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一章寒冰血洞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7273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超武升级丑女要翻身:大神,来开黑!

    辽阔的空域悬挂着几件灵器,中心闪烁着一颗小小的灵石。

    “这灵器怎么样,新鲜吧!在灵地都成奇宝了”。蝠士抚摸着幽光,挡不住脸上的傲色。

    魔邪眯起眼睛,这也成稀罕了。这几件灵器太普通了,比起魂兵差了不知几层。

    “杀几个灵者能得一堆”。

    “什么?魔兄,你从梦里回来的吧”!蝠士瞪大了眼睛,眼神都变了。

    “告诉你,灵族造灵器,敢不奉献异族,离灭族不远了”。

    魔邪看着爆跳如雷的蝠士,好像灵族造灵器,挖了它家祖坟一样。

    “我看不见得”。

    “你,吃错了药,没时间和你理论,想不出魔虫族怎么出了你这种吃里爬外的邪魔”。蝠士没给半点面子,张口骂道。

    “你知道我是邪魔”?

    “什么”?蝠士嘴唇哆嗦起来,眼珠子都要瞪爆了。“你……你真是邪魔”。

    “不,不,我是魔邪”。

    “魔邪……”。蝠士脑子转不过弯了。“不是邪魔就好……”。

    魔邪咧咧嘴,娘的这有区别吗?“蝠友,你看这是何兵”?

    骷髅弓凝在空中,闪着可怖的黑晕。

    “魔族魔兵。这还用说,只有魔虫族玩这种东西”。

    哦!魔邪放了心,难怪魔虫族追杀他。转身要离开。

    “哎!我说小子,你玩我,就这么走了”。蝠士伸出骨爪想拉住魔邪,连影子都没抓到。

    “娘的,下次非把你剁了”。

    夜似沉香,蝠王城更加的热闹。蝠者爆增了数倍不止,挤得汗水淋淋。

    走了一段,魔邪头大了。蝠者大半夜不修炼,这是要干什么。

    “今日是蝠血谷入选最后一天,想入蝠血谷交一颗灵者血元”。突然蝠王城上空响起刺耳的声音。

    魔邪静静的听了会,终于听明白了。原来,今日有奇袭战,偷袭灵族灵阜。只要交给蝠王城一珠血元,即可得到入蝠血谷的名额。

    蝠血谷!听老蝠士提起过,似乎那里有奇血。

    魔邪拍着空荡荡的灵袋,叹了口气。这千年来为了突破境界,把蛇盘山偷来的家底都用光了。没有金甲子接济混不到今天的境地。

    “晕,两只死虫子六亲不认”。这几天似乎想起些事来,还是想不清楚。

    魔邪随着蝠者向城外涌去。

    “灵士,别出城,出去,你死定了”。突然,一道玄音回荡在耳畔,魔邪僵在城门边。

    一只冰冷的手拉住他的战甲。将魔邪从蝠群中扯了出来。

    月光铺散开来,穿过树叶落在瘦小的蝠影身上。

    魔邪愣了下。“是那个追不上的老蝠士”。

    “跟我走”。蝠羽走向阴暗的石缝。

    这是什么地方,那条街都要挤死了,这里除了老蝠士和他,只有阴影和残光。

    魔邪犹豫着,血魂虫在魂袋里闹腾着。经不住催促,只好跟着老蝠士。

    不多时,悬壁上的血馆到了尽头,石壁透着阵阵的阴气。

    蝠羽厉目扫了眼。“灵士,你真敢跟来”。

    魔邪眨巴着眼睛,怎么是我想来的,不是你叫我跟着的吗?

    “进吧!里面谈”。

    蝠羽走到石壁前,消失了。

    “遁石术”?魔邪没想到,这种术法老蝠士也会。

    石洞别有洞天。微弱的光线里,洞壁生着血色小草,每棵草下放着一块血石。

    蝠羽坐在石桌边,瞪着怪异的三角眼。

    “蝠祖,为何称我为灵士”。魔邪收回目光,怪异的问道。

    “灵友有两种血气真元”。

    魔邪一愣,老蝠士说的不错,他在修炼时也发现了。但不是两种,而是三种。第三种真元,虚幻无形,只有在突破时才能感应到。

    “不错,我也不解其中的原因”。

    “这正是你进蝠王城,没有被猎杀的原因”。

    “蝠友即然知道,为何不让我出城”?

    “因我有求于你”。

    魔邪点点头,明白了。老蝠士别有用心,难怪会救他。不过,他不怕出城。什么灵士,他就是魔虫士,术法怪异罢了。

    “蝠祖即有事,本魔必力相助,只是求一颗血石如何”?

    “哈哈哈,不谋而合”。蝠羽大笑起来,笑得魔邪毛鸭子了,弄不明白老蝠士笑什么。

    瞪着眼睛,看着老蝠士呲了半天牙,跟着呵呵两声。

    “啪”!一颗血石落在魔邪身前。

    拾起血石,一丝远古的血气从石间渗出。

    这老蝠士太讲究了,大方的让魔邪不知如何是好。“蝠祖请讲”。

    “灵友驯化血魂虫”?

