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五章囚困血洞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621

人气小说:超级医生在都市灵域兵魂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重生之都市修仙大佬璀璨仙途

    长长的冰柱像水晶的短剑挂在洞顶,目光移过,冰尖闪过刺目的晶芒,闪烁的冰针剑花爆开,刺激的眼神不得不眯起来。

    冰洞低垂,整个洞域格外的冰冷。卷着冰白的枝条,伸展在洞空,留下小小的一点空隙。

    晶白的冰枝映衬下,不起眼的血晶花,葩瓣柔白,稍着胭脂,吐尽淡淡清冷的寒香。

    魔邪摘下古血晶花,轻托在手心。细粉似的晶雾从花心飘下,在微明的亮光里,闪着淡粉的碎莹,像粉色的飘带从手心上慢慢的落下。

    这朵古血晶花寒气和血气浓重,能感应到远古的气息在一点点与心念融合。魔邪感觉只要寒气和血气再凝重一息,隐在识海深处的秘术即可解禁。只可惜,就是差那么一点。

    采了数朵,魔邪灵识洞域,此洞古血晶花稀少,找了很久才从密密的冰林里找到几株。

    突然,魔邪停在空中,目光凝在淡青的冰树上。一道淡淡的影子修长的靠在树边,没有洞顶那缕缕的晶光,这道影子绝对发现不了。

    影子动了,慢慢的走到树下古血晶花前。

    寒气扭动着,洞域里的冰树沙沙的响了起来。“贪婪的虫子,是你伤了族妹”。

    魔邪盯着扭动的寒气,眼神惊直。“这是什么灵物”?

    “谁,有本事出来”!魔邪后背冰凉,战甲内惊出一身的冷汗。

    “我知道,你看不见我,但不是你活着的理由”。拄在身前的寒冰剑抡出风旋,直斩虫士眉心。

    寒气聚集,迎面吹来寒气凝成的冰风。脸上的皮肤刀子割了般生痛。

    骷髅弓抡出黑色的弧光。嚓!刺目的闪电在骷髅弓上亮起。魔邪眼里,异型冰刀在爆光里一闪消失。

    噔噔噔!魔邪连退数十步,蹬住冰树根,才硬生生的停下来。手臂阵阵酸痛,弓弦嗡嗡的抖着寒光。

    魔邪看清了异型冰刀,果然,冰洞中有异灵存在。境界远在他之上。一技过后,强弱已经分晓。

    骷髅弓能接下异型冰刀,魔邪自己都吃惊不小。

    “灵友,何不现身,偷袭算得了什么本事”。魔邪磨牙般的问道。

    站在树下影子咧咧嘴,本灵就站在你面前。你叫什么。

    咔嚓!又是一刀。

    魔邪莫明的飞了出去,还是没有看到对手藏在何处。找不到人,骷髅箭总不能乱射吧!

    混身一阵麻栗,骨头都要散了架子。

    魔邪不敢再硬接,转身向一侧洞域逃去。

    虫士能接住两刀,精灵士吃惊不小。小小灵虫只有化血境,在它的眼里如同蝼蚁,怎么可能逃脱。

    寒风卷过冰枝,碎了无数的冰花。

    魔邪感到寒气逼近,骷髅弓拉出一道弧光,绿莹莹的骷髅光凝在弦上。啪!绿光急射而去。异型冰刀亮起可怖的光芒,淡淡的影子在光中一闪而逝。

    啊!洞域深处响起惊呼声。魔邪愣了下,停在空中凝视着冰洞。

    洞空中,绿色的火焰在燃烧。异型冰刀被包裹在中间,刀身上出现小小的丁型圆洞,绿色火燃从洞中蔓延开。

    魔邪一箭得手,焚火骷髅箭还没飞回。弦声惊鸣,又一支粉色箭光凝在弦上。

    精灵士大惊失色,虫士竟然有这么利害的灵兵,能撼动“断空噬血刃”。伸手想抓血刃,绿火漫上手臂。

    魔邪看清了精灵士,容不得细想,啪!粉色骷髅火焰直窜洞顶。

    精灵士惊呼声,随着粉焰消失在冰洞中。

    嘀哒!冰冷的水滴落在鼻尖上。摸了下鼻子,抽了息,血腥气冲入鼻子。魔邪低头看眼指尖,一点红光映入眼帘。

    “不好”。魔邪凝出战盾挡在空中,伸手抓住凝在空中“断空噬血刃”。

    铛铛铛!鞭子似地发狂声响起。盾面上溅起的血光迷雾卷起的滚滚血尘。

    魔邪身子瞬间矮了半截,脚被生生的砸入虚空。

    无数的血箭里,牛毛细剑像丝丝银发斜插。转眼间形成了剑幕。

    哎呀!剑气中传来惊呼声。

    “灵女”?魔邪锁起眉头,寒冰血箭打得战盾惊颤,说不准何时就会爆碎。灵女?哪还有活的机会,应该爆成血珠了。

    想着,魔邪不知为何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

    嗖!一道黑光射到眼前,进了战盾里。

    魔邪嘴角咧了咧。骷髅弓举过头顶,支出三道骷髅墙。

    “这是你的箭”。

    魔邪低头看到灵女身上了绿色骷髅箭,瘫倒在另位灵女怀中。

    “主......人......就......就是......他射......的我”。中箭雪奴指着虫士,手指凝着冰白的绿光。

    魔邪傻了眼,第一箭没有射中偷袭者,竟然射中了灵女。

    “你偷袭我”。魔邪没好气的吼道。

    “是......你......偷袭......我”。雪奴断断续续的说道。

    “你不偷袭,能射到你吗”?

