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二章吞噬血魂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306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盛华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万道成神

    寻找“炼血魂珠”正是灵士师祖传下来的秘技,依此技,灵士数度深入异域,频频得手,混得顺风顺雨。

    “炼血魂珠”消失了?以其经验,这绝对不可能。

    “强吞血珠,血溅寒谷”。激灵!灵士打了个寒战,转头看向灵女消失的空域。眼神里,闪出点点的红光。嘿嘿的乐了起来。

    “梅析,上来”。

    根洞中的灵女爬了出来,俏脸流着汗,滴着黑乌的汗滴。见到灵士,低着头站到一边。

    “拿着它,去找刚才那位灵女,只到得‘炼血魂珠’,我放你回灵域”。

    梅析激动的抬起头,黑污的面颊动了动,紧咬着细牙点点头,伸出手接过灵士递过的灵珠。

    一缕青光从珠中慢慢的散开,放射出无数的青丝,渐渐的聚向倾倒的“血魂树”冠上一根枝条上。打了旋,化成青光向远处飞去。

    灵士倒吸口冷气,果然被灵女吞噬。不过这事倒是奇了,不经炼化,直接吞噬“炼血魂珠”还是第一次看到。

    呵呵呵!灵士阵阵冷笑,没有百年,灵女休想炼化“炼血魂珠”。只要一日,炼化不了“炼血魂珠”,就有机会。这魂珠的价值,可比命值钱。

    梅析见灵啸子眼现凶光,吓得小脸煞白,袖子抖了起来。

    “追”!灵啸子咬牙切齿的沉吟道。

    梅析感应到手上灵珠,有种强大的吸力。这珠子,灵啸子拿过数十次。这次交到梅析手里,原来是这种感觉。

    唰!随着吸力,梅析遁了出去,化成一道镏光消失在夜空中。

    灵啸子不紧不慢的取出另一颗珠,青光里,梅析飞遁的身影出现在珠域。

    晨光如黄,林域如墨。静寂的山林被风儿打破,流萤如雨,簌簌的打着叶子,飞溅着点鹅黄的光芒。

    咔嚓!碗口粗的树枝被外来的力量拉弯,不堪重负的断裂开,惊起一阵露雨。跟着丽影闪过,飞落露雨四溅而去,撞出纤细的身影。随着露雨落下。灵影子出现参天古树下,盘膝而坐,掐着术指的手燃烧着红色火环。

    嗯!眉头颦起,灵影子轻嘤一声,聚在手指尖的火环,瞬间漫延上脸部。

    “好难炼的血魂珠”!

    一缕神念闪过。这一分神,血魂立即将念火息去。惊得灵影子一身的冷汗。

    吃了小小的亏,灵影子不敢再分心,任万物枯败,心炼化“炼血魂珠”。

    一日后,一道身影出现在晨光中,远远的看着这片异样的山林。原本苍绿的枝叶,枯萎了。千丈之内没有半点生气,只有随风飘裂的碎叶,沙沙的擦着树干。

    梅析目光落在枯林的中心,仅存的那一点绿色,显得十分的扎眼。

    “承影”?

    梅析激灵一下,打了个惊战。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这个丫头。

    化血境?好快的速度。

    梅析对承影有印象,还是因圣云城击杀莫邪一事。不过,在灵域见到承影完出乎意料。

    刑峰一事,至今令梅析惴惴不安,似被魔咒困住,久久不能释怀。因此,突破化身五阶,早早来到了灵域,就是想逃避心魔,没想到在这里又见到了承影。

    原本还有些犹豫,此时,杀心渐起。“不如趁你病,要你命”!

    梅析银牙紧咬,战尊凝出一道红光。

    “住手”!一道灵识回荡在识域,梅析立即僵在空中。这声音太可怕了,每每听到,骨头都软了。

    灵啸子遁到梅析身边,狠狠的瞪了她一眼。这女子心好狠,竟然起了杀机,还好他及时赶到,不然后果不堪。

    “等时机,此女在炼化‘血魂珠’。不到珠成,不可出手”。阴森的声音回荡在识域。

    梅析唯唯诺诺退后一步,目光犀利的盯着修炼中的承影。

    这一等就是数月,这日夜半时分,灵啸子斜倚着树枝,突然,猛的坐起。目光移向远域。

    “真是怕什么,什么来”。灵啸子嘟囔句。

    “看好她,见到珠成立即斩杀”。说完,一道青光潜入夜色中。

    梅析站了起来,灵啸子的灵识远在其上,她根本无法知道何物袭来。不过看灵啸子的样子,定是来了大敌。

    一丝不可察觉的笑容渐凝在面颊。目光移向那片枯败的山林。

    灵尊凝出一片红光,瞬间聚成两条三角乌蛇,吐着信子飞向枯林中心。

    乌红的蛇光太快了,几乎眨眼之间,就是到了枯林。突然,一道黑芒从乱石中窜出,四域暗了下来,丁点的光都不曾逃逸。

    那道蛇光消失,梅析眼前一黑,不等反应过来,迷迷糊糊的被一物击中眉心,头向后扬去,飞出黑域之外。

    噗!梅析稳住身形,口中喷出血气,捂着脑袋坐在空域。阵阵剧痛从识域转来,脑袋像似被劈开了,除了痛什么知觉都没了。

    唰!唰!两道影子出现在梅析身后。

    灵啸子手持闪着煞气的灵尊,脸上布满惊凝之色。另一位身着鳞甲,身后凝着只蟾蜍影,双手持着雪白的骨棒子,瞪着黑溜溜的大眼睛,盯着那片枯地。

    “癞蛤蟆,本祖没时间与你纠缠,各行其事如何”?