    魔邪被老蝠士的话吓得呲呲牙。

    一道白影飞旋在空中,鳞光耀目,落在老蝠士身边。

    “化形血魂虫士”。魔邪眼仁微缩,心里暗自叫苦。

    虫士眼射寒星,脸形微瘦,如瀑的青丝洒在身后,显得银色甲胄越发的刺目。

    “这位是血魁虫友”?蝠羽指着虫士。

    魔邪警惕的微微抬头。

    血魁上下打量着魔邪。“魔友好本事,能得到本族相帮,福分不浅呀”!

    什么意思?魔邪没听明白。

    “无防,我不和你算旧帐。蝠羽有事直说吧”!

    蝠羽干笑两声。“魁兄果然有狂气”。

    看眼魔邪,蝠羽细声细语把所求之事说了出来。

    “古血石在蝠血谷”?这事第一次听到。魔邪立即来了兴趣。手中的血石,血气真元极重,比先前金甲子提供的异源枯血还要纯正。

    蝠王城控制这处古血之地,聚集着上古血脉,至于这血是何血,从何而来,已经无法考证。听蝠羽的意思,谷中还有更精纯的血元。

    不多时,莫邪大体听明白了。原来,异族修炼化血境,不是用异族精血,而是用古血源。魔邪一直为如何得到万滴混源宗血苦脑,原来秘密在此。

    虽然似懂非懂,魔邪也不敢多问。蝠羽自然也不细说这些,任魔邪满脑子浆糊。

    “这次有魔邪友相助,魁友有几分把握能进入蝠血谷内域”?

    血魁冷眼魔邪。“那就看血魂虫了”。

    魔邪有点懵,血魁即是化形血魂虫为何还要靠他?想了会儿。“不用交灵者血元吗”?

    血魁、蝠羽相视笑笑。“走正道还用这么神秘吗”?

    想想也是,蝠羽这个老滑头,不像是走正道的主。

    天色微明,蝠王城被山峰沉下的云雾雪藏。三道影子出现在清冷的石街上,晃晃的踏着重雾。

    蝠王城深处,巨大的石缝成人形劈开,缝尖隐在雾气中,看不到缝顶延伸到何处。

    缝前站着数千只蝠者,个个面带喜色,交头结耳议论着。“听说,这次古血脉有异动,蝠王城才选了这么多的蝠者”。

    “当然,也只能我们去,异域其它族群,能感应到古血吗”?

    “那可未必,不知血族、蚊族、虱族会选入多少”。

    “晕!他们敢进蝠血谷,别让老子看到”。

    铛!一声长鸣,石壁嗡嗡的作响。突出悬石滚开,露出黑漆漆的洞口。

    黑罗衣蝠女走到洞前。

    “各位蝠族精英,蝠族守卫血脉数千万年,为异域昌盛立下汗马功劳,这次异族联手挖掘古血龙脉,是蝠族盛世的前兆,望各位能带回‘仲血寒晶’”。

    停顿会,黑罗衣蝠女厉声喊道:“蝠王令”。

    众蝠者齐刷刷的跪下。“请蝠王明旨”。

    “得仲血寒晶者,赏青鳞甲,位列少主;得残血寒晶者,赏乌鳞甲,族老助其突破炼识境;得纯血寒晶者,赏银鳞甲,奖族城一座”。

    蝠女话声未落,洞前一片沸腾。

    蝠族这次真的下血本了,从来没有这么重的奖项。蝠族立族数千万年,共建十九座城,除蝠王城,其它各城都有凝魂境大虫祖守卫。这等于把整个城都送了出去。

    “请蝠王放心,我等定带回古血”。

    “进”。

    数千蝠影随着一声令下,消失在洞口。

    一阵刺骨的寒风迎面吹来。雪白的晶花布满四壁。聚在一起的蝠者不禁身颤抖了下。蝠血谷原来是这样,什么谷?就是个冰洞。

    凝着血渣的阴风从洞中吹出,瞬间,鳞甲挂满冰溜子,叮铛的响个不停。

    蝠者境界都在化血境以上,一般的寒气无可奈何。蝠族鳞甲是毛鬃所化。看似冰冷如铁,穿在身上百寒不侵。

    这洞中的寒气非同一般,竟然瞬间吹透了甲胄,起了层冷风疙瘩。

    “还等什么,再高的境界,在凌寒中也抗不住十天,记住,找不到仲血寒晶,多带血寒晶”。

    蝠者话声没落,众蝠者早就站不住了。脚下尖尖的冰溜从冰壁中伸出,慢慢的接近脚底。再等下去,想走都没机会了。

    唰!蝠者分头冲入支洞。遁入洞域更深处。

    众蝠者消失,冰洞传来细细的嗡鸣声。喀嚓!暗处的冰壁裂出细细的长缝,一息到了洞底。

    嘎吱!冰层被重重的推开,蒙着脸的脑袋伸了进来。“都走了”。

    三位裹着厚重虫甲的虫士走出冰门,四下看了看。

    “蝠羽有你的,这你也能进来”。

    “小意思,为了混口饭吃,不冒点险,那来的好事”。蝠羽得意的撸着稀拉的胡子,三角眼眯成了缝。话是这么说,当年为了这个洞……。几点莹光在眼角闪过,往事不堪回首,想不了那么多了,苦不苦,涩不涩,只有蝠羽知道。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