    “你......你狡辩”。雪奴没气死,说话都不连贯了。

    不错,魔邪是狡辩,为什么?他自己也说不清。那箭射了谁,他心里明镜似的。

    “收回你的箭,为雪奴疗伤”。灵影子平静的说道。到了化血境,雪奴的灵性更强了,与灵影子不分彼此,很难说谁是谁。射中雪奴,和射中她一样。

    灵影子感到灵识撕痛,心如刀绞,灵海灼热,血气被慢慢的吞噬。她不敢收回禁识奴,重新凝结术法。禁识奴会重生,箭伤可能会转移到灵识,谁知会伤成什么样,如果她炼化不了绿火,会像禁识奴一样失去战力,后果不敢想像。不然,她怎么会变得这么温柔。

    魔邪听到柔甜细腻的声音,眨巴着眼睛。看眼焚火箭。收回焚火骷髅箭,骷髅弓会得到加持,挡住漫天的血箭不是问题,问题是,就算他收回也救不了灵女,因为他根本就不会疗伤。

    “不会”。

    “不—会—”!灵影子瞪着大眼睛,魔邪吓得躲了下,点点头。

    这怎么可能?灵影子根本就不信,异族术法各异,但有一点相同,能凝结术法,必会疗其伤。这是异族特有的本领,灵族根本做不到,魔虫族也不会例外。

    那双动人的美目凝满怒气,恶狠狠的盯着魔士。

    一时间,魔邪身上的那点血气不知那里去了,被那双怒目吓没了影。“真......不......会”。

    “收了即可”。

    “啊”!绿光一闪,魔邪听话的收回焚火骷髅箭。

    噗!雪奴爆成晶白的血珠,落入灵影子手心。

    “你—,保护我出古血洞”。灵影子的声音平淡中带着威严,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

    魔邪四下灵识。“往哪儿走”。

    “寒气流最强的地方”。

    “哦”!魔邪想起来,不错,来时,血魂虫沿着寒气最弱的洞进来的。

    一道白光急速冲入斜飞的冰血箭里。灵影子盯着远去的血魂虫,眼神变了变。

    魔邪推盾前行,每一步,脚都深深的陷入虚空。灵影子裹着战甲,抱着手臂,牙齿哒哒的打着寒战。果然如她所想,绿火侵蚀了她的灵识,如同掉到冰窟窿里,寒战连连。

    冰血寒箭沉重的,兽性的,织成一束束白金色、暗红色光线,倾泻着无数细碎的血芒。

    魔邪吃力的遁行,几息间,额头凝满了细汗。

    冰血寒箭想破开骷髅盾不可能,但魔邪想走出去,更难。完超出他的境界。道道青筋爆满手臂,汗水成流的滚了下来。

    唰!雨箭里水光晶莹。洞顶冰锥又落了下来。

    魔邪腿猛伸,硬生生的跪在冰面上,膝下压出深深的冰坑。

    “没事吧”!灵影子打着寒战,小声的问道。

    能没事吗?这都什么样了。魔邪的脸变了形,咬着牙,一声没吱。为什么要救这个灵女,他也想不明白。灵女闭月容颜确实没说的,不至于让他去玩命;是那双大眼睛?茉莉香味?还是什么?

    魔邪想不出来,也许是同命相怜吧!

    寒气流动的冰花雪树间,站着一身白色长裙精灵女,内甲衣摆上绣着白色的花纹,臂上挽着轻绡。雪莹的秀发系着蝶花丝带,将弹指可破的肌肤衬得更加白嫩。

    精灵女盯着血箭中的一对男女,眉梢挑着。转头看向身后的雪龙兽。

    “族主,放他们出去吧”!

    雪龙兽上坐着一位威风凛凛、相貌堂堂的精灵士。一双美目射着寒星,双手拄着寒光四射的双刃剑。

    “九儿,放了她们容易,你就不怕引火烧身吗”?

    九儿眼神迷离,慢慢的低下头。她认不出魔虫士是谁,但她认得承影。

    莫—邪—!九儿深深的吸了口气,抬起头。“族主,放他们走吧”!

    精灵士叹了口气。“你呀!身上的灵气太重了,精灵族不能与灵族有太多的交集,不然异族也容不下我们”。

    九儿当然清楚。异族联盟太庞大了,底蕴深不可测,想灭杀灵域内的任何一族都轻而易举。何况四处躲藏的精灵族。

    “我明白”。

    “你明白就好,这是最后一次”。

    唰唰!两道流光从血箭飞出,战盾一沉。魔邪抱着灵影子飞出数十丈。抬脚蹬住冰壁,半只腿钉入冰中。

    魔邪这时都懵了。原来,洞顶上的冰溜是奇兵,灵杀力不在骷髅弓之下。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