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三章古血晶花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427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超武升级

    十三姐脸上的血渍无,面颊红成了猴屁股。捂着肚子直扭屁股,战甲内不知污成了什么样子。侧头,猛得看到躲在蝠羽身后的血魁。尴尬劲就别提了,扭身藏到灵影子身后。

    魔邪灵识双方。这段洞域没有血寒晶,何必拼得这么血腥。看来,魔虫一方吃亏不小呀!

    “鹿友,守错了洞,仲血寒晶在那个洞”。魔邪指着一侧支洞,冰冷的说道。

    鹿士看清了形势,如今再想挑事,占不到便宜。即然虫者给台阶下,不如见好就收。

    “多谢”。回手一抓,鼻子哼了声。心里惊的不得了。族弟化血还魂了。鹿士脸色煞白,扫眼灵影子,急速进了一侧支洞。

    “多谢魔虫友,在下神虫族剑奴”。灵影子见虫士众多,十三姐伤势如何难以分辨,急忙报出族门。

    魔邪分不出神虫、狗虫,见到灵女生的俏丽,小巧玲珑的不免多看两眼,越看心里越热乎,不觉得心生亲近感。

    蝠羽一把将看愣神的魔邪拉到身后。“神虫族,太牛了,太牛了。在下蝠羽,蝠王城的散蝠”。

    灵影子没听说过这个名字,微行一礼。

    蝠羽推了把愣神的魔邪。“后会有期”。

    血魁走到侧洞边,嘴角翘了翘。跟着蝠羽进了支洞。

    十三姐红着脸偷看着洞域,摸着发烧的面颊。“气死我了,怎么会遇到他,这脸丢大了”。

    灵影子怪怪的看着族姐,从来没见过十三姐这么臊过,凭着女人的直觉,这里有问题。她是虫奴,不敢多问。低声道:“十三姐,这个洞寒气微弱”。

    十三姐看着灵影子指着洞口,咬了咬细牙。走向血魁进的洞域。

    不多时,冰洞寒气微微抖动,慢慢的聚到一起。透明的精灵士拄着冰凌剑站在空域,亮晶晶的黑目闪闪雪莹光芒,面无表情的盯着冰洞。

    “蓝灵,这伙虫者走的方向不对”。

    “看到了”。蓝灵身后寒气动了动。

    “你的心怎么这么大,想办法呀”!

    “老办法,火拼”。寒气里传来嘻嘻的笑声。

    蓝灵晶白的手伸向冰壁,双手轻轻拉扯。冰壁无声的裂开,几息间在无痕的冰壁上撕出数个冰洞。

    晶手弹出数道红光,噗噗噗!爆开点点血花。晶莹的冰壁里闪起红色灵光。

    “这里......这里还有个洞”。

    “快,古血气”。

    数道虫影遁出冰洞,尖形斧锥落在冰壁,嘎的划了一圈。

    另几道洞门,也冲出众多虫影,扑向另几颗血寒晶。

    “拷,怎么又遇上了”。

    “蚊族,还是血寒晶”。

    “下次见”。蜘者涌向一侧冰洞。

    “族哥,怎么回事,回回都遇到蚊族”。凝着可怖蜘蛛影的蜘士面现凶光。

    “别管他,咱们人多势众,等遇到仲血寒晶再说”。

    蜘族分开数伙进了不同的洞域。

    没走多久,数只奇装蚤者遁入洞域。看眼渐渐填平的冰壁。“族兄来晚了,血寒晶都让他们挖光了”。

    “哼哼!急什么,跟着,有好戏”。蚤者追向寒气微弱的冰洞。

    一处洞域变得开阔,冰壁内封印着晶白的树丛,碎白玲珑,令人想到春野的繁花。嗷嗷怪叫的风夹着碎雪抖着威风,沿着冰壁横冲直撞,在冰洞中形成交错的冰枝。

    三道身影出现在枝丫间,经霜的树条猝然脱离,像一群飞鸟一样,在洞中飞舞。

    蝠羽动作迟疑,缓慢。不是第一次进入蝠血谷盗取古血,大大小小的迷宫古径早就熟悉了,这种奇幻还是头次见到。洞内生有冰树银花?以前怎么没有。

    魔邪站在冰枝间,回头看着小心翼翼的老蝙蝠。“蝠羽,路走错了?.......蝠羽......”。

    喊了数声,蝠羽才从转过头,捻着一触即的冰凌,眼神僵直。“不......不知道,就......是有些怪”。

    血魁没进过古血洞,看不出什么异样,瞪着牛眼珠子。“蝠羽别卖乖子,带我到这里,古血哪”?

    “能怪我,问你一家子”。

    血魁看向魔邪。蝠羽说的不错,进了古血洞,众虫跟着血魂虫无惊无险的来到这片洞域。此地蝠羽也没有来过。以前它那有这个胆子,在熟悉的洞域挖几颗血寒晶了事,甚至有时快冻死了,也找不到一颗。

    魔邪跟着血魂虫,未感应到危险。这冰树十分的普通,只不过是晶冰凝成的,一触即化。

    “古血”!三虫迷惑时,魔邪突然喊道。

    蝠羽脖子一伸,嗖!没了影子。

    “老狐狸”。血魁骂了句,急速追去。

    噼噼啪啪!玉树银枝碎成冰花,随着怒吼的风旋扑向魔邪。魔邪挥袖挡着冰风,连退数步。狠狠的骂着。很明显这洞里不会有风,定是那个老蝙蝠使的阴招。

    等风停了,魔邪擦着满脸的冰渣子,遁过满地的冰凌。刚遁出数丈,停了下来,转过身,瞳孔里凝满玉树银枝。

    魔邪疑惑的转过头,冰树是活的。进了洞后,灵海内的虚影动了,似乎在洞域的深处,有莫名的召唤。几次走到叉路洞口,血魂虫都走错洞域。魔邪迟疑数次,还是压抑住心里的魔音。

    蝠羽、血魁伸着脖子,魔邪慢慢的走近。

    冰壁上,生出一躲耀眼的雪花,花姿奇特,冰叶弯垂,透明的花根下,藏着一颗粉色的血晶。

    “别动,留下它”。血魁伸出颤抖的手,被蝠羽突然喊止。

    魔邪斜眼老蝙蝠。“老家伙玩什么心机”。

    “走,跟着血魂虫,这颗留给后面的傻子抢”。

    “老家伙,有你的”。血魁收回手,立即明白蝠羽的意思,嘿嘿!三虫奸笑着,推开冰枝遁入冰洞深处。

    古血从何而来,异域没有详实的记载。异族并非灵族,事事都有考究,术法世代相承。异域各族因无实物记载,对某种古物的记忆成了生理惯性。至于为什么?没有异族再意。

    留下几株仲血寒晶花后,三虫愣了。此洞看似不大,其实是被无数的冰树隔开,越往里走,冰白的树干越密,粗粗细细的挡住了灵识。看似花纹冰壁,走近时,冰晶树茎交错开,形成大大小小的耳洞。

    树下冰面生长着嫩白的冰莹小花,低低的冰叶上挂着晶莹的珍珠一样的血色冰珠。根部白中泛粉,夹杂着几条红丝,仿佛红线镶嵌在粉碧玉石里。

    蝠羽都看傻了,瞪着要爆的眼睛。

    冰域内,到处是古血晶花,仲血?残血?

    “发了,还愣什么”!蝠羽冲了出去,骨爪扣向古血晶花。

    噗!数股冰烟爆开,冰莹的枝叶变成晶薄的刀锋,瞬间斩在伸近的爪尖。骨爪嗡的抖动起来,蝠羽被突如其来的变故震得退后数步。三角瞪着红光。“嘿嘿嘿,有意思”。

    骨爪扣住冰锋刀叶,将叶冰刀捏成冰雾。抓住冰雪花茎连根拔了起来。

    嘎嘎嘎!骨爪搓碎冰茎,骨指却被冻僵了。球似的蝠羽打着寒气,鳞甲挂满厚重的冰痂。

    血魁阴笑着,血骷戳向古血晶花,几缕冰烟升起,一颗血晶落入手中。没等血魁收敛笑容,混身结成了冰柱。

    魔邪看着鬼异的古血晶花,眼神沉了沉,如果此时出手,二虫没有半点生还的机会。不过,魔邪并不想结仇。入了化血境,都会凝出血凝珠,这种本体真元不会带在身上,藏匿在化血重生之地。化血境修者死于异地,能在藏匿真元血珠之地重生。如果有化身,可以凝出更多的化身真元,想死都难。

    摇摇头,魔邪向洞域更深处走去。血魂虫盘在一颗古血晶花上,花枝微微摇曳,摇出一缕血气幽香。

    血魂虫选中的血晶,一定是此洞的精品。魔邪蹲下身收了花株上的血露,挖出古血晶放入灵袋中。

    奇怪!古血晶花在魔邪手中即没有变异,也没有爆碎,完好的长在冰面上。

    “啊”!听到喊声,魔邪急忙转过头。

    蝠羽抓着两颗古血晶,整个身体都冻到了冰面上,厚重的冰甲外层层的冰痂还在生长,眼看变成冰树。

    噗!一股血烟爆开,冰痂碎裂开,渐渐的变成平白无痕的冰面,蝠羽精元被封印在冰层里。

    魔邪抽口寒气,似乎明白了满洞古血的由来。

    再看血魁,不知道何时已经消失。看不出满地的古血花丛里,那一珠是血魁的真元。

    魔邪锁起眉头,看着红润的手臂。竟然没有半点冰渣,反而有种舒适和温馨。

    奇怪了,为什么古血晶花对他没有半点威胁。

    管不了那么多,看着满地的古血晶花,魔邪也红了眼睛。说不准,他也会爆成血珠。

    魔邪凝出数道骷髅爪,削韭菜般收割着古血晶花。

    突然,一道黑影出现在身后,冰晶树枝噼噼吧吧的碎掉。

    魔邪灵识一闪,反手向后扣去。一把揽住软细的腰姿,转手抱到身前。

    “我晕”!两条丰满白嫩的大腿贴在脸上。魔邪低头看了眼,咧咧嘴,急忙闭上眼睛。

    “放开我”。怒声从裆部传出。

    魔邪放了手,白腿贴着脸皮滑腻腻的溜下。

    咚的一声,脚下传来闷哼声。

    魔邪捂着肚子坐在古血花丛里,脸儿变了型,竟然被雪白大腿顶了下,差点没喘过气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