    虫士裂着比一般灵士大了数倍的大嘴,哈哈两声。大眼睛却一眨不眨。“到了本祖的地盘,还容得你讲条件吗”?

    “好,不服,再战”。灵啸子抡起战尊要杀将过去。

    虫士又哈哈声。“灵啸,你当本祖是傻子”。

    灵啸子放在战尊。这只臭蛤蟆竟然看出端倪,再战也没什么意义。收了战尊,嘿嘿的冷笑道:“虫友有何看法”。

    “有你在的地方,必有‘炼血魂珠’。不过,看样子,这珠子你是得不到了”。

    灵啸子撇着嘴,没办法,即被这只蛤蟆遇到,事情已经不好办了。重重的哼了声。

    灵蛤不看灵啸鬼异的表情,裂着大嘴。“试兵大会在即,这异器或能占了一席之地”。

    一溜长长的粘液从嘴角流了出来,是贪婪,还是习惯,一时说不清楚。

    这只蛤蟆的战力,灵啸子领教过不止一次,次次平手。至于他还有什么通天本领,知知甚少。不过看灵蛤的样子,并不是一般的灵性,竟然,一眼就能看出那是件了不起灵器。

    “蛤蟆!你要灵器,我不管。炼血魂珠必须归我”。

    灵蛤大眼珠的翻着白皮,像似根本没把灵啸子的话放在心里。抱着膀子裂着大嘴,看不出是哭,还是乐。

    灵啸子看了灵蛤数眼,也不见其反应。手指微动,战尊亮起幽光。

    “你脑子让驴踢了,看不出端倪”。灵蛤突然灵识道。

    灵啸子愣了下,转头看向枯林。心里骂道:老子的眼睛没有聚光。

    这一细看,灵啸子吸口冷气。枯林淡雾里,一道奇形的刀影若隐若现。只要他杀念凝聚,黑幽幽的刀芒透过雾气,四域立即暗了下来。吓得灵啸子,牙齿都哒哒数声。

    这是何兵?如此的可怖,那黑芒有种吞噬万物光芒的气势。

    灵啸子自认战力足可以攻破刀锋罡气,但又不敢轻易出手,一旦受伤。身边这只蛤蟆不会放弃吞掉他的机会。

    等了几日,灵啸子如坐针毡。和这只蛤蟆混在一起,无时无刻都要提防着他。斜眼瞪着大眼睛珠子的灵蛤,心里不由得骂道:“这死蛤蟆一点倦意都没有”。

    这些日子,比一年还难熬。时刻都要百分的警惕,生怕被蛤蟆咬一口。

    灵啸子急得心里长满的荒草不知燃尽了多少次,手指不停的搓着。突然,嘴角凝出点笑意,灵识一闪,拿出颗灵珠,轻按眉心,升起丝丝青烟。

    珠光腾空而起,飞向枯林。

    咦!灵啸子一脸的尴尬。林中的刀影未现,就连那只蛤蟆也对此无动于衷。

    乖乖!灵啸子有些懵,不知道,刚才决定是对还是错。

    岁月如梭,转眼一月过去。

    两个木头人坐在树端,战甲、头发凝满了细细的晶莹的露珠。一溜流下,进了战甲内。

    灵啸子强支着打着架的眼皮,嘴角向下裂着,眼神迷茫的看着重山叠影。

    啊!嗯!灵蛤伸着脖子,晃出无数露晶,瞪着的大眼睛变了下颜色。“多久了,还没有炼化”。

    灵啸子激灵打了个寒战,立即精神起来。“不久,才一月零十天”。

    “哦,我睡了这么久”。灵蛤张着大嘴惊讶的问题。

    “什......什么”?灵啸子睡意失,眼皮都不眨了,看向蛤蟆的脸。

    “这觉睡的,比宫里舒服呀!异气浓郁,日月如炙”。

    “我操”!灵啸子心里狠狠的骂道。原来这癞蛤蟆睁着眼睛也能睡觉。

    灵啸子肠子都要悔青了,气得差点就吐了血。眼睛直翻白。

    “呀呵!灵啸,和我在一起月余日,这本事你也学会了”。灵蛤看到灵啸子的样子,哈哈哈的大笑起来。

    “去你妈的”。灵啸子肺都要气炸了。

    突然,远处的灵气猛得向内缩去,吱吱的响起怪异的拉风声。

    啪的!一只刚刚钻出土洞的虫影爆成血团,化成血线飞向旋风的中心。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