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九章黑发灵士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628

人气小说:为死者代言大唐之最强帝王都市天龙至尊我的女神老婆你惹不起快穿攻略:捕捉男神的99种方法三国重生马孟起歪歪小狐狸红楼之庶子风流

    狂风大作,摇晃的树木发出呼呼的怪声。阴暗的天空中亮光一道闪电!耀眼的光芒照亮了天空和黑色的山脊。

    骷髅光环在闪电中瞪着黑洞,在忽亮忽暗的夜空里显得极其的可怖。黑发灵士裹着披风站在悬崖边缘。凝视着即将来临的雨夜。

    经过千年的修炼,用血魂大法,从小小的本体精血中炼出血骨,数次化血重生,都因精血内精魄不足,无法重塑肉躯。这次突破,偶然得到数缕精血和灵骨,重塑灵躯。

    如今,灵海内两团异气相互制衡,识海两种异念相互制约,莫名的出现许多无法控制的念力。看什么都是血色,有种杀戮的冲动。

    “我是谁”?黑发灵士默默的重复着。的确,自从化血重生,走出天劫的那一刻起,他再也想不起自己是谁,从何而来,到何处去。

    看着从天而降的瓢泼大雨,舔着冰凉雨水,他迷茫了。锤了数次生痛的脑袋,还是想不起往世和今生。

    巨大的雨瀑,从远处遮天盖地卷了过来,无数条鞭子狠命地抽着冰冷的面颊。黑发灵士想了很久,还是没有想起自已叫什么。看眼脚下的骷髅光环,鬼异的光晕令狂燥的雨斜斜的躲开。

    左手轻轻握紧。又是骷髅光,一张可怖的骷髅弓抖玄妙的颤音。伸出右手,一只虚影血虫盘在手心,伸着长长的舌头,瞪着贼溜溜的小眼睛。

    “告诉我,我是谁”?

    血魂虫伸了伸细长的脖,吱吱几声。

    黑发灵士瞪了瞪眼睛,收起骷髅弓,顶着瓢泼大雨向山域另一侧遁去。

    狂风卷着豆大的雨珠像无数条鞭子,狠命地抽击着密林。几道身影钻出雨雾,腾起缕缕血气。

    “雨下得这么大,两位灵友要上那儿去”。

    雨雾中的身影僵直在空中,慢慢的抬起头。“蝠天,我等只想躲在异域修炼,为何要苦苦纠缠”。

    “这是我的职责”。黑色蝠影站在雨中,豆大的雨点打在身上,发出叮叮铛铛的声音。

    “这等这就离开”。老灵士低声回道。

    “铭灵友怕是没那么容易”。

    问铭瞳仁缩了缩,强压住心头怒火。

    “问铭何必低三下四”。白发老灵士摸去嘴角的血丝,怒声喝道。

    蝠天嘿嘿嘿尖笑。“益仞,我就是喜欢你的个性”。

    骨爪一闪,空中裂开三道黑色的勾痕。

    益仞牙齿咯嘣声,推出战盾挡在身前。战尊飞出白光,射向爪心。

    问铭暗自叫苦,论战力,二灵根本不是蝠天的对手。这么打下去,命早晚丢在异域,还找什么灵源?

    益仞即然出手,问铭只好助攻。神识道:“退”。

    蝠天血性早就爆满,追杀了数十万里,次次都让两个家伙死里逃生。天亮前不能拿下,怎么回去见族主。

    骨爪爪尖啪的挑在白光上,一道剑影应声而碎。益仞凝盾退去,问铭战尊凝出的飞鹰在剑影后爆开。

    “晕,这点本事,没点新意吗”?

    蝠天一闪到了问铭的身后,巨翅展开数丈,像张大网挡住了暴雨。

    问铭、益仞感到后脊梁冰凉,脑门崩起青筋。推遁挡向合拢来的巨翅。

    血空凝出六道骨爪,突然又消失了。

    二灵遁出百丈,站在雨中打了个寒战。

    骷髅光环挡在遁路上,问铭吓得差点喝声娘。

    蝠天惊愕的脸抽动了数下,盯着骷髅光上的黑发灵士。“魔虫族?不对呀!这气息”。

    黑发灵士看看近前的老灵士,又看看瞪着眼的虫士。一把推开益仞。

    “哎,长翅膀,你认识我吗”?

    “我拷”!蝠天在心里骂了一百遍。“我认识你个屁呀”!

    蝠天摆摆头。巨翅指着黑发灵士。“虫友,讲点规矩,这里是蝠王峰,你这样做,就不怕蝠王怪罪吗”?

    “停!别和我讲规矩,老子就是问问你我是谁”?黑发灵士怒喊道。就问你一句,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

    蝠天气得混身发抖,这就是明抢,还编什么莫名的理由。不过想起族老说过灵宇魔虫的事,火气又压了下来。

    听说,灵宇魔虫和数位虫主来到此域,魔虫吃了灵族的亏,已经发谕各族,共同征伐灵地。这只魔士出现在这里,不知为了何事,难道是魔使?

    黑发灵士转过身,看向问铭。“你认识我吗”?

    问铭看着身着亮银甲的灵士。从形态看是灵士,从术法上看是虫士,没灵尊,没虫影,只有慎人的骷髅光、骷髅弓。

    “灵友,在下似曾相识”。

    嗯!黑发灵士瞪大了眼睛,看向益仞。“你说”。

    “又想不起来了”。

    黑发灵士叹了口气。“我也想不起来了”。

    “晕”!蝠天气的咬牙切齿。好你个老杂毛,明着在骗人,大吼道:“你认识个屁,这是魔族的特使”。

    益仞、问铭面堂发黑,知道这下完了。蝙天认识它,此灵竟然是魔虫族的。

    提起魔虫族,灵族无不寒颜。在千万年间,魔虫族是灵族最大的死敌,年年供奉无数,年年征伐灵族,不知灭杀多少灵域散灵。灵域四十二城被敲诈的苦不堪言,十二宫也对魔虫族恨之入骨,又不敢得罪。

    “魔族特使?我怎么忘记了”。黑发灵士摸着脑袋,真的想不起来了。

    “特使,他是邪魔”。

    众灵者被黑发灵士弄懵时,远域传来一声断呵。雨花腾起一团烟雾,发出啪啪的响声。两道魔虫巨影出现在溅起朵朵水花间。

    “完了,完了”。问铭、益仞脸都绿了。

    黑发灵士转过头,嘴边绽出个笑的酒窝。

    几日前在灵隐峰遇到这些魔虫,当时两只甲虫追的紧,没时间答理。没想到又遇到了。

    “你说叫邪魔”。

    “不错,你是叫邪魔,魔族见之必诛的邪魔”。魔者阵阵的冷笑,挡住两侧空域,熠血魔轮分开两道血光。

    黑发灵士收了笑容,脸色变得凝重。虽然不知道怎么得罪的魔族,这“邪魔”二字听得极不顺耳。

    唰!骷髅弓凝在手中,六色火焰燃烧在弓弦上。“魔虫友能否解释清楚”。

    “想听解释,好!放下骷髅弓,到魔虫山请罪”。

    魔虫山在那儿?黑发灵士没听说过,不过看魔者的口气,似乎知道他是谁?也知道往事。

    “嘿嘿!魔虫友说的轻巧,我会信吗”?

    二只魔虫知道这只邪魔不会束手就擒,又没有十足的把握胜过此魔。那日在灵隐峰,家主都吃了大亏,谁敢轻易的动手。

    “你、你”。魔者指着蝠天、问铭、益仞。“如能帮助本魔擒下此邪魔,灵宇魔虫必有重赏”。

    蝠天扫眼邪魔,感应血气,应该在凝血境,这种境界在它眼里和那两个灵士差不多,魔虫族怎么吓成这样,难道是扮猪的。

    问铭看向益仞。二灵自身难保,无论和谁为伍都不会有好下场。将在这里,一时骑虎难下。

    “怎么,你们想与魔虫族作对”?魔士咬牙问道。

    蝠天这个郁闷,论境界,五个灵者、魔虫联手也未必是它的对手。一想魔虫族的强势,牙就酸痛。娘的,不就是出了个灵宇级的虫子吗?有什么了不起。

    黑发灵士脑袋虽然不太灵光,形势还是能看出来的。“这死魔虫真要弄死他呀”!

    弓弦上一道粉光,骷髅箭点向魔士。

    噼哩啪啦!身后石峰响起刺耳的碎裂声。两道金影出现在雨雾中。

    “我晕”!黑发灵士见到金光,狠狠的骂了句。脚下骷髅光一闪数百里,我倾盆大雨被撞出个水洞。

    蝠天一呲牙,比黑发灵士快出数倍,早没了影子。

    魔者见到金光,熠血魔轮慢慢的藏到身后,脖子伸的老长,动都没敢动。

    益仞猛的拉下问铭,二灵飘忽了数下才没了影。

    两只金甲虫抡着大大小小的钳子爬过此域,黑溜溜的小眼睛瞄了眼魔者。后脚一抬,魔士飞没了影。

    啪啪几声。小钳子撞出个弧光,另只魔虫女也飞了出去。

    蝠天远远的看着那片血腥的空域,吓了满脸的冰渣子。

    “金甲子怎么来了这里”?这两只甲虫在异域名气不小,不仅是后台硬,战力十分惊人。最好的办法就是别靠近他,躲得远远的。

    “这个邪魔又是谁”?魔虫族追杀他,神虫族也追杀他。

    太伤脑筋了。蝠天愣了会,没心思追杀灵士,向蝠王山遁去。

    浓重的大雾弥漫在天地之间,从天上降下极厚而又极宽的雾帘挡住所有的景物。

    黑发灵士坐在凝雾的石头上,拄着腮,苦瓜着脸。

    这么大的雾,可以放心了。两只金甲虫不会轻易找到他。这些日子,在这片雾山与甲虫玩起躲迷藏。好几天见不到钳子影了。

    “邪魔”。想不出谁给他起了这么难听的名字。

    “魔邪”。应该更好听。

    黑发灵士坐在雾里琢磨很久了,想不起以前的事,总不能连个名字都没有吧?想来想去,“魔邪”还不错。

    长出了口气,黑发灵士如同放下重担,脸上凝出傻傻的笑容。一缕霞光穿过雾隙,照在魔邪的脸上。

    “糟糕,雾要散了”。

    魔邪急忙站起,神识眼渐渐退去的雾浪。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