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八章难兄难弟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854

人气小说:超级医生在都市灵域兵魂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重生之都市修仙大佬璀璨仙途

    见到灵影子,魔邪的心小小的悸动。扑咚咚!惊跳了不知多少下。眼神变得急切,心里后悔,为什么不叫住她哪?

    说不出那是什么样的感觉,就是一个念想,在心间动了那么一下。

    蝠羽睁开支眼,瞄着魔邪,眉头锁成了疙瘩。

    “这些人真不要命”。魔邪嘟囔句,算是解了自已的心结。目光却没有离开身影消失的地方。

    蝠羽咧咧嘴,什么话也没说,心里即奇怪,又好笑。

    近处的古木枫林传来阵阵的沙沙声,树枝低垂的晃着。嗖嗖嗖!林中窜出数道影子,转眼到了黑雪边缘。

    “钝钧”。魔邪竟然还记得这位灵女的名字,是灵影子喊的,他竟然记住了。

    “邪友,不可......”。

    魔邪想拦住钝钧,欲言又止。放下手,忿忿的瞪着眼。

    “化血境灵者都会参加,你挡不住的,生死非天命,自己找的”。蝠羽慢声细语,捻着稀松的两根胡子。

    “老家伙玩高深”。

    一晃等了月余日,“荒血墓原”里进了万余群,灵者占了一小半。这几日,再也没有修者进入。

    蝠羽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走走走,这回可以进了”。

    魔邪跳了起来,这些日子都要急死了。老家伙就是不走,魔邪在心里不知骂了多少次。

    蝠羽背着手走到荒原边缘,伸着脖子嗅了嗅。叹了口气。“好浓的血气”。

    这只老蝙蝠确实有些本事,这点令人折服。魔邪窥味觉神识大圆满,却无法感应到荒原内的血气。

    众蝠者不在犹豫,跟在蝠羽身后,遁入“荒血墓原”。

    荒原格外清凉,闪动着细微微的雪浪。天空明朗,挂着几丝淡淡的云花。

    举目远望,天地两种颜色,交汇在遥远的天边。

    五道光影,踏着流沙微印,遁入荒原深处。黑雪地上,只留下四串脚印。

    不知遁行多久,荒原上出现大大小小的雪丘,密密麻麻的,看着心里不由得一阵惊寒。

    这就是荒原内的墓地,多少化血境的修者埋骨在这里。听蝠羽说,被截杀时,千万不要碰到雪沙。再高的境界,都会被它吞没。

    “呵呵呵!怎么还有一波”。荒坟中传来磨齿声。

    密麻的墓堆里,躺着一堆光秃秃的岩石,几只血族修者拄着血剑,脚下腾起一团团黄澄澄的烟雾。

    蝠羽一愣,见是血族,脸上堆起了笑容。“血友,在下与族内血魁是挚友,可否让个道”。

    “血魁”?血族修者们互看一眼,摇了摇头。“血魁认得,‘化血龙晶’只有一千颗”。

    “糊涂!血友蹲守一月有余,挡住了几个,有把握一定能挡住我们吗?这一战又是月余日,血灵节都过完了”。

    血族修者的眼睛大了,如梦方醒。狠狠的瞪眼蝠羽。“血灵节见”。

    蝠羽哈哈哈大笑,挥着手。“会见面的”。

    魔邪看着蝠羽一脸的奸诈样,知道它为什么要最后进荒原。“真是个老滑头”。

    “这些木鱼脑袋,怎么化的灵”。蝠羽骂道。身后蝠者们哈哈大笑起来。老蝙蝠果然有道。

    “快走,快走,晚了,关了城门,我们也废了”。

    一道黑影冲了出去。蝠羽瞪了下三角眼,发现魔邪遁出的方向不对。“小子,别乱跑”。

    几息后,荒原深处,电闪雷鸣,黑雪间一堆堆燃烧得通红透亮的篝火遮满沟川峡谷。

    一位披头散发的蜘士手持燎齿双梭站在秃石上,瞪着血红的双目,背后蜘影张牙舞爪。对面的灵士战甲上斜划着口子,成溜的血水涌出,顺着背脊淌下。

    空中分出数个战团,血气形成圆弧,罩住厮杀的修者。

    黑光一闪,魔邪持弓站在百丈之外。

    数声爆音,厮杀的战团分开。蜘族退回秃石,空域的血气更加的凝重。

    跳出战团的灵者见到魔虫士大惊失色。两族在此已经交手十余日,眼看就见分晓,怎么突然杀出个魔虫士。异族修者都知道,能来灵血城的都是拉邦结火。

    嗖嗖!四位蝠者停在魔虫士身后。

    灵者的脸瞬间黑了。后退了步,渐显退意。

    蜘族见到魔虫族和蝠族,立即来了精神。“蝠友,帮我等灭了灵族,一同去血灵城”。

    蝠羽拉了下魔邪。呵呵呵的笑道:“我们路过,你们接着打”。

    魔邪未动,看着站在血空中的灵士。这缕血气即熟悉又陌生,令他有点小小的悸动。

    骷髅爪凝出可怖爪影,瞬间锁住灵士的脖胫。魔邪出手太快了,双方修者动了下,才看清怎么回事。那位血甲灵士已经落入魔虫士手中。

    “啊!放下灵禹”!灵者大呼,凝尊想救灵士,已经太晚了。

    噗!一股子鲜血从灵禹鼻口中喷出,脖子生痛,似乎被魔邪捏断了。

    蝠羽瞪了眼,它一直不看好魔虫士。没看出来,这小子出手太快了。竟然一招将灵士擒住,就算是他,也没有这么大的把握。

    魔邪凝视着手中半晕迷的灵士,锁着眉头。这个灵士与他有什么瓜葛?

    蜘族见状,哗啦!将灵者围住。

    灵族灵者脸上挂满寒霜,有灵禹在,双方多说打了个平手,一时半会儿谁都拿不下对方,现在不好说了。

    “还打什么,这都什么时候了”。

    蜘者一愣,立即明白魔虫士的意思,看看天色,脸色大变。“走”。

    “我拷”!蝠羽抽出“三指悬天爪”。想不明白魔邪想干什么。

    “灵禹”!魔邪嘟囔句,爪影抖过,将灵禹送回灵族身边。

    众灵者惊大了眼睛,魔虫族这么好心,竟然能放了他们。

    “走吧!进血灵城”。

    “哎呀!”蝠羽抽着老脸皮。“小子能不能有点血性,灵族杀了就算了”。

    灵者们一听,刚刚缓和的脸子沉了下。回首看向蝠族。

    魔邪没吱声,眼神迷惑。他有杀了灵士的冲动,为什么要杀他,又想不出理由。不过想起那个小灵女,又下不了手,说不清这里有什么瓜葛。

    “万物皆有灵性”。魔邪说完,持弓向荒血墓原深处行去。

    “万物皆有灵性”?蝠羽摇摇头。什么狗屁理论,老子也就是急于进血灵城,不然,不会放了灵者。

    众灵者凝视着黑色的背影,眼神迷茫了。这句话哲理太深了,不像是异族能说出来的。不过,确实是。

    “灵禹没事吧”!简雨扶住灵士。

    “没事,一时疏忽”。灵禹只能这么安慰自己。魔虫士术法鬼异,他始终盯着,竟然没有见到术法凝结,就落到其手中。

    “走,去灵血城”。

    灵禹抹去嘴角的血线,遁向荒原深处。

    远域飘浮的云、黑凝的雪动了动。一道光环停在这片血气凝重的秃石前。

    “哎哟!这儿刚打完架,无涯子快”。噘着厚嘴唇子的灵士遁出光环。

    “你娘的,无涯子是你叫的”。黑甲灵士晃悠悠的遁出,狠狠的骂道。

    “哦!哦哦!门主”。于霸呲着牙笑道。

    仇剑提着双钩跟了出来,点点于霸的鼻子。“会说点话”。

    “拷!这就可以了,我才卸任半年,改不了口”。

    “行了,别叭叭,去收集精血”。无涯子瞪着眼睛。

    于霸嘟囔着遁向血雾,拿出血珠。

    仇剑挠着头皮。“师兄,你的宝图真的假的,这是个什么地方”。

    无涯子摸着胡子,从怀里取出晶轴,看了眼于霸,悄悄的拉开,轻轻的划着。

    “应该是这儿,不远了”。

    “哈哈哈!我看到了”。于霸不知何时伸过大脑袋,扫眼晶轴跳到一边。

    “于霸,你再犯上,咱们的约定就解除了”。无涯子收起晶轴断呵一声。

    于霸大方嘴一撇。“当真了,要不是找不到魂主,谁跟你们混”。

    “咦”!无涯子目光落在于霸手上的血珠,一把抢了过去。

    “哎”!

    无涯子拿着血珠瞪了眼睛,转头看向仇剑。“师弟你看”。

    仇剑疑惑的接过血珠,无涯子抢血珠时,他已经感应到了。接到手后,嘶的吸口凉气。“是他”!

    无涯子点点头。于霸瞪大了眼睛,刚才光赌气了,没注意血气的内质。“是谁”!

    三位圣士,当年跟着魂主进了灵域之门,到了灵域,因境界不到,留流到灵奴殿。巧得是被灵域神秘的大灵救出来,不知为何把他们送到了异域。还传了“血魂大法”。至于大灵者是谁?他们也不知道。不过,学了“血魂大法”之后,境界突飞猛进,如今已经到了化身境三阶。不到化身境五阶无法飞升,灵域根本就没有几人的记录。

    “还能是谁”。无涯子将血珠扔给于霸。

    “我拷!怎么是这主,娘的,还没死”。于霸拿着血珠差点就捏爆了。如果不是心疼灵石......。

    “拿回去卖高价”。于霸没好气的吼道。

    无涯子、仇剑凝视着茫茫的黑雪。灵祖让他们到此收集灵血,一再嘱咐不得深入荒原。

    “听灵祖的”。

    仇剑点点头,他们能来到这里,已经九死一生。不敢再有差错。异域中杀机四伏,每一只异兽都能要了他们的命。

    “于霸别看了”。无涯子、仇剑遁入光环。

    于霸眯着眼睛,盯着黑域。“魂主是不是也在这儿”。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