爆起白芒,意识随之消失。感觉痛处的瞬间闪过识光。“遁魂”。

    轻影从僵直的灵躯窜出。噗!随之一道符纹,挡在魂影前,张来符网将魂影罩住。缕缕清烟升起,魂影挣扎中化为乌有。

    滴血的弧光飞回,穿过爆碎的战盾,抓住灵躯。狰狞的血喷大嘴一口咬住半个脑袋,硬生生的将首、躯分离。血线喷向空中。尖尖的血红舌头卷住血线,瞬间将整个躯体吸得只剩下一副空甲和血白的骨架。

    另一位灵祖站在空中,早吓得象死人一般躲在战盾后,混身不停的打着筛子。师弟是灵玄级灵士,在异兽面前一招都没接住,吓得他连逃的勇气都没了。

    雾气汹涌的卷动,一只可怖的异兽,顶着三叉巨角现出身形。血红的立瞳死死的盯着抖动的战盾。

    灵士见到三角异兽,脑袋顶嗡的凉透了。哧精血兽?

    这种噬血的异兽,能隐匿身形,不见血气从不现身。许多灵者都莫名的死在此兽爪下。在灵族古兽典籍中,哧精血兽被列在十大死兽第七位。

    “见血必死”是对哧精血兽最恐怖的描述。

    灵士慢慢的镇静下来。扔掉战尊时,立即封印血气。师弟惊慌中忘记这一点,事情太突然,没等他提醒师弟,哧精血兽已经现身。

    灵士明白,对付哧精血兽最好的办法就是以静制动。此兽不见血气,从来不会杀虐。

    果然,哧精血兽看眼躲在“血魂树”后的灵女,瞬间隐去身形。

    灵士长吁了口气,绷紧的灵识放松下来,整个人都软软的瘫了下去,烂泥似的坐在树空中。

    不知过去多久,灵士才缓缓的爬了起来。对着树域吼道:“等什么,还不快挖‘炼血魂珠’”。

    灵女躲在枯败的血魂树后,哆嗦的走了出来。凝出战尊刨开不知枯死多久的树体。树身凝着腐臭味,如同腐烂许久的尸体,令人阵阵作呕。

    灵女吐了数回,才将深达数十丈的根茎挖空。却没能找到“炼血魂珠”。

    灵士急切的站在树洞边,一脸的迷茫。“炼血魂珠”确实十分的稀少,性价比极高,想要得到有一定的难度。魂珠化泥是常有的事。

    灵族有一类灵士,四处寻找灵物,这类人称之为绝士。绝士是灵族中最可怕人,他们为了得到世间奇珍,不畏生死,深入异域,夜行昼息,过着噬血的生活,可谓是九死一生,只为了得到一、二件奇珍